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驰援三省重灾区 菠萝救援队昨返佛山

救援工作获肯定,成本土首支被政府认证的民间救援队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7月14日        版次:FB07    作者:何国劲

    在福建闽清,佛山菠萝救援队的队员们在紧张的救援空隙迅速补充能量。

    福建 破拆

    安徽 救援

    南都讯 龙卷风肆虐过后的江苏阜宁、洪水泛滥的安徽潜山和福建闽清,近一个月来,佛山菠萝救援队奔波三地组织救援。为尽早抵达灾区,除了补充燃油,队员不眠不休轮流开车;缺水缺粮的灾民伸出双手,队员将自己仅有的一瓶水送过去;泡在水里扶着皮艇,只为腾出空间多转运一名村民。昨日,救援队结束3日的闽清救灾,全员安全返回南海狮山队部,参加由广东省民政厅救灾处举行的佛山市菠萝救援队服务中心的揭牌仪式,这意味着佛山菠萝救援队正式成为佛山本土被认证的民间救援队。而救援队并未就此闲下来,据透露,队员或许将前往自然灾害形势同样严峻的湖北救援。

    ●时间:6月24日●坐标:江苏阜宁

    17级龙卷风过后 去危房挨个排险

    6月23日下午,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遭遇强冰雹和龙卷风双重灾害,在取得江苏灾区有关部门的同意后,24日凌晨1点,佛山菠萝救援队队长王治勇组织9人队伍前往阜宁,考虑到龙卷风对地面建筑物的强大破坏性,救援队专门带上了应对混凝土、钢筋的特制锯子。

    25日早6点多,天已亮透,队员黎伟强被眼前的断瓦残垣惊住了:“晚上一路开车看不清楚,白天一看,只能用满目疮痍来形容。”当地的房屋不高,多为2层结构,登上高处就能看到,龙卷风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一条漫长而又深刻的伤痕。“放眼看过去,没有一栋房屋的屋顶是完好的,全部都被掀翻、摧毁;到处都是一棵棵被扭曲了的树木。”

    受灾最为严重的大楼村里,由于村中房屋基本都是以芦苇黏上泥巴封顶,条件稍好的就盖上瓦片,这样简陋的结构,在风力超过17级的龙卷风前根本无法抵御。屋顶被掀翻、梁柱被摧毁,村子里几乎全部都是危房。得知这个消息,王治勇主动提出前往,“我们就去最危险、最艰苦的地方!”

    使用破拆工具,救援队员将数不清的断墙卸开、对房屋进行加固。道路堵塞,挖掘机开不进来,队员们就光靠双手,扶着梯子,扛着动辄200多斤一捆的防水帆布爬上危房的屋顶一户户去做防雨层。

    大楼村需要重点排险的楼房处理完毕后,救援队就要动身赶往下一个地点,得知消息村民纷纷前来挽留。“看着他们的双眼,我多想我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帮他们啊!但我做不到,我只能坚定下自己的心,跟自己说‘你需要合理分配体力,才能帮助更多的人’。”黎伟强说。

    ●时间:7月2日●坐标:安徽潜山

    为多转运一个村民 宁愿自己泡在水里

    连日强降雨,安徽境内多条河流早已超过警戒水位,70多万人受灾、30多万人紧急转移,得知消息,菠萝救援队再次出动。“那是凌晨,我刚躺下没多久,接到队长电话我立马爬起来,打包好东西赶紧出发。”黎伟强说。

    “潜山县的一个村子领导多次打电话给我们求救,意识到时间紧迫,我们连停下吃饭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王治勇说。救援车满满一缸燃油能开300多公里,队员们就趁高速休息区补充燃油的时候上个厕所,饿了就在车上吃面包、饼干,甚至不肯在休息区吃饭耽误时间。

    风雨兼程,下午5点半菠萝救援队抵达现场后,立刻着手转运被洪水围困的村民。救援队带了2艘皮艇,为了多转运一个村民,队员们都自发地让出空间、扶着船边淌水前进。一艘皮艇一次性最多只能承载7人,就这样来回多趟,终于将90多名村民顺利转运到陆地上。

    在水里泡了一整天,风大雨大,队员们冻得直发抖。面对此情此景,村民们纷纷从自家拿来干爽衣服、感冒药,甚至有村民送来热姜汤。水温低,洪水里还藏着不少危险,不少队员出水后都被红火蚁咬出了一个个红包,疼痒难忍,“痒得我把皮都抓破了!”队员肖鲲说,村民们也送来自家的药油给队员们涂抹止痒。

    最让队员们印象深刻的,是转运途中的一个八旬老人,“他不方便走动,我们就搬来小凳子让他坐在上面,整个抬到皮艇上这样运过去。”黎伟强说。等安全上岸,老人却抓着一位队员的救生衣怎么也不肯松手,口里说着“我要!”有村民解释,这是老人想要救命恩人的救生衣作为纪念,甚至不论花多高的价钱都愿意买下来。有着菠萝救援队字样的救生衣按道理不能随便流出,但得知老人的心意,王治勇大手一挥:“这一件送了!”

    ●时间:7月9日●坐标:福建闽清

    “我也就这一瓶水,送就送了”

    自7月6日结束安徽救援返回佛山,也才过去3天,7月9日下午,得知福建闽清县告急,队长王治勇立刻在微信群里发布招募令,召集愿意一同前往的队员。10日早上进入福建地界,菠萝救援队自此失联,直到第二天中午才与队部通上电话。

    “这是我们做救援队支援别人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失联。”队员肖刚说。而正是肖刚的手机,在关键时候发挥了作用。“我当时就靠着部队开过来的信号车,才好不容易打通了队部的电话,给他们报了平安。”

    王治勇说,当地政府表示大水在短短20分钟内就将城镇淹没,“整个城镇泡在三四米深的水里,粗略估计1000多台车从上游冲了下来,挂在电线杆上、树上、屋顶上。后来水位降下来,剩下的就是没膝的淤泥。”

    到达闽清的第一天,全县断水断电断粮。“当地米都没人要,因为没电,怎么烧?”小刚说。政府派发的,每人一天只有一瓶水、一瓶八宝粥。第二天情况好转,因为道路打通,物资陆续运进来,才有了泡面、饼干等发放。

    因为物资短缺,当地有村民将前来救助的菠萝救援队队员误会成军队,向他们伸手讨要口粮。“很多小孩围过来,说‘解放军叔叔,给我们一瓶水吧’”,肖刚说,“其实我也就只有这一瓶,但送了就送了,他们比我们更需要,我没关系的。”因为随行带有液压剪等破拆工具,菠萝救援队成为了闽清的“专解疑难杂症小组”。“商铺、房屋门,就只有我们才能打开。”王治勇自信地说,因为他们的专业技术,甚至有银行找上门来,请求帮助破拆开取款机,取出里面的巨款“整整5个铁皮箱子的钱呢。”

    昨日,全员安全返回南海,21名队员因为多次参加到救援行动中,获得省民政厅救灾处的嘉奖。对于获得认可,王治勇说,“这向全社会公开我们菠萝救援队的合法性,不仅方便我们以后更好地服务有需要的地区、民众,更起到一个很好的模范作用,鼓励更多有心人士加入我们,这样菠萝救援队乃至其他公益组织,才能更加发展壮大。”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何国劲

    图片由受访者供图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