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他们为何选择佛山 创业族最想要什么

港澳创业团队希望获得更为精确的政策指引,佛山能吸引更多优质人才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12日        版次:FB06    作者:田海燕 吴曦 关婉灵 何国劲 刘军艳 杨韵仪 洪诗敏

    科宜思创办人、运营总监霍展邦。 南都记者 洪诗敏 摄

    智杰科技有限公司团队。受访者供图

    激科科技有限公司组织的E IE机械人挑战赛。受访者供图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步伐加快和广深港高铁通车等契机,一批香港、澳门的青年创业者与企业主来到广深佛等城市创新创业,邻近广州南站的南海三山片区创业也迎来了这样一批香港青年创业者与企业主。他们带着高科技含量的创业项目来到这片热土,感受到了政府及创业空间高效的服务、丰厚的资源,也看到了产业无限的市场前景,在享受到了租金、人工成本等众多优惠之余,他们也希望获得更为精细化的政策指引,吸引更多来佛山创业的港澳青年。

    A

    香港工业智能改造科技团队

    工业强市“钱”景广

    政策需配套好指引

    粤港澳大湾区不断释放政策红利,广深港高铁通车大大缩短了香港与佛山的距离,科宜思自动化技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宜思”)创办人、运营总监霍展邦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佛山。2019年1月,科宜思与佛山市工合空间等多方协力共建粤港工业智能改造服务中心,目前自动化改造方案包括重型铸造业、熔模铸造业、食品包装、汽车部件生产在内等制造业。

    进驻佛山 赶上产业升级黄金期

    从香港西九龙搭乘高铁到广州南站,再从广州南站换乘出租车到位于佛山南海区的工合空间,这一小时左右的便捷交通,把一批香港青年创业者与企业主的家和公司连接在一起,霍展邦便是其中一个。每周一,霍展邦从香港过来和内地同事一起或头脑风暴、或对接佛山当地的客户。

    霍展邦与佛山的缘分始于2018年9月。当时,正值公司的筹备阶段,他跟着团结香港基金带领交流团到佛山参观。“考察后发现佛山不仅是制造业大市,工业水准也是非常超前。”而伴随着产品标准的升级以及用人成本的上升,工业升级成为了佛山许多企业亟须解决的问题,这一点与科宜思的服务方向不谋而合。

    “我们拥有经验丰富的国际团队,可以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自动化解决方案,能为不同的产业、不同的环节提供自动化方案。”创立于2018年的科宜思是一家年轻的工业智能改造服务公司,目前在中山、佛山、珠海均有分支机构,通过引入外国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知识,帮助当地工业进行自动化改造,升级转型。霍展邦介绍,科宜思的自动化改造方案包括重型铸造业、熔模铸造业、食品包装、汽车部件生产在内等制造业。“从啤酒包装到飞机引擎的表面处理,不同的行业我们都能设计出符合客户需求的自动化解决方案,包括焊接、搬运、装配、组装、抛光打磨、检测、码垛、机械加工等不同的工序。”瞄准了佛山制造业市场的庞大前景,科宜思在2019年1月与工合空间等多方协力共建粤港工业智能改造服务中心,正式进军佛山。科宜思所在的三山片区,近年来着力打造粤港澳合作高端服务示范区,“本土客户+香港企业+国际服务”是该片区产业结构优化的方向。

    目标坚定:让中国制造成为中国智造

    早茶、粤语……进驻佛山大半年,霍展邦对几地往返的工作模式已较为习惯。在他看来,佛山是一个历史悠久、工业发达的地方,而香港通过和全球的合作,自己本身科研的能力和资本市场的成熟程度具有一定优势。“大湾区的建设也给港商打开了很多大门,香港人很适合到这边创新创业。”霍展邦认为。如今科宜思已陆续在佛山有成功案例落地。在团队自动化提升改造之下,南海大沥一家汽车装备制造企业的SU V踏板抛光的流水线,已从人手改造为自动机械,减省了人力成本。创业的路上,霍展邦一直坚持着公司的核心理念和目标。“国家提出中国制造2025,我们希望智能改造能真正为本土企业服务,让中国制造提升到中国智造的层次。”

    政策福利:补贴返还具体操作盼指引

    近年来,佛山市高度重视机器人等智能制造产业的发展,在多个方面提供政策和资金支持。2018年发布《佛山市工业企业技术改造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提到在2018至2020年,佛山市级财政设立专项扶持资金,每年安排1 .3亿元,推动佛山市机器人应用和产业发展。今年7月佛山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公示的2019年佛山市推动机器人应用及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拟支持项目名单显示,拟对相关专题项目扶持总金额更是高达1 .5亿元。对于这样的“政策礼包”,霍展邦直言:“这算是惊喜,可以降低成本和让客户用更低的成本使用我们的产品。对于我们来说,也急需一个清晰的指引,例如补贴返还的具体时间、条件等。”

    B

    香港A I科技公司

    创业空间对接资源主动

    盼有更多优质人才加入

    今年7月初,智杰科技有限公司进驻工合空间,是一家港资科技企业,该公司的董事胡伟明打算在内地开公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近年公司也有一些新项目要做,主要是与大数据、A I相关的智能检测与维修系统。他发现如果只是留在香港的话,一是市场小,二是请人难,恰好香港特区政府也在推“粤港澳大湾区”,再加上他在佛山也有一些朋友,“有朋友在,讲粤语”等都利于他在内地市场推广新项目,于是他就把在内地的第一家分公司设在了佛山。

    把香港员工留在三山“交朋友”

    胡伟明进驻工合空间是为新项目打开内地市场,目前团队成员分别在香港、佛山两地,平均年龄30岁,3个主打成员有着十几年的系统研发经验。

    在三山的办公点,胡伟明已经派了5位香港同事驻守,“香港和佛山的班底是互通的,其实研发人员在哪里开发系统都一样。”虽然研发人员在哪里上班没问题,但他觉得留香港的员工在三山是非常有必要的,特别是与当地交流、接触当地的市场,接触有机会成为同事的朋友之类。

    而团队每个礼拜都会在香港开会,靠近广州南的地理位置优势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从佛山去很多地方都是一小时左右,不会太远。而且三山的环境也比较适合居住,“要顾及同事的感受,工作环境、居住的环境相对需要找好一点的地方。”

    入佛山科创园手续简单、租金便宜

    事实上,在香港也有科学园,但入园手续不简单,胡伟明说,“都要自己去办,要填表格,要审核公司是否符合科学园的发展之类的。”当然在科学园是有一定的优势,但他并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之在文件上纠缠,他们宁可多与几个单位去聊发展大计。在租金方面,在香港科学园的租金大概是佛山工合空间的2倍。而在佛山这里,并没有太多的规条、不会很复杂,让他觉得进场相对简单,更容易参与。此外,在佛山这段时间,让他感觉到有很多人愿意去帮忙,去把这件事做好,比如有什么单位要来或是有什么路演的机会,空间里负责对接的同事会非常主动地把这些信息告知他,试图帮他们去扩大人脉,对接资源。“这在香港暂时没有,除非是你加入了很对的协会。”

    希望能吸收更多当地人才

    在香港、佛山两地的交流上,他们在做大数据、A I等也有比较专注的同事,工合空间如果需要专业知识上的、或是在管理经验上的、甚至是实物产品上的,他们都愿意作分享交流。在胡伟明看来,最重要的交流是请人。该团队非常希望能和内地一些大学刚毕业学生交流,招聘一批有志投身IT行业、科创行业的人士,“我们需要他们的市场触觉,毕竟两地的商业运作模式存在一定的差异,他们更了解内地的商业运作模式。”

    C

    香港科技教育公司

    租金、资源很吸引

    最看重项目能落地

    7月,在北京、浙江等地都将有一场E IE机械人挑战赛,来自不同学校不同地区的学生将携带自己设计的机械人在香港同台竞技。而在佛山工合空间,就有一个来自香港的团队专门研发ST E M教具,同时也是机械人挑战赛的合作方。他们希望通过这些教具,能让更多的学生获得科普学习的机会。在香港起步的他们,瞄准了内地更为广阔的市场,并决定在此创业,寻找落地机会。

    孵化器提供到位的流程服务

    “香港人来内地创业看重的不是孵化器租金有多便宜,而是能否有一个落地机会,这是我最看重的。”激科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李伟康提到,他一直都有留意工合空间。2017年底,他跟随广东省粤港澳合作促进会参加工合空间的开幕式,“看到这个空间挺好,而且佛山政府又那么支持,2018年就决定来佛山。”

    对初创公司而言,最头疼的是流程手续等方面的事务,“技术我们有,但制度化的东西我们是不会的,孵化器能帮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有商业配套、帮我们开公司,我们来了不用找地方,只要签个名字,就能帮我们处理好。”团队落户佛山不久,李伟康就参加了2018年9月在佛山潭洲会展中心举办的中国国际发明展的比赛,并在比赛中获得了金奖,华丽地亮相也为这位来自香港的创业者赢得不少人脉。

    创业空间提供多种资源对接

    事实上,工合空间也能为他的团队对接资源。“做教育的话,名声是比较重要的。而每次佛山有领导来,他们一定会来三山工合空间看。”同时也会邀请李伟康等比较成熟的初创团队进行路演,通过媒体的报道,也能让他们的目标客户看到他们的项目,“这是个曲线推广的方式,而这些软实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不然大家凭什么来参加我们的比赛。”

    通过举办如机械人挑战赛等公益性的比赛,也能让更多学校、教育机构认识他们。同时,也是通过比赛,团队还会组织一些交流团。如内地学生来香港参加比赛,比赛完之后还会安排他们参观香港的大学等,香港的学生到内地参加比赛,也会安排类似的参观交流活动,让两地学生有更多接触的机会,更加了解彼此。

    便利的交通也是团队看重的一个点。“一个多小时我就能从香港来到三山的办公点,很方便,坐高铁到了广州南之后,打车过来也就十分钟。”李伟康指出,从办公室去广州、东莞、珠海等地都很方便。而且团队还有高铁通勤补贴,“比如香港到深圳是40元,香港到广州南是240元,那么我们就能获得差不多200元的补贴,每个月最高可补贴1万元。”此外,李伟康的团队也在三山租住了人才公寓,“平均下来每人每月300元左右,是一个四十平方米的单间。”

    从佛山起步开拓更多市场

    “有人气的地方就有教育。”项目在佛山,首先在佛山科学技术学院落地。而他们的项目在东莞、香港、北京推广的效果比较好。得益于“打车十分钟到广州南”的优势,他们计划将研发、推广中心放在佛山,将佛山作为团队的根据地,从佛山辐射到大湾区其他城市,并已经开始向一带一路城市推广。

    通过佛山这个平台,让其他湾区城市的客户了解到他们的项目,比如,一家来自东莞的教育机构在佛山了解到有这么一个团队,便邀请他们去东莞做科普活动,“就在前几天办的活动,有10所中小学参加,一下子就有10所学校了解到我们。”

    在内地创业,李伟康亲身感受到不同的气氛,“内地的氛围很积极,比较勤奋,而香港对外接轨比较好,视野比较广阔,某些科技香港可以做到,但内地未必能做到,各有所长,我觉得两地合作是可以成功的。”

    D

    澳门粉面店主建议:

    领证手续再简化

    政策宣讲更到位

    这几个月,禅城丰收涌旁有一家小小的粉面店成为网红打卡点,负责店铺运营、宣传的李洁盈来自澳门,她本是研读法律的硕士生,却放弃律师的身份在佛山经营饮食。她用“小食店”来形容这家新晋的网红店,但事实上对于她们的团队来说,行政审批手续上的阻力,还是让这家小店开得不算容易。或许由于法律专业的敏感性,她更希望佛山能够为港澳人士的创业提供更为清晰、稳定的证照申报手续,放开门槛让更多青年创业者能够来到佛山这个生活成本更为舒适合理的城市。

    小食店牌照申领不太容易

    今年33岁的李洁盈是澳门人,高中在湛江读书,毕业后到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就读,在厦门完成了硕士课程,早已习惯内地的生活。毕业后她当过律师,很快又变成了厨师,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香港的厨师“肥佬”和负责投资的“德哥”,于是就开始她的北上创业,从第一间食肆至今,已有五六年的时间。

    丰收涌的这间小店,是他们这个只有三人的港澳团队的第七家店,第八家正在筹备之中,都选择了在佛山禅城。可以说,他们的创业经验充足,但尽管如此,“小食店”的诞生仍然不容易,证照申请的行政手续还是耽误了不少时间。“过年后就找到了这个地方,立马就开始着手申请营业执照。”李洁盈说,对于内地创业的优惠政策,其实在港澳的宣传并不多,很多时候就算知道有优惠,但其实往往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如何操作,所以在整个过程中其实并不了解佛山会有什么创业鼓励,连委托办理的中介也不了解。对于李洁盈她们来说,优惠反而是其次,关键在于手续能够正常地进行。“我们知道佛山有五个区,大家的申报要求都多少有点差异,所以我们这几年没有离开过也是因为对禅城的熟悉。”然而让她意外的是,就算在禅城,不同镇和街道之间又有分别。

    “最初中介帮我们申请的时候,想着张槎行政服务中心人流会少一点,就在那边交资料。”然而,资料审核几天之后发现他们经营地址在祖庙街道,又要求他们到祖庙街道申办,而档案的放出又用了一周时间。重新在祖庙街道提交之后,审核时又发现原来的店铺名已经在张槎登记,他们只能再改名重新申报。

    谁知道,这第三次申报后,又通知他们,已经进行改革,如今只需要网上申报即可。“所以又把资料拿回来,自己上网填完之后,终于把营业执照拿下了。”而这已经花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因此,他们更希望的,是有一套公开、清晰、稳定的行政手续流程,能够更为便捷地办理各类事项。“有同行在香港咨询过这边的政策,但其实他们也说不清楚,也是建议回来找当地部门咨询,但就算在当地,也会有朝令夕改的情况,对于创业者来说其实是很困扰。”

    营商细节政策普及不太够

    李洁盈和她团队的铺面只有40多平方米,厨房占去了过半面积,她说假若同等面积的商铺在香港,每个月租金起码十几万。但她也承认,是有心要把店子做小,控制在80平米以下,主要原因是怕麻烦。一般而言,经营面积超过80平方米,需要专门设置消防设施。“就算在商场内,商场本身已通过消防检查,店铺也还是要去做,同行交流过,各类费用起码要5万多。”她表示,除了设施的配置,还需要第三方检测单位的检查、培训,一方面是成本的增加,另一方面还是觉得不明晰。“收费是否合理?检查的准则是什么?”对于她们而言,都不清晰。

    李洁盈说其实团队更专注自己的小生意,珠三角和大湾区两个名称有什么区别其实并不清楚,她们也想知道究竟有什么区域性的大政策能够扶持鼓励,也希望如果有的话,佛山能够在港澳两地多宣传普及。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