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是病友 最惊魂的过客

        那天当我走出医院大门,在慌里慌张的人流中,我不自觉扬起手,下意识轻轻捋了一下落在头顶的雪。哦,没有雪。那是我头颅里生长的白发在岁月里日渐零落。  跨入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病房那一刻,一双大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