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的美好需要温润的诗词浸润”

“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冠军陈更携新书《几生修得到梅花》与深圳读者见面,她分享学诗心得“最重要的是要有感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2月28日        版次:SA03    作者:谢湘南

    2月25日,《几生修得到梅花》陈更读者见面会,在深圳书城龙岗城(红立方书城)举行。

    这回谁说

    陈更

    1992年出生于陕西省咸阳市,北京大学一般力学与力学基础专业在读博士生。《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冠军,被选为共青团中央主办的“第二届中华学子青春国学荟”形象代言人,全国妇联家庭和儿童工作部“‘书香飘万家’亲子阅读活动推广大使”。

    声音

    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们无法控制的外在客观因素,因而可控制的事情显得尤为珍贵,就像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性格、性情,是懒惰或勤奋,是温润或暴躁。当我们从诗词中感受诗人内心的所想所感,进而影响我们自身性情的塑造。

    ——— 陈更

    长发齐腰、一袭长裙的陈更,盈立在大众眼前,有人说“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这句李清照写的词,特别贴合陈更因诗词的浸润所散发的气质。2月25日,《几生修得到梅花》陈更读者见面会,在深圳书城龙岗城(红立方书城)举行。作为《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冠军,陈更被喜欢她的读者视为“诗词女神”。

    当晚,陈更以朗读顾城诗作《南国之秋》拉开活动序幕,分享了她阅读古典诗词的缘由与心得。陈更表示,从自己喜欢的诗词出发,保持求知和兴趣,所有诗词在你眼中都会变得简单而有趣……人生意义由自己来定,世界的美好需要温润的诗词浸润。

    “我真的让古诗词影响了我的性情”

    一个学力学,研究机器人的在读博士,特别喜欢诗词,因为熟读中国古典诗词,并活用在自己的生活与写作中,而被公众认知,观众从她身上感受到亲切的磁场,也看到矛盾的统一,她的知性中有理性的笃定,她形容初次见到的龙岗书城也很特别:“感觉书城非常有机器人的特点:高端。”

    活动开场,陈更就表示,她特别喜欢来书店,喜欢在书店见到爱来书店的人。初春来到南国,让她想到最近读到的顾城的诗《南国之秋》。

    “我读了这首诗,内心很受震撼。因为我对于南方印象最鲜明最深刻的就是水杉树,一排排笔直的水杉数站在蓝天下,把它们三角形的整齐的树尖戳向天空,这在北方是没有的。这首诗很打动我,因为它选取了准确的南方的意象水杉树,它又给了我一个很明确、很浪漫的想象,就是水杉树在风中写下婚约,我和你要过一辈子的婚约是水杉树在风中软弱地写下的。所以这首诗让我心里一颤,这就是诗歌能够带给我们的感觉。”陈更说。

    在陈更看来,诗词首先可以教会人更生动的表达。“我们为什么要读诗?它就像《南国之秋》这几天给我带来的感动一样,首先,它能够让你内心一颤,它让你感觉到了一点平凡生活中没有的浪漫和极致的震撼,然后你再从中往里走。这也是中国古典诗词能带给我们的东西,我没有办法直接跟你说诗词可以给你带来什么,但相对于坐禅、茶道、书法、瑜珈、进修等等,我们现代人常常去追求的修身养性的方式,诗词已经是很实用的了,它首先可以教会你表达。你本来写作文的时候只会说‘鸟儿在唧唧喳喳地叫着,告诉我春天来了’,后来你背了苏轼的《石钟山记》,你开始说‘啼声婉转,轻悦动人’,你知道古人形容鸟声最好的就是‘轻悦’。你本来会说梅兰竹菊是花中四君子,是花中有气节的植物,我们中国人很爱它,但是有一天你学会了诗词,你学会了一种精致的对称的语言结构,你开始说‘兰出腰谷,菊饮田圃,梅堆香雪于山林,竹扬清芬于窗舍,石花香草肃然有美人之名,既能品其美,又能修其性,其品修节,其性温婉’。现场,陈更举了很多这样的例子。她表示,“对古诗词最好的应用,最好的学习,不是说我把飞花令、诗词接龙玩得特别溜,不是说我背《琵琶行》、《长恨歌》、《离骚》全都上句接下句,下句接上句,完全没有问题,而是说,我真的真的让古诗词影响了我的性情,影响了我这个人。”

    “参与诗词大会过程中学到了很多”

    面对现场 学 生 朋友,陈更以自己参加“中国诗词大会”的经历现身说法,激励并激发他们对诗词的热爱。“中国古典诗词绝对是有一个大世界的,它是我们不同的人从中去领略各种各样不同事情的大宝库,所以非常非常适合小朋友读,所以我也特别高兴能够一直参与‘中国诗词大会’,我在参与诗词大会的过程中确实学到了很多。”

    陈更也尽情地表达了自己对古典诗词的理解,她说,“诗词不仅可以帮助大家的文学表达、语言素养、作文水平、语文成绩等等,更现实一点甚至是考上一个好大学,它可以帮助孩子有更好的信心。因为中国诗人用最温柔的、最慈悲的笔法写了很多很多美好的故事和对自然、风景、季节、世界细腻温柔的感知在诗词中,可以帮助大家成长。所以我们说中国诗词绝对不是卖弄文字的技巧,它里面是有一个大世界的,它应该像我们刚才所说的,你应该让它影响到我们的性情。那就是中国诗词里面有‘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情怀,‘哀民生之多艰’的民本思想,以‘仁’学为核心的人格观念,以‘尽兴’为核心的人生理想,以及积极向上、旷达乐观的生活态度,而且中国诗词里面还涉及到很多不同的辩证关系来帮助一个人变得更加智慧。

    比如说虚实、形神、言意、藏露,什么话是藏起来不说明白的,什么话是可以讲明白说的,什么东西是虚的,什么东西是实的;什么东西是我说的这层语言,什么是我背后的深意;什么是我的形,什么是我的神,这些都是中国诗词里有的辩证关系,而中国诗词还有很多像‘禅与、体悟、赋形’等等意境、意象、神韵的诗学范畴,然后有各种各样的雄浑、鲜浓、高古、典雅、绮丽、自然等等不同的风格,当你走进去就会发现,原来同一句话同一件事物可以描绘成这样的千变万化。”

    “学诗词最重要的是要有感觉”

    谈及新书,陈更说,不仅是自己平时读诗词的感想笔记,更想通过散文形式加以自身对诗词的感悟,让诗词的表现不拘泥于一种体现形式。陈更表示,读诗词让个人、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她的生活也因诗词变得浪漫。“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们无法控制的外在客观因素,因而可控制的事情显得尤为珍贵,就像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性格、性情,是懒惰或勤奋,是温润或暴躁。当我们从诗词中感受诗人内心的所想所感,进而影响我们自身性情的塑造。”

    陈更认为,中国诗词为青少年打开一条通往文学金字塔的路,其中蕴含的各式修辞手法、文学素养,以及通过诗词将同一件事物描绘得千变万化的文学表达。她特别希望大家都能对诗词有感觉,什么是对诗词有感觉?“其实很简单,我不是很赞同小朋友一定要从《离骚》、《琵琶行》、《长恨歌》背起,小朋友应该从小朋友喜欢背的背起,比如: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朗情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因为学诗词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感觉,你看到‘山色空蒙雨亦奇’,你是不是向往一个阴雨天;你看到‘人前桂花落,夜静春山空‘,心里是不是会生出一种安静宁静,让你觉得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这就是对诗词有感觉。如果大家能够对诗词有感觉才是一条最好走进诗词的路,所以一定要从大家最喜欢的地方读起。”

    面对读者提出“如何让诗词学起来没那么难”的问题,陈更表示,“用心感受诗词,了解一首诗词的起源、创作背景故事,从自己喜欢的诗词出发,保持求知和兴趣,所有诗词在你眼中都会变得简单而有趣……”“我们的人生意义由自己来定,世界的美好需要温润的诗词来浸润。”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谢湘南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