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共享汽车安全事故频发,谁来管?

记者就焦点问题采访相关部门,消费者呼吁规范有序监管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18日        版次:ZA02    作者:王靖豪

2018年8月10日,一辆“WarmCar”品牌共享汽车在斗门井岸卫生院旁自燃。

7月16日,南方都市报刊发了“行驶途中忽然‘跳电’ 共享汽车安全引担忧”的报道,随即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共享汽车事故频发,其中有操作不当所导致,也有自身质量问题。究竟如何提高共享汽车的安全性?消费者使用共享汽车时又该如何规避风险?如何通过监管引导共享汽车行业迈向规范化?

南都记者采访了珠海市交通运输局、珠海市交警部门、珠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上述部门均表示,共享汽车的运营,不在其监管范围。有业内人士坦言,共享汽车目前仍处于“监管盲区”,如何进一步保障安全、规范发展,亟待出台共享汽车的相关监管政策,让共享汽车早日走出监管的“灰色地带”。

  追踪

  消费者称“企业回复太模糊”

7月16日,南方都市报刊发了“行驶途中忽然‘跳电’ 共享汽车安全引担忧”的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昨日,李同学联系南都记者,针对在隧道内行驶“WarmCar”品牌共享汽车遭遇“跳电”的经历,他表示,“首先,WarmCar对车辆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有没有细心排查?以我的亲身经历,我认为是没有的,这侧面反映了公司的不负责任,虽然共享汽车提供了方便,但车没有经过合理的安全测试就交付给顾客,这是对消费者的不负责任。”

同时,李同学表示,客服自始至终对“跳电”原因的描述太模糊,“我看不到专业性,只感受到了敷衍,如果解释不了原因,依然不敢去开这些车。”李同学提出,希望“WarmCar”能主动向其解释清楚“跳电”原因。

记者走访发现,无论是出于成本,还是可操作性的角度,消费者每次使用完共享汽车后,企业难以对每一台车的车况及时检查,确认车况没有安全隐患后再投放给下一个消费者。在“WarmCar”的官方网站,该公司在业务介绍写明,“保障出行”“专业人员负责车辆调度维护,免除您的后顾之忧,体验安全出行。”但在企业文化中“经营维度、节流”一项,又写道:“租赁价格有绝对优势,但是在业务利润模型上不支持每次用完车后专人整备”。

一方面表示确保消费者安全无忧,另一方面又坦言不支持每次用完车后专人整备,这种前后并不完全一致的表述既反映出企业的两难处境,也让部分消费者感到困惑。“如果是我租这辆车,我很想知道这辆车多久检查一次,由谁来检查,检查项目包括哪些?如果车出现了小故障,是继续‘带病上路’,还是‘下线处理’?作为一个提供交通工具的企业,我们太需要WarmCar做好企业的公开、公示了。”有消费者如是说。

  事故回放

  自燃、刹车失灵、肇事逃逸 共享汽车事故多

共享汽车事故在珠海频发。近日,记者从珠海交警获悉,有一部分还涉及“肇事逃逸”。相关民警介绍,“驾驶人员跑了,车丢在原地,运营企业来处理,但是他们也找不到肇事者,案子就这样一直悬在这里。”

1.2018年8月25日 行驶途中轮胎飞出 在珠海金鼎赛车场附近,一辆“WarmCar”品牌共享汽车在行驶时,打方向的过程中,左后轮胎忽然飞出,左前轮胎也爆胎,水箱破裂,漏了一地的水。驾驶员是该共享汽车品牌的运营人员,据他介绍,这辆车刚开了不到5000公里。

2.2018年9月5日 停车场内发生自燃 在香洲区洲山路117号停车场,发生了一起“WarmCar”品牌共享汽车自燃事故,接到报警后,119指挥中心立即调派香洲消防中队出动4辆车辆,20人迅速赶赴现场。事故造成附近多辆车受损,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3.2019年3月12日 行驶途中突然冒烟 在珠海大桥,一辆“WarmCar”品牌共享汽车在行驶过程中突然冒出大量烟雾,据悉,驾驶员在行驶过程中忽然闻到异味,所以就赶快下车,发现电池组位置在持续冒烟,消防员赶到后,用灭火器对电池组进行扑灭,但未能阻止其继续冒烟,随后,消防员用水枪对电池组进行喷水降温。

4.2019年3月3日 行驶途中疑刹车失灵 在珠海情侣路,一辆“GoFun”品牌共享汽车在行驶途中疑刹车失灵,据悉,司机为澳门的大学生,在行驶时,前方出租车忽然急刹,所以就赶紧踩了刹车,据他介绍,刹车突然失灵了,于是连续撞上4个护栏,前面的丰田小车受损严重,最终司机承担全部责任。

  部门说法

随着共享汽车的发展,运营企业越来越多,车辆数量越来越多,车型越来越丰富,共享汽车的发展,是否像网约车、共享单车一样,有相关的监管细则?明确由哪个部门监管呢?

南都记者分别采访了珠海市交通运输局、珠海市交警部门、珠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三个部门均表示,共享汽车的运营监管,不在本部门职责范围,有业内人士表示,“没有相关文件的规定,如果贸然去监管,会不会涉及职务违法、监管过度?当务之急,还是出台相关规范性文件,进一步明确监管部门。”

  A

  交通局: 共享汽车不在其监管范围

针对共享汽车的监管,记者联系了珠海市交通运输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该局没有对共享汽车监管的职责,“共享汽车一直没有纳入交通局的监管范围。”

共享汽车为什么不属于交通局监管?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道出了其中原委,“首先要明确一点,交通局的权责是管理营运车辆,出租车、大巴车、公交车、网约车等,凡是以营运为目的的车辆,才会划入交通局的监管,具体来说,司机开着一辆车,他以载客盈利为目的,这就属于‘营运车辆’,如果他没有办理相关执照,那就属于非法营运,交通局就要对其进行监管。”

“交通局监不监管共享汽车,要看租车人的用途,比如租车人自己租自己开,或者自己租了载着朋友,这本身不属于以营运为目的,所以这就不属于交通运输局监管,如果租车人心血来潮,自己租了车然后去载别人,向乘客收取一定的费用,这就构成了以营运为目的,这就属于交通运输局监管了。”

记者从公开报道获悉,目前共享汽车的营运模式也被称为“分时租赁”,而消费者与共享汽车企业签订的合同,也属于租赁合同,那么交通运输局是否负责对汽车租赁企业的监管呢?业内人士表示,“比如现在许多租车企业,可以提供日租、长租,如果企业只提供车,消费者只是租了自用,这就不属于交通局监管。”

“如果企业提供车也提供司机,这就属于交通运输局监管,比如大巴车租赁,因为你租这辆车的目的是运输乘客,那么驾驶人就要获得从业资格证、相关执照,车上坐着这么多乘客,必须要保障他们的安全。”

“比如说共享单车,为什么划入城管局?某种程度上说,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都是一个只提供车的业务。”业内人士说道。

  B

  交警部门: 对企业运营监管没有法律依据

珠海交警相关民警介绍,据初步统计,2019年至今,一共处理了四五十起共享汽车相关的交通事故。相关民警介绍,交警部门在管理共享汽车方面,主要是对事故的处理,“出事故我们可以按照相关程序处理,但是没出事故,我们没有管理权限,企业的手续都符合相关法律法规,我们没有任何抓手、依据。”

“从交警角度出发,我们鼓励新型的、绿色的出行方式,但是在监管这一块,它的确是一个监管不足、空白的地方,没有一个规范性的文件出台,有相关文件也是相当广而泛,它没有细致到哪种问题应该怎么样,这也是我们工作中遇到的难题。”

“我们目前通过暴露出来的问题,逐渐掌握这方面的线索,从而和企业进行沟通,当然目前来看企业还是比较配合,但是具体怎么做,人家只能是口头上跟你说说,至于怎么做、做没做到位,交警什么时间、方式去督查,怎么督查?企业需要承担的相应法律责任,这些都没有具体规定。”

针对消费者关注的共享汽车安全问题,相关民警表示,“驾驶人要对自己所开的车负责,无论是共享汽车还是私家车,驾驶人都要担负起检查车况的责任,上车前检查车身、轮胎、车灯等,车已经坏了,就不能租这台车了。”

同时,相关民警介绍,“根据现行的规定,车辆都有一定的免检年限,私家车刚开始是六年免检,但是营运车辆是不行的,营运车辆的检验要求更高,它有一个完善的检验规定。”但共享汽车究竟是否属于营运车辆,相关民警表示,这需要咨询相关部门。

“共享汽车企业还是有很多手段去提升车辆安全性的,比如发现任何问题,可以通过APP反馈,然后企业可以给消费者一个折扣、优惠,通过这种鼓励的方式去发现质量问题。交警部门只能对共享汽车企业进行安全强调,之前我们也把他们召集起来开会,讲一些预防事故的内容,但是目前没有相关规定,说交警可以强制企业必须达到一个什么标准。”

相关民警表示,“安全这块也需要企业具有责任心,从企业自身管理角度出发,强化这种安全的管理意识。”

  C

  市场监管局: 监管部门为行政许可部门

共享汽车究竟由谁监管,车辆安全如何保障?珠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科室工作人员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涉及行政许可的,行政许可实施部门为市场监管部门,根据《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关于共享汽车如何监管、企业如何经营,已经有一定的规范。

“共享汽车具有道路运输工具和营运双重性质,相关法律法规已在车辆技术安全、消费纠纷处理、行业主管部门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相关工作人员建议记者就监管问题咨询交通运输部门。

针对消费者提出的共享汽车安全问题,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车辆缺陷而导致的自身质量问题,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运营商应当收集汇总有关情况后向有管辖权的市场监管部门反映。

对“缺陷”以外的汽车产品质量问题,由生产者、销售者依照产品质量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以及合同约定,承担修理、更换、退货、赔偿损失等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缺乏正确的必要的维修保养而导致的质量问题,按照有关规定,汽车应当定期审验;运营商应当定期进行检测维护,确保租赁车辆性能及安全状况良好。

针对消费者提出的纠纷、投诉等问题,该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消费者可以随时向共享汽车企业所在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投诉,可以选择电话、线上、线下等多种投诉方式,我们会及时处理消费者的相关投诉。”

  相关链接

  共享汽车安全管理如何规定?

《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指导意见”)中,对“共享汽车”安全管理等有关事项作出了明确规定。“分时租赁型汽车”是共享汽车的规范表述,是指在约定时间内将车辆交付承租人使用,收取租赁费用,不提供驾驶劳务的经营方式。

在汽车安全性方面,共享汽车是以获取利润为目的而使用的机动车,应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规定到公安机关办理登记,车辆的安全技术检验、环保检验和报废等按照有关规定执行,而车辆购买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等相关保险时,按照登记的使用性质对应的保险费率投保。共享汽车企业应加强对车辆的日常使用管理,建立技术档案,定期进行检测维护,确保车辆性能及安全状况良好,车容车貌卫生整洁。应当加强租赁合同管理,明确经营者和承租人权利义务,建立投诉处理机制,依法接受社会公众投诉,及时答复处理结果。共享汽车企业要通过运营人员日常巡检、车辆自检等方式,确保车辆安全状况良好,要建立完善车辆调度、维修、救援、回收机制和流程。

在“指导意见”中“创新监管方式”部分写明,“各地交通运输部门要建立行业基本信息采集分析机制,全面及时准确掌握行业发展动态”及“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建立小微型客车租赁经营者和承租人信用评价制度,构建跨地区、跨部门、跨领域的联合激励和惩戒机制。定期开展服务质量测评和用户满意度调查,并向社会发布测评和调查结果”。

  行业现状

  有企业跑路了,已无法退押金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共享汽车在不少城市因缺乏监管,滋生出“乱象”。其中,如南昌市,共享汽车数量已超过2000辆,但南昌市五部门均表示,共享汽车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汽车数量越来越多,监管职责搞不清楚,有相关人士告诉记者,“通常来说,共享汽车作为汽车,属于南昌市交通管理局管理,但由于共享汽车是通过线上预订用车的,这又属于网约车的范畴,应该由南昌市交通运输局管辖。但截至目前,南昌市还未出台相应的文件,这也导致了暂时还没有具体部门牵头管理共享汽车。”

昨日,记者在“黑猫投诉”网站看到,曾经在珠海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LeoCar”共享汽车,已经被诸多消费者投诉,“599元的押金迟迟未能退还”,投诉量达478条,“LeoCar”官方均没有给出回复,消费者的退款申请也一直是“处理中”。

有消费者在网站留言,“因为在珠海工作,为了出行方便,所以2018年底注册了‘LeoCar’,但是今年3月以来,发现整个市区服务点都处于‘无车可用’的状态,从3月18日开始申请退押金,截至5月8日仍未收到。”该消费者还表示,曾经联系客服,客服称:“退押金不是客服的事,与他们无关。”该消费者写道:“我们这些消费者该找谁要回属于自己的押金?”

记者了解到,今年5月,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6部门联合印发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简称“管理办法”),对包括共享汽车在内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收取、开立专用存款账户存管,以及建立联合工作机制强化监管等方面作出了具体规定,从源头防范用户资金风险、加强用户权益保障,促进交通运输新业态健康稳定发展。据了解,该“管理办法”于6月1日起施行。

这些已经租不到车的消费者,究竟能不能顺利讨回押金?正在运营的企业资金链是否健康,会不会重演共享单车式“崩盘”?有消费者表示,希望监管部门早日介入。

  他山之石

  广州深圳各不同,发展应结合实际

记者从公开报道获悉,广州市共享汽车的主管部门为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并于去年印发了《关于促进广州市小微型客车分时租赁行业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广州指导意见”),广州市交委相关负责人对“指导意见”进行了解读。

“首先,所谓小微型客车分时租赁,即平时所说的‘共享汽车’。”针对共享汽车的安全性,该负责人表示,企业需具备身份查验所需的设施设备,通过技术手段落实承租人身份查验和实际驾驶人核验制度,监控车辆实际驾驶人与承租人的一致性。

“广州指导意见”提出,平台经营者应确保向承租者提供符合安全行驶条件以及技术性能良好的车辆。同时,鼓励平台经营者安装驾驶员视频监控系统,使用人脸识别、指纹等生物特征数据进行注册管理、实际驾驶人核查和驾驶行为监控。

据媒体公开报道,“广州指导意见”鼓励政府机关利用共享汽车公务出行。同时,《广州指导意见》提出,鼓励政府机关、公共机构和企事业单位充分利用内部停车场资源,规划建设新能源汽车专用停车位和充换电设施,并与客车分时租赁平台经营者合作,提高充电桩使用率。同时,支持利用客车分时租赁公务出行。

据悉,2017年4月,深圳有媒体曾刊发《共享汽车目前不宜大规模推广》的报道,其中深圳市交委公共交通局相关负责人认为,深圳作为高密度的超大城市,道路空间资源非常紧缺。结合深圳实际情况,应坚持公共交通优先发展战略,适度发展出租汽车,规范引导个体机动化车辆的合理使用。

该负责人表示,分时租赁作为一种个体机动化出行方式,在全市范围大规模发展将势必大量占用有限的城市交通资源。“我们鼓励集约化出行方式和资源共享,不仅是共享交通工具,更重要的是共享有限的道路空间资源,提高道路的利用效率。因此,应促进分时租赁适度、规范、有序发展。”

今年4月南方都市报曾刊发了《在深运营共享汽车约2000辆,深圳交通部门消委会回应行业乱象》的报道,其中提出,在监管方面,《深圳市汽车租赁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中提到,分时租赁经营者应当向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进行经营主体备案和车辆备案,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定期对租赁市场进行交通影响评估,在此基础上提出分时租赁发展计划,分时租赁新增指标无偿分配。据悉,截至目前该征求意见稿尚未落地。

  采写:南都记者 王靖豪 实习生 洪晓可 陈松玮 周启航 缪心怡 吴绮雯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