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永年:制造企业要有国际化眼光

认为实体经济要借助互联网等手段全球化布局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03日        版次:FB01    作者:卢凯阳

    南都讯 记者卢凯阳 世界经济全球化趋势愈演愈烈,中国的制造业也在积极向国际接轨。作为制造业大区的顺德,昨日也再次成为国家经济研究团队考察的对象。昨日,由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教授指导的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到访顺德,开展珠三角企业发展状况的实地调研。

    昨日,郑永年团队对千亿制造业企业美的开展调研,他评价美的能够坚持“以我为主”,通过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加大技术升级的投入,以及开展全球化布局等手段发展实体经济。

    调研结束后,郑永年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认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应该开始扮演领头羊的角色,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实体经济应该借助互联网、金融等手段,开展全球化的布局。他还提到,广东作为经济体量大省,佛山的制造业企业应该更积极地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号召,“有更大的潜力、更大的动力借此去推动中国的国际化进程。”

    谈实体经济制造业应鼓励技术升级

    上月,郑永年发表署名文章,谈到了中国经济的过度金融化和过度互联网化问题。他认为,至少在国内一些地区,改革目标是发展实体经济,但结果却走向了“脱实向虚”。

    昨日,郑永年再次谈到了制造业实体经济的重要性。他认为,在研究欧美发达国家、亚洲的日本和“四小龙”的经济历史时都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是需要制造业实体经济。

    “目前我们都在横向比较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去和美国的金融业、互联网看齐,这是不科学的。”郑永年举例,欧美发达国家现在的人均G D P达到4万美金,中国才8000美金,要填补这样一个空白,靠金融和互联网填补不了,只有实体经济才能填补。如果仅仅都靠金融业,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在郑永年看来,金融业、互联网赚钱快,就像一个气球一下子被吹大了,可吹大容易,破灭更容易。他认为,中国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肯定需要互联网和金融,但不管怎么发展都必须和实体经济结合起来,“不能说实体经济倒过来为他们服务,中国的实体经济要做到+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这一点中国应该向德国学习”。

    “相反实体经济是没有泡沫的,有的只是技术升级问题。”在调研了顺德企业之后,郑永年表示,很高兴看到作为制造业企业的美的仍然是“以我为主”,“也有和电商结合,但美的是用这些平台来发展实业,而不是转向互联网或者金融。”郑永年说,美的大量投入于技术升级,这是实体经济应该发展的方向,也是国家所鼓励支持的。郑永年认为,佛山制造业基础不错,要想巩固这个基础,就要鼓励企业往技术升级、技术服务去努力。

    谈“去产能”企业产能布局要有国际眼光

    今年5月,郑永年研究团队成员、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金澄博士在参加南都举办的关于制造业未来的讨论中曾提到,在走访调查东莞制造业之后,他发现在机械制造和机器人企业中存在扎堆式的行业振兴,“中国制造出来的机器人,目前全世界都消化不了。”

    对此,郑永年认为,中国本身的体量很大,不管是钢材、煤炭,还是现在提到的机器人,只要进行集中生产就很容易出现产能过剩,而产能过剩又往往与中国的刺激政策有关系。

    “政府的刺激政策对企业很容易产生积极影响,从而令到企业不看市场需求就进行大量生产,所以我们现在才提出要‘去产能’”。郑永年认为,企业进行产能布局的时候必须要有全球性的眼光。

    郑永年举例,董明珠在新加坡考察时就发现当地竟然没有格力的产品,“东南亚作为热带亚热带国家,对空调的需求量其实是很大的,很多都是日本的品牌,这就是中国制造业企业需要思考的地方。”

    “欧美的市场也都先是国内市场饱和了,才想到要跨国,要走出去,这些都是企业拓展的一种本能。”郑永年说,在大数据时代,中国的制造业企业一定要有国际化眼光,“看西方怎么进入中国,大概也知道中国企业应该怎么走出去。”

    谈“全球化”全球化公司不仅是跨国公司

    关于全球化的问题,郑永年认为,世界新兴国家现在正处于方兴未艾的时候,作为金砖国家的领头羊,虽然中国还处于全球化的起步阶段,但在思考世界经济的时候,中国也要慢慢成为全球化的领头羊。

    “以企业的全球化为例,以前都叫做跨国公司,现在开始叫全球化企业,但全球化企业和跨国公司还不一样,包括美的在内,现在也还只能说是初步的跨国公司,还没能成为一个全球化企业。”郑永年还提到,当美国的google等科技公司正在进行全球化布局的时候,“中国应该反思的是,我们的科技型企业却大多在想着攻占国内市场,比如百度在做外卖”。

    郑永年称,并不是不能抢占国内市场,而是应该更多地放眼国际市场,这时候政府应该引导企业向更高层面发展,培养更多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公司。

    中国从资本短缺国家变成资本剩余国家,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经济体,最大的贸易国家,“以前是要融入世界经济,现在可以提出自己的立场和方案。”郑永年认为,在这个阶段,广东也要思考自己能做什么,佛山的制造业能做什么。

    “中国现在提‘一带一路’,我认为广东的企业应该表现得更加积极。”郑永年称,真正的“一带一路”需要像广东、浙江、山东这样的经济总量大省才能支撑起来,“一带一路”不是简单的边贸问题,制造业佛山应该有更大的潜力、更大的动力去借此推动中国的国际化进程。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