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深圳美术发展内驱力

深圳美术“国家队”座谈会上,艺术家和评论家畅谈深圳艺术发展,思考创作与城市的关系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3月01日        版次:SA08    作者:谢湘南

    正在深圳画院展出的“同舟行———2018深圳画院院展”,该展将持续至3月3日。

    所谓“国家队”,它并不是说我们是国家水平的国家队,而是这个体制内的一个机构,提供了这么一个平台,所以画院的发展要研究作为体制内的、或者作为过去主流的美术机构,它有政府的资源,我们应该怎么样符合艺术的规律,真正推动深圳美术创作的发展,这就是画院要思考的问题。

    ——— 深圳画院名誉院长董小明

    艺术前沿、深圳力量。正在深圳画院展出的“ 同舟行———2018深圳画院院展”,展出了深圳画院16位驻院艺术家、31位签约艺术家和2位国内外客座艺术家作品共60余件。作品形式包括水墨、油画、版画、雕塑、水彩等,充分展现了深圳画院2018年度创作成果,全面呈现画院专业队伍当下的整体水平和实力。

    深圳画院作为一个艺术家平台,集结了一批优秀的艺术家,被誉为深圳美术“国家队”。2月22日下午,深圳画院组织此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深圳本地评论家40余人来到展览现场集中观展,围绕展览和创作举办了“2019新春座谈会”。深圳艺术有何优势?有何不足?又会有什么样的走势?与会艺术家和评论家展开了热烈探讨。

    深圳美术“国家队”展现创作实力

    “我们组织90人次艺术家,赴深圳前海、香港、黑龙江、南京、上海、惠州、汕头等地采风、写生、参观学习。在全国的一系列展览中,深圳画院总共有24位艺术家的26件作品入选了全国性的展览,4位艺术家的20件作品入选省级展,全院有51位艺术家的200件作品入选市一级展览,这是我们的好成绩。”

    在深圳画院举办的“2019新春座谈会”上,深圳画院院长徐章谈起该院过去一年所取得的成绩颇感欣慰。

    徐章介绍,深圳画院作为深圳市美术创作研究的核心机构,自觉担负起了凝聚全市优秀美术力量,为深圳精英美术人才搭建创作、研究、展示、交流平台的重要职责。2012年9月,深圳画院与深圳本土25位不同门类的代表性艺术家签约,与画院驻院艺术家共同组成了一支40余人的深圳美术“国家队”,经过六年的磨砺和锤炼,这支队伍的专业水平不断提升,创作成果逐年提升,为深圳美术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谈及对“同舟行 — ——2018深圳画院院展”的看法,广东省美协副主席、深圳市美协主席、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表示:“从这次院展,看得出深圳美术界的作品非常多样:不同风格,不同画种,有当代,有传统。这反映了深圳美术界,尤其是画院,以很开放的心态,把一些优秀的艺术家都组织在这个平台上。这个展览到现在已经做了7年,推动了深圳创作,应该说每一年都有进步。而且通过这样的形式,真正让艺术家凝聚在这里,相互沟通、学习。深圳画院强调专业交流,给艺术家们提供学术支持和平台服务,通过这个展览,基本上达到了出作品出人才的目的。”

    广东省美协副主席、深圳市文联专职副主席梁宇认为:“通过展览平台,涌现了很多精品,包括国家级、国际性,坚持举办了深圳画家年展,深圳画家画深圳,深港水墨展等,确实让深圳的美术工作展现出繁荣发展的局面。参展艺术家张树国认为,这个展览不大,但它代表了深圳的艺术现状。”

    参展艺术家周凯有两个很深的印象:“一个是签约画家制度建立以来,院内驻院跟签约的画家大家互相切磋,一起开展。这种交流使得大家视野开阔、活跃,这个制度非常好,这个效果是越来越明显。另外一个是画院的院外画家,坚持多元并进。”

    寻找深圳美术发展的内驱力

    关山月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张新英看展览后,同样深有感触,她认为:“画院既有客座艺术家机制,又有签约艺术家机制,扩大了艺术家队伍,整合了人才,形成了一种合力,凝聚成了深圳力量;院展这一系列综合的活动形式,有展览、研讨、采风、座谈交流,还有分享会、创研会、看稿会等等,通过这些活动,画院创作方面的组织工作落到了实处;从城市文化和艺术发展的双重角度推进艺术家的培养工作,就像以‘国际水墨画双年展’来推动深圳水墨艺术力量的发展一样,培养一股具有国际水准的深圳力量同时,也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张新英还表示:“由于驻院艺术家和签约艺术家在观念表达和艺术语言,还有作品的生活来源等方面的差异,驻院艺术家的作品社会性较强,完成度很高,但实验性相对弱些;签约艺术家艺术语言的实验性相对较强,观念相对超前;另外从画种上横向比较,很明显水墨的创新性和实验性要领先于其他的画种。我想这和深圳画院承担的国际水墨画双年展及论坛的课题是分不开的。正因为有了这个课题,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相结合,水墨才有了国际性的视野,才能走在全国前列。”

    关山月美术馆收藏部主任陈俊宇看了展览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形成深圳地域意义美术格局的内驱力是什么?陈俊宇表示:“深圳目前之所以形成现在的美术局面,从客观的角度而言是因为改革开放40年以来,深圳城市发展过程中由移民文化融汇而成,五湖四海,海纳百川,形成深圳目前多元并存的现状。但这仅仅是客观的文化背景而己,我觉得要产生新的文化意义与独特价值的美术格局,这里还需要一个很重要的媒介,就是这个城市文化的一种转化空间,像画院及其他的美术机构就充当了类似转化的空间,尤其深圳画院,就是从主观的角度寻求具有深圳地域意味的美术特征的形成,比如多年以来的国际水墨双年展,尽管目前业界对这一主题还有着各种各样的评价,但是事实上目前我们能够看到的是,由水墨艺术双年展产生了一批具有深圳本土地域文化意味探索的作品。相对而言,并不是这批作品在艺术上获得多么成功,而是这里面可以感觉到了地域转化的空间和可能性。深圳这个历史阶段,作为在这个城市里面的文化艺术机构,它有这个责任,我们这个逐步迈入成熟的城市文化也需要有这样的空间存在,其展现了一种内驱力形成崭新的空间和能力。”

    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许石林认为,深圳的美术界在全国越来越有分量。展览还需要形成自身的宣传策略,要有概念与主题,策展手法也需要多元化。

    每人创作认知提升,才能集中体现出城市的精神面貌

    参展艺术家郝强同样有很深的感受。他表示:“这个城市与社会给我们这样一个平台和身份,我们应当将自己对艺术的认知、身份的定位作为这个城市的一部分———我们的城市与生活的发展,以及我们与城市的责任在哪———或许这能在创作过程中养成一些良好的习惯。作为深圳画院这样一个专业队伍,我认为这种创作习惯是至关重要的。那么在这种责任的驱使下,我们的生活、创作习惯,以及概念认知的不同,可能就产生与以往一些艺术家的不同。我看画院是在是打造国家队,因此艺术家的使命感更应该是有的。因此我们都应该让同行们看到我们的创作和对艺术的认知。这也是推动这个城市发展一个很好的方式。只有大家每个人创作认知提升,才能集中体现出我们这个城市的精神面貌。”

    深圳画院名誉院长董小明表示:“今年院展,很多画家有明显的进步,从他的画里面体会到是很拼的,很多画家的作品在想办法沉下来和深入,这很好。但是距离我们心目中的院展,以及这个院展对我们这个画院能够起到的作用,我们做的还是很不够。整个全国的美术这两年是特别繁荣,走到哪里都是展览,展览多过创作,这是一个现象。作为深圳来讲,整个美术应该是进步了,画家的队伍也扩大了,而且确实这些年成绩也比较优秀,但是存在的问题是画画多了,研究少了,用思想来作画,真正沉下来作画,真正追求艺术上的提高,其实是少了。院展也存在这个问题,我们理想当中的院展,甚至创作过程中大家可以互相看看稿子,互相提些意见。”

    董小明表示:“大家都在思考,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我们要真正加强对创作的认识,加强对创作的研究,我们既然有这么一个画院的平台,这个平台就要真正起到交流、切磋作用,不然的话我们也是像走过场,一个接一个展览,就没有多大意义。画院是一个主流机构,我们在思考,这样一个体制内的专业机构,它应该怎么样发展,才真正对艺术的发展、对这个城市的文化更有价值。我们早期实行了客座,近年来实行的是签约制度,才有了今天的格局。正因为有了签约的制度,它打造了一个深圳这个城市所缺乏的专业美术创作的共同平台,所谓‘国家队’,它并不是说我们是国家水平的国家队,而是这个体制内的一个机构,提供了这么一个平台,所以画院的发展要研究作为体制内的、或者作为过去主流的美术机构,它有政府的资源,我们应该怎么样符合艺术的规律,真正推动深圳美术创作的发展,这就是画院要思考的问题。”

    采写/摄影:

    南都记者 谢湘南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