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神”节,细数佛山女医生不平凡的故事———

援非女医生,24小时未出病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09日        版次:FB06    作者:田海燕

    曾嵘在加纳当地医院为患者做检查。

    “送子观音”江锦萍收到了患者的锦旗。

    在援非的日子里,她在IC U病房24小时坚守在患者病床前;她在患者心目中是“送子观音”,几次劝导患者坚持“保胎”,最终生下了健康的宝宝.....昨天是“三八”妇女节,如今也“晋升”成了“女神”节。事实上,各行各业都涌现出了不少“御姐”范儿的女神们,她们hold住生活,也在事业上游刃有余。下面的两位御姐医生,既hold住了不少同事的心,也赢得了患者的心。

    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南海医院三楼办公室里,心外科重症监护室主任曾嵘笑着说,自己已经快忘记在非洲的经历了。2015年年底,她作为广东省人民医院援助非洲项目组的一员,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后,终于抵达了西非加纳共和国。她们去的是加纳第二大城市库马西。这里的主街道依然是泥土路面,“我们去的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医院。”

    仓库寻宝,自己组装仪器设备

    虽然在来之前整个团队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到达医院后,准备开展工作时才发现,现实比想象的更困难。“当时我们的团队有11个人,由心内科和心外科的医生组成。”在此之前,中国援助非洲的医疗队几乎都没有开展过心脏的手术。“以前多数开展都是眼科等轻巧的手术,心脏手术需要非常专业的人员,而且当地的仪器和设备也不是很充足。”

    做心脏的手术,势必要有齐备的仪器和设备。“此前其实我们已经去过一次,考察过当地的情况,评估过,觉得想要的仪器和设备都在。”但是,到达后开展工作时才发现,所有想要的设备都被锁了起来。“当地医院的工作人员觉得那些设备都是欧美国家带过去的,其他国家的医疗队一走,他们就会失去主动性,全部锁起。”为了迅速开展工作,首先要建立自己的团队的IC U。“虽然是作为当地最好的医院,但是他们的ICU运作和我们的是不一样的。”曾嵘没想到的是,从当地医院得到的ICU病房,仅仅有两张带了枕头和被单的床,其余什么也没有。“没办法,只能从他们的库房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捡漏式的扒拉我们想要的东西。”最后,终于组装出了监护仪、呼吸机、输液泵等等,组成了真正的ICU床。

    第一台手术24小时没出病房

    医疗队开展的第一台手术是“房缺”的手术。手术过程很顺利,但是对于IC U医生曾嵘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医院的护士们主动性比较差,而且医疗习惯也不一样。”当时的医疗团队中,ICU团队只有曾嵘和一个护士长。“IC U病房是需要24小时监护的。”第一台手术,曾嵘和同事轮流监护,一步都不敢走开。“晚上上半夜我值班,下半夜就换护士长。”那天,24小时里,曾嵘几乎都没出过病房。“光靠我们,人手不够,而且我们的目的也是想培训当地的医护人员自己上手。”曾嵘把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如何应对等都在纸上逐条逐条列出,并手把手教他们如何护理病人、换药等。”在曾嵘的精心护理下,病人第二天就气管拔了管。

    2016年7月,曾嵘又随队第二次去了加纳。这次,等待他们的是各种“疑难杂症”。“我们去的时候前面刚好走了两支其他国家的医疗队,一些病情比较轻的手术已经做完了,留给我们的都是比较重的病人。”

    第一台难度比较高的手术就是巨大心脏肿瘤的手术。患者是一个40多岁的男性,病情已经非常危急。“他不能平卧呼吸,晚上没法好好睡觉,需要坐着才能呼吸。”曾嵘说,在经过详细的病情了解和评估后,医疗队决定为患者开展手术。“他已经有大量的腹水,我们已经抽出了几千毫升的腹水。”打开心脏后发现,病情非常危急,患者的肿瘤长在心房里,将整个心脏都塞满了,阻挡了血液的正常流通。切除肿瘤后,术后的止血又比较困难。“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手术当中调整方法,手术止血等。”当天,曾嵘和护士长凌云又是24小时的奋战。患者以及其快的速度恢复着,第二天,就拔了气管插管。

    当地印象:感动于患者的配合

    曾嵘坦言,事实上在去非洲之前自己也很紧张。“当时我们出发前,打了疫苗,为了防止因为蚊子叮咬,感染疟疾,整个团队出发前特地采购了一箱防蚊水。”不过去到当地,她们仍然被当地的卫生条件“震撼”到了。“整个医疗团队当时住在当地的酒店里,酒店泳池对所有市民开放。泳池上面一层漂浮物,我们根本不敢下去游。”曾嵘说,有一次他们去郊外,看到当地人在湖里钓到鱼后直接扔到油锅里炸,捞出来后的炸鱼,立刻吸引了一众苍蝇。“我们也尝了,味道不错,发现也没有拉肚子,所以就欣然开始吃了。”

    虽然两次的“援非”时间不长,但是对于曾嵘来说却感触颇深。“最让我觉得印象深刻的就是当地人对于医疗机会的珍惜。”由于在加纳心脏手术不在保险范畴内,所以即使病情需要手术,很多人也没有条件通过手术进行治疗。“所以他们每个人都很配合医生。”曾嵘说,通常手术后,医生都会建议患者尽快下床走动以促进身体的恢复。“当地人都会很听医生的话,很快下床活动,但是在国内,很多人都没那么配合。”曾嵘说,也正是由于患者配合积极性比较高,当地手术后的患者恢复都很快。“每次手术后,患者清醒过来,第一时间就会和我们说感谢,表情都透露着感激。”曾嵘说,第二次去时,此前做过手术的患者都会特意赶过来看他们。“看到我们一有时间就挤过来合影。”

    另一御姐

    “送子观音”江锦萍:

    患者更需心理支持

    同是医生的江锦萍被患者称为“送子观音”。尤其是“全面二孩”政策以后,她圆了很多大龄女性生育的梦。江锦萍的办公室墙上挂满了锦旗,都是她“送子”成功后,患者送来的。“每一面锦旗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故事,和他们希望拥有孩子的执着和坚持。”江锦萍说,每次成功后,她为患者高兴,也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幸福感和满足感。“其实对于这些不孕症的患者,除了治疗,医患沟通外,最重要的是给予心理上的支持和信心。”江锦萍说,从事妇科工作十几年以来,她对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有了自己的心得。

    上个月,江锦萍刚刚收到了一面锦旗,来自大沥一对姓黄的年轻夫妇。“两个人都很年轻,女的才20多岁。”江锦萍说为了怀孕,黄小姐努力了两年,为此也吃了很多苦。“一开始丈夫不愿意治疗,是黄小姐主动来的。中间,黄小姐还介绍了亲戚家的两个双胞胎兄弟过来治疗。”当时两个双胞胎兄弟都不抱太大希望。“调理一个月后,其中一个弟弟的妻子就顺利怀孕了。”这给了黄小姐很大的信心,她就继续拖着老公来调理。“江锦萍说,前后大概有两年左右的时间,黄姓夫妇看着别人生了一胎和二胎,但是自己却始终都没怀孕。”后来他们征求我的意见,说是要去隔壁的私人诊所去做试管婴儿,我也说让他们自己决定,即便是做试管婴儿,也需要调理,让他们坚持来调理。“连江锦萍都没想到,在准备抽血时,黄小姐发现自己怀孕了。”可能是放松心情了吧,一下就怀上了。小孩现在都四个月了。“江锦萍笑着说,过年后,夫妻二人就送来了锦旗。

    二孩政策后,她发现大龄患者前来就诊的更多了。“最多来调理的就是30多到40岁的大龄教师和公务员。”曾经有一位39岁的女老师来找江锦萍治疗。“调理了2- 3个月就怀孕了。但是到第七周的时候,激素水平低了很多,还有出血的情况。”当时江锦萍就建议患者住院保胎。好几次,患者的黄体酮都没有上升。“当时,她就很担心,哭着下来找我,问我怎么办。”江锦萍说,她觉得患者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保孩子,而且当时的情况是胎心音还有,就应该再继续试试,不要轻易放弃。“我就建议她可以继续试试。几次都是这样,验血后哭着下来找我,我和她聊了后,她又高高兴兴回去了。”最终,孩子保下来了,是个健康的男孩。“夫妇二人都非常感动。小孩已经2岁了。”

    采写:南都记者 田海燕

    受访者供图

手机看报
分享到: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