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都市报最新推出《2019公益助学助教发展报告》

“精准滴灌”成公益助学助教主流方向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8月27日        版次:GA17    作者:马建忠

从应助尽助,到精准资助,再到资助育人,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我国已经建立起覆盖学前教育至研究生教育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助学助教体系。那么,除了政府机构,参与助学助教的主体还有哪些?在帮扶模式、执行方法、筹款方式上,近年来又在呈现怎样的变化?

新鲜出炉的《2019公益助学助教发展报告》(下称《报告》)正在为你揭开答案。报告显示,各类公益企业,尤其是有社会责任感的行业头部企业,更是成为了近年来助学助教领域的领头羊。

从帮扶模式而言,教育部在通报开学前全国学生资助工作时已在呼吁,助学助教工作要从过去的经济资助转到资助育人的新模式上。

从执行方法上,可以看到,企业在推进爱心助学助教项目时,大多数仍停留在物资和资金资助上,但随着精准扶贫的推行,不少慈善机构和公益企业已能基本做到“精准”助学助教,但要真正做到“精准滴灌”,促进被帮扶对象的全面发展,依然占少数。

另外,从筹款方式而言,几年前一度兴起的网络众筹助学,目前已经慢慢式微,相比之下,企业以自有资金开展助学助教则依然具有生命力。

多方合力推进

助学助教获稳步发展

让每一个孩子在义务教育阶段不辍学,让考上大学的孩子能上学,尽最大的力量去帮助他们渡过这一难关。近年来,这方面的工作可谓成效颇丰。

本次《报告》的研究团队注意到,各地在中央补助的基础上纷纷制定和完善了一系列的教育资助政策,特别是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为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制定了免除学杂费、提供奖学金补助、开通助学贷款“绿色通道”等等一系列措施,用实实在在的举措和成效,推动了学生资助工作高质量发展。而这还不包括公益企业对这块工作的日益重视。

以茅台集团为例,其就通过“中国茅台·国之栋梁”希望工程圆梦行动,到2019年8月为止,已经累计捐资8亿多元,让16万余名准大学生受益。再例如,由南都承办的广东区阳光助学行动,也已坚持了10多年,2019年总计有115名家庭困难的准大学生获得资助。

2.0版本更重视“精准滴灌”

不过,《报告》研究团队同时注意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单纯利用助学金、奖学金等资金补助的方式来实现对贫困学生的助学,手段单一,而且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容易掺杂各种人为因素,容易影响助学效果。如何能让贫困生得到更加精准有效的帮助,已是各方一直研究的问题。

例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教育部会同财政部修订印发了《高等学校勤工助学管理办法》,进一步明确了勤工助学管理责任,强化了勤工助学的育人导向;资助工作从过去主要帮助解决学生的学习和生活费用的经济资助,发展形成更加注重“资助育人”的新模式。

也是基于“资助育人”的发展方向,原本被很多企业采用的、仅靠补助资金来为贫困生解决上学学费的“大水漫灌”模式已在慢慢转型,取而代之的是,以“精准滴灌”为核心的全面育人模式。这种模式,一方面使助学助教成为了一个集帮扶、教育、引导等作用为一体的人性化工作,另一方面也增强了贫困学子自我肯定、自我实现的志气与勇气,更加有助于激发他们战胜困难的勇气。

另外,从筹款方式而言,国内腾讯公益、轻松筹、众筹网、京东众筹、淘宝众筹头部众筹平台中,目前还有较大助学助教类项目在网络众筹的,仅腾讯公益等个别平台。而众筹模式的式微,与有的网络平台不遵守法律法规,规则意识不强,在募捐中对捐赠人、捐赠财产不够负责有一定关系。也是基于众筹乱象,2018年,民政部为此多次约谈相关平台。截至《报告》出炉前,在一些众筹助学平台上,个别项目众筹结束时,最终筹款额甚至已到了目标筹款额的2000%以上。

传播环境变化倒逼公益模式自我求变

值得注意的是,现有的“精准滴灌”为核心的全面育人模式,也往往更注重社交性和互动性。

而这种变化也与国内的传播环境变化紧密相关。当下,基于移动互联、社交媒体、电商网络的创新层出不穷,人们对公益信息的获取方式在迅速变化。

在这种背景下,本次《报告》的研究团队注意到,立体式、全景式、跨界式的传播,成为了很多公益企业的不二选择。

以农夫山泉为例,其将红鼻子节引入中国后,在地面渠道上,就在上海等地举办“快闪”活动,以号召公众发起慈善秀。

同时,多数公益企业也更加注重在社交媒体与电商网络上的传播,微博、微信、H5,甚至跨界营销已经是公益助学助教模式主流的宣传手段。

当然,技术的不断进步,也在促进公益机构和企业借力互联网展开远程助学助教。以平安人寿为例,其助学模式就新设了“智慧小学”项目。

采写:南都记者 马建忠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