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大桥时代步步逼近 抓住机遇走向全球

专访中山市经济研究院院长梁士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1月28日        版次:QA14    作者:吕婧 萧倩苑 刘贤沛 侯玉晓

中山市经济研究院院长梁士伦

如果在新形势下能够更注重引导、更注重产业链的完善、更注重龙头企业的培育、更注重公共服务、公共技术服务平台的建设与支撑,那么中山优势产业集群的地位将会更加巩固。

在深中通道等基建加速布局大湾区的背景下,中山今年经济增速却成为全省倒数第一。这引起了全市的广泛讨论。在11月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山市市委书记赖泽华强调,要坚定信心、抢抓机遇,坚决打好翻身仗。

面对大桥时代的步步逼近,中山不能错失机遇,同时面临内部问题与外部挑战,中山应如何迎难而上,重振虎威。对此,政协近期公布了《发挥深中通道主动脉作用,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调研报告,为中山经济发展破局提供思路,一度成为坊间热话。对此,南都记者专访该调研报告执笔人之一、中山市经济研究院院长梁士伦,把脉中山经济的机会。

中山产业投资

总量小结构不合理

南都:今年中山经济增速下降,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梁士伦:从表面上看,中山今年经济增速全省倒数第一,这出乎了社会各界的预料。改革开放40年来,中山经济发展正面临最低谷。我认为中山目前这种经济发展结果是比较正常和自然的,无须大惊小怪。

为什么?一个地方今天经济的增长,源自于昨天的投资。回顾过去,中山在“十一五”期间投资总量和结构都存在问题——一方面投资总量一直处于珠三角九市倒数第一;另一个从投资结构看,绝大部分投资是房地产。

显然房地产对经济可持续增长的支撑是有限的,只能支撑经济短期增长。在中央“房住不炒”的前提下,中山市政府再也不能过分依赖土地财政来支撑经济的短期增长。同时,中山房地产持续高库存,也说明中山房地产经过多年持续高投入明显过超前增长。所以,房地产总体下降导致了中山今年经济增速大幅度下降。

与此同时,从产业结构来看,中山支柱产业仍然是传统制造业。这些年来,政策对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力度和引导并不充分,过多的政策资源倾向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等,但对于支撑中山经济稳定增长的传统制造业来说,政策支持并不足够。再加上传统制造业目前整体过剩,市场竞争激烈,这给中山几千亿的传统制造业带了直接影响。

此外,中山的传统制造业整体以中小企业、甚至是小微企业为主。在传统行业供给严重过剩的大背景下,这类企业市场竞争能力、市场拓展的能力相对比较弱。在贸易战背景下,缺乏品牌、缺乏核心技术、缺乏人才、缺乏创新的小微企业就普遍面临空前困境。这又影响了中山传统产业对中山经济增长的支撑。总体来说,多年来有效的投资不足,传统制造业相对竞争优势下滑。

以往政策支持不够

营商环境需优化

南都:经济转型迫在眉睫,中山政府应该吸取怎样的教训?

梁士伦:目前中山出现经济下滑涉及多方面因素。这些年来,中山主要领导变动频繁,自觉或不自觉地过于关注短期经济增长,这使得中山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尤其是传统优势产业集群转型升级上,在战略高度上存在不足。甚至,错过了推进转型升级最佳时机。

过去已于事无补,更重要是如何结合目前的新形势,在粤港澳大湾区背景之下如何更有效、更有针对性、更有力度地推动转型升级,尤其是要把中山优势存量资源、优势传统产业集群转型升级提到更高的高度。不仅现在,“十四五”期间全中山传统优势产业集群仍然是中山稳增长的基本保障,甚至是关键保障。

在市镇两级体制下,中山形成了以产业集群化发展为特征的专业镇发展经济模式,在充分调动镇区发展经济积极性的同时,镇区经济发展自主权也过大。这带来了龙头规划引领不足,从而出现项目重复建设严重、内部竞争激烈,导致市场主体规模总体普遍偏小,也就是俗话说的“只见星星,不见月亮”。

而镇区土地违规、三规不合、建设无序大量存在,在大量土地“批而未供、供而未建”下,影响了新招引回来的高新技术项目落地,从而影响了投资,自然又影响了新一轮的发展。

此外,目前领导干部乃至社会各界稳增长的信心和创新举措在全面下滑。在早期发展阶段,中山人敢为人先,一心一意谋发展,这样的信心一旦动摇则导致部分做法趋于保守,使得中山营商环境与其他珠三角城市相比优化不足,相对滞后。

大桥时代

中山的区位优势已成现实

南都:在大桥时代即将来临下,中山应该如何借力而上?

梁士伦:既然中山现在处于最低谷,那么下一步的发展会在这一最低谷的基础上逐步上升、转变。在这一时期里,更需要系统反思中山发展当中存在的失误、不当和努力不足,为政府推动新一轮发展更长远地进行谋划,切忌再出现促进实现短期快速增长的行为,否则会更影响中山未来可持续发展。

实际上中山的产业基础非常坚实。传统优势产业集群,包括新兴产业集群,譬如光电、健康医药等产业链都比较完善,产业生态比较优良,大多数集群的竞争力在全国居于前列,甚至近些年不少转移出去的企业陆续开始回迁。为什么?就是基于中山成熟的产业生态。如果在新形势下能够更注重引导、更注重产业链的完善、更注重龙头企业的培育、更注重公共服务、公共技术服务平台的建设与支撑,那么中山优势产业集群的地位将会更加巩固。

通过这一轮大浪淘沙,这些企业竞争力将会更进一步提升。同时,中山人向来务实,当年中山在并不具备现实区位优势的情况下,依然主动在早期注重改善营商环境,如建设第一个温泉酒店、第一个中外合资酒店、第一个大型室外游乐场等。这些做法在当时吸引了大量商务人士追加投资,同时政府主动走出中山到香港开展“328”招商活动,这一做法持续多年。这使得中山从农业大市迅速转型为工业大市。

随着港珠澳大桥的开通、深中通道的快速建设、深珠通道的规划,中山的交通优势已经从潜在优势转变为现实优势。作为大湾区几何中心中山的交通区位优势将快速展现。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山的经济没有理由不重新崛起。正如泽华书记所说,“大湾区舞台再大,我们不上台,永远只是观众;大湾区平台再好,我们不参与,永远只是旁观者”。中山重振虎威,是必然的,尤其是要想办法如何抓住大湾区的机遇,抓住深圳市先行示范区、广州市四个出新出彩等龙头城市发展下的新机遇。

泽华书记就任以来掀起了全市提振信心的风气,为中山经济提振取得了良好的开局。尤其是开展了全市“十大课题”的深调研,全市上下统一思想、统一认识,认清了优势与问题所在,重树了信心,也明确了未来的努力方向。而这些都从政府层面上奠定了重要基础。

企业应尽快重视

创新和品牌升级

南都:从企业层面上,企业应该如何抓住新机遇?

梁士伦:在中山增速下降背景下,中山制造业出现了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大量的微小企业经营困难乃至难以生存的情况下,依然有一批有规模、有品牌的企业,反而今年的增长势头要比去年还好。这说明了现在中山企业进入大浪淘沙的阶段。光靠短时间内走捷径、不注重创新、不注重品牌打造,一味跟风模仿,这样的小微企业不走专精特之路,将会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这也是中山多年来企业转型升级不到位的症结所在。

我曾经拜访过南区一家企业,专门从事留声机的制作。虽然只是小品类,但它的营收每年都在稳步上升。为什么?一方面企业做得早,注重品牌营销,也重视产品的质量,同时也达到环保需求,依法依规。不合规的企业被关停了、淘汰了,自然这样的企业就更有优势,占领的市场份额就越大。若这个市场有100家企业,80家不规范,他们没市场了,剩下的20家企业自然就会做大。企业坚持初心,自然有更好的回报。

大湾区下工业大市

应拥抱全国、全世界市场

南都:大湾区下城市间联系更紧密,同时也意味着与其他城市“同台唱戏”,东莞、惠州等城市同样面临产业转型。你认为中山区位优势日益突显下,应该如何竞争?

梁士伦:实际上中山的竞争并不应该着眼周边城市。作为工业大市,而且是外向度比较高的城市,中山实际上面向的市场非常广阔,真正做到面向全球的市场。目前不管国内还是全球,中山的产品品质、成本、价格等其实都非常具有竞争力,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这些国家为中山传统制造业提供了广阔的市场。

现在,内地很多城市都在出台大力度的政策来培养这些产业集群。而中山的产业集群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产业链和产业生态都非常成熟,这就是中山的竞争力。要充分认识到中山面临经济下行的严峻形势,树立起更依赖企业家的一种理念,更加切实有效地践行政府服务。同时,政府应多一点换位思考,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尽量要避免不尊重历史、轻易一刀切的举措。一个企业是有上下游的,若过多打击企业的积极性,可能这个企业的关闭会带来上下游的影响。因此,要注意保护产业集群,继续做大做强。

化解土地矛盾

整合出连片供地

南都:你觉得政府应该如何扶持产业发展?

梁士伦:营商环境优化、创造更好的营商氛围,加大力气整治工业园区、拓展更大的发展空间,处理好土地问题,我相信中山也能诞生、引来属于它的“华为”。

要稳住产业发展,首要的是让企业切实感受到中山营商环境在优化,换句话说要稳住企业家的信心,让更多优质的项目落地中山。

中山靠的是什么?不是靠所谓的优惠政策,更重要的是靠营商环境优化,真正营造重商氛围。如何开拓市场、如何研发等等,是企业家的事,政府不要越位,需要考虑如何引进更多、更好、规模更大的、符合中山主导产业发展方向的项目,形成骨干核心产业,从而实现传统产业升级,出现新的产业。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做好土地整理,为产业拓展空间。当具备了良好的区位、良好的营商环境后,产业发展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土地问题。中山得下大力气来解决镇村土地改造,可以借鉴顺德等地的经验来整顿工业园改造。只要能够突破这种三规不合、传统工业园区老旧问题,能够连片整合出更多土地资源,这样中山不愁优质项目进来。

实际上,中山的开发强度远低于顺德、南海和东莞。在四小虎中,中山更具土地资源优势。前三者的开发强度都远高于中山,中山大量土地是低效开发,甚至被闲置。因此,不能把中山没有土地资源作为无法发展的借口。只要突破土地瓶颈,中山仍具有相对土地资源优势。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