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事好商量”第六期,市政协委员讨论家政服务规范管理

应加快推进持证上门服务制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8月27日        版次:EA03    作者:董晓妍

有事好商量第六期,嘉宾围绕家政服务规范管理展开讨论。

南都讯 记者董晓妍 实习生孙沛淋 通讯员 李志洁 近年来,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来临及社会的加速老龄化,婴幼儿照料、老年人陪护等家政服务需求不断增长。需求的增长带动了行业发展,如今,广州市的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已超35万,上规模的家政公司也逐渐涌现。但家政从业人员流动性大、人员技能水平参差不齐,服务机构“小弱散”和缺少监管等痛点难点问题,依然突出。

日前,广州市政协民生实事协商平台——“有事好商量”围绕如何推进“家政服务规范管理”展开专题协商,市政协委员从多个方面展开讨论。

  A

  家政市场监管薄弱,缺乏行业规范? 建议:加快家政服务信用体系建设

随着家政服务业的发展,很多问题逐渐显露:有的家政员说走就走,价格想涨就涨,服务和信用参差不齐;有的家政服务机构不担责,甚至对家政员的虚假信息听之任之……问题的出现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家政行业市场监管薄弱,缺乏有效的行业规范。

“传统的监管和行政执法,并不能很好地解决家政服务业的行业监管问题。”市商务局副局长魏敏指出,家政服务中介制,企业对从业人员松散管理或没有管理,导致该行业需要被监管对象除了企业,还包括大量的从业人员。而从业人员进入这个行业不需要任何许可和资质,没有任何门槛,政府部门对其管理缺乏相应的抓手。据悉,目前家政服务行业管理主要还靠各部门各司其职,齐抓共管。

“另一方面,从国家目前‘放管服’改革趋势看,对于高度市场化的行业,准入、审批、许可等行政强制手段会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信用体系建设和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魏敏表示。

今年7月,国办发35号文件出台,明确提出要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进一步发挥信用在创新监管体制、提高监管能力和水平方面的基础性作用,更好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目前,广州共有两个线上家政服务公共平台,分别是“家政天下”以及“广州市家庭服务公共平台”。两个平台均有信息管理、发布功能,并进行家政服务领域信用体系建设。但两个平台功能都较少、影响力还不大,信息不够完善,供求匹配并不十分通畅。

“需要政府部门牵头,去推动,建设整个广州市的网络,所有从业人员纳入到系统里去。”市政协委员方颂直言,政府要承担监管责任,建立家政服务行业的信用评价体系和统一管理平台,做好家政企业和从业人员的准入、培训、资质等级认定、纠纷处理等工作,通过互联网,将所有在册的家政服务企业和从业人员纳入大数据平台监管,建立信用档案,监督规范经营。

在市政协委员蔡武看来,加快分批推进从业人员持证上门服务制度同样很重要。这个证就是“家政服务人员上门服务证”,家政员需要在服务时段打卡。据介绍,上海已于今年5月20日,推出了第一批服务证,消费者可通过网站、电话、微信、二维码4种方式,登录上述的“信用信息平台”,查询到从业人员的身份信息,从业信息以及所在企业的信息等。这样,加强了企业及从业人员的诚信管理,让消费者更加放心。

“通过这种方式,让家政从业人员逐步挂靠家政企业,家政企业逐步到政府监管的平台登记注册,从而逐步实现对家政从业人员的全员管理和家政服务机构的全域监管。”蔡武表示。

  B

  家政人员职业化程度低? 建议:政府加大引导力度,完善培训补贴

目前广州市有35万家政从业人员,但普遍职业化程度较低,随着行业的发展和消费需求的提升,社会对家政从业人员素质和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行业专业分工也在不断细化,除了保姆、月嫂之外,营养配餐、婴幼儿早教、居家养老、家庭保洁等新兴业态不断涌现,因此从业人员接受专业培训必不可少。

政协委员调研后发现,目前市场上的培训机构水平不一,在选择的问题上,蔡武建议,政府应加大宣传,引导大家到已在人社局注册的正规培训机构接受培训,同时要加大广州市17家较大规模的家政企业内部培训,取缔非法或劣级的培训机构。

据了解,为更好地宣传推广职业培训政策和品牌培训项目,帮助优质培训机构宣传招生,方便劳动者就近选择职业培训机构和项目,市人社局打造了“广州职业培训地图(线上版)”,将全市职业培训机构的展示集成到平台,实现一键式“互联网+就业培训服务”工作。市民足不出户,就可以查到全市培训机构的信息,并可一键拨打招生咨询电话、导航至该培训机构。

但是培训机构这么多,应该怎么搞?

“培训不能各搞各的,且一定是以技能提升和诚信学习为主,培训是低收费或免费的。”蔡武还提到,要完善培训补贴,按照36条的要求,积极使用好企业补助资金等经费,支持家政服务培训。

关于培训,市政协委员陈志宏建议,还可以结合市里开展的“百城万村”家政扶贫工作,引导更多的人去从事家政行业。

对此,魏敏表示,自2017年以来,广州市已组织重点家政企业先后五次分别与贵州、湖南、江西等地开展家政扶贫对接工作。据统计,2018年-2019年上半年,家政扶贫累计培训并安排就业人数超过340人。“下一步将加大我市与省内外对口扶贫城市的对接力度,以大型家政服务龙头企业为依托,通过订单培养、定向输出、在当地建立家政服务公司、兴办培训学校等方式,促进家政扶贫工作开展。”

  C

  保姆权益难保障?  建议:加强立法,为家政员购买职业责任险

雇主想要请来的保姆安全可靠,而对于保姆,权益有保障就是最大的期望。然而现实却是,大部分家政人员身为劳动者却不受劳动法保护。

由于家政服务企业多为中介的角色,其与家政员只签订服务协议,不签订劳动合同,不存在直接雇佣关系,因此家政员得不到《劳动法》的保护。当与雇主产生纠纷,家政员难以维权的情况,时有发生。

对此,2016年,广州市在家政服务业协会的牵头下出台了《家庭服务业服务规范》,但由于规范并非强制执行,个别公司不执行,这些公司中以非会员单位最为突出。

劳动保障和服务监督管理滞后,就会使家政服务行业的发展受到极大制约。那么,可不可以出台地方性的法规,立足广州自身的情况更好地促进家政行业的发展?

市政协常委陈云嫦建议,适时出台家政业管理办法的地方立法,制订《广州市促进家政服务业发展实施方案》,明确涉及家政从业人员自身或企业的政策,为家政服务业的产业化、标准化、市场化保驾护航。

针对这个问题,魏敏表示,在推动行业规范发展和保护从业人员权益等行业政策方面,市商务局计划出台《促进家政服务业发展实施方案》。“在这个实施方案里面,我们有不少创新的举措,比如推广使用规范合同和建立纠纷调解机制;对于从业人员,在出租住房、积分入户我们会考虑给予相应的支持。”

除此之外,家政员的社会保险制度也引起了政协委员的关注,陈志宏在调研中发现,在中介制经营模式下,雇主与家政从业人员之间是雇佣关系,不受劳动法的约束,所以雇主没有义务为家政员购买社会保险。而家政公司只有在员工制经营模式下,才需要为其购买社会保险。“员工制的经营模式确实有利于对家政人员的管理和家政行业的健康发展,但问题又来了,如果用人单位需要交纳社会保险,必然会增加其用工成本。”

陈志宏向行业协会提出建议,“可以参考其他服务行业的做法,比如律师,律师协会会为执业律师购买执业责任险,同样,家政服务业行业协会也可以购买家政服务职业责任险来规避风险。”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