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椒麻鸡里的人生

    有一段时间,极爱椒麻鸡,恨不能每周都去梅林的新疆小店,哪怕是一个人,也要点上一份红绿白黄相间、色香味俱全的椒麻鸡,边流泪、边流汗、边快速咀嚼吞咽。

  • 孤独之美

    每天晚上十点,我都要驱车去接孩子放学。这个时候的街道,行人车辆已经不多,只有越来越深的夜色和闪烁霓虹的交织。为了不让自己犯困,我习惯于开着音乐,一路听,一路前行。

  • 老火粥

    粥者,袁枚在《随园食单》中记载:“必使水米融洽,柔腻如一,而后之谓粥。”它与汤一样,是最受粤人看重、最见地域特色的餐食。就烹制技法而言,两者同样有着生滚(把配料放到煮沸的白粥或汤水里快速灼熟)和老火(

  • 错字的尬事

    那时,我还是一名中师生,一天遇到村里的长者老银,长者“专业特长”是创作“三句半”,虽是文盲,却也算文化人。他手里捏着一封信,见到我止住了步,问我地址上的“灵璧县尹集区”的“尹”读啥,我不假思索回答,读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