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亚湾区兴汉小学副校长华红先心梗离世,耕耘讲坛36年

53岁华校长燃尽生命 用赤忱浇灌乡村讲坛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12日        版次:HB05    作者:蔡雯

    华红先已耕耘讲坛36年。兴汉小学供图

    人物档案

    华红先,1983年从韶关学院(当时为韶关教育学院)毕业走上三尺讲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1991年,从家乡韶关来到大亚湾工作,先后任职于大亚湾西区宣平小学、塘横小学(现西区第四小学)、兴汉小学。

    20多年间,先后收获“广东省从事乡村教育三十周年突出贡献奖”、大亚湾区“扎根海岛、边远学校先进个人”、“优秀党员”、“优秀乡村·海岛教师”、“优秀校长奖”、“先进教育工作者”等荣誉。

    2019年5月31日,华红先突发心梗倒在办公室,随后离世。

    5月31日,这个星期五和以往的工作日一样,53岁的华红先8点前到校后,照例拿出纸笔开始记录第十五周星期四值日巡查情况反馈。然而,突发的心梗却将这一切“定格”。

    上午8时20分,这位在三尺讲坛默默辛勤耕耘36年、坚守大亚湾最偏僻的乡村小学22年,用汗水播种着希望,用赤忱浇灌着讲坛的“老教师”———兴汉小学副校长华红先离世了。

    在华红先的办公桌上,那支尚未套上笔帽的圆珠笔,静静躺在纸上,似乎还在等待它的主人再度将它握起,继续欢快地记录着每一位孩子的成长;那段尚未写完的第十五周星期四值日巡查情况反馈,成为他最后的笔迹,未能留给挚爱着他的妻子、女儿、亲人只言片语 ,只给他们带来无尽的哀痛,给敬爱他的同事、孩子们留下悲恸的泪水和无尽的缅怀。

    “这样一位好大哥,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与华红先一起在大亚湾第四小学共事十多年的老师黄慈英不愿相信华校长的不幸离去,喃喃念叨道:“他就是这么拼,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热心、那么用心,他就是让自己太累了。”

    扎根乡村教育22年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这是华红先经常和同事们说起的一句话。在华红先身上,大家看到的首先是一个有情怀的好老师。

    1991年,华红先像许多追梦者一样,从老家韶关独自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投入到建设大亚湾的热潮中。在西区宣平小学短暂任教两年后,一辆“嘉陵125”摩托车搭载着所有的家当,华红先和同为老师的妻子来到最偏远的塘横小学(即现在西区第四小学)任教。

    大亚湾第四小学位于西区街道横畲村,是大亚湾最为偏远的一所乡村小学。上世纪90年代,连接横畲与外界的,是一条异常坎坷、杂草丛生、僻静幽深的山道,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这是当时横畲人进出的真实写照。“沿途人烟稀少,十多里的山路要走1个小时,白天一人独自行走尚且害怕,晚上没有路灯更是瘆人。”虽然教学条件艰苦,却没能难住华红先这些有教育情怀的老师们,华红先在这里一干就是22年。

    22年来,华红先一步一个脚印,一心扑在工作和事业上,默默成为乡村孩子们的“垫脚石”,送一批批的孩子走出大山,奔向新生活。华红先也从一名普通的教师做起,一步步成长为校长。

    可是,乡村小学的校长并不是那么好做:校园各项设施的落后、乡村经济发展的落后以及村民对孩子教育的漠视,成为横亘在他面前的一个个难题。如何解决这些,让老师、孩子、家长们看得到希望,成为他殚精竭虑思考的问题。由于条件艰苦,当时学校并未聘请保安,于是,华红先自己当起了义务保安。每逢节假日,老师们纷纷回家与亲人团聚,而他和妻子带着年幼的女儿,就留守在校园。

    “80后”小伙廖智豪至今还记得自己上小学时的场景:华校长一有空闲,就会到孩子家去家访,这对于顽皮的他来讲,当时是一件恐怖的事———自己调皮捣蛋的“糗事”就瞒不住。“横畲村人对华校长尊敬有加。”曾一起共事6年的张仕武老师感慨,华校长将每一位求学的孩子视同子侄,对于每一位孩子的成长,都是尽心尽职,唯恐耽误了孩子的成长。

    华校长忘我的工作态度,感召着身边每一位师生,全校呈现出一派校风正、学风浓、乐于助人、勤奋好学的良好风气。在此期间,他收获了“广东省从事乡村教育三十周年突出贡献奖”、大亚湾区“扎根海岛、边远学校先进个人”、“优秀党员”、“优秀乡村·海岛教师”、“优秀校长奖”、“先进教育工作者”等一份份沉甸甸的荣誉……

    2014年,由于工作需要,华红先被调入兴汉小学任副校长一职,主要负责德育工作。“不管走到哪里,他都能和老师、孩子们融到一起。”在兴汉小学短短4年时间里,该校的德育工作有了新的面貌,而学生们也喜欢、爱戴这位校长。

    随时能顶上的“代课老师”

    学校一位老师怀了孕,由于属高龄产妇,医生诊断需要休息保胎。学校的老师“一个萝卜一个坑”,时值学期中间,临时聘请不到老师来替课。就在学校犯难之际,华红先主动向校长提出由他来替,解决了学校的燃眉之急。

    去年10月,有位六年级女教师不幸流产了,她的功课也由华红先接上。今年3月,又有一位老师因病请假半个月,他们班落下的课程也是由他顶上。

    这样的事例,在华红先的同事们看来,太多了。有同事调侃他说:“辛苦革命一辈子,该歇歇啦,您这不是没事找苦受么?”对此,他总是莞尔一笑:“孩子的学业可不能荒废。”

    “在第四小学支教的那一年,华校长和龙老师的真诚和无私帮助让我铭记于心。”兴汉小学英语老师黄金好回忆起与华校长共事的点点滴滴,一度哽咽。在她到乡村小学支教期间,正逢她怀孕,上下班路途遥远,让她倍感不适。华校长和龙老师亲如大哥大嫂,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呵护有加,在工作上,能顶上的更是“义不容辞”。

    就在他心梗突发的前两天,正值广东省创建教育强镇复评,各项工作扎堆而来,校园文化的布置、学生课间纪律的管理、各项资料的整理、庆“六一”文艺活动等一项项工作,他忙得不可开交。其实在前两个星期,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舒服,妻子和同事劝他去看看,他一直回应“等忙完这阵,再去吧”。

    可这一等,等到的却是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噩耗。在华红先的日程安排计划里有这样一个安排:等他忙完这一阵子,必须得回老家一趟———老父亲刚去世一个多月,他得多抽点时间回去陪陪老母亲,老母亲年事已高,2013年就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一直病痛缠身。他和兄弟们商量过,等母亲身体恢复好一些后,再为母亲做第二次搭桥手术。

    要求家人坚守“好人”底线

    “一直以来,在我们心目中,大哥大嫂为人做事,一直是我们的楷模。”弟弟华红胜说。

    作为家中的长子,农家出身的华红先聪慧灵活,异常懂事。在他的影响下,兄妹六人均积极上进,励志考学,但这也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而后父亲又因肺气肿做过手术,常年需要药物维系,不停吃药治疗,给原本并不富足的家庭雪上加霜。家中的各项事务,繁重的活,难啃的难题,都是华红先迎难而上,默默扛起重担。

    1983年,从韶关学院(当时为韶关教育学院)毕业的华红先走上三尺讲台,当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这个大家庭的经济状况才慢慢有所好转。“我清晰地记得,大哥第一个月发工资,他仅仅留下勉强够用的生活费,余下的全部寄给爸妈补贴家用。”华红胜说。

    做校长期间,华红先并没有利用职权之便和熟络的人脉关系关照家人,而是鼓励弟弟们自食其力,坦荡做人。因此,兄弟几人各处一方,过着虽不富足但其乐融融的日子。

    “尽管家中不宽裕,但大哥一直要求我们做人要坦荡、要讲究宽厚仁义。”每一次“家庭会议”上,华红先都是语重心长,要求兄弟子侄首先要做“好人”。如今,纯正的家风让这个虽不富裕的大家庭充盈书香之气,子侄辈中大学生辈出,其中不乏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

    如今,华红先这棵家中的大树累倒了,倒在心爱的办公桌前,带着他没有完成的课时教案,带着他对教育事业的追求和奉献,带着他对三尺讲台的无限眷恋,带着他对孩子们深挚的爱恋,离开了他至亲至爱的亲人,离开了他那正读大二的女儿,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同事、朋友……

    兴汉小学校长黄宏华沉痛地说,作为一位光荣的人民教师,华红先老师深爱着这份崇高的事业,36载如一日,坚持以“教书育人是自己的职责,爱岗敬业是自己的本分”作为自己工作的准则,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用一片丹心谱写自己对乡村教育事业的浓浓情怀,将毕生的心血奉献给太阳底下最光辉职业,用短暂的生命书写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庄重誓言。

    采写:

    南都记者 蔡雯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