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隐于西樵深处 渐闻游客来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8月25日        版次:FC20    作者:吴曦

    云端村是西樵山上七条自然村之一,隐藏在山林深处,幽雅安静,大部分村民已搬到山下,村里只剩下几排青砖古瓦的老房子。

    之自然生态

    西樵云端

    云端村,西樵山上7个自然村之一,村中户籍人口现不足千人。云端是全国政协副主席马万祺的祖籍,如今村中还有马氏宗祠。

    8月20日,西樵山上的云端村被打破了宁静,50支队伍共150人,陆陆续续闯进了这个世外桃源般的村子。原来这些穿着统一定向越野服的人,正在参加2017第六届西樵山定向越野赛。云端村和其余六个西樵山自然村,成了坐标点,赛事在此设了不同的考验关卡。

    这是云端少有的热闹,倘若平时,常常静得只听见风声。

    苦难深重的村庄

    西樵山上有7个自然村,分别是碧云村、石牌村、云路村、云端村、大科村、寺边村及白山村,云端村所在算是比较隐蔽,若是开车进村要穿过西樵山南海观音景点停车场,在连排树木中穿过,才能看到进村的路。村中是另一番景象,波平如镜的池塘,偶有老人在湖面洒下象草喂鱼,土狗就在路中间安睡,饭菜的香气伴着石榴树上的果香传来。时间似乎在这变得格外缓慢,没有多少人知道云端曾遭受的苦难。

    “云端村算是多灾多难了。”生于1949年的冼大明,脑海中有一个日期记得特别清楚:1939年10月24日(农历),“日本仔将半条云端村都炸了。”

    “抗战期间,南海县政府的很多部门都聚集在官山。可以说,官山是当时南海抗日力量最集中的地方”,《西樵山志》的作者关祥说。

    西樵山脚下的官山圩,是昔日南海县旺地。1938年佛山沦陷后,原在南海县政府的中心也从佛山镇转移到官山。“官山不仅依靠西樵山,也临近西江。在日军突袭时既可躲避,也来得及渡江到日军力量相对薄弱的西南部。”关祥解释道。

    1938年10月,日军出动飞机、迫击炮,从海陆空包抄西樵。尽管自卫队誓死抵抗,可面对敌人的飞机大炮,终因武器落后,不得不选择掩护群众撤退。据《西樵山志》记载,日寇窜到西樵山上,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辜被杀害者多达170余人。1939年,日军再次对西樵进行轰炸和大屠杀。农历十月廿四,日寇从三水西南、九江、太平等处起兵包围西樵山,并出动战机轰炸,当时山上八条村都惨遭其害。

    云端村成为此次大屠杀中受害最严重的村落,村里马、冯、关、冼各姓,不论老弱妇孺,都被日军拉到马家祠堂前的水井旁,用机关枪扫射。据统计,在那场屠杀中,云端村被杀害的村民达70余人,伤者20多人。

    如今村中仍能看见抗战时留下的伤痕。抗战时村中关氏举家迁香港,留下宗祠无人料理,残败至今,“他们都说,日本仔一个大炮就把祠堂砸出一个大洞,反正我小时候宗祠就这个样子了”,冼大明说。

    仅剩十余户灯火

    而今,随着西樵山景区的开发,云端村也在改变。

    如今的天湖公园景区,原是古火山口,过去是云端村的农田所在,旧名“广朗坪”。这里可耕可渔,解放初期此处筑坝储水,如今成了公园。如今绕到云端村后,仍能看到“云端初步”的牌坊,过去穿过牌坊就能沿一条石阶来到“广朗坪”。

    农地减少、游客渐多,如今云端村人基本以经营农家乐为主。冼大明说,年轻的云端人早已下山工作生活,村子白天比夜晚热闹,晚上只剩下十余户灯火。

    采写:南都记者 吴曦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