‌·
分享到:

我们一家人的战“疫”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20年03月26日        版次:EA01    作者:周脉明

3月24日,武汉汉口江滩重新开放,市民得以到江边放松。南都记者 张志韬 摄

□ 文/周脉明(黑龙江)

“先别进屋,消毒!消毒——”我刚刚用钥匙打开门,人还未进屋,爱人扎着围裙赶忙从厨房里跑出来,拿起鞋架上装满消毒液的喷壶,对着我全身上下一顿喷,“哧——哧——”

“哎呀,没事儿,我下班时在社区消毒站消过毒了。”我进屋后脱去外衣、换上鞋,一边往客厅走,一边说道。

爱人伸开双臂,一下子挡在了我的面前:“先别进客厅坐,赶紧去洗手间洗手、洗脸”。

没办法,我只好进了洗手间,一顿忙活,从卫生间出来时,爱人已经把饭菜端到饭桌上了。

“咦?今天孩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呀?”我坐在桌子旁问爱人,“以前这个点儿也该回家了”。

“孩子刚才来电话了,她说今天有10多个疑似病例送到了她们医院。她们所有的医生护士都没有回家,在医院里看护隔离疑似病例呢。”爱人一边唠叨,一边把筷子递给了我,说道,“咱俩吃吧,你们志愿者服务队今天怎么样?”

“唉,别提了。”爱人的话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今天上午的事。

春节过后,新冠肺炎病毒从武汉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我市按照上级指示也对城区和道路进行了封闭式管理。我因为学校放寒假,没有开课,便参加了志愿者服务队。负责社区管辖区内巡逻,防止一些外地人随意进入小区,同时也防止一些小区居民跨过隔离墙,随意外出走动,以控制疫情的传播。

今天上午11点多,我们五位志愿者巡逻到小河边上时,看到有两位三十多岁的夫妻,他们翻过小区隔离墙,躲过巡逻队,从小河里薄薄的冰面上穿过来。走到河中间时,男的踩破冰面,陷进河内,幸亏我们及时赶到,把他们救了上来。一打听,才知道这二人是从外省躲疫情来到咱们市的,因为没有通行证,还不愿去隔离点隔离观察,所以就走了捷径,差点出了事故。后来我们巡逻队就给指挥部打了电话,派车来把他们俩送到隔离点去了。

“唉,有些人素质就是差。”爱人听了我的叙述叹了口气。

“你们单位怎么样?”我忽然想起来爱人所在的超市。按照市政府防疫指挥部要求,为了保证疫情期间市民的菜篮子,现在正常营业。他们被传染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别提了,我们超市就更危险了。有些人明明有口罩,就是不戴,说戴了口罩憋气。”爱人埋怨道,“我们专门派人在门口查验顾客的通行证,测量他们的体温,可是有些人就是不配合。今天有位喝多酒的男子不戴口罩进我们超市。保安不让他进,这人与我们保安发生肢体冲突。我们去劝解,没想到那人疯了似地还打我们。我胳膊上还挨了一拳呢……”爱人卷起袖子,我一看上面有一片紫淤。

“疫情也考验国民的素质……”我对爱人安慰道,“还疼吗?晚上用热水敷一下吧。”

“哎呀,我有那么矫情吗……”爱人笑了,对我嗔怪道,“快吃饭吧!明天我还要上早班呢”。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