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区文明养狗 何日能立法

大小犬只出没,不系狗绳现象常见,市民盼规范养宠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7月27日        版次:QB01    作者:萧倩苑 王卫 吴进

    深透视

    聚焦城市一线 解读民生热点

    近日,疫苗话题引发关注。

    有市民告诉南都记者,目前中山不少小区常见大小犬只出没,不少没有系狗绳、戴口罩,是否注射狂犬病疫苗不得而知。不少市民希望中山加快出台犬只管理的法律法规。

    实际上,中山一度在2016年7月由市公安局起草《中山市养犬管理条例(草案送审稿)》并面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但后来因社会公众意见分歧较大,市政府认为立法时机尚不成熟。而起草部门公安局已经暂停了这一项目。目前,中山市暂未针对犬只管理有进一步立法动作。

    A

    案例

    4岁半男童被狗咬伤 脸部缝合数十针

    7月13日,中山大涌镇叠石村发生一起狗咬人的恶性事件,导致年仅四岁半的男童小沛(化名)被严重咬伤,面部几乎毁容。事件发生后,小沛被紧急送往中山市人民医院救治。

    7月16日下午,南都记者在中山市人民医院见到了被咬伤的小沛。此时的小沛正坐在病床上玩着积木。他不停地将积木垒到很高,但每次都会倒下。这个时候,小沛就会显得很焦虑。妈妈甘女士则坐在床边不停地抹眼泪。

    因遭到撕咬,小沛的整个脸部被缝合了密密麻麻数十针;背部、手臂也有多处被咬伤。因为伤口正在愈合的缘故,小沛总会感觉到痒,会时不时用手抚摸伤口处。但每次甘女士都会赶紧阻止。

    甘女士告诉南都记者,事情发生在7月13日下午四五点钟。当时她带着小沛在家,但随后小沛趁着妈妈没注意就跑出了家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跑出去找,就发现被狗咬了。”甘女士说,她赶到现场时,小沛仍然被邻居家的狗死咬着不放,当时自己整个人都吓蒙了,“喊都喊不出来,也不敢拿棍子打狗”。

    甘女士说,随后她的邻居赶到现场训斥了狗,狗才将小沛放开。当小沛站起身时,整个脸部几乎分辨不出容貌。

    小沛的爸爸黄先生表示,肇事的狗狗之前一直被邻居拴在距他家十余米远的狗笼子里。而前段时间,可能是因为狗笼子有些损坏,邻居就将狗拴在笼子外面,拴狗的绳子有2米左右的长度。

    “他这个狗平时就很凶,有人路过就会很大声地叫。”黄先生说,小沛以前也会经常路过拴狗的地方,但并没有发生过危险,而且由于年龄小,他根本没有预见危险的意识。黄先生还说,肇事狗足有四五十斤重,高度也在40厘米以上,体型算是比较大的。

    B

    孩子疏于照顾 被狗咬伤

    2017年7月29日下午4点左右,大涌镇某农场。4岁多的阿祖(化名)和另外两个小朋友一起在开心地玩耍,爷爷奶奶则在不远处打理菜地。“那个时候我哥哥的两个孩子就跑过去告诉我父母他(阿祖)被狗咬了。”阿祖的父亲陈昌双告诉南都记者,当他的父母跑到跟前时,看到自家养的狗狗正趴在阿祖身上撕咬……

    陈昌双说,整个撕咬过程也不过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但阿祖的脸上和头上仍然遭到重创。南都记者在事发后的一张照片上看到,阿祖左脸脸颊、耳朵下部被咬掉一块肉,伤口几乎延伸到脖子处。另外,耳朵上部、头上也有多处咬痕和抓痕。

    陈昌双告诉南都记者,事发时他和妻子都在沙溪一家制衣厂上班,放暑假的阿祖则由爷爷奶奶照看。两个老人既要打理菜地,又要照看三个孩子,“但还是想不到竟然发生这种事”。

    延伸

    “养狗”尚未立法 草案暂时取消

    市民肖女士表示,饲养犬只已经从原本的“农村养看门狗”的需求,转化为了现代人出于心理需求而饲养纯种犬类。因此在不少小区,不管是大型犬还是小型犬,都能觅其踪影。

    “但是这些犬只的主人素质不见得很好”,她表示,即便是近期发生了犬只伤人事件,小区的犬只依旧出现“无狗绳、无口罩”等防护措施,人们都要绕道走。事件发生后,她更注意避开犬只,有时宁可绕道地下停车场行走到家。

    不少市民表示,自己所在小区的犬只有不少是大型犬只,即使是有狗绳牵引,一旦狗跑动起来主人也牵不稳。而针对这样的情况,不少小区物管则“爱莫能助”,鉴于没有执法权,只能通过张贴文明养犬倡议来倡导业主文明养狗。

    实际上,中山市近年来犬只伤人事故频出,还有市民因为“狗咬人”事故而受重伤。资料显示,每年中山市市民接种狂犬病疫苗约11万针次,按照每人接种4针次疫苗计算,平均每天近100位中山市民被狗咬。

    中山市疾控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1-5月全市报告犬伤暴露人数较上年同期增加40.57%,其中1至3月犬伤暴露人数中全程接种人用狂犬疫苗的接种率为79.86%。

    面对“狗咬人”事故和狂犬病疫苗出事等矛盾,民间呼吁出台犬只管理条例的声音不绝于耳。

    记者留意到,中山市曾一度针对养犬问题而作出努力。2003年中山市曾出台《中山市犬类管理实施细则》,该《细则》规定,中山城区为犬类禁养区,普通居民不准养犬。各镇区除镇区中心部位其他为非禁养区。由于部分内容已不太合适现状,加上存在多部门责任不明确等问题,在2009年初该《细则》被废止。

    2016年7月,由市公安局起草的《中山市养犬管理条例(草案送审稿)》面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当时有相关法律专家认为,该《草案送审稿》能解决过去养犬成本低违规后威慑力小的问题。

    该份《草案送审稿》还提出,要实行养犬登记制度,“未经登记,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饲养犬只。个人申请养犬登记须有本市常住户口或暂住本市的合法证件,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及有固定的独户居所。禁止在居民住宅区、商业区、工业区以及市主管部门划定的其他禁止饲养烈性犬的区域内饲养烈性犬”。未经登记擅自养犬的,或可由城管执法机关责令限期办理登记,每只处以500元罚款;逾期未补办登记的,每只处以1000元罚款,并可没收犬只。违反规定,在相关区域饲养烈性犬的,或将由城管执法机关处以2000元罚款,并没收犬只。

    在去年4月28日召开的中山市2017年立法工作会议上,市法制局已完成相关审核工作报送市政府审议,但因社会公众意见分歧较大,市政府认为立法时机尚不成熟。为保证立法质量,经与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沟通,起草部门公安局已书面报告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暂时中止该项目,由政府相关部门继续研究。

    采写:南都记者 萧倩苑 王卫

    摄影:吴进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