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大脑”+“深圳引擎”黄金组合如何闯关

广深科创走廊要建成“中国硅谷”,机制创新是关键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8月15日        版次:ZB04    作者:

    广深创新之融合篇

    广深两大城市之间形成的这条科技创新走廊超过一百公里长,分布着一批行业领先的龙头企业和潜力巨大的“瞪羚企业”。腾讯、华为、中兴、大疆、OPPO、VIVO、易事特、UC、酷狗等全球知名企业在此茁壮成长。

    广州是高校、科研院所集聚的创新大脑,深圳是高新技术企业集聚的创新引擎。对于二者的融合发展,专家普遍认为,创新产业加上科研力量,是建设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关键。

    在这个过程中,两地应该在大湾区内建立起一个协同创新体系,将政企研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创新生态链条,有机融合将产生“1+1>2”的效果,而在这两个龙头的带领下,粤港澳大湾区将有望建成中国版的硅谷。

    差异是驱动力合作>竞争

    广东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首先是在明确广深创新龙头的同时,承认两地的差异性和互补性。

    对于这种差异,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认为,广州作为省会城市,人才资源、体制资源相对其他城市来说更好,历史上就汇聚了诸多高等学府,一直延续至今,这是仅有30多年城市历史的深圳难以比肩的。

    但也正因为历史久远,地位特殊,广州也受到传统包袱比较重的掣肘,必须遵循一些传统的制度规划,存在路径依赖,在做决策时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而创新往往意味着突破,没有突破就阻碍了创新”。

    相反,作为一个年轻城市,深圳没有这样的包袱,而且作为经济特区的深圳同时还享受省级经济权限,在做决策时深圳不会因为顾及周边城市利益而瞻前顾后。

    另外,深圳企业创新能力强还与其土地资源有限,发展空间不大有关。林江认为,深圳企业总量少于广州,但因为受到体制制约小,创新可能性大;而因为要把每块土地用尽,深圳的危机感会更强,企业创新的动力也就比较大。

    “深圳与广州存在互补,可以开展产学研合作。”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力合科创集团总裁贺臻认为,深圳虽然市场化强,但原创能力仍有提升空间,而广州人才优势明显,在创新上有厚积薄发的机会;另外,深圳受土地资源有限制约,发展空间不大,但广州的物理空间却比较大。因此,二者从空间、市场及高校科研院所方面,都可以形成很好的互补,有了互补就有了互动。广州的优势可以弥补深圳,深圳的市场需求也能够激活广州的创新资源。

    对此,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陈鸿宇也提到,以往广州和深圳之间,过度强调差异化的发展,比如从空间结构上,常常说广佛肇是一个圈,深莞惠是另一个圈。其实,广州和深圳无论在现实还是未来,合作互补的相互需求都非常强烈,科技创新成为广深融合发展的一个“抓手”。

    在这方面,双方水平接近,都有共同需求,合作的态势远高于相互竞争的趋势。而广深的融合发展,对于珠江口东岸地带,以及整个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广深科创走廊:产业链已做好准备

    所谓走廊就是产业集聚在这里,创新的要素集聚在这里,沿着这条路发展出更多高新技术含量企业。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认为,这看起来是个地理现象,其实不是地理现象。实际上是文化、人才、产业高度集聚。现在广东提出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也是基于这条走廊已经存在和形成了。

    广深两大城市之间形成的这条科技创新走廊超过一百公里长,分布着一批行业领先的龙头企业和潜力巨大的“瞪羚企业”。8家本土世界500强企业扎根于此。腾讯、华为、中兴、大疆、OPPO、VIVO、易事特、UC、酷狗等全球知名企业在此茁壮成长。

    世界上有几条重要的“创新”公路,例如硅谷的101高速公路、波士顿的128高速公路等,沿着一条路,组合创新的要素,形成了创新的集群。其中,128公路沿线建立的几家科技型企业就是主要从麻省理工学院一些研究实验室分离出来的,目的是将大学科研成果与企业相结合,促进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商品。

    而广深包括东莞形成的产业高

    度集聚的这条创新走廊,陆路上有便捷的高速公路,水路上广深同是出海口,又有大学、产业、金融和人才等多重要素。郭万达认为,可以通过规划、政策的引导,来推动广深沿线的创新要素整合,将企业、大学、研发机构、政府形成一个创新生态链条,把大学、研发机构、企业及地方政府的作用相互结合,并有效地发挥出来,两者结合的效果将是1+1大于2。

    探索融合港澳创新机制

    粤港澳大湾区的协同发展,需要“最强大脑”与高度活跃的市场携手,互补长短,深度合作,形成更为强大的创新集聚及辐射力量。

    创新的活力有非常大的引领性,深圳的溢出效应有非常明显的结果,华为终端迁到东莞就是深圳产业发展溢出的一个结果。陈鸿宇分析,深圳的创新主体是企业,靠企业推动创新,很自然地就会发挥市场在创新资源的集聚、辐射中的决定性作用。而对于广州来说,则要在“创新大脑”上发力,加速成果在市场上的转化。广州的高校、科研机构大部分隶属于体制内,因此,科技创新首先必须要制度创新,要在机制上创新,大胆学习世界先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

    林江则看重在机制上的创新。他认为湾区最终的目标是要打造中国的硅谷,深圳是中国最好的创新中心,但还不是硅谷。要建成硅谷,单靠大学和企业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个创新的机制。广深的融合要探索出一种机制来,现在全中国都没有一种省与省、市与市之间基于市场经济的大家探讨合作、整合资源的机制。

    林江还提到,在粤港澳大湾区的背景下,广深港是三个中心城市,存在两种制度,要实现融合就必须先解决广东9个城市的融合,前提就是要推动广深两个中心城市的融合,“融合不是强调谁是主导,而是将各自的优势发挥出来,在平等的基础上,整合相互的资源。”广州是传统创新资源比较集聚的地方,深圳现代创新资源丰富,加上香港国际城市的定位,三者存在互补融合的可能性。因此,广深的融合是第一步,未来是要探索融合港澳的创新机制“。

    03-06版

    统筹:南都记者 游曼妮 卢凯阳

    采写:南都记者 张兴旺 肖伟 胡嘉仪 卢凯阳 实习生 高宇轩 摄影(除署名外):南都记者 陈奕启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