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已缴社会抚养费 珠海又到收缴费通知

珠海市民质疑重复征收,起诉后征收决定被撤销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9月02日        版次:ZB04    作者:朱鹏景

    珠海南屏市民罗先生与第二任妻子生育一名孩子后,被认定是超生。由于妻子户籍是湖南农村,罗先生表示自己在湖南当地缴纳了1万元社会抚养费。不料,其又收到香洲卫计局的社会抚养费缴纳通知,金额则是15万余元。为此,罗先生认为这是重复征收,在行政复议被驳回后,罗先生选择向法院起诉。南都记者获悉,日前这起案件一审宣判,法院认为,卫计部门未能调查核实清楚罗先生此前是否缴纳过社会抚养费,决定撤销征收决定。

    交了罚款又来罚单

    罗先生为珠海市户籍居民,与前妻共生育三名子女,已被征收社会抚养费。罗先生离婚后,又与何女士在香洲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同年12月16日生育一孩。何女士属于初婚。

    南都记者了解到,2003年,南屏镇计生部门对罗先生进行调查询问,还就其夫妇是否已经缴纳社会抚养费的问题发函到妻子何女士户籍所在地湖南省益阳市计生部门进行调查。2013年2月27日,卫计部门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以罗先生违法超生三孩为由,对罗先生征收社会抚养费人民币228429元。

    罗先生表示,自己此前已经在湖南缴纳过社会抚养费了。罗先生还提交了一份开具日期为2012年12月4日的湖南省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一份落款日期为2013年1月16日的湖南省益阳市计生部门的证明,证明其与何女士曾经向益阳市计生部门缴纳社会抚养费人民币10000元。

    遂向珠海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申请行政复议。珠海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于2013年6月3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表示香洲区卫计局之前对超生性质的认定有问题,决定撤销此前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对罗先生与何女士的生育行为按照超生第二个子女定性,重新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对罗先生征收社会抚养费人民币152286元。后罗先生于2014年12月30日向珠海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珠海市人民政府维持香洲区卫计局作出的征收决定。罗先生收到复议决定后,向香洲区法院提起诉讼。

    卫计局:符合法定程序

    对于罗先生的说法,香洲区卫计局在法庭上回应称,罗先生与何女士登记结婚,按照《湖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和《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两人不可再生育子女,但二人却于2011年12月16日在珠海违法生育一男孩,是按照超生第三个子女事实,于2013年2月27日对罗先生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后根据复议再次决定,再按照超生第二个子女的事实征收罗先生社会抚养费人民币152286元。该决定经珠海市人民政府复议决定维持,对其处罚完全符合法定程序。

    开庭后,法院向湖南省益阳市计生部门调取了针对罗先生的《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一份。法院认为,对香洲辖区内不符合规定生育子女的行为人,香洲区卫计局有权作出征收决定。双方争议的焦点是罗先生有无因与何女士生育子女的行为在湖南省益阳市被征收过社会抚养费。罗先生主张已经被征收过社会抚养费,依据是湖南当地的证明和湖南省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香洲区卫计局则认为,罗先生没有在湖南当地被征收过社会抚养费,依据是调查笔录、当地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的回复函及《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

    法院:卫计局未调查清楚

    法院表示,罗先生提交的证明和缴款书,可以证明罗先生与何女士因违法生育行为曾经缴纳过社会抚养费人民币10000元,但不能直接证明当地计生部门是对罗先生夫妻双方征收社会抚养费。而香洲区卫计局提供的回复函和《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是传真件,未能提供原件,又无其他证据印证,该证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综上可见,对于罗先生有无被征收过社会抚养费的情况,目前缺乏合法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

    法院认为,香洲区卫计局作为人口和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在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前,应当对有关情况进行全面、客观、公正的调查,并依法收集相关证据。香洲区卫计局在未核实清楚罗先生有无被征收过社会抚养费的情况下,就对罗先生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违反基本的程序要求,亦导致该征收决定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对该征收决定依法应予撤销。

    采写:南都记者朱鹏景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