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妈龙舟队”获大满贯背后

平均年龄43岁,新老队员如何磨合?横扫国内外赛事,她们怕什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20日        版次:FB04    作者:关婉灵 何国劲


    全运会前,教练对九江女子龙舟队进行赛前动员。 通讯员供图



    女队员互相喷涂防晒喷雾。



    九江女子龙舟队在全运会比赛中的英姿。


    “冲线了!第一名,又是广东省代表队!”7月17日,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龙舟比赛的最后一个比赛日,艳阳高照下的湖南常德柳叶湖,泛起刺眼的金光,以佛山南海九江女子龙舟队为班底的广东省队,率先冲过了100米直道竞速的终点。

    在“龙头”压过终点线的瞬间,龙舟上热烈的欢呼替代了有节奏的鼓点。41岁的队员董爱丽站了起来,双手高举船桨,大喊一声,庆祝自己和队友们摘下本次赛事女子项目的全部6面金牌。

    站在领奖台上,摘下帽子,这群皮肤黝黑、神情和蔼,眼角泛着鱼尾纹,甚至双鬓略现银光的“农村大妈”,再一次让国人震惊。事实上,在近十年的女子龙舟江湖中,这支巾帼战队几乎垄断了国内外赛事的桂冠。

    手执6枚沉甸甸的全运会金牌,这支平均年龄43岁的“大妈龙舟队”,用木桨续写着九江的龙舟传奇。

    组队

    代表广东出战 年龄最大56岁

    九江女子龙舟队领队朱文权带着队员们从湖南常德回到九江龙舟训练基地,已经是7月19日凌晨2点多了。早上10点多,他和几名队员来到了基地的会议室,看着放满了陈列架的数百个各式奖杯,再看看队员们手上的金牌,他满脸笑意。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搞奖杯批发的。”朱文权说,而这仅仅是九江女子龙舟队组队以来获得的一部分奖杯。

    组队10年威名远播

    2008年1月,九江女子龙舟队正式成立,当时从九江的村子里选拔了一批村民,董爱丽就是其中一员。在她看来,“干惯农活,有气有力;农村出身,吃苦耐劳;自小划船,懂得技术”是她们的特质,队伍平均年龄超过40岁,则是“大妈队”这个称呼的由来。

    组队近10年,这支由“60后”“70后”大妈,加上2010年广州亚运会后从皮划艇专业队吸纳而来的90后运动员组成的技术型队伍,一直南征北战,连续多年摘下港澳邀请赛、中华龙舟大赛、亚洲锦标赛、世界龙舟邀请赛等多项国内外赛事的桂冠,打下了“常胜将军”的江湖地位。

    这样的辉煌战绩,让朱文权在今年春节前接到了一个新任务———九江女子龙舟队要代表广东出战第十三届全运会的龙舟赛事。今年的全运会,龙舟项目首次被纳入群众比赛项目,采用22人标准龙舟和12人小龙舟,在100米、200米、500米三个项目上展开角逐,男女队分别产生6面金牌。

    退役大妈重出江湖

    “以九江女队当时的队员班底参赛,完全没有问题”,在朱文权和主教练区俭安眼中,近年来,随着大妈们的退役和年轻队员的加入,这支巾帼战队基本完成了“以老带新”的“换血”,如今保留4名“大妈级”队员和20多名年轻队员的专业队伍,是夺金信心的保证。

    然而,当参赛运动员资格要求公布后,区俭安和朱文权都陷入了苦恼:“凡是注册过的运动员都不能参赛,筛选完一轮下来,符合参赛资格的就剩下6个了”。

    这时,距离比赛只有2个月了。找选手,成了备战阶段的大麻烦。

    一方面,他们联系了南海、顺德、广州、肇庆、河源等地的龙舟队伍,找来了40多名队员进行试训和选拔;另一方面 ,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已退役的队员———那些2008年组建女子龙舟队时的“高手”。

    5月1日-7日,区俭安把大妈们都召集了回来,潘慧珠、方金彩等一批超过50岁的龙舟好手重新回到了训练基地,参与选拔。“她们技术都不差,就是年纪大了,体能上自然有所欠缺”,区俭安说。

    在报名截止前的3天,代表广东出战的九江女子龙舟队终于确定了全部26名队员的名单,当中包括宋艳冰、刘雪莲等4位“90后”,还有方金彩、潘慧珠、董爱丽等22位大妈,年龄最大的56岁,最小的17岁,平均年龄高达43岁。

    备战

    大妈体力跟不上

    不拼爆发拼技术

    “破浪前行,争金夺冠”“苦练六十天,荣耀一辈子”,写着激励语的鲜红横幅挂在九江龙舟训练基地的训练赛道两旁,码头旁边的宣传栏上,还张贴着全运会龙舟总决赛的倒计时牌。

    比赛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在区俭安的指令下,22岁的队长宋艳冰开始带领队员们进行适应性训练。这位河南姑娘曾是肇庆皮划艇专业训练队的队员,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设龙舟项目,需要重新组建一支女子龙舟国家队,要从皮划艇的专业运动员中选拔队员,她就此接触了龙舟运动。“接触了就特别喜欢了,这种集体项目一起团结拼搏的感觉很好”。16岁那年,她加入了九江女子龙舟队。6年的成长,如今她的技术和能力,在队伍中可独挡一面了。

    集训了几天,区俭安和宋艳冰发现了问题———这些曾披荆斩棘的大妈们体能跟不上,她们划桨的角度、深度、摆幅、频率都已经不适应当下的比赛。

    “一方面,需要调整她们的动作,另一方面,就是我们迁就她们的节奏”,宋艳冰说,新组建的参赛队伍中,老队员占了大部分,因此只能让年轻人适应她们的方式,双方在节奏和划桨动作上进行磨合。这意味着她们每天都要花费大量时间进行水上训练,来培养彼此间的默契。

    “鸣笛起步,能够明显感觉这支队伍没有了优势”,在区俭安看来,在短距离的竞技中,爆发力是至关重要的,但这是无法短期内改变的问题,“体能练习可免则免,只作为辅助训练,但要确保技术到位,在起步不占优的情况下,追回成绩”。

    从预选赛到决赛,只有40天,但老队员们的训练量,却相当于50天的。集训初期,区俭安每天都得通过电话咨询老队员,看她们是否能承受这样的训练强度,如果大家都觉得不行,就得再调整训练方案。

    6月3-5日,全运会龙舟项目的初赛在东莞麻涌举行。这支重新集结的“大妈队”再次出现在龙舟赛场。她们的比赛目的很明确:观察对手的水平,同时在保留自己全部实力的情况下,保证以较好的成绩挺进决赛。

    最终,6项赛事,九江队轻松拿下5个第一,1个第二。“那个第二,是我们隐瞒了一点实力”,朱文权表示。

    意外

    赛前过半队员感冒

    医生一度不敢开药

    在预选赛与决赛的中途,为争取更多练兵机会,九江女子龙舟队还参加了2017年广州国际龙舟邀请赛,并夺得了女子公开赛冠军。从训练、比赛中观察可知,队员们经过磨合,划桨的深浅、幅度以及频率日趋一致,朱文权暗自点头。

    随后,龙舟队进入集训阶段,力求在全运会中将状态调整至最佳。而为了避免摄入类似兴奋剂的成分而影响比赛,团队对队员一日三餐的食材进行了统一采购。

    龙舟队训练以水上训练为主,浑身湿透是常有的事,加上近期天气变化频繁,队员极易伤风感冒。对于运动员而言,比起训练带来的肌肉劳损,小小感冒反而更加“难缠”。

    感冒带来的咳嗽、发烧直接影响运动员的状态,但队员们却不敢轻易用药,担心药物中含有兴奋剂成分,影响尿检。医生们为此也犯了愁,不知该如何为她们开药。“治疗伤风感冒有很多种特效药,但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类似兴奋剂的成分,这些都是不能碰的。但如果不服用特效药,伤风感冒短则一周,长则近一个月,我们都耽误不起。”朱文权说。

    集训马上就要结束,出征全运会在即,竟然还有过半队员有着不同程度的伤风感冒,“当时我头都大了”,朱文权说。在召来医生对队员加急治疗之后,到达湖南常德之时,队员基本痊愈,朱文权终于放下心头大石。

    冲刺

    惊险夺冠:

    拉开亚军仅0.2秒

    在进军全运会之前,九江女子龙舟队给自己定下的只有2个冲金点:200米的22人标准龙和12人小龙。“九江女子龙舟队的成员还是以这些大妈为主,远不如年轻人那样有爆发力,因此短距离的赛项我们没什么优势。而200米应该算得上是我们的传统强项,除了把这一项作为冲金点以外,其他的赛项就是能拿多少算多少了。”领队朱文权说。

    教练发红包为队员减压

    “‘脑要清,心要定,手要稳’!这是教练在赛前对我们的三点要求”,董爱丽和宋艳冰对于区俭安的要求倒背如流。在区俭安看来,到了赛场,保持清晰的头脑,听懂教练的指挥,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才是最关键。而他自有一套为队员们释放压力的方式———发红包,在他们的团队群里,不定时地发发红包,气氛迅速被调动起来了。

    7月15日,湖南常德的室外温度高达36摄氏度,烈日下,广东队的第一场比赛即将开始。穿着艳红色的长袖队服,戴着红色的帽子,队员们在岸边做着最后的热身运动,宋艳冰和几名年轻队员带来了自己的防晒霜,为每一位大妈队员涂上,从未如此保养过皮肤的老队员们,一脸笑意,这似乎也成了她们减压的一种方式。

    在3天的决赛中,九江女子龙舟队将“金牌收割机”的势头延续到最后,将500米、200米和100米项目标准龙和小龙的全部6枚金牌收入囊中,实现全运会首届龙舟赛事的首次“大满贯”。

    大风大雨中比赛,受到夹击

    九江女子龙舟队上下似乎都没有想到,本拟定为冲金点的200米赛项,居然成了最惊险的一项。

    “当天下午天气骤变,刮起了大风大雨。而赛前因为考虑到头上戴着的帽子可能影响到前进的速度,我们就把原来用于遮挡的帽子都摘了。没想到当时划船是顶风前进,风掀起的波浪从左侧袭来,劈头盖脸打来的水将我们龙船上左侧队员的眼睛都迷糊住了,她们从第一桨到最后一桨基本都是看不清航向的,这时候靠的全是平时训练时的默契。”宋艳冰说。

    然而更大考验还是遭遇了其他队伍的“夹击”。“我们抽中的是第5航道,受到了左右两边队伍的夹击。”教练区俭安回忆道,“航道并不宽,我们的龙舟刚起步,旁边左右两艘龙船就靠了过来,借浪前进。”区俭安解释,这样的情况下,对方更省力,而我们却会被拖慢,“如果我们平时训练不过硬,这块金牌估计就要落入别人手中了。”

    因为风浪太大,直至比赛结束也无法判断名次,本来最有信心拿下的冲金点却成为了悬念,九江女子龙舟队上下精神都十分低迷,直至上岸,听到教练区俭安确认比赛结果,以0.2秒的优势险胜湖南省代表队时,惊喜袭来,情绪波动太过剧烈,甚至有队员失声哭了出来。

    “这是我带过最有行动力的一支龙舟队。”对区俭安而言,最深刻的不是九江女子龙舟队夺回的一块块金牌,而是上下拧成一股绳的团结精神。

    “这支队伍,上至领队下至后备,从训练到比赛,分工十分明确。每一个人清晰知道自己的角色,知道自己的任务。要怎样冲线、怎样喊口号,所有人都按照既定的战术部署一一落实。龙舟比赛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一项赛事最多22支桨,如何将22支桨化为1支桨共同前进,也就是我一直追求的上下齐心,这支队伍做到了。”区俭安说。

    04-05版

    采写:南都记者 关婉灵 何国劲

    摄影:通讯员 梁平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