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聊日之泉:其实不想走

他在南都专访中表示,一旦佛山有职业球队,他会漂洋过海回来效力

作者:赵騄汀 陈志刚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编辑:南都   版次:FB24   版名: 面对面
字号:T T
李健,1989年出生于佛山禅城 ,2003年入选省队,2007年加入广东日之泉俱乐部,2008年随队参加中乙联赛,2009年首次参加中甲联赛,并首次代表广东参加全运会足球甲组比赛,并获得亚军。20 11年起开始担任日之泉主力右边锋,以突破犀利,速度快见长。2014年12月日之泉被卖至陕西,他目前仍随队集训,并未确定未来去向。

    [人物档案]

    李健,1989年出生于佛山禅城 ,2003年入选省队,2007年加入广东日之泉俱乐部,2008年随队参加中乙联赛,2009年首次参加中甲联赛,并首次代表广东参加全运会足球甲组比赛,并获得亚军。20 11年起开始担任日之泉主力右边锋,以突破犀利,速度快见长。2014年12月日之泉被卖至陕西,他目前仍随队集训,并未确定未来去向。

    几个月前,李健把曾经被视为“叛逆”的满头黄发,更换为如今为主流社会所认可的黑色。他说,日之泉北上陕西后,他就越发不注意包括头发在内的外在形象了,“球队都被卖了,谁还在乎一个球员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呢?随便吧。”

    从2004年入选广东省队,到2 0 0 7年随日之泉的诞生而出战中乙(中国足球乙级联赛),再到逐渐坐稳日之泉首发右边锋的位置,李健说,日之泉是他开启足球梦想的地方,这里有他对于这项运动最美好的回忆和感慨。而今,世上再无日之泉足球俱乐部。他说他不想走,但这次恐怕真的是不得不走了。

    2014年11月21日,广东日之泉足球俱乐部官方微博对外宣布,俱乐部在2014赛季结束后正式转至陕西省,此前甚嚣尘上的“日之泉北上”传闻得以证实。12月14日,广东日之泉俱乐部迁至陕西西安,并重新组建为“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从此,“广东日之泉”的名号再与职业足球无关,原俱乐部班底将于2015年以西安作为主场征战中国足球甲级联赛。

    球队转让与欠薪风波

    然而,这批与日之泉结缘的球员们,与这家俱乐部的关系,却在上周出现了短暂裂痕。据新浪体育报道,原日之泉队员在本月中旬,收到了来自新东家(陕西五洲俱乐部)的短信,短信要求队员们于当天下午6点在昆明红塔训练基地集合,不过,由于球队转让期间的欠薪问题尚未得到解决,队员们拒绝前往昆明报到,而是选择留在广州维权讨薪。

    12月17日,包括俱乐部主力、替补球员在内的20多名原日之泉队队员来到位于广州的日之泉总部大楼,与俱乐部人员沟通协定薪水拖欠一事。球员们表示,今年10月至12月的工资、保级奖金共计500余万元,俱乐部并未及时发放,故包括李健在内的球员们来到俱乐部讨要说法。日之泉方面表示,按照日之泉和西安方面的合同显示,所有欠款应由新东家出具,这笔费用最快在这个星期由西安转账到日之泉,再由日之泉发放。不过球员们所关注的保级奖,原本也是西安方面提出的,这笔钱的发放标准和方式,都由新俱乐部决定。而球员们所关注的10月份工资,也应该是西安方面发放。

    日之泉方面同时承诺,如果西安拒绝发放这些费用,日之泉将会代为支付,同时根据日之泉和西安方面的合同,这宗转让将会就此作废,日之泉有权收回这支俱乐部。根据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在新俱乐部公示期结束之前,球员的欠薪问题必须解决,否则无法通过公示,最终也会导致这宗转让告吹。

    “北上陕西感觉不对”

    “我不想过多谈论这次讨薪事件,毕竟都在俱乐部待了8年了。”李健说。这个生长于佛山,在广州开启足球之路的禅城人,对于北上陕西略感悲哀,“那边工资待遇肯定比日之泉时要高,但就是感觉不对。”近日,南都专访李健,与他聊聊足球、日之泉以及他的成长选择。“如果佛山有职业球队,不论我在哪里都会回来效力。”他说完叹了口气,又再次玩起了手机。他说,他终究是个岭南人,不能适应那个气候干燥到让他流鼻血的寒冷北方。

    [对话李健]

    你不会理解,离开岭南大本营那种忐忑

    南都:开门见山第一个问题:怎么就想到把一头黄发给染成黑色了?

    李健:回归一种风格吧,你们熟悉的风格。年轻时我喜欢染发、文身,变得在同龄人中与众不同。那时候顶着一头金发踢球,酷酷的感觉,进完球露出臂膀上的文身庆祝,总归是很兴奋的。

    南都:球迷们会不习惯不再是金发的李健吗?

    李健:他们的确不习惯。虽然我在国内算不上什么大牌球星,但在广东,很多日之泉的球迷还是记得我的,毕竟从建队起就在(为日之泉)效力了。8年了,时间好快,日之泉没了,球迷应该学会接受没有日之泉的广东足坛,就像学会接受不再留金黄头发的李健一样。

    对佛山很多球场都有浓厚感情

    南都:你刚才说到年轻,你1989年出生,今年才25岁呀。到日之泉之前,你在佛山是如何一路走来的?

    李健:日之泉的黄金时代走了,我的美好岁月也一去不复返了。虽然我今年才25岁,但我的未来和去向却并不明朗。

    其实我觉得我在中国足坛算是比较特殊的了。绝大多数球员,都是从小便受家庭、环境熏陶,然后从很小年纪便开始接受专业训练,一路高强度受训走来。我却不一样。我父母都不是科班出身,也都对足球兴趣不大。父亲有时会带我踢踢球,但我小时候对足球真的是一点概念也没有,我那时喜欢打乒乓球。

    南都:翻阅媒体报道,你曾在市体校接受过足球专业训练?

    李健:没有。其实之前媒体有些报道的表述是错的,我从没在体校受过系统训练,只是小时候父亲带我去体校的场地练球而已。不过对于佛山的很多球场,我都有很浓厚的感情,像现在已经是马哥孛罗酒店的位置,曾经就是佛山的新广场球场,还有就是不得不提的世纪莲球场,那是日之泉的主场、福地。

    南都:你是哪年进入日之泉俱乐部的?

    李健:2007年,日之泉建队元年。其实之前我已经在广东队预备梯队踢球了,打右边锋。日之泉07年冠名了当时的广东队,于是我们成为全省唯一一支省级球队。

    佛山见证了日之泉的蒸蒸日上

    南都:日之泉刚建队时由于集结了众多本省球员而被称为“岭南青年近卫军”,那时队内氛围如何?

    李健:非常好。不光是建队初期,日之泉一直的特点,就是以广东球员为主,广州的卢琳、香港的陈肇麟、还有佛山的我,大家相处都很融洽。我记得当时大家年纪还小,每四人一间宿舍,平日训练强度很高,晚上在宿舍的打闹时间就愈发显得弥足珍贵了。我记得有一次比赛前夕,不知道哪家媒体记者进来我们寝室,偷拍到了我们戴着鬼佬头像做怪相的照片,第二天登载在报纸上,害得我们在报纸出街第二天被俱乐部处罚。现在想来挺好玩的,一群愿意踢球的在一起做的荒唐事。

    南都:你从哪一年开始在队内打上主力?

    李健:2011年。日之泉建队之初参加中乙联赛,2008年球队升级成功,冲进中甲联赛,那时我才偶尔被教练安排踢一些比赛,但都是以替补身份。2011年中甲联赛时,我踢主力右边锋。那时我22岁。

    南都:日之泉与佛山有过两次结缘,分别是2007年刚建队时,以及去年冲超的关键时刻。

    李健:没错,佛山可以说见证了日之泉初创时的蒸蒸日上,也目睹了日之泉冲超的功亏一篑。佛山对于日之泉来说,开启了球队上升的波峰,也承载了战绩下滑的波谷。2007年时,广东省足协把主场定在佛山,在南海体育场。当时队里除了我以外,还有不少球员都是佛山本地人,但我当时年龄还小,只是在预备队随队训练;2013年,在中甲联赛还剩5轮的情况下,日之泉主场由广州迁至佛山,世纪莲球场找到了暂时的主人。

    讨薪事件初步解决

    南都:还记得这两次回佛山主场比赛时的情形吗?

    李健:2008年时我没有太多上场机会,记忆很平淡,只记得有不少球迷已经认识我了,还有年纪大一点的老球迷,赛后会找到我并鼓励我去争取首发位置。

    2013年,就是去年年底到世纪莲主场时,感慨万千。你踏进世纪莲的绿茵场,觉得这就是属于你的地盘。球迷不光用粤语呐喊助威,非常多的人还拉着写有我名字,甚至印有我名字的横幅,看台时不时传来“健仔加油”的呼喊,振聋发聩,你说我在场上能不打鸡血拼吗?

    南都:去年日之泉主场迁到佛山,对于你个人而言,真是名符其实的主场作战了。

    李健:那没得说。那时候我家就住在东平桥附近,打完比赛,走路就十多分钟回到家,洗个澡,然后和家人出去吃饭,或者约上几个朋友去泡吧。想想那段时光真是美好。

    南都:那时没想到过日之泉有朝一日会解散吧?

    李健:没有。说句实话,日之泉被售的传言,其实一直存在,不仅仅是如今木已成舟的迁往陕西,之前碧桂园有意收购的说法也都一直没断过。我们在更衣室其实也很痛苦,不希望这支球队就这么堕落下去,但也没办法,所以只有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在自欺欺人。

    南都:能说说这次的讨薪风波吗?

    李健:其实称之为讨薪,我们也觉得特别别扭。俱乐部一向对我们都不错,从没出现过欠薪的情况。在被告知球队西迁陕西后,我们所有球员在10月份以后的工资、保级奖、赢球奖金和出场费等等,都没有得到落实。大家其实对日之泉是有感情的,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是想争取自己应有的权益。

    南都:当天有多少球员前往俱乐部讨说法?

    李健:20多人,包括日之泉俱乐部的部分主力和替补球员。12月17日我们去了日之泉在新达广场的会议室。所有球员的10月和11月的工资、4场比赛奖金、保级奖及部分队员的出场费,俱乐部欠了大约500万元。(日之泉)老板林勤当天没有露面,秘书负责接待了我们。

    南都:当时俱乐部给出了怎样的说法?

    李健:当时俱乐部的副总曾仕平接待了我们,也进行了沟通。老板秘书跟我们说,按照日之泉和西安方面的合同,日之泉所拖欠的球员所有款项,均由新东家出具,这笔费用最快在这个星期由西安转账到日之泉,再由日之泉发放。

    南都:如今解决了吗?你收到欠款了吗?

    李健:这件事只能说得到初步解决吧。陕西方面承诺本周五(12月26日)前补偿全部欠款,但到目前为止,所有球员还是没收到相关款项。只能再等等看了。

    南都:球员们,也就是你的队友们,都是如何看待俱乐部拖欠工资等款项这件事的?

    李健:老实说,如果不是有欠款没拿到,我还真不愿意谈这件事,我的队友们也是。这样一个曾经风光十足的俱乐部,一个在中国职业足坛有过口碑和自己风格的球队,就这样没了,就这样北上搬家了,就这样离开温暖的广东,前往寒冷的陕西了,作为一名从建队起就一直守在球队的老队员(即使我年龄并不大),这种心情是复杂的。最近和队友们聊天时,大家总会情不自禁地聊到以前在广州、佛山几个主场一起打配合时的场景,也会想起在球员宿舍一起吃泡面和喝啤酒的快乐日子。在我们熟悉的广东,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紧张中带有惬意的日子共同度过了。面对我们所陌生的陕西,我们总是互问,“在那里,真的还能回到过去吗?”

    一到西安就开始流鼻血

    南都:你去过那个替代日之泉俱乐部的陕西五洲俱乐部吗?

    李健:陕西我几个月以前去过。和日之泉相比,陕西五洲算是有利有弊吧。那边俱乐部承诺我们主力球员薪水翻几番,比日之泉时肯定会有大幅度提高;球场设施、更衣室以及一些硬件设备也更加完善,看得出俱乐部还是很重视新球队的组建的;弊端也很明显,那边是北方,南方人居多的球员们能否适应得了。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就受不了那边干燥的天气,一到西安就开始流鼻血,那种感觉非常难受。在那边踢球也没有在这边的那股劲儿。你可能说,工资多了,怎么会没劲呢?但你不会理解,一个土生土长的广东球员,在离开岭南大本营后,那种忐忑,那种不确定性。那种感觉很奇怪,奇怪得让人不忍去多想。

    [未来打算]

    目前是自由身先去昆明集训找找感觉

    南都:你现在是自由身吗?

    李健:是的。我和日之泉的合同也正好到今年为止了。目前我的状态是自由球员,所有的职业球队都可以和我接触,我也可以自由挑选钟意的球队。

    南都:有中超球队对你感兴趣吗?

    李健:有的。之前广州富力找过我,觉得我挺合适。当时还是埃里克森(前广州富力主教练,现上海上港队主教练)做教练。年底埃里克森离开广州去了上海,也就没再和富力有太多联系了。其实我个人还是不愿意去富力,那边竞争更激烈,很可能打替补,更为重要的是,我的根在日之泉,虽说已经没有“日之泉俱乐部”这样的说法了,但它毕竟还去了陕西,还是割舍不下。

    南都:这么说你很有可能和陕西五洲队签约,和以前再续前缘?

    李健:现在还不确定。我现在随俱乐部在昆明集训,先找找感觉。等一切感觉良好后,再做打算吧。

    南都:如果签约了陕西五洲后,广东这边有球队接纳你,你还愿意回来吗?

    李健:当然。我的家在广东,我对于这项运动最美好的记忆也在广东,没有理由不向往为这块土地上的球队效力。其实我真的特别希望佛山能有一支职业足球队,这样我就能真正实现家门口作战的长期梦想了。一旦佛山能有这样的机会,我是真的可以做到“漂洋过海来找你,赴汤蹈火也为你”这样的境地的。

    24-25版

    采写:南都记者 赵騄汀 摄影:南都记者 陈志刚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