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鹏城越夜越时尚 政府要当好“夜经济”掌灯人

●深圳夜间经济增加了原创音乐等创新元素,而夜间经济发展更需要全方位统筹协调●专家提出夜间经济必须依托强大的消费能力和独特的城市IP,否则容易造成业态单一、形式重叠问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9月12日        版次:NA06    作者:

在刚过去的第四届“98国际音乐节”覆盖18个商圈,百组音乐表演刷遍鹏城夜晚。粤剧,被搬到了核心商圈,观众纷纷举起手机拍摄。

在刚过去的第四届“98国际音乐节”覆盖18个商圈,百组音乐表演刷遍鹏城夜晚。粤剧,被搬到了核心商圈,观众纷纷举起手机拍摄。

夜游、夜宵、午夜场电影,深圳的晚间正在释放无穷的消费潜力,深圳也成了一座冉冉升起的“不夜城”。夜间经济既体现了人们生活模式的转变,也逐渐成为城市经济增长与文化创造的新引擎,变身城市竞争的新维度。

日前,深圳市商务局牵头起草《深圳市繁荣夜间经济实施方案》,并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观察深圳的夜间经济,夜晚成为深圳商业消费的重要时段,旅游、外卖、电影等消费环节在晚间迎来高峰;在延长消费时段这样的常态化操作背后,原创音乐联动全城等节点化创新引子也现身其中。专家指出,夜间经济要避免业态陷阱、配套陷阱,夜间经济不仅仅是单点位置的时间延长,更需要全方位统筹协调。在创新之余,政府也需要当好“掌灯人”。

  买 买 买

  “夜宵场景”火爆 商家抢抓晚间这波消费高峰

夜间迎来消费小高峰,成为深圳的常态。来自盒马深圳区域数据显示,17点以后订单量占了全天48%。7月份以来,夜间消费整体增长20%,其中线上单量增长15%以上;线下客流增长25%。

在深圳盒马,每天晚上20点到21点是到店消费的高峰,20点到23点则是线上订单高峰。因此盒马在夏天推出了专门的“夜宵场景”,现场烹饪的海鲜、半成品菜和次日早餐最受吃货欢迎,消费升级趋势明显。而在今年上半年,盒马的夜间消费场景(19点以后)中卖出了近万只椰青、8000只鲍鱼,而小龙虾的销售量接近15万只。

延长运营时间,成为留客吸客的重要手段。夜游欢乐谷、世界之窗、锦绣中华等深圳旅游景点,成为深圳人及外地游客的一项时髦选择。中秋期间,欢乐谷开启“炫彩光乐园”,玛雅水公园则在夜晚进入水上蹦迪模式;锦绣中华的泼水节则在夏日晚上更受群众欢迎,世界之窗则定期开启晚间灯光秀。把运营时间延长的同时,夜间景点门票也有价格优惠,百元以下的门票让夏天夜游成为深圳一道风景线。

7月29日,由阿里巴巴发布的《阿里巴巴“夜经济”报告》显示,深圳市在夜间网购活跃度、夜间观影活跃度、夜宵消费活跃度等多项指标上均位居全国前列。“夜经济”作为一种经济学概念,一般是晚6点至次日6点城市特定地段各种合法商业经营活动的总称。当下,“夜经济”已经由早期的灯光夜市转变为包括“食、游、购、娱、体、展、演”等在内的多元夜间消费市场,逐渐成为城市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创 新

  这个音乐节引子覆盖18个商圈 “夜时尚”需要创新的引子

而在简单延长消费时间之余,新的节点化操作也现身其中。有意识地去打造夜间IP,用商业之外的文艺元素去构建创新基底,也成为深圳夜间经济的新模式。9月6日,第四届“98国际音乐节”如期而至。和往年的音乐节有所不同,此次节日以音乐为引覆盖全城整整18个商圈,百组音乐表演刷遍鹏城夜晚,持续足足三日。其中,音乐的多元跨界成为吸引点。粤剧、管弦乐、爵士三重奏等传统及国际音乐也现身其中。

记者在华强北会场打卡,摇滚、民谣、流行、粤剧等不同类型的音乐体验陆续有来,现场市民纷纷举起手机拍摄记录,相当热闹。在华强北、南头古城、卓悦汇三大主舞台,春蜂民谣刘克帅/龙千里、国际唱作人小岛敬太、中国有嘻哈选手安大魂及脚信号乐队等超27组优质演出团体齐齐现身;而其余15个分会场,则囊括中心城、益田假日广场、九方购物中心等核心商圈。美食伴音乐,该场活动还联动了全国1000+餐饮门店推出优惠狂欢,其中仅在深圳参加活动的餐饮娱乐品牌就超过100个,门店达275家。

夜间经济需要节点化的操作,也需要专属IP。在深圳市商务局牵头起草的《深圳市繁荣夜间经济实施方案》中,夜赏、夜购、夜品、夜娱等四大板块成为未来着力方向。其中,在夜购经济板块中,持续举办的“鹏城八月购”、“国际啤酒旅游节”、“深圳黄金海岸旅游节”,成为实施方案特别关注的旅游商业一体化的重要节点。

“24小时不打烊、夜间促销、线上线下全渠道,这些都是夜间经济的常规模式;但在常态化操作之下,节点化的模式往往可以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不同于全日化的节日打造,夜间经济的节点化模式需要尤其突出夜间的概念。夜幕降临,都市、美食、音乐,这本身就是不错的创新引子,可以好好利用。”业内人士如是点评。

  统 筹

  “整体统筹与规划,离不开政府带头的手”

“相比于其它城市,深圳年轻人多、消费实力强,白天作为工作时段,晚间常常是集中释放一天消费力的重要时段。”深圳资深商业运营总监唐培告诉记者,在发布重要的消费资讯时,时间段的选择尤其重要,傍晚时分及睡前时分,会是高峰阅读时段。唐培认为,政府带头、企业配合、市民参与,才能更好发挥深圳各个区域夜间经济的潜能。

《深圳市繁荣夜间经济实施方案》草案特别提到,要结合城市总体规划、商业网点布局和城市管理规定,于2019年底前在每个区推出1-2条夜间经济示范街区,并在2020年底前培育成熟。专家指出,夜间经济的发展政府要充当好“掌灯人”的重要角色,尤其要避免业态与配套等两大陷阱。

“同质化的产生,往往在于业态的重复,很多地方的夜间经济只是简单的将商场消费时间延长,其它跟日间并无差异。这样做让消费者产生审美疲劳,反而带来负面影响。”专家指出,夜间经济必须依托强大的消费能力和独特的城市IP,否则很容易造成业态单一、形式重叠这样的商业老问题。

在配套上,相应的软硬件也要跟上。有不少深圳消费者指出,每到晚间时分,地铁拥堵或者停运,而要乘坐出租车或者网约车则迟迟排不上队。“交通问题也需要配套考虑,如果夜间时段延长,相应的公共交通出行如果跟上可以催生更强的消费力”。而这样的整体统筹与规划,离不开政府带头的手。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陈盈珊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