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吃不喝10小时护送湖北同胞回国

广东医护随包机赴东南亚接回近300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20年03月26日        版次:GA06    作者:余毅菁 吴斌

林书翰医师(左二)和顾金鑫护师(左三)向机组人员讲解防护注意事项。

3月19日20时55分,一架从泰国曼谷飞回的九元航空包机,成功降落在仍未“解封”的武汉天河机场,又接回166名漂泊海外的湖北籍乘客。来自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呼吸科医生林书翰和护师顾金鑫,是这次赴曼谷包机上的医护人员,他们的任务是护送乘客安全回国,以及应对机上可能出现的突发健康状况。这已是他们第二次执行护送任务,2月3日,他们曾随东方航空包机赴越南胡志明市,接回131名湖北籍乘客。

主动请缨随行包机

今年是林书翰从医的第6个年头。2月初,收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关于派遣医护人员上包机的通知时,还在上班路上的他马上回复报了名,“在这个全民对抗疫情的时刻,所有医护人员都是非常有激情的,希望能做点事,我本来就是呼吸科的医生,这一趟我觉得就应该去”。

1995年出生的顾金鑫从事护师工作刚刚2年,收到通知时,她也马上递交了申请。至今已为两次包机“护航”的她,还没有把这特殊的执勤任务告知家人,“我自己是医护人员,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我不想家人为我担心”。

入选为包机随行医护人员后,林书翰和顾金鑫接受了特殊的培训。林书翰向南都记者介绍,座位安排是在飞行途中预防交叉感染的关键,原则上,所有乘客需隔位就坐,同时要确保后三排座位空出来,设为隔离区,如果乘客有突发情况,可在此区域进行隔离。

作为包机上仅有的两名专业医护人员,林书翰表示面临的挑战并不少:“飞机上有上百名乘客,老人、小孩,甚至有孕妇,除了考虑疫情防控,我们还要考虑不同人群的突发健康情况。除了保障乘客的安全,也要保障机组人员的安全。”

出现发热病人怎么办?老人出现高血压不适情况如何处理?林书翰说,在临行前,自己已在脑海中做了多次演练,确保面对各种突发情况能及时应对。

12小时内经历三趟飞行

然而在实际的操作中,还是有很多情况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

林书翰向南都记者回忆,2月3日,当他们随东方航空包机到达越南胡志明市时,原来制定的方案是要求乘客集中在停机坪空旷位置等候,以摆渡车分批运载乘客到登机舱门接受体温测试。

但是,当地正处在旱季,气候炎热,最高温度可达35摄氏度,气温严重干扰了体温测试。“当时乘客都在户外等一段时间才能登机,登机时10个有9个体温都超标了,我们难以确定他们是受到室外高温影响,还是真的发烧。”他说。

为此,林书翰和机组人员立刻与机场沟通,请求调动更多摆渡车,以最大程度分散旅客,并通过摆渡车内空调调低温度,尽量减少室外高温干扰,最终,绝大部分旅客体温检测显示是符合标准的,得以登机。

不料,在飞行途中,一名在胡志明市登机前体温正常的旅客,在临到武汉时却出现了发热症状,林书翰与顾金鑫立刻将其安排到后排隔离区,安抚情绪,并通知武汉机场工作人员。所幸,该乘客随后在机场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显示为阴性。

时隔45天,3月19日,林书翰与顾金鑫再次出发,乘坐九元航空包机,赴泰国曼谷接回166名湖北籍乘客。

当天上午9时,他们从广州出发赴深圳机场,乘坐12时40分从深圳起飞的包机,于15时45分降落曼谷,在完成接载乘客后,又于当地时间17时54分起飞,20时55分到达武汉,随后他们又马不停蹄飞回广州。顾金鑫还记得,他们回到广州入住隔离的酒店时,已是次日凌晨2时。

12小时内,林书翰与顾金鑫经历了三趟飞行。

林书翰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在降落泰国曼谷前全员穿上防护服,此后不吃不喝,一直至到达广州的隔离酒店,才能将防护服脱下,“因为天气热,穿着防护服长达近10小时,对身体是极大的考验,我们都汗如雨下,当脱下防护服那一刻,人都快要虚脱了”。

乘客齐声呐喊“感谢祖国”

按照要求,返回广州后的林书翰与顾金鑫,需要接受隔离14天。3月24日,仍在隔离酒店接受隔离的林书翰向南都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在3月19日的包机航班快到达武汉时,机上所有的乘客齐声呐喊“感谢祖国和医护人员,我们终于回家”,他偷偷录了下来,不时会回放。这让他触动很大。

林书翰说,对于随行执勤任务,自己从没有过焦虑感,“作为一名呼吸科医生,我有相应的专业知识,只要做好防护,就可以降低感染风险,而且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完成这项使命,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95后年轻护师顾金鑫则向南都记者表示,如果有下次包机执勤的任务,她仍会请缨“上阵”。

专题统筹:南都记者 向雪妮

采写:实习生 王森 南都记者 余毅菁 吴斌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