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厘清“两个宋江”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20年10月25日        版次:GA11    作者:林颐

《水浒传:虚构中的史实》,(日)宫崎市定著,赵力杰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20年9月版,45.00元。

  □林颐

宫崎市定是广受盛誉的日本汉学史家,他的知识面和研究领域十分广阔,著述丰厚,经常以敏锐的观察力,发表人之所未发的见解,给读者一种开阔眼界、启迪思维的享受。

这部《水浒传:虚构中的史实》最初发表于日本的《历史和人物》杂志,从1972年2月刊始以《〈水浒传〉的人物》为题共连载八回,后略经修改,集成一册。各章介绍各个人物的生平事迹,包括徽宗与李师师、宋江、方腊、童贯、蔡京、鲁智深与林冲、戴宗与李逵、张天师与罗真人,人事互有交叠,有些章节双人并列讲述,全书在写法上类似《史记》的纪传体形式,既尊重历史又兼顾可读性。宫崎市定受中国文化影响很深,他从小就爱读中国历史,太史公正是他的偶像,他也爱读中国的古典文学,对《三国演义》《水浒传》都感兴趣。

《水浒传》塑造了一系列性格倾向强烈、性格特征鲜明的人物,品鉴水浒人物是理解作品的很好的入口,宫崎市定的作品也是从此入手,紧扣历史背景来分析人物行为的政治价值判断和人物个性的道德价值判断,融叙事、析理、议论、评述于一体,由此延伸开来,我们还能了解《水浒传》与中国社会,与朝野斗争,与宋朝军制、法律、阶级、称谓等关系。

《水浒传》是演义小说。不过,梁山泊确有其地,它是在五代后晋到北宋,由于黄河屡次决口泛滥而形成的湖泊,到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海陵王渡江攻宋时,梁山泊的水域之宏瀚已经使得金军制造的战船无法通过,只能运到大江北岸。《水浒传》并非完全架空的小说,它里面的角色有很多在历史上是确实存在的。正因如此,勾起了历史学家们的兴趣。

宋江是梁山好汉的杠把子,对宋江的考证是《水浒传》研究的重要课题。比如,余嘉锡先生的《宋江三十六人考实》、张政烺先生的《宋江考》等都做了整理。不过,这些研究都是从史书里爬梳宋江的生平线索,然后谈宋江所领导的梁山好汉的活动。宫崎市定借助前辈同仁的研究成果和新出土的史料,翻阅《皇史十朝纲要》《宋史》《宣和遗事》《东都事略》等典籍,排查宋江纪事年表,与《水浒传》之宋江加以对比,得出了自己的独特见解。

宫崎市定蒐集史料:《宋史》有宋江等三十六人四处劫掠,后在宣和三年(1121年)二月被招降的记载。据1939年陕西省府谷县出土的《宋故武功大夫河东第二将折公墓志铭》,宣和三年,碑主人折可存随军讨伐方腊,方腊在四月二十六日被擒,折可存因战功而被封为武功大夫。据南宋《东都事略》“宣和三年”的一条记载,“五月丙申(三日),宋江就擒。”那么,现在几乎人人皆知的宋江跟随童贯讨伐方腊的事情,在时间点上就出现了疑问。

宫崎市定认为,《宋史》编撰于元代末期、元朝将亡之际,而《东都事略》成书于南宋,当时与北宋有关的史料存世更多,《东都事略》为《宋史》的编修提供过一些史料,普遍被认为可信度比较高。另外,以事理论之,就算二月被招安,宋江能否就马上得以重任、率军出征呢?宫崎市定推断,“草寇宋江”和“将军宋江”,可能并非同一人。宫崎市定抱着“两个宋江”的想法,再仔细梳理“宋史”等史书里的多条记载,发现原有那些模糊不清、相互抵牾的记载就豁然开朗了。

除了厘清“两个宋江”史事的混淆,宫崎市定还深入追究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比如,对《宋史》可靠性的再度阐明。比如,《宋史》以及其他诸史,常用“招降”“招安”等词语,似乎在说他们是自愿的,但实际上,很多地方武装是被剿灭的。梁山的招安,存疑。比如,过于相信《宣和遗事》一书。《宣和遗事》是一种带有话本性质的历史小说,这本书的性质本来就难以保证所讲述的都是事实,有很多人为虚构或夸饰的成分。宫崎市定还谈到《水浒传》文学的根本问题,《水浒传》所述的故事,自南宋到明朝流行了二三百年,经过说书人的不断加工,内容越来越丰富,由最初的三十六人发展到一百零八将。宫崎市定提醒我们注意前七十回与百回本之间的区别,或者说,就是这个文本在产生之后不断经过加工、填塞、修改的演变历程。

在大众文化里,人们对历史的认识有很多并非来自正规的历史研究,而是出于口口传播的故事的印象。像《水浒传》这类挂靠历史的演义小说,它指涉的对象与真实的对象是有区别的,而人们习惯于忽略这些区别,直接用故事来替代历史,或热衷于以似是而非的历史来印证故事,获得可疑而隐秘的乐趣。《水浒传》混淆了“两个宋江”的事迹,而《水浒传》又以其广泛的传播力重新塑造了我们的历史记忆。

那么,追寻历史、重建历史,可以依靠小说的形式吗?

历史的真实性受到很多因素影响。真实的历史往往无法在历史研究的领域里获得,被篡改、被遮蔽、被修饰。文学则具有更多的包容度和敞开性,深入时间的腹地,摸索过去的存在方式。在很多时候,民间文学隐藏的历史密码,可以提供解读历史的入口。但是,由于小说的书写方式和天生的世俗性,它所展现的是或然的历史,可见度不高的历史,或者索性是小说家创造的历史,尤其《水浒传》这类层层外力参与的作品。作为历史学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分析史料的来源,弄清我们目前所依据的史料是怎样产生的,出于何人之手,站在何种立场,与所叙事的对象关系如何等问题,由此发现矛盾,判断史料的可信程度。

宫崎市定的目的并非只向日本读者介绍水浒人物,他更关心的是,出现在这部名著里的人物形象是怎样产生的,或者说,历史与叙事是怎样相互影响的。这是宫崎市定的高明之处。阅读这册薄而不小的著作,对于我们中国读者也很有意义,我们能从中获得历史意识的锻炼。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