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都对话“为乘客吸尿”的广州医生:

吸尿三十七分钟成网红始料未及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1月22日        版次:GA12    作者:张雅婷

张红用导管帮老人吸出约800毫升尿液,持续37分钟。

在机组成员帮助下,用简单材料制成抽吸工具。

在机组成员帮助下,用简单材料制成抽吸工具。

南都人物 给你好看

日前,在广州飞纽约航班上,一名广州医生为急救出现危险病情的老人用嘴吸出尿液的短视频引发关注,被网友评价称“医者仁心”。

南都记者了解到,事发航班号为南航CZ399,于11月19日凌晨1时54分起飞,航程近13小时。事发时,机上一位年迈的男旅客无法排尿,急需医疗救助。两名医生旅客当场诊断,认为病情危急,老人的膀胱有超过1000毫升尿液,如不尽快排出会有破裂危险。

现场视频显示,一位穿白衬衣、戴眼镜的男子利用机上材料自制了穿刺吸尿装置施救,用导管帮老人吸出约800毫升尿液,持续37分钟。这位吸尿救人的医生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张红,另一名共同施救的医生是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主任肖占祥。

11月21日,身在纽约的张红告诉南都记者,此行他是飞往纽约进行医学交流。对于机上救助,他认为是在非常条件下,一个普通医生的本能反应,也是本职工作。

吸尿救助在外人看来难以下嘴,但张红说这是当时唯一的解决办法。“吸尿没有人不怕,但当时我没有时间害怕。因为脑子里想不到别的办法,只想着怎么把尿吸出来。其实我吸第二口时差点要吐了,味儿确实不好闻。”

如果处理不当会不会产生纠纷?张红坦承当时也有想过这个问题,但他认为,作为医生有义务在特殊情况下进行急救。“我们要相信,纠纷是极少数的,大多数老百姓都是善良的,理解我们是在救人。”张红说,如果每件事情都斤斤计较、担惊受怕,那什么也做不成。

“我们知道后都很感动,他是我们的榜样。”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医生李承志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与张红共事11年,外号“张大帅”的张红平易近人,“他飞机上出手救人并不令人意外”。

同样被感动的还有张红的儿子张博达,他说,自己昨天听父亲说“救了个人”,还以为是做人工呼吸、心肺复苏之类的。“知道细节后,就觉得我父亲头像带着光”。

“他会说当医生很辛苦,但不会说自己很辛苦。”在26岁的张博达心中,父亲最大的特点就是踏实和幽默。

“我的记忆里,每逢过年,40%的时间里他是要值班的。但他也没有因为工作就放弃学习,他说他是边哄我睡觉边学考研英语,40多岁考上了博士,现在都毕业了。”张博达说,家里的氛围轻松,父亲总是能说出暖场或者令人开心的话。

学术交流完,张红将于下周一回国。面对突如其来的网红身份,他始料未及。但他很清楚,热度过后还得继续老老实实工作,“我们的工作是简单重复、默默无闻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话

  谈吸尿

“吸第二口的时候差点要吐了”

南都:患者当时处于什么状态?

张红:当时,老人由于前列腺肥大,引发了急性尿储留,人因疼痛比较烦躁,坐卧不安,大汗淋漓。我和肖主任看了以后,老人的小腹像“小西瓜”一样。

南都:你们怎么想到治疗方法的?

张红:当时唯一办法就是把尿排出来。我们问机组人员,有什么材料都拿出来,因为排尿需要导管。最后,用便携式氧气瓶面罩上的导管、飞机急救箱的注射器针头、瓶装牛奶吸管、胶布等,我们临时组装了穿刺吸尿装置。

南都:当时吸尿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

张红:其实最困难的地方是,就算有抽吸装置,也未必适用。因为针头很细而短,即使插到膀胱里面,也不一定能把尿吸出来。

为什么用嘴来吸?因为吸的力量过大或不够都不行,所以要慢慢摸索到一个最佳的压力,一口一口慢慢地来,才能顺畅地把尿吸出来。

南都:吸尿液对普通人都很难,你当时怎么想的?

张红:实事求是地说,吸尿是没有人不怕的。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想着怎么把尿吸出来。其实,吸第二口的时候,我差点要吐了,味儿确实不好闻。

我也怕有传染病,因为有些病是通过体液来传播的。但考虑这种概率不大,老人主要是心脏不好、前列腺肥大。当然,现在也不敢说一定没事,但做了就无怨无悔吧。

  谈感受

“相信多数人都是善良的”

南都:你有想过,如果处理不当,会产生纠纷被家属质疑吗?

张红:其实我们不是没有想过。如果在医院,都是常规操作就不怕。我手机里存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照片,我是正规医生,这也是在特殊情况下进行的急救。

另外,我们也要相信,所谓的纠纷是极少数的。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他们能理解我们是在救人。如果每件事都斤斤计较、担惊受怕,恐怕什么也做不成。

南都:被救治后,老人和家属说了什么?

张红:我很高兴的是,出了机场,看到患者和太太有说有笑地走着。他们也再一次感谢我和肖主任。我提醒他,要尽快去医院做检查治疗。

南都:外界都对这次救助赞誉有加,你有什么感想?

张红:大众应该相信我们医生。我们绝大多数的医生都是本着敬畏生命、遵守诺言、牢记使命的一个工作态度。

对于这次救助行动,我认为它是在一个非常条件下,一个普通医生的本能反应,也是本职工作。

当时听到机上广播,我起身的时候,旁边座椅的肖主任也已经准备起来了。

  谈走红

“老实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南都:你成为医生多少年了?

张红:我今年55岁。非常巧,今年是我毕业30年,也是我成为医生30年。当年选择当医生,首先是能考上大学非常高兴,而且父母觉得当医生好。其实,本来我的志向是做个工程师。

南都:你觉得成为一名医生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张红:作为一名医生,最基本的素质应该坚守承诺,我们做医生前都宣过誓。除非他不做了,只要做一天,都应该将誓言贯彻在整个行医当中。哪怕像我这样比较笨一点的人,也会努力工作。

南都:有没有比较难忘的工作经历?

张红:我也就是一个普通医生。有试过连续三天不睡觉,不停地上夜班做手术。这算是一个难忘经历吧。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广大医务工作者都是这么工作的。

南都:为什么大家叫你“张大帅”?

张红:大帅这个外号,是我初次接触微信时,同学帮我设定的名字。因为长得实在不帅,所以靠这个名字争取“将功补过”吧。

南都:走红之后,你觉得生活会有什么改变吗?

张红:成为网红,确实有点儿始料不及,只能说明大家对这个事情很关注。这是一个比较正能量的事情,这也是我和肖主任希望看到的结果。

但对我来说,红完之后,还得回去老老实实地工作。因为我们的工作是简单重复、默默无闻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张雅婷 通讯员 王雪(资料图)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