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交数万元购买赴美产子服务:欲退款受阻 打官司也难以着手

●南都记者暗访多家赴美产子服务机构发现乱象不少,夸大宣传问题尤为突出●市监执法人员发现一家机构涉及未亮照经营等问题,负责人至今未配合调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18日        版次:NA04    作者:吴灵珊 程昆

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对美宝之家的办公场所进行检查。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在经营场所没有亮照经营等问题。

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对美宝之家的办公场所进行检查。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在经营场所没有亮照经营等问题。

赴美生子服务机构的官网上,都会列出多项赴美生子的好处吸引孕妈。

在记者询问美国公司资质时,美极天使销售人员提供了一份模糊的股权书。

近年来,赴美产子逐渐从一个小众的现象走进了大众视野,不少夫妇选择远赴重洋进行生产。一条涉及环节众多的赴美产子产业链也应运而生。

南都记者暗访体验了多家赴美产子服务机构,发现其中乱象不少,夸大宣传尤为突出。孩子在美国出生即可一劳永逸、美国合法注册的月子中心和豪华设施、孩子未来只需通过汉语能力考试即可轻松考进清华北大等等宣传内容让人眼花缭乱。然而冷静下来,不少消费者却发觉,实际体验的情况与前期宣传中的描述相去甚远,甚至在出现纠纷时,维权艰难。

纠纷

赴美产子合同无法履行

深圳夫妇欲退款遭拖延

2018年11月份,深圳的刘先生与孙女士夫妇通过网络搜索联系上了一家名为美宝之家的赴美产子服务机构。宣传中月子中心的良好条件及销售人员的热情服务,让刘先生夫妇二人在第二次前往门店洽谈的时候就与美宝之家签订服务合同并缴纳了2.3万元的费用。“给我们的承诺是不去了或者签证拒签,这个费用是可以退回的。”孙女士告诉南都记者。

第二天,孙女士与家人协商,决定放弃赴美产子计划,随即与销售进行了沟通。“销售承诺说可以退款,还在微信上要了银行卡,但却一直没有退回来。拖了几个月的时间,说是公司在走流程,很快就能退回给我。”孙女士回忆道。

此后不久,孙女士临近产期,便将退款的事情暂时搁置。直到今年3月,夫妇二人又再次联系美宝之家寻求退款,但对方在卓越世纪中心的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而当时的销售也推说离职,让她联系一位宁姓的负责人。刘先生几经波折,才又重新找到了将办公场所搬到京地大厦的美宝之家门店,同时也加上了一名退款专员的微信。刘先生按对方要求又提供了孩子在国内的生产证明等材料。退款专员承诺4月底进行退款,然而直到7月中旬,退款仍杳无音讯。

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刘先生夫妇选择通过诉讼途径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然而看似简单的起诉流程也因为合同中的一些约定,让他们倍感艰辛。刘先生最早在今年6月份到南山法院起诉,但法院建议他去被告公司的注册地福田区法院起诉。随后,刘先生到福田区法院提交材料时,工作人员却发现,根据合同上的约定,双方争议应当到上海市静安区法院提起诉讼。然而刘先生表示,合同中出现的几家公司没有一家的注册地是在上海市静安区,如果去静安区法院提起诉讼,其结果则很可能是不予受理。

随着对手中合同的逐条解读,刘先生还发现其中的许多条款实际上对消费者是十分不利的。“关于月子中心服务细节中的一项条款规定,双方有争议且协商不成的,要提交月子中心所在地法院审理,但是月子中心都在美国,一般的消费者真的遇到争议按合同难道要去美国维权么?”刘先生感到疑惑。

暗访

“美宝之家”变为“蕴美生命” 

销售人员说辞一变再变

针对刘先生夫妇二人的遭遇,南都记者曾尝试与美宝之家深圳进行联系并希望到其办公地点进行了解。多位工作人员与记者通过电话沟通后表示将安排深圳的销售与记者联系,但随后均没有下文。

与南都记者的经历不同的是,孙女士的好友许女士(化名)今年4月份通过美宝之家官网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咨询冻卵事宜,随后便有一位深圳工作人员与许女士取得联系,在几个月的联系后,许女士与工作人员约好前往办公室洽谈细节。但让徐女士疑惑的是,她是在“美宝之家”官网留的信息,但联系她的人员微信名却为“蕴美生命”,像是另一个品牌。

7月12日上午,记者与许女士一同来到位于京地大厦的美宝之家办公室,公司门口即贴着“美宝之家 美颐健康产业”的招牌。记者在该公司内部看到,有两排工位的办公室,却一个员工都没有,只有此前联系好的宁经理在此等候。当记者询问其“美宝之家”为何变为“蕴美生命”,其解释称,蕴美生命是公司的一个品牌时,“我们公司有好几个品牌,负责不同的业务”。

随后这名宁经理开始向许女士及记者介绍冻卵业务,记者从其口中了解到,该公司目前不协助办理美国签证,均需客户自行办理。其建议许女士马上就办理签证,当记者询问若签证被拒签该如何处理时,其表示会全额退款,不会产生任何手续费。当记者进一步询问,若是由于其他个人因素无法继续,是否可以退款,其则表示“除了被拒签,其他情况一般不会退款”,这名宁经理解释,这是由于前期就会建群,做翻译、会诊等工作,这些产生的费用没法退。她建议许女士可以“少交点钱”,前期可以先交一万元。

随后记者又多次询问,若赴美期间发生“货不对板”的情况,实际服务与承诺不符,该如何解决,又是否可以退款。然而,这名宁经理却几次都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不断承诺称“整体环境不错,不说十全十美,至少可以达到六七十分”。最后一次记者问到这种情况是否会进行补偿时,其才回答“基本没有补偿”。

就在记者陪同许女士与宁经理洽谈时,刘先生也拨打了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所的电话反映自己维权艰难的情况,随后两名工作人员前来对美宝之家的办公场所进行检查。

面对突如其来的执法人员,宁经理当即表示自己是蕴美生命的员工,从事海外试管的业务,美宝之家已经被公司卖掉,自己与其并无关系。而办公室门口的“美宝之家”招牌只是来不及更换。但执法人员要求其出示办公场所对应的经营主体的营业执照时,她却无法提供。

随后,刘先生表明身份称多次与宁经理联系过退款事宜,但却迟迟未得到解决。宁经理表示,她确实对刘先生的遭遇知情,但刘先生的钱是交付给美宝之家的与她并无相关,她只是普通工作人员,出于好心才协助刘先生与公司的售后联系帮助其退款。

据现场执法人员介绍,经过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在经营场所没有亮照经营、未按规定及时将实际经营地址变更登记,且负责人不在现场。故已开具询问通知书要求该公司负责人到福田所接受进一步调查。但截至7月17日,南都记者了解到美宝之家负责人仍未到福田所配合调查。

梳理

相关公司涉多起纠纷

曾3次因虚假宣传被罚

根据孙女士合同及收据上出现的公司名及公章,南都记者查阅了这几家公司的公开工商信息。孙女士合同中乙方的落款是上海颐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章却是上海颐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记者查询结果显示,上海颐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曾用名为上海颐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于2013年4月成立,注册资本为50万元,经营业务涉及广告设计、旅游咨询、餐饮企业管理甚至计算机网络工程等多项,但均与赴美产子无甚关联。

随后记者又查询了合同上出现过的“上海美致嘉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公司简介显示“美宝之家是一家提供赴美产子等综合移民服务提供商,在中国和美国注册有正式机构”,该公司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同时记者查询到,上海美致嘉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共11起法律诉讼,除了3起劳动纠纷外,其余均为服务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中,有涉及赴美产子后发现提供的服务“货不对板”提起索赔的,也有缴纳费用后质疑美宝之家虚假宣传要求退款的。但记者同时也发现,这些判决中,消费者最终撤诉及被驳回的情况居多,真正获得赔偿的仅有一例。

根据所查询到的信息,上海颐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及上海美致嘉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均为姜某胜,而姜某胜的简介显示,其是美颐健康创始人,“美颐健康”也与该公司深圳办公室所张贴的招牌重合。记者在天眼查查询到,美颐健康是上海美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下属的一个项目,成立于2013年4月,与上海颐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同日成立,注册资本为50万元,简介显示这是一家“专注于给国内病人提供赴美国医疗咨询服务的跨国公司”,这家公司涉7起法律诉讼,也都是以服务合同纠纷为主。此外,美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在2015年到2017年间更涉3起行政处罚,分别由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检查总队及上海静安区市场监管局开出,违法行为类型均涉虚假宣传。

  A

是否涉及夸大宣传?

销售称“孩子在国内只要考过汉语言考试四级就可以上北大清华”

事实上,在互联网上可以轻松找到诸多类似美宝之家的赴美产子服务机构,南都记者在百度搜索关键词条“赴美产子”,搜索结果前几页被多家机构的官网广告占据。点开页面进入浏览,高端舒适的住宅环境、精致的餐饮服务以及过往成功案例等宣传图片占据了网页的主要位置。

记者随机咨询了几家机构发现,在客户咨询赴美产子时,这些机构首先都会列出多项赴美产子的好处。其中,一家名为“美极天使”的机构则向咨询的记者列出了11项好处,包括“出生就有美国身份,一辈子没回过美国年老也可领养老金”、“在美可享受13年免费义务教育”、“在国内上大学,北大清华不用参加高考”等。另一家中介机构喜孕美宝的销售人员,在向记者介绍赴美产子好处时,也列出了类似的好处,其表示“孩子在国内只要考过汉语言考试四级就可以上北大清华”。

事实上,以北大为例,据北京大学官网信息显示,外国学生来华留学申请学士学位需通过笔试语数英,合格后还要参加面试。学生申请免笔试的,除汉语水平考试达到要求外,还要提供高中成绩单及SAT等考试成绩。

而后,记者先后咨询了几家公司的销售关于孩子回国后的国籍问题。“美极天使”的销售告诉记者,孩子回国后如果想上公立学校,可以正常上中国户口,18岁前可以拥有双国籍,其表示这是符合户籍规定的。而另一家“山姆美宝”的机构也告诉记者,孩子回国后可以拿美国护照,上中国户口,“户口是中国特色,并不是中国护照,等于是双重身份”。“喜孕美宝”的销售人员则向记者声称,对于双国籍身份,国家虽然不承认但也没有说不允许。

  B

公司资质是否有问题?

业内人士称在美国很难给月子中心颁发对应执照

那么,这些公司的资质又都是否经得起考验?以“美极天使”为例,南都记者在与销售接触时提出让对方提供中美两地的营业执照和合法文件,对方提供的中国营业执照显示公司名称为深圳美极天使国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美国鼎尚集团旗下的美国月子中心中国总部,主要服务内容是赴美产子、美国直营月子中心等。而关于公司及月子中心在美国方面的资质,其提供了一张全英文的股权纸,记者注意到,这张股权纸上的公司名称为“AMERICAN ANGEL CONSULTING GROUP”,直译即为美国天使咨询公司,而证明上还存在大量的空白项。当记者询问为何月子中心却登记为咨询公司时,其告诉记者,美国没有月子中心这一说,月子中心均注册为咨询公司,提供家政、租车等服务。“这些都是合规合法的”。

无独有偶,一家名为环球咨询的赴美产子服务机构在记者联系咨询时也出示了一张类似的股权纸,但其名称处却被马赛克遮挡,正文中也存在着大量的空白项且字迹难以辨识。

关于美国月子中心的资质问题,喜孕美宝的一名销售也提到,美国的不少月子中心是民宿或者私人的房子接私单做的,确实常常有被查的风险,“但我们都是合法经营的月子中心,提供所有服务的”。

为了解美国月子中心的情况,南都记者也联系采访了一位曾在美国接触过相关服务的业内人士肖先生(化名)。据肖先生介绍,他此前在美国硅谷地区有一套闲置房产并在民宿招租网站放租。在运营的一年半时间里陆续接待了15名赴美产妇。但肖先生表示,自己不同于一般的月子中心,他并不提供从出行到食宿再到医疗的一条龙服务,“租客都是自己联系,算是DIY赴美产子”。

此外,谈及美国的月子中心运营情况,肖先生表示大都是和国内的中介存在合作关系,由这些中介在国内的门店签约客人并送到美国的月子中心接受服务。而这些在美月子中心,肖先生表示大都是没有合适资质的。“美国人没有坐月子的习惯,也就不存在月子中心这种东西,因而也就很难给月子中心颁发对应的执照。”肖先生说,“很多都是没有注册的,即便注册了的月子中心可能也就是以咨询公司的名头,这就类似于一块遮羞布。很多孕妈也都知道这个情况,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肖先生说。

梳理国内赴美产子服务机构的服务流程可以发现,消费者往往与机构签订的是一份咨询协议,由机构提供诸如签证办理、月子中心预约、孩子出生后相关证照的办理等服务。虽有合同约定,但在出现纠纷时,消费者往往也会存在维权艰难的情况。南都记者检索公开法律文书,就发现了众多与“赴美产子”相关的诉讼。其中一宗发生在2014年的案例非常典型,法院判决也具有借鉴意义。

  典型案例

赴美产子纠纷诉讼众多 消费者维护权益遇困难

据公开判决书内容显示,原告陈、李夫妇与被告上海美致嘉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签订了赴美产子服务合同,由被告提供相关咨询服务及月子中心预定服务。但夫妇二人赴美后从各方面了解到该月子中心不合法、缺乏相关资质且存在与宣传不符的情况,最终并未入住。夫妇二人诉称被告提供的赴美产子咨询服务中,存在欺诈、超范围经营以及违反中美法律法规的情况,因此主张服务合同无效,且要求被告退回已交钱款。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该案中,关于美致嘉公司为陈、李夫妇提供了关于赴美产子的一系列咨询以及预订月子中心的服务,其内容是否违反法律规定的问题。从第一个层面讲,我国法律并不禁止公民在另一个主权国家生育子女。而公民选择进入另一个主权国家生育子女,是否得到允许,取决于该国家的移民或出入境法律规定。该案中,陈、李夫妇对于其通过旅游签证在美产子的目的是明知的,且在签订该案的相关合同时就是明知的。最终其通过该旅游签证成功入境美国并生育,是否违法,亦应由该主权国家进行评价和追究。

从第二个层面讲,该案中,美致嘉公司服务内容是提供签证咨询及预订月子中心的咨询。签证咨询并不违法,且夫妇二人亦是自行办理了签证;而就预订月子中心的咨询服务来讲,我国法律并没有对此有禁止经营、限制经营、特许经营的规范。陈、李夫妇提出的应办理营业范围包括“赴美产子咨询服务”的营业执照并无法律依据,故美致嘉公司的服务并不违反我国法律的强制性效力性规定。而就开设在美国的所谓“月子中心”是否在美国属于合法组织,亦应该由当地法律来评价和追究。

在判决书中,法院表示,海外产子咨询服务,诚然会引起社会广泛的对于公序良俗的拷问甚至打法律擦边球的质疑。但是,用理性的角度看,签订此类咨询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利用的是外国法律关于国籍的规定,利用的是外国在移民、出入境的法律规范和管理规范,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对此不作法律上的评价。合同法的基本原则是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在双方当事人对合同的目的、内容都明确知晓、达成一致且不违反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范的情形下,此类合同并不宜认定无效。最终判决驳回了原告诉求。

一审判决后,原告不服上诉,二审法院则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说法

消费者可诉求服务机构承担欺诈责任

针对消费者与赴美产子服务机构之间有可能出现的风险点,广东伟然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宗保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过往的案例来看,比较容易产生争议的主要有关于国内赴美产子服务机构提供有关咨询服务是否合法的问题以及在美月子中心是否符合法律规范的问题。

对于第一个问题,张宗保律师表示,赴美产子服务机构提供的服务在性质上属于咨询服务,而这类咨询服务在我国并未设置有行政许可等限制。因此消费者如果在诉讼过程中,以赴美产子服务机构提供的服务违反我国法律强制性规定主张合同无效的,则很有可能得不到法院的支持。

而另一个争议的焦点,则是美国当地月子中心是否符合法律规范的问题。由于这些月子中心设立于美国当地,因此应当适用美国当地的法律对其合法性进行评价。我国法院一般对此不予评价,但是如果服务机构在宣传时将月子中心的服务作为合同的服务内容之一并出现了虚假宣传情况的,消费者可以诉求服务机构承担欺诈责任等违约责任。

正如法院判决中的表述,海外产子咨询服务诚然会引起社会广泛的对于公序良俗的拷问甚至打法律擦边球的质疑。但我国法律对此类合同的基本态度是如果基于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在双方当事人对合同的目的、内容都明确知晓、达成一致且不违反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范的情形下,法院一般不会认定合同无效。但应当注意的是,由于合同涉及的服务有部分是发生在海外地区,如果产生纠纷则客观上会给消费者带来维权难的风险。

统筹:南都记者 程昆

采写:南都记者 吴灵珊 程昆 实习生 吴瑞琪  摄影:南都记者 顾威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