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用9年触摸西江流域古村落

顺职院教授周彝馨完成对西江流域269个古村落的第一轮排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7月27日        版次:LA05    作者:陈飞龙

    周彝馨考察云浮光二大屋。

    佛山市高明区泽河村。

    签到墙

    姓名:周彝馨

    标签:9年前,她自发从佛山本地的古村落开始研究,沿着西江流域的源头,最远去到云南的东部和贵州的南部,试图还原这些古村落的文化。截至今年5月,她完成了该流域269个古村落的第一轮排查。

    声音

    “未曾深入了解时,每个古村感觉都差不多,但是深入研究后,就会发觉每个古村都是独特的,研究越深,投入的感情也越多,古村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朋友一样,它带给你很多阅历,同时又让你产生疑问,从而让你不断地去研究它。”

    ———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学教授周彝馨

    “未曾深入了解时,每个古村感觉都差不多,但是深入研究后,就会发觉每个古村都是独特的,研究越深,投入的感情也越多……”这是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学教授周彝馨在对西江流域269个古村落的第一轮排查后最大的感想。

    9年前,带着对西江流域古村落的浓厚兴趣,她自发从佛山本地的古村落开始研究,沿着西江流域的源头,最远去到云南的东部和贵州的南部,试图还原这些古村落的文化。截至今年5月,她完成了该流域269个古村落的第一轮排查。如今,她已有了一个20多人的团队,出版6部关于这些村落研究的书籍,研究也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目前,周彝馨计划用两年的时间对西江流域做一个结论性的梳理,明年底前,将再出版一本对西江流域古村落研究的书籍。

    迥异

    各区域古村落形态不同

    周彝馨研究西江流域古村落的原因是因为兴趣,作为土生土长的佛山人,她自小就对岭南广府人文化和建筑产生兴趣,并有把广府文化完整地挖掘和呈现出来的想法。读书的时候,选择的专业也是建筑学。9年前,她发现西江流域和佛山的广府文化很有关联。在兴趣的带动下,自发开始了对西江流域古村落的研究,试图寻找这些文化的渊源和文化之间的联系,随后一发不可收。截至今年5月份,她完成了该流域269个古村落的第一轮排查,其中很大一部分古村是名不见经传的。

    而她一路做下来,结合自己的专业又申报了更多科研的支持。从2012年开始得到了教育部的项目支持,2016年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等等。如今她也成立了自己的团队——— 广府建筑推广工作室,计划用两年的时间对西江流域做一个结论性的梳理,明年底前,将再出版一本对西江流域古村落研究的书籍。

    周彝馨研究发现,西江流域古村落受到区域地形和民族等方面的影响,文化也非常不同。在她看来,佛山区域是属于典型广府古村落,建筑是梳式的村落,有着岭南水乡的风味。而西江流域靠近广府这边的村落,规模和人口数量有优势,这边的很多村相对西江流域的其他古村来说是镇的概念,规模小很多。

    其中广西地区靠近广东这边的古村落比较繁华,人口聚集,村落之间距离较近。广西的地形跟佛山不同,山地突出,所以平地少,很多地区村落形态不像这边顺水而变,而是顺山而变,而且少数民族主导的风格与广东也不同,古村落很多是建在山上。

    在周彝馨考察的这么多古村中,高要思福、黎槎、罗勒、蚬岗四条村给她印象深刻。这些古村历史悠久,建筑整体保存着原生态的形态和风貌,如罗勒村是状语起的村名,早先居住的是广西人,后来他们才迁到现在的广西。

    解密

    八卦村或为防灾防御战祸

    在肇庆高要地区,有着七百多年历史的黎槎村西村布局呈八卦形态,是个有名的“八卦村”。9年前,周彝馨当时正准备做博士论文,听说了这件事后就去实地考察研究。她发现,高要地区有这种八卦形态的村共有34个,为什么这个地区这么大数量出现这个形态的村落,附近却没有这种形态的村?她产生了疑问和兴趣,开始研究。经过3年多时间的研究,周彝馨认为,八卦村的形成不是因为村民对风水的看重而对八卦形态的完美模仿,而是为了防御水灾和人祸而建,特别是为防水灾而建。如今她也已将这些研究成果汇成一本书。

    周彝馨介绍,经过研究,她发现该区域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处于西江流域的下流,是水灾非常严重的地区。且从宋朝到民国时,该区域的堤围都不能真正抗洪,而这些八卦村几乎皆是坐落在小山岗上,中间高,四周低,向四面八方分布。这种地势有利于迅速排水,其中石霞村例外,中间低,四周高,但是该村中间有个水塘,也有助于抵御洪水。同时,这些八卦村中排水系统丰富,有各种明渠和暗渠,所以她认为八卦村的形成是村民自保的防灾做法,是典型的防水灾的村落。

    另外,经过研究,她还认为,八卦村也很利于防御战祸、匪患、流民。据她介绍,这些八卦村的村外有水塘做护城池,水塘之间有一条很窄的田埂路,道路入口还有一道闸门,可以作为防御的关卡,且村外面的房屋低处的窗是不开的,高处的窗则开着,像碉堡。

    “就算通过这一关卡,村中的每个巷子还有对应的门楼,这些门楼只要关上门就没路可走;而且,入村路也是很曲折,像个迷宫型的,短时间是很难搞清方向,容易迷路。”周彝馨说,她的团队在考察时如果没有把地图标记好也容易迷路,也试过迷路的情况,慢慢才走了出来。

    建议

    振兴乡村应成立专家智囊团

    周彝馨在探索了西江流域的269个古村后,对古村该如何发展也有自己的见解。据她介绍,古村是人类所有文化包容的一个最小单元,人类的生活、历史、文化等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信息,是保存信息重要的载体,稀缺且不可再生是古村的核心价值,发展古村时应对它存有敬畏的心理,每个村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且有时有的古村表面特色并不是那么突出,要深入研究和挖掘才能发现它真正的价值。

    同时,古村要发展好深层次的立足点要高,文化、历史先行,通过学术方面来挖掘它的价值,“如广西秀水状元村的发展口号就是潇贺古道第一村,潇贺古道是从湖南进入广西的道路,通过文化和古建的结合打造后就很吸引人。”

    周彝馨还认为,振兴乡村首要的是对乡村产业有个清晰的定位,而且乡村产业应是以一个区域来讨论,区域的乡村之间应该合作互补,错位发展。同时,振兴乡村不应只关注物质层面的东西,更重要的是非物质层面的东西,“为什么当前的乡村发展有问题,它的社区,人的关系已经被打破,以前的乡村是血缘和地缘聚居的关系,凝聚力强,如今血缘聚集群落很多都解体了,新的族群的联系没有建立起来,社区中人的关系需要重建,所以振兴乡村最好是成立一个综合的专家智囊团,而不要光找规划和建筑的专家来做村落的设计和规划发展,古村的例外。”

    幕后故事 囧事:无人机两次出意外

    周彝馨在探索古村的奥秘时,也发生过许多囧事和趣事,其中包括两次令她印象深刻的无人机发生意外,以及和她一起去研究的学生在探索完古村后由怕辣变得喜欢辣。

    其间在去云浮大垌村考察时,周彝馨正用无人机在田野上的天空俯拍下整个古村的形貌。突然,无人机就没有了信号,过了一段时间,无人机恢复信号,传回来的影像显示在一片田野里面。“那是一片很宽阔的田野,田野里有的已经插秧了,还有许多杂草等,传回来的影像又没有标志性的东西。”周彝馨和丈夫等人绕着田野狼狈地找了许久。幸运的是,经过一番寻找,无人机被找回,“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掉落了下来,后来厂家无偿换了部新机给我。”

    而在考察广西秀水村时,无人机再次出现意外,但这次无人机没能找回,之前拍摄的的一些视频也只能重新拍过。当时周彝馨正带领团队用无人机俯拍古村时,可能由于无人机影像出现滞后,突然地就撞山了,随后无人机传送回来的画像显示它正挂在山上的其中一棵树上。“这座山比较大而且茂密,且很陡,没有上山的路。”周彝馨回忆,当时学生们上山找了许久,也未发现无人机的身影,因怕出现意外,随后又开始下雨,她们只能作罢,“庆幸的是无人机没有掉落到有人的地方,没伤害到人。”

    探索古村也有些好玩的事情,周彝馨说,团队里有个不吃辣的学生,因此每次去探索时她们点菜都会小心翼翼,不点辣的菜,但是在考察完广西的古村回来后,那名学生变得开始吃辣了。另外,她在考察古村时,有些古村的村民让她觉得很纯朴热情,“村民在煮食时、祠堂有喜事时,会邀请你吃饭,介绍家族的威水史。” 

    采访:南都记者 陈飞龙 受访者供图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