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坤叔及团队 31年共资助近7千名学生

坤叔说,看着这些孩子学习、工作、成家,人生很有意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5月15日        版次:DA01    作者:田玲玲 刘媚

    对坤叔来说,4月14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当天,是坤叔73岁生日,他选择在湖南凤凰,跟受助学生一起过。这也是坤叔第9次跟凤凰的受助学生一起过生日。

    那一天,“千分一凤凰助学20周年图片展”在湖南省凤凰县从文广场举办。坤叔佝偻着背,站在展板前。他在朋友圈写道:“20年凤凰助学,弹指一挥间,与孩子们交往的情景历历在目。看着孩子们成长、成才,无比欣慰。”

    198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坤叔走上了助学之路,至今已有31年。31年来,坤叔及其助学团队共资助了近7千名学生,总资助款约8000万元,凤凰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站。回顾这漫漫助学路,坤叔说,自己一点都不后悔,感到人生很有意义。

    因帮女儿回信走上助学路

    坤叔,全名张坤,土生土长的东莞人。1988年,坤叔的建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女儿张莹在一场青年歌手大赛中脱颖而出,每天都能收到很多歌迷的来信。

    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学业,坤叔帮女儿回信,每封必回。其中,有一封来自陈新妹的信件,说自己交不起50元学费打算辍学。在给陈新妹的回信中,坤叔附上了学费。“怎么能因为交不起几十块钱学费就不念书了呢?不值得。”他寻思。

    就这样,陈新妹成了坤叔资助的第一个学生。随后,坤叔又陆续资助了好些学生。慢慢地,广东的媒体得知,这个十几岁的“小歌星”还在做好事,于是有人跑到坤叔家里采访。大家这才知道,真正在助学的原来是“星爸”。

    此后,坤叔在助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由于涉及助学的事务越来越多,2000年,坤叔干脆关掉公司,专注于助学事业。2011年,坤叔助学团队正式注册,取名“东莞市千分一公益服务中心”。

    坤叔助学团队越来越庞大。至今,该团队资助人达4000余名,遍及全国各省份;目前仍参与助学的约有2000人,大部分都在东莞。其中,“银禧科技”资助了94名学生,“强劲煌旗”餐饮公司资助了61名学生,一名广东省人大代表前后资助了80名学生。

    多年来,坤叔一直奔波在全国各地助学,每个资助点每年至少走访两次。“一年至少有200天在路上或者在学校。”他说,心里总会惦记孩子们,即使长途奔波也不觉得苦。“如果不去,反而觉得不自在。”

    每到一所学校,见到孩子们,坤叔说得最多的两句话就是:收到钱了吗?给资助人回信了吗?

    凤凰,128次助学

    至今,坤叔助学团队共资助了近7千名学生,遍及湖南、广西、四川、贵州等8个省份共18个县,总资助款约8000万元。在这近7千名受助学生中,3000余人已毕业,目前仍在资助的学生约有3200名。

    在所有的资助点中,湖南凤凰是最重要的一站。1998年,东莞一名姓杨的作家回老家凤凰过年时,一位校长告诉他,学校里有一些学习成绩很好的学生没有钱读书,面临辍学,能不能找人帮帮忙。这位作家一口答应,带着11名学生的资料回到广东,准备找资助方。

    然而,作家找了很多人都碰壁了,后来,他硬着头皮找到坤叔,希望坤叔认助一个孩子,他也能“交差”。谁知,坤叔一下将11名学生全部认捐了,这让作家大吃一惊。

    凤凰的学生知道有个叫坤叔的人给自己捐钱了,便给坤叔写信。有两封先后的来信,不约而同写道:“我们班上有个学生,比我家还穷,能不能把我的那份助学金给他?”

    孩子们的纯朴打动了坤叔。他心里一酸,回信说“不要让了,再增加就是了。”坤叔马上又资助了这两名新的贫困学生。

    第二年,坤叔去凤凰看望这些孩子并家访,当地的贫困状况让他深受触动。回到东莞后,坤叔跟朋友们说起这件事,有5个朋友马上又认捐了一些贫困学生。当年,他们在凤凰资助的学生增至100名。自此,坤叔与凤凰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至今,坤叔助学团队在凤凰资助的学生共3027名,占了资助学生总数的近一半,目前仍在资助的学生有1100名左右。20年来,坤叔一共往返东莞和凤凰两地128次;最多的一年,他去了15次。

    来自凤凰的龙秋梅是坤叔最早资助的学生之一,目前在读博士,在上海一所大学当校长助理。得到坤叔资助时,她还是一名初中生。读高中时,她便协助坤叔在凤凰助学。有时,坤叔给当地孩子寄去几百件衣服会委托她分派。

    让坤叔欣慰的是,在其团队影响下,从2016年开始,凤凰当地政府开始按照坤叔助学标准,每年资助2万名贫困学生。“民间助学的力量毕竟有限,我们在凤凰助学20年,也才资助了3000名学生。”坤叔说。

    很欣慰没有一个受助学生“变坏”

    坤叔助学坚持“三个原则”:随缘结对,不强制摊派;资助人直接把钱送到受助学生手中;资助人须“一管到底”,即认捐后,须一直资助到学生毕业,不能中途放弃。

    坤叔说,资助人直接把钱送到学生手中,这种做法让助学行动透明度高,也取得了社会的信任。去年刚刚拿到中国绿卡的美国人吻纸龙,当初加入坤叔助学团队,就是因为这种做法让他很放心;目前,他是“千分一”的理事之一。“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坤叔’可以变成‘四千个坤叔’的原因。”

    在坤叔看来,目前,“千分一”终于走上了“正轨”。此外,令他欣慰的,还有受助学生的成长。

    31年过去了,很多受助人当年还是小学生,如今自己的孩子都已读高中;有的甚至当了奶奶。受助学生也以各种形式加入到助学中来。有的直接参与助学,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资助一个学生;有的在坤叔团队前去助学时,跟他们一起走访,当向导、帮忙派发物资等。

    “每次我们去三个人,当地就有5个、10个、甚至30个人跟我们一起参与助学。”坤叔说,据他们了解,目前受助学生中没有一个“变坏”。坤叔认为,这跟“千分一”“一管到底”的助学理念分不开。他鼓励孩子们跟资助人多沟通联系,进行精神交流。

    凤凰一名高中生曾给坤叔写信:“张爷爷,我从小学二年级就认识了您,您看着我们一点一点成长,您的白头发也一天比一天多,我就像一只颓废了的鸟,成绩是下滑梯地掉,我惭愧至极。每当您千里迢迢来看我们,我都是领糖果、拿钱,然后走人。有时我在想,像我这种人,值不值得您帮助……”坤叔收到这封信后,马上回信鼓励她,要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

    将成立非公募基金会,

    拓展公益领域

    6年前,“千分一”换届选举,坤叔卸任,成为“终身荣誉理事长”。虽然不再担任职务,但坤叔从未停止助学的脚步。

    在去年12月8日举行的“东莞市千分一公益服务中心注册成立七周年暨团队助学30周年表彰大会”上,坤叔透露,自己将退出助学一线。一方面,机构已经很稳定了,共有28名理事。另一方面,坤叔患有冠心病,至今做了两次手术,体内装了7个心脏支架;再加上其他疾病,让他身体每况愈下。

    彼时,坤叔仍有担忧:“只要我在世,大家肯定能坚持,助学一定会持续下去。万一我哪天走了,助学团队会不会散?助学能不能延续下去?”

    不过,眼下坤叔终于不再为此发愁。前段时间,“千分一”的理事们经过多次讨论后决定,将注册成立“千分一非公募基金会”,注册资金为380万元,由15名理事主动出资。大家打算,到时把资金增值部分用于3名专职人员的工资福利和其他管理费用,这样机构就能运作下去。

    此外,成立非公募基金会之后,可以向特定的个人和组织募捐。届时,“千分一”除了延续目前一对一助学外,还将延伸到赈灾、助孤、扶老等公益领域。对于“千分一”的未来,坤叔充满信心:“相信机构会越来越好,能为社会做的贡献越来越大。”

    回顾这31年漫漫助学之路,坤叔坦言,当初没想到自己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之所以能做下来,是因为助学收获的精神上的回报非常丰富。“现在受助学生跟我们都有联系;每到过年过节,他们就会打电话、发信息,应接不暇,感觉很幸福。”

    “看着这些孩子学习、工作、成家,看到他们的成长,让我感到自己的人生很有意义。”坤叔说。

    策划:南都记者 李平 严铧

    统筹:南都记者 严铧 田玲玲

    采写:南都记者 田玲玲

    摄影:南都记者 刘媚

    (除署名外)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