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到危重病患有海哥在,同事说像吃定心丸

高考分能上复旦的许士海填报了护理专业,如今他成为深圳市人民医院首个男护士长,他和同事合作的救护模式应用刚刚斩获省护理管理创新奖二等奖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5月13日        版次:SA16    作者:李榕

    红人榜

    在 这 遇 见 人 生

    人物档案

    许士海,36岁,安徽人,深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士长,广东省护理学会灾害护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深圳市护士协会副秘书长,深圳市护士协会男护士发展分会会长等。

    2003年6月,在安徽省寿县参加完高考的许士海,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全部都填了医学相关的专业。555分,全县第十名,高出安徽省当年重点大学线73分。许士海说,这是一个可以读复旦大学的分数,但最终在提前批次被暨南大学护理专业录取。他从小的志愿就是当一名医生,但没想过成为了一名护士,而这一干就是12年。

    选择

    上大学后发现,学护理是做护士

    许士海从小品学兼优,平时在学校保持全年级前三名。2003年,高考从7月调整为6月,因为非典,许士海在家复习了一段时间,最终高考发挥稳定,考了全县第十名。因为以前曾面对过奶奶生病,家里无人懂医疗的无助与心酸,所以许士海从小的愿望就是做一名医生,于是在高考志愿上都填了医学相关专业。

    “我当时想学临床,做一名外科医生、口腔科医生之类的都可以。”许士海说,当时他在所有志愿里也填了护理专业,但他对这个专业并不了解。直到来学校后才发现,原来护理专业就是将来要做护士的,这让许士海感觉落差挺大,心里挺失望的。

    2004年,一次安徽老乡会,许士海认识了自己的女朋友(如今已是妻子),妻子的分数比他还高20多分。她非常支持许士海读护理专业。“任何行业都是没有性别的,男性从事护理以后有发展前景。”许士海说,当时妻子这样安慰他,让他坚定了继续学习的决心。

    许士海的父母也曾为考高分的儿子去当护士感到可惜,甚至希望他回去复读再考大学。但许士海觉得,自己一定要在这行做出价值来,让父母放心。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一定要做好。

    2007年,许士海大学本科毕业,参加深圳市入编考试后,成为深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的一名护士,这是深圳市人民医院第三名男护士。

    成长

    从偏见到青睐,成医院首个男护士长

    “你是男的为什么不去做医生?”

    “男的为什么不能做护士?”

    这样的对话经常发生在许士海和患者之间。刚到深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的时候,许士海经常面对患者的不解。“看到一个大男人不做医生来做护士,患者感觉很奇怪。”许士海说,有的女患者要求女护士给自己操作,但是现在这样的质疑越来越少,有些患者甚至要求男护士换药、打针。

    2007年的深圳,作为少有的男护士,许士海要努力对抗周围的不理解和偏见。

    “刚开始来急诊科时很忙,就觉得怎么做这个行业,为什么选择去急诊,挺后悔的。”许士海说,有家属质疑自己打针打得不够好,打慢了,但要自己做好调整,加强技术的训练,学会跟患者做好沟通,解释好病情。在理论知识和临床经验丰富后,做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许士海介绍,因为给婴儿打针要打头部,为了练习好这个打针技巧,他在家拿了一个篮球模仿婴儿的头部,并在篮球上贴上一个软的管子来练习扎针。同时还要练习急救技能操作,心肺复苏、气管插管等。2012年,急诊科要开展气管镜业务,派许士海跟医生去广州学习了三个月,成功把需要的技术带回来了,如今做得非常成熟。

    “搬器械,抬病人,男护士体力比女护士好,值夜班不用担心,也不用休产假。”许士海说,男护士太“好用”了,越来越受到医院的欢迎,从当年他来到深圳市人民医院时的三个男护士,如今已有130多个男护士,光急诊科就有38个男护士。

    12年来,许士海从一名普通的护士成长为一名护士长,这是深圳市人民医院第一个男护士长。这些年来,他除了积极提高业务水平,参加各项比赛,也不忘学习,在职读华中科技大学公卫硕士、暨南大学护理专业硕士等。今年9月,许士海还要去新西兰参加一个护理的培训项目,全市有11个人,他是唯一一个男护士。“工作到了一定程度,需要接受新的知识,开阔眼界。”许士海说。

    5月12日,许士海前往广州领奖,他和同事合作的新“一站式全流程”救护模式在急诊重症创伤患者中的应用获得广东省护理管理创新奖二等奖。他今年也被深圳市卫健委评为2018年度深圳市卫生健康“优秀”“男”丁格尔。

    故事

    急诊室有“海哥”,同事说像吃了定心丸

    “救不回我大哥,信不信我砍了你们!”许士海介绍,几个男子口中的“大哥”,是个40岁左右的中年患者,脸色发白,一脸的汗珠。后背被砍了长长短短大概十几刀,过肩龙文身被砍成两半,肉已经翻开,露出骨头。面对男子们的“威胁”,许士海带领团队紧张有序地给重伤的患者包扎、输液、输血、维持生命体征,然后把人送到抢救室。几天后,这位患者被救了回来。再到急诊科换药的时候,患者朋友凑到患者耳边,告诉他许士海就是当初帮他铺好“生路”的护士,患者听到后说了一声:“谢谢你,救了我一命!”当护士转过身来时,他很诧异:“护士怎么是个男的?”

    作为深圳市人民医院最大的临床科室,急诊科每年都要接收约24万名患者,而每天都要抢救50- 60位,根据医院现有的人手,一位护士就得看管5- 6位患者。如此大的抢救量,高强度、工作环境复杂的急救护理工作需要体力充沛、耐力强的护士来承担,而男护士在这方面显然是要比女护士更有优势。

    尽管在急诊科工作风险很高,但跟着许士海,同事们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许士海介绍,去年8月8日,深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送来了一位瘦骨嶙峋的男人,这位男人的脸爬满了蠕动的蛆,头还被“吃空”了一大半,依稀可见到一点头盖骨,身上还发出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许士海带着几位护士,二话不说连忙帮他清洗伤口。他拿着水枪,小心翼翼地对着“蛆窝”冲洗,直到男人脸上的蛆全被清理干净。

    抢救完后,这位男人病情基本稳定下来,正当大家松了一口气时,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这位男人患有梅毒、艾滋病和癌症。许士海说,面对这样的患者也没有其他方法,只有眼疾手快,救人最重要。

    体会

    要站在患者的角度看问题

    “危重病人经过我们抢救后活过来,觉得自己很有价值,我觉得这是让人有成就感的地方。”许士海说,工作中见过很多病人,其他地方遇到不顺心跑来医院发火,甚至有些病人嫌你太慢了,把病历和钱往你脸上扔。很多护士在从业过程中,自尊受影响,想换个职业。

    但遇到这种情况,许士海还是会换个角度去想一下。“如果我是病人,我这样子会不会吵,会不会不理解。”许士海说,找茬的患者还是少数,没有必要去计较,站在患者的角度来考虑,很容易来理解。现在医疗环境比以前好很多了,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医护人员的工作,常常说“你们太忙了,我知道你们很忙,我不催你们”。这让许士海非常感激。

    “其实我还是觉得护士跟患者要互相尊重互相理解,护士会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希望患者管理好自己的健康,少生病,每天开开心心。”许士海说,一路走来,曾经有过后悔,但这些念头早已被工作带来的成就感打消了。如今,他一点不后悔做一名护士,他觉得自己选对了。

    “无心插柳柳成荫,360行行行出状元。”许士海说,护士这份工作,让他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校园爱情修成正果,收获了家庭和事业。他特别感谢妻子对他的支持,当许士海工作中遇到不开心的时候,妻子都会开导他:“人生遇到一个知己很幸运。”

    许士海说,如果当初读一个更好的大学,也许不如现在。干一行,爱一行。

    采写:南都记者李榕 受访者供图

    声音

    如果我是病人,我这样子会不会吵,会不会不理解。

    ———许士海说,工作中经常换位思考,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医护人员的工作,常常说“你们太忙了,我知道你们很忙,我不催你们”。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