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海区政协解读《积极探索乡村振兴政企合作的南海模式(征求意见稿)》

推进乡村振兴新发展 探索政企合作南海模式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FA03    作者:何国劲

南海松塘村。南海区从六大方面着手,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南都讯 过去“村村点火”的发展模式,在取得经济成就的同时,也给如今的南海遗留下“城不城、乡不乡”的城市面貌,给乡村振兴埋下隐患。今年8月,南海区政协组团前往各地乡村振兴案例调研,并形成了阶段性的调研结果。

昨日,《积极探索乡村振兴政企合作的南海模式(征求意见稿)》在南海区政协专题议政会上公布、解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蒋建业对此表示认可。“现在城市空间很难再承载产业的导入了,有空间的农村,却又没有承载的能力。因此需要引入资本运作,两相结合。” 蒋建业同时提醒,南海的乡村振兴之路不应简单借鉴模仿,需要走出特色“南海模式”。

困境

“三缺”:缺资源、缺人才、缺机制

根据此前南海区委、区政府印发的《关于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意见》和系列配套文件,包括乡村振兴“1+6+X”的系列政策框架体系,南海区要按照“3年取得重大进展、5年见到显著成效、10年实现根本转变”的要求,从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治理有效等6大方面着手,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事实上,过去南海“村村点火”的发展方式,改革开放以来在培育出了活跃的民营经济以及取得经济效益的同时,也让南海形成了如今“城不城、村不村”的城市面貌。以乡村振兴为抓手,南海试图通过乡村环境的改善,达到整体城市改造升级的目的。

南海速度在乡村振兴工作上得到充分的体现。南海区各镇街的行动力并不弱:里水镇从“点-线-面”全方位入手,全面启动南海区连片乡村振兴先行区建设,投资4.5亿元建设佛山“百里芳华”里水镇连片乡村振兴精品示范线路;狮山镇选出石澎、狮中、招大、谭边4个村(居),打造成南海区乡村振兴特色精品示范村;桂城街道“三清理”工作已完成约90%,合共清理黑点2.2万个,清理垃圾拆除违建74.3万平方米,并加速推进夏南一社区示范点建设……但根据南海区政协调研结果来看,目前仍存在比较突出的问题。

“主要表现为‘三缺’:缺资源、缺人才、缺机制。”南海区政协智库专家、深圳东方小镇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惟靖说。她认为,南海区各镇街前期建设推进能力较强,后续运营能力较弱,主要就是因为没有相关的资源、人才以及机制。

“乡村振兴需要一、二、三产融合,需要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这五大板块的联合。南海在二产的发展方面有非常多的创新和经验,但对于三产融合的实操是非常少的,因而缺乏相关的人才积累和经验积累。”曾惟靖说,“而乡村振兴对于经济先行地区依然是个新事物,原有的一些机制不适应新的项目的需求,比如村集体存量物业的改造,涉及到确权、评估、报建、消防等方面的政策,需要有具体的政策支撑。”

曾惟靖认为,仅靠政府自身的资源和能力,短期内无法补齐现有南海乡村振兴的短板,需要社会资本的参与。

今年8月,南海区政协选取了陕西袁家村、湖南浔龙河村两个全国性乡村振兴标杆案例,以及广州莲麻村这一省内乡村振兴优秀案例,结合里水镇、狮山镇及桂城街道等区内代表性镇(街)的乡村振兴实施情况,组团展开调研活动,并形成了阶段性的调研结果。

举措

探索“政”“村”“企”合作机制

南海的城乡界限事实上并不明显。乡村中工业园、商业、农民房、农用地等物业交错布局,其中不仅有村民和村集体的资产,部分还混合着政府的公有资产,以及其他企业和个人的资产,涉及利益主体多、交易环节多、法律关系复杂。这为社会资本投入带来了一定的风险,影响社会资本介入积极性之余,也成为乡村振兴和产业升级的掣肘。

总体而言,《积极探索乡村振兴政企合作的南海模式(征求意见稿)》(下称《模式》)提出了一套连接“政”“村”“企”三方的合作机制。

《模式》提出鼓励共享型利益连接方式,挖掘南海乡村的各种资源和资产的价值,盘活闲置和低效能使用的宅基地与农房,将资源变资产,探索资产使用权入股等新型的合作机制,让村集体和村民享受到乡村产业振兴的更多红利。

具体而言,就是在利益分配方式上,倡导共享共赢的利益联结方式。如国家有关政策所提倡的“订单收购+分红”“土地流转+优先雇用+社会保障”“农民入股+保底收益+按股分红”等。同时,为了保障合作过程中村集体和村民的利益,鼓励社会资本承担一定的保底义务,并明确社会资本方的退出机制。

针对有社会资本投资运营意向的项目,《模式》提出建立由政府乡村振兴相关代表、村“两委”代表与企业三方组成的工作小组。在项目推进前期,政府和村集体对投资运营方提出的方案进行充分沟通与反馈。

由于乡村资产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乡村的改造大量是非标项目,各项手续的办理存在困难,如报建、消防、环保、工商注册等,不利于乡村新产业新业态的导入。《模式》提出,建议根据南海区乡村的实际情况创新相关的行政审批办法,如针对乡村项目中最为困难的消防验收,可由消防部门在改造前期就开始介入项目,提出要求和意见,以使项目达到消防要求。

  观点

南海乡村振兴应走出“南海模式”

为推进乡村振兴工作,南海区设立了近13亿元乡村振兴建设专项财政资金,真金白银下,南海区各个镇街也确实交出了成绩单。昨日,南海区委常委郭家新出席专题会,他认为,尽管各镇街都在推进乡村振兴的各项工作,但并未有较好的科学规划。

“如果说以前的乡村振兴工作,是解决‘有没有’的问题,那现在就是解决‘好不好’的问题。我去过一个村子调研有关河涌的一个乡村振兴项目,河岸两边给装上了不锈钢围栏,这就是有。但十分扎眼,这就是不好。那要怎么办?这是个问题。这也是我们强调要有提前科学规划的原因。”郭家新说。

广东省三旧改造协会秘书长庾来顺用“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形容乡村振兴工作的推进情况。

“乡村的自然环境、历史遗留问题、人口素质问题比较复杂,乡村要达到振兴这一目的,确实比较难。”庾来顺说,“回归南海一个典型的情况,就是南海集体用地比较零散。因此南海要想推进乡村振兴,就要做好城乡土地规划的调整,否则乡村振兴既做不漂亮,也做不好。而在此之前,地方政府更应该先把各级政府出台的与‘土地’二字沾边的政策,都研究透。诸如充电桩的政策也好、乡村旅游政策也好,只要学习好了涉及土地的政策,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庾来顺特别强调,南海的乡村振兴,应该找准自己的定位。“乡村振兴的南海模式,是应该适应怎样的发展背景而形成,搞明白这一点很重要。”庾来顺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广东省产业发展研究会会长蒋建业补充道:“南海应形成自己的特色。”

“现在南海的生产要素成本比较高,现有城市空间很难再承载产业的导入了。而有空间的农村,想要导入新业态却又没有承载的能力。因此需要引入资本运作,两相结合。”蒋建业说。

广东省经济科技发展研究会副会长(乡村振兴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旧城镇旧厂房旧村庄改造协会副会长杨再贵同样着眼于“南海特色”,他说:“南海有自身的特点,城乡咬合而非融合。南海的乡村振兴也应该有自己的独特模式。通过顶层设计,探索出政企合作的模式,共同推进乡村振兴,我想这就是南海乡村振兴的着力点。”

采写:南都记者 何国劲

摄影:南都记者 郑仲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