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新“双子星”实力大考验

广州源头优势强 深圳企业创新足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8月15日        版次:ZB04    作者:

    以大疆公司等为代表的高新企业,是深圳创新的主力军。鲁力 摄

    广深创新之实力篇

    在粤港澳协同创新的框架内,广深两地是广东的“创新龙头”,在多份政府文件中,广深都被表述为广东创新的“引擎”、“示范”。今年广东省召开的第十二次党代会上就明确提出,要加快构建以深圳、广州为龙头,珠三角各市分工互补的“1+1+7”创新发展格局;完善区域协同创新体制机制,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

    这其中,广州是广东的“创新大脑”,深圳是世界创新和发明的“皇冠上的明珠”。一个是高校、科研院所集聚之地,一个是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引擎”,广深创新联手,已经不是简单的“1+1”,而会以极强的互补性,创造出无限的可能。在此之外,广州身后包括佛山、中山、江门、珠海在内的辽阔的珠西制造业腹地,深圳身边则是有着“世界工厂”之称的东莞和加速快跑的惠州。广深“双子星”辐射、引领,科创走廊成为创新要素流动载体,不但将带动整个广东协同创新,还将打造成为粤港澳大湾区里一道坚挺的创新脊梁。

    A

    源头创新

    广州:

    高校+研究机构多“大脑”优势强

    本月初,中国科学院官方网站公布了“2017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中,广东有9人上榜,全部都集中在广州和深圳。这一名单也从侧面反映了广深两地在科技发展中的高端人才储备厚度和引领科技创新的实力。

    高校、科研机构云集是广州作为“最强大脑”的一大显著特征。据统计,广州市共有包括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等83所高校,以及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南海海洋研究所、能源研究所等40余所研究机构。研究发现,2015年,广州受高等教育人数达到319万人,超过2014年的巴黎大区和大伦敦。

    这些高校和研究所创新能力同样显著。根据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与汤森路透发布的《2015研究前沿》,华南理工大学、中山大学、广东工业大学在化学与材料科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两大研究领域的4个研究前沿排名国际前十。

    高校和研究所驱动的原始创新令广州专利申请迅猛增长。根据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编撰、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广州蓝皮书:广州创新型城市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广州无论是在原始创新还是在技术市场领域都有了长足发展,专利申请和发明申请的增长率均出现了跨越式增长。截至去年年底,广州每万人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22 .4件,是全国的2.8倍,广东省的1.4倍。

    深圳:

    主动承认差距 推“源头创新行动计划”

    而与之对比,深圳市目前仅有深圳大学、南方科技大学两所高校,以及华大基因研究院、光启超材料研究院、中科院先进技术研究院3所研究机构。

    8月初,深圳市政府在线发布的《深圳市国家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区建设方案(2017-2020年)(征求意见稿)》就明确指出,与国内外先进城市相比,深圳在基础研究和技术创新等原始创新方面存在较大差距。

    “创新的源头主要在于人才,在于研究机构,在于大学。”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认为,大学和研究机构是创新生态体系里一个重要环节,是一个不可缺少的链条,“长远来看,缺乏高校就缺乏后劲,有了人才,人也会待不住。”

    上述《征求意见稿》就明确提出,深圳将推出“源头创新行动计划”,包括设立十大基础研究机构、引进十大诺贝尔科学家实验室、布局十大海外创新中心、加快中山大学深圳校区建设等。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深圳有基础和财力去发展大学,根据深圳的发展需要,可以零距离对接,补齐深圳发展的短板。他指出,产业链不仅是加工制造,人才也是其中一部分,人才的培养也是人力资源的产业链。

    B

    企业创新

    深圳:

    补先天短板 倒逼企业创新出成果

    “深圳在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先天不足,倒逼着企业自己必须去创新,同时也决定了深圳以市场牵引创新的特征。”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副院长、力合科创集团总裁贺臻认为,创新最直接的需求是企业、是市场,需求决定了企业是创新的主体或者是主导的力量。

    在深圳,企业早已成为创新的主体。

    2012年8月1日,刘自鸿在深圳留学生创业的大厦百来平方米的房间里创立了柔宇科技,当时甚至连办公门牌都没有。五年下来,柔宇一直专注于人机交互领域的创新,在全世界率先开发了厚度仅有0 .01毫米的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目前,柔宇已经聚集了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位高技术人才。

    柔宇对于创新的追求可以看成是深圳众多科技企业的一个缩影。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分析,深圳的特点是创新的企业多,尤其是大企业多,像华为、大疆、华大等,它们研发多、专利多,是创新的主力军。此外,中小企业的发展机会多,人才集聚。创新的环境相对开放,毗邻香港,有国际化的水平,视野开阔。这是创新型城市的标准配置,深圳在这些方面有优势。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已形成了“6个90%”的创新特点,即90%以上的创新型企业是本土企业、90%以上的研发机构设立在企业、90%以上的研发人员集中在企业、90%以上的研发资金来源于企业、90%以上的职务发明专利出自于企业、90%以上的重大科技项目发明专利来源于龙头企业。

    广州:

    智能释放不够 追赶深圳 敲高企“警钟”

    相比之下,广州集聚的高校研究院智力资源,并未释放预期的能量,企业创新能力虽然也在国内城市名列前茅,但仍与深圳存在差距。

    今年年初,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印发的《广州市科技创新第十三个五年规划(2016-2020年)》中就提到广州科技创新工作存在高新技术企业群体规模小,缺乏代表国家水平的科技型龙头企业,产业技术创新能力弱,企业科技创新投入动力不足等问题。

    在《广州创新型城市发展报告》一书中,国家统计局广州调查队副主任科员李美景牵头构建的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创新评价体系中,广州高企创新产出效率和质量得分仅有0 .07,远低于深圳的2.76。李美景团队分析,与深圳相比,广州高新技术企业群不够强大,企业创新主体作用发挥不充分;同时,创新成果转化及应用不足,创新能力未得到充分释放,形成了“科研资源在广州,但许多创新活动不在广州;创新成果出在广州,但许多创新成果的转化及应用不在广州”的局面。

    “更深层的是创新链、资金链、产业链结合不紧密的问题。”李美景团队分析,这一问题涉及多重因素,一是高校。科研机构考核和激励机制不完善,在科研考核职称评定上还存在“重理论、轻应用”的情况;二是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协同创新不够活跃,存在国有企业创新投入不足,而民营企业总体创新能力不足的情况;三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金融服务体系较为薄弱,风险投资不够活跃,科技金融中介服务落后。

    在广州科技创新“十三五”规划中明确,广州既要强化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同时又要提升源头创新能力,发展新型研发机构,“对接产业需求,加强技术转化和企业孵化服务”。

    C

    人才政策

    2020吸才计划:两城目标接近

    城市竞争早已从要素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一个城市吸引和留住人才的态度,决定了这个城市未来的创新潜力和城市竞争力。在“十三五”规划中,为了构建、完善科技创新体系,广深两地都提出了自己的招才引智目标。

    广州提出,到2020年,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比例达到34%,高级职称专业技术人才总量达到20万人;“千人计划”等高端创新人才超过300人,省级以上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含团队成员)超过500人。

    深圳则提出,到2020年,累计引进海外高层次创新团队100个、海外高层次人才2000名,新增认定国内高层次人才1500人,新增技能人才60万人,其中高技能人才占技能人才总量的35%。

    福利:住房、教育补贴 深圳更大方

    在这一点上,广深两地引才魄力可谓不遑多让。而在实际调查中,因为创新企业集聚,深圳吸引人才能力更优于广州。由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程昆牵头的一份关于广州人才政策的调查显示,受访的高层次人才最看重的是发展前景和子女教育,普遍认为广州应加大人才政策的执行力度。课题组发现,广州许多人才都将深圳作为未来备选发展地,“广州有必要向深圳看齐,为人才创造更具吸引力的环境”。

    南都记者对比发现,近几年深圳出台的一系列人才政策中,人才公寓以及长期居住证可享受子女教育这两项优惠政策收获了不错的反响。同时,在财政支持上投入巨大,例如对一名博士后的奖励,深圳市每年除了12万元生活补助,还提供房补或人才公寓。相比之下,广州每年为博士后发放8万元生活补助,而不提供住房优待,这样的待遇不具竞争力。记者注意到,“十三五”期间,深圳新筹集建设保障性住房和人才住房40万套,其中人才住房将不少于30万套。深圳求才若渴的主动性,从福田区教育局日前发布的一则公告就可见一斑:该区面向全国选聘区属中小学校长、教师等28名高端教育人才,首次面向一线优秀教师提供最高80万元的人才安家费,本市无房者还将由区政府统筹解决住房。

    ●广深高校、科研机构数量比

    广州:

    中山大学等83所高校,40余所研究机构

    深圳:

    深圳大学、南方科技大学2所高校,3所研究机构

    ●高企创新产出效率和质量得分

    广州0.07

    深圳2.76

    03-06版

    统筹:南都记者 游曼妮 卢凯阳

    采写:南都记者 张兴旺 肖伟 胡嘉仪 卢凯阳 实习生 高宇轩 摄影(除署名外):南都记者 陈奕启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