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不死,剑气犹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20年07月26日        版次:GA14    作者:程鹰

《倚楼曌·火莲圣女》,玉琪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20年6月版,68.00元。

  □ 程鹰

2018年10月30日,武侠泰斗金庸先生仙逝,对华语世界的读者来说,无疑是一个令人悲痛而感伤的日子,而对于全世界的武侠迷来说,则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甚至有人认为金庸的离去,意味着武侠小说从此退出历史舞台。这样的判断虽有失偏颇,但未必没有道理。喜欢武侠的朋友都清楚,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随着金古梁温四位宗师因种种原因以此封闭之后,那个鲜衣怒马、爱恨情仇的江湖似乎开始变得冷清起来,剩下的只有荧屏之中经典的片断以及久久不能释怀的那些熟悉的人物姓名。2000年以后,随着网络和新媒体的崛起,玄幻、穿越、修仙等网络小说的流行几乎将武侠小说最后的回归之路完全斩断,时代造就了武侠的巅峰,也见证了江湖的远去。到了2020年,就在所有人开始习惯没有武侠的时候,玉琪出现了。新武侠作家玉琪新作《倚楼曌·火莲圣女》的出版,不仅诠释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向武侠小说的读者传递出一个信号:江湖不死,剑气犹存!

《倚楼曌·火莲圣女》从三个年轻人离开帝都开始,百无一用的书生、初涉江湖的公主以及胸怀大志的刀客小伍,因各有所求而共同揭了武林圣地楼外楼的榜单,从此卷入一场奇谲诡异的江湖纷争之中。火莲圣女睥睨天下,武道巅峰频临江湖,天人之境重现人间……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一段段精彩的故事,一幕幕热血的场景,都将我们拉回曾经为之着迷痴醉的武侠世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扬善不羁。新武侠作为传统武侠的继承和发展,在肯定侠客快意恩仇、拔刀相助、善恶分明、正邪对立、为国为民的同时,更提倡多元、相对的侠客价值观念,提倡侠客在学艺、恋爱、江湖成长中追求自由,展示个性,实现自我的人生追求。在这样一个青黄不接又承前启后的特殊时刻,“自幼诵金古,不与世俗同。后读温梁著,孤马快哉风”的玉琪,用他的才情与坚持向世人证明江湖并未远去。

《倚楼曌》创作之初,玉琪就以庞大构架和宏大叙事来统领全书。他运用古中国在文化里的九州概念,设定了一个全新朝代——荣朝。在构建故事和江湖武林的同时,玉琪通过引用个人为荣朝量身打造的“史料”、“歌诗”等文化载体将荣朝历史娓娓道来,使其血肉丰满,逸趣横生。除此之外,大月食、旭国构建的三足鼎立之势,为全书增强了厚重的“历史”感。向金庸致敬的“明教”设定,贯穿全书,以教义与天下、个人与教众的矛盾凸显了家国情怀、英雄气节。而三卷本的恢弘规划让我们在第一卷《火莲圣女》中似乎只能看到九州之一隅,巍峨的天崭山内,纵横的东、南海里,以及那隐藏在浓雾之中的“天人境”高手,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这样的江湖才是我们需要的,才是充满了神秘陌生刺激热血的世界。纵观全书,我们可以发现,如此一个架空的荣朝在玉琪的精心打造下,非但没有虚浮之感,反而有血有肉,精神、气脉充斥其间,游走不断,这样的小说环境也成为了玉琪笔下人物存活的基础。

《倚楼曌·火莲圣女》出场人物众多,情节交错纵横。全书采用章回体形式,显著特点是采用了多主角、多线条齐头并进的叙述方式,书生与公主、新皇与“军神”、圣女与少明王等等,每一个人物在各自故事线中成为主角的同时,又是其他人物故事线的构成与补充,这样独特的叙述方式展现了作者对人物、情节以及时空历史的超强掌控能力,同时也让读者体验到了不一样的阅读快感。正是因为这一独特叙述,使得《倚楼曌》全书章节设定上呈现出蒙太奇的特质,每一次章节的变幻所构成的时空暂停和转移,更加激发了读者的思考和阅读能力,并产生观影体验。这样的体验绝不仅仅停留在此,更多的则是玉琪对细节和画面的描摹。中文系毕业、从事文学编辑的玉琪,极其擅长人物、环境、心理以及特写的展示,有时寥寥数笔,有时大开大合,有时情深义重,有时落笔无情,而无论哪一种叙述,都能令人印象深刻,与人物气质、故事情节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且看柔情:“阿紫不禁狐疑道:‘难道副院长在王老宗师那里未曾喝过酒?’小达子点头道:‘然。老师曾有言,心有醉意,茶便是酒。心无醉意,酒也是茶。’阿紫点了点头,随意说道:‘西荒酒其性烈,其味浓,其曲醇,普通人闻之便有醉意,不知副院长此时有无醉意?’‘没有。’闻言,阿紫眼中秋波流转,紧跟着道:‘王老宗师所言极有道理,既然副院长此时心无醉意,那你面前那杯便是天漠西荒茶,岂有不喝之理?’小达子听完,愣在那里,半晌没有回过神来。阿紫和柳儿以手掩嘴,满脸笑意。”

且看蜜意:“白鸾终究还是走了,向着帝都,向着她渴望解答的疑问而去。三道身影,修长如剑,渐渐消失在西南方向,张秋池忍不住伸手朝嘴唇摸去,轻轻一抹,残阳如血。”

且看刀光:“小达子知道,这道光是王希音,从九州大陆以外的地方照射而来,让这个世界的黑色无可阻拦……小达子睁开双眼,无瞳之眼竟看到有生以来唯一的色彩,那是一只紫色的蝴蝶,在黑色世界里翩翩起舞,无数磷光从它的翅膀边缘散落,在黑色中留下点点斑斓。紫色蝴蝶朝他飞来,他伸出手,蝴蝶停在掌心之中,却瞬间支离破碎,化作一蓬晶莹,彻底消散在黑色世界里。”

且看剑影:“百战之刃,撩天而起。软剑与战刀隔空相望,之间的距离便是生或死。刀剑相遇的一刹那,两人交织在一起的气机无限纠缠,在分出胜负之前,谁也无法摆脱这张剑意与刀意编制而成的罗网,罗网之内,刀剑不再是兵器,而只是真气对冲时所承受的战意。两位天下高手全力而为之下,方圆三丈以内,台阶尽裂,石板皆碎。”

柔情蜜意,刀光剑影。书生木讷而憨厚,公主俏皮而深情,新皇隐忍而韬略,圣女美艳而决绝……在作者笔下,主要人物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成长环境,最终成为一个个独立鲜明的人物形象。玉琪又是善良的,如果说天马行空的想象和唯美动人的文笔是一对羽翼,那么玉琪心底深藏的善与美好才是《倚楼曌》成功的根基。玉琪在签售会后的答谢中提道:“感谢自己,因从未放弃过美好”。是啊,为何武侠与江湖当年曾如此令人痴迷,那是因为无论我们从中看到的是相思、哀愁,或是壮烈、恨意,它们都是美好的,因美好而诞生,因美好而消亡。

武侠是真实自我在江湖世界的投影,我们敢哭敢笑,敢爱敢恨,敢一个人抱着一本武侠小说,去看一看这个江湖。就像侠客们拎着一把剑,为了信念敢去赴死。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