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桉树村”转型记

●高明区年内清理耕地桉树1.5万亩●未来水镇村将开发成运动探险小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19日        版次:FB01    作者:何国劲 郑仲

    高明区水镇村的村民将位于沧江河边的桉树林尽数砍伐,现场只剩下硕大的树桩。南都记者 郑仲 摄

    一排排的桉树被砍倒、刨根,返田于农之后,高明水镇村拟与华远地行合作,将水镇村打造成为以运动探险为主题的生态旅游小镇。村长谭伟强站在河岸上,眼前砍伐桉树后清空出来的空地与规划图一栋栋极具设计感的民宿重叠,桉树村的出路仿佛就此铺开。

    而就在此前的5月5日,高明召开耕地种植桉树专项整治及耕地提质改造工作会议,发布通告要求凡在高明区辖区范围内占用耕地、基本农田种植桉树的种植人,应在2017年7月31日前自行清理,逾期不清理的,由相关部门依法进行强制清理整治。

    在高明,种植桉树的村子比比皆是,如何能够借着美丽乡村建设的契机实现转变,是摆在每个桉树村面前的难题。

    转变:桉树村变身运动探险小镇

    3月15日,在高明区明城镇政府中,水镇村村长谭伟强看着眼前“佛山水镇运动探险小镇概念策划方案”的PPT逐页翻过,听着来自华远地行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从未想过自家村子能有一天迎来这样的发展契机。

    “沧江河就在村前奔流而过,70多亩的河滩地细沙资源丰富,长达一公里多的竹林景观带蜿蜒其中,水镇村具有发展生态旅游小镇的资源跟潜力。”

    “根据前期调研,我们对水镇村量身定做了策划方案,整体布局分为动感地带、沙滩运动、休闲娱乐三大块合共13处细分功能区。”

    “就以沙滩运动区为例,我们将把这里打造成为核心运动休闲区域,主要网罗世界各地的趣味运动项目、户外拓展项目并与场地融合,形成具有自己特色的运动场地;在沙滩上设立儿童游乐园、水球园、皮划艇等运动项目。在竹林打造运动景观带,同时引入木屋、营地等设施。”

    回归现实,水镇与云勇、深水三村在今年被评为镇级美丽乡村,与高明区提出全面建设美丽乡村的战略相契合,明城镇政府邀请来华远地行对明城镇的美丽乡村建设作布局,并对三条示范村量身定做出不同的服务方案。

    在此之前,水镇村内40多亩农田几乎全部种满了桉树,村子只能通过种植桉树获取收入。工业时代,青壮劳动力纷纷涌向大城市发展,留下诸如水镇村这样大片农田,不愿子承父业继续耕种。而村中老一辈随着年纪逐渐增大,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对于身体是个不小的负担。水镇村老人们选择了种植“省事”的桉树———1年只需要施一次肥、拔一次草,3年过后,一亩收入就在万元之间。

    如今,水镇村终于摆脱桉树,找到了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增长点。“这是立足长远、惠及子孙后代的发展战略,村子一定要这样走下去。”谭伟强说。

    升级:年内强制清理耕地桉树1.5万亩

    在高明,遍种桉树的村子比比皆是,但并不是每条桉树村都能像水镇村一样,能够借着美丽乡村建设的契机实现转变。然而高明区一纸通告发下,要求年内全区各村强制清理耕地上的桉树,则把全区桉树村放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5月5日,高明召开耕地种植桉树专项整治及耕地提质改造工作会议,会议上对整治速生桉工作加压,要求在今年年底前,全区共需完成清退耕地种植桉树1 .5万亩。这其中以更合镇耕地种植桉树面积最大,高达6117亩,其余明城镇4151亩,杨和镇4422亩、荷城街道665亩、西江新城12亩。

    会议发布开展2017年高明区耕地种植桉树专项清理行动的通告,要求凡在高明区辖区范围内占用耕地、基本农田种植桉树的种植人,应在2017年7月31日前自行清理,包括砍伐桉树、挖除树根、恢复耕作条件等。逾期不清理的,由区国土城建水务局(国土资源)指导、督促各镇政府(街道办)、西江新城管委会依法进行强制清理整治。清理整治范围的具体地块图,由各镇政府(街道办)、西江新城管委会的国土、农林部门,按照区国土部门提供的土地利用现状数据库结合实地调查核定面积范围,分发至各村(居)委会或送达种植人,并张贴公布。

    执行之坚决、惩罚之严厉,让该通告被民间解读为史上最严厉的“限桉令”:对逾期不清理的,在强制清理整治过程中,如发现种植人有涉嫌触犯《刑法》行为的,将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新增违法占用耕地和基本农田种植桉树行为的,将按照法律法规相关规定,责令种植人自行改正或者治理,恢复原耕作条件,并处以占用基本农田的耕地开垦费(28元/平方米)1倍以上2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按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现状

    全区仍有30万亩桉树林

    艰难的“限桉”之路

    在水镇村中,威叔是最早给“老板”们种植桉树的一批人。大约15年前,大批说着外地口音的“老板”来到高明各条村子,提出以低廉的价格租赁村中农田或者自留山地、责任山地进行桉树种植,并就近征集农户负责打理。

    “一棵速生桉树苗最低只需要5毛钱,当时租赁山地的价格最低5元一亩,一亩山地最多可以种120棵速生桉,3年就可以长成材,最高可以卖到1万元。中间的3年只需要支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肥料费。”威叔比划着算了一笔账。

    低投入、高回报的速生桉不只吸引了更多的投资客,也带动了高明本地村民的种桉热潮,“谁没有个几分地,现在越来越少人种地,都去种省事的桉树了,不用怎么打理,等于坐着就有钱收。”威叔说。

    社会上的种桉狂潮席卷高明,截至2008年全区桉树林面积已近30万亩。同年,高明出台了《高明区桉树种植暂行规定》,要求每年缩减桉树种植面积3000亩;申请采伐面积达到50亩以上的,必须改种采伐面积20%以上的其他树种;今后在土地承包合同中,必须明确增加“不能种植桉树”的条款。

    除此之外,佛山市政府也推出了实质性的补贴政策,对改种生态林的农民进行补贴,从2003年以来一直提高补贴标准,目前佛山农民最高可获得每年每亩120元的生态林效益补偿。

    高明的种桉热潮也确实得到了控制。数据显示,自2008-2016年以来,高明共缩减桉树面积5万亩左右,其中执行2008年出台的限桉规定,对采伐面积50亩以上的桉树林进行20%非桉树改造,共缩减桉树3.2万亩左右;通过碳汇工程缩减桉树面积0 .55万亩;通过低坡地缩减桉树面积1.2万亩;限制采伐迹地更新种植桉树面积1.3万亩。

    目前高明全区桉树面积约为30万亩,限桉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科普

    “抽水机”与“抽肥机”

    3年单亩收益近万元,在当年可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凭借着种植桉树,确实带动了高明区一部分人创收致富,然而利益驱动下,过度种植桉树则将土地肥力彻底透支,甚至影响到了地下水体。

    “当时种桉树的很多人,都在村子里自己建起了房,算是桉树的功劳吧,”威叔说,“但正因为种桉树值钱,大家种桉树的热情过了头,有点疯狂的意思了。”

    威叔透露,一亩地按常理只能种植60-80棵桉树苗,有些桉农为了追求更高收益,就增加密度,最多的一亩种120棵。随着桉树苗成长,密集种植导致相互之间争抢养分,在表层土壤的养分“榨干”以后,桉树将根系向下,向四周扩散,攫取更多的水分、养分。

    桉树素有“抽水机”之名。有农业专家指出,大面积种植桉树会消耗大量的地下水,水中含有的铁、锰离子不断积累、导致地下水的铁、锰浓度逐渐升高,直至超过饮用水标准,浓度或高到可以闻到铁锈味。

    在农耕的农户眼中,桉树更是“抽肥机”。桉树对土壤的肥料和养分需求大,种植了桉树的土地,肥力下降乃至枯竭,原始植被因为得不到足够的肥料和养分而受到严重破坏,引发土地退化。

    水镇村目前正在积极进行土地的改造。“种了桉树,再肥沃的土地都被吸干,现在村子里只能不断用农家肥养田,起码也还要3-5年,才能将这块地养回种植桉树之前的状态。”水镇村村长谭伟强说。

    采写:南都记者 何国劲 摄影:南都记者 郑仲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