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协委员支招破解中心区土地稀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7月26日        版次:SA10    作者:张馨怡

    经过20多年的发展,福田受土地、资源等稀缺要素限制,产业发展空间不足已经成为影响福田的营商环境、成为制约产业发展的瓶颈。福田优化产业空间措施如何落地,又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7月18日下午,“提升产业空间,挖掘福田发展新潜力”对口协商座谈会在福田区委举行。福田区政协委员提议从飞地模式、城中村旧改等方面入手提升产业空间,并形成地理空间的产业聚集带。

    工业区城市更新缓慢

    产业空间被固化

    过去三十年,深圳城市建设用地已达到900多平方公里,接近深圳可建设用地总指标,所剩建设用地已经寥寥无几。福田作为深圳的中心城区,提出了围绕世界级湾区高端产业引领区的战略定位,主打“金融+科技”产业,持续发力“总部经济+新兴产业”,重点发展新金融、新科技、新文化、新健康等新兴产业。

    然而现实状况是,福田区新增产业用地有限,使用困难,存量产业用地改造难度大。福田区计划更新工改工项目进展缓慢,社会主体诉求多,存量产业用地改造难度越来越大,部分工业区城市更新经过多年谈判,开工时间依旧遥遥无期。此外,福田区产业空间受到央企、国企制约而被固化,部分老旧工业区因程序问题,一直未启动城市更新。

    建议将保税区打造

    成河套地区配套服务区

    去年,福田发布《福田区现代产业体系中长期发展规划(2017-2035年)》手册(以下简称为《规划》)。《规划》制定出“一核三带一轴八组团”的产业空间发展格局,其中河套-福保片区就作为重要一环。

    福田区政协委员周万雄表示,应对皇岗口岸、福田口岸至福田保税区紧靠河套地区的南片区的产业空间现状和可挖掘的产业空间进行全面的梳理。因为保税区毗邻香港的优势,周万雄建议,应当将该区域的写字楼及办公条件上打造为可为香港的金融、法律、会计、知识产权等专业服务机构入驻服务特别合作区的配套服务集聚区;在商业上可定位为香港商品和进口商品的集散销售区,一方面可解决大陆机构未来人员白天在河套合作区工作,晚上过境深圳(福田)居住人员的生活用品供应,以及国内游客来深不用过境就可以买到港货及进口商品的需求,同时有助于实现以福田保税区为中心的自由贸易政策区域产业定位。

    借助飞地和城中村

    改造拓展空间

    此外,他建议尽早尽快启动飞地战略。“福田区自身的产业空间非常有限,对于实现产业经济可持续发展,特别是加大发展实体经济、总部经济及创新驱动战略,飞地战略是正确选择。”周万雄表示,深汕合作区已由深圳全面接管,目前还有一定的土地空间,福田区政府应以区投控公司或成立深汕合作区项目公司,往深汕合作区争取土地建设多元产业园。

    而如今开展得颇为热闹的城中村改造,在周万雄看来也是福田产业空间拓展的重要依靠。“例如金沙片区中的沙尾村旧改项目,该项目既能融合深港合作区的战略,更能拓展一百万平方米以上的产业空间,与金地工业区形成产业片区,同时解决一部分企业人才公寓,有助于招商引商和留住好企业扎根福田。”他建议城中村的旧改项目应以产业空间为首要目的,3-5年内为福田区拓展出300万-500万㎡产业空间。

    加快盘活香蜜湖片区

    打造金融街

    福田作为金融大区,更是总部经济云集的区域,近年来由于房价高企,能够满足银行分行经营条件的优质写字楼供应短缺,已出现部分机构外迁的情况。然而金融是福田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业,为了巩固这一优势,福田区政协委员杨晖认为,空间的外部性是金融聚集的基础,应打通供应端,理顺现有旧改障碍、加快城市更新步伐,从而形成地理空间的产业聚集带。

    “金融本质在于资金融通、资金集散信息的迅速撮合,金融是天然具有聚集效应的行业。”杨晖指出,在各个城市打造金融总部的现有措施中可以看到,大多都形成了行业聚集地,如纽约曼哈顿、伦敦、北京金融街等,还有内地的成都天府新区、武汉华中金融城等规划。

    福田区打造“金融街”的有关规划已经出台近两年,深高片区是深圳中心区具有战略价值的优质土地资源,是全市重点项目开发的片区。目前来看,香蜜湖食街片区仍然是一个“低产区”,整个片区的盘活仍处于停滞的阶段。杨晖建议应当加快该区域建设的决策和协调,理顺机制障碍和利益纠纷。“一旦金融产业带形成,金融的高流动性将持续加快聚集效应,并积极吸收全球、全国、全市的优质金融资源,中心的效应就会大为显现。”

    本版采写 福田通记者 张馨怡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