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明新区年度教师朱晓玲:

曾给学生写几十封“情书” 把诗和远方带到他们身边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7月26日        版次:SA21    作者:贺如妍

    近日,深圳市光明新区年度教师评选结果出炉,光明新区实验学校老师朱晓玲当选新区2018年“年度教师”,并将代表新区参加全市“年度教师”评选。参选年度教师,对朱晓玲来说,不仅是一次比赛,还是从教二十载的一次梳理。

    十三年前,已经在家乡重庆永川普莲小学任教多年的朱晓玲来到光明新区爱华小学。那时的光明,教学条件、教育环境较为落后,很多年轻人都没能留下,熟悉乡村教育的朱晓玲留下了,一留就是十几年。她形容自己是“不一定要很繁华的环境,就带着孩子们,扎扎实实做事这种”。

    爱华小学的学生大多来自周边菜农和越南归侨家庭,大多家境并不富裕。面对这群孩子,朱晓玲思考,“我能给他们什么?”答案是读写的好习惯。

    “阅读,不一定能让他们成为状元,但一个会阅读的人,以后的生活一定不会太差。”而写作,则是让同学们留心身边的人、事、景,“当他们学会捕捉身边的美时,诗和远方就在身边。”朱晓玲认为,把诗和远方带到学生身边,是做老师最大的成功。

    曾为一个班写几十封“情书”

    年度教师决赛现场,朱晓玲曾给学生写几十封“情书”的故事打动不少在场观众。

    2010年新学年伊始,朱晓玲接手一个全校闻名的“烫手山芋”———六(2)班。这个班里,有早产儿,“走路时,腿都打不直”;有六年级了还在“吃手”的;还有同学“说话时,头就那样耷拉着,好像那脖子是歪的一样”……

    面对一群行为习惯欠佳的学生,班主任朱晓玲该怎么办?开学后不久的一次讲座,培训老师的一句话点醒了她:“你把你的学生当作‘情人’了吗?”从此,朱晓玲提醒自己“静下来”,留心观察这群孩子,“当‘情人’一样疼爱他,关心他”。就像喜欢一个人时会留心他的每个举动,朱晓玲把她对孩子们的观察都写进了博客,一个也没有落下。一年间,写下几十篇博客,她把这些称作给孩子们的“情书”。

    在这些“情书”中,她写下“我好像一棵被人遗忘的小草,随时都可能枯萎”的小雅;同时被她用“野蛮和温柔”对待的“爱讲小话”的旺彬;成为“班长候选人”的“调皮生”小辉……在朱晓玲眼中,“没有也不可能有抽象的学生”,在她的笔下,每个孩子都是具体的。

    本来,这些“情书”只是朱晓玲自己记录自己看,后来被一位同学发现,便成了同学甚至家长一起看。慢慢地,在与同学、家长的接触中,朱晓玲感觉到了“情书”的回应。一个学期下来,班里不仅实现了班干部自主管理,同学们的作业等学习习惯也好了起来。

    这几十封“情书”并不是全部。从教多年,朱晓玲十几万字的教育叙事见证了她对学生的爱。朱晓玲曾在《别停下敲击键盘的手》一文中写道:作为班主任、作为教师,不停下敲击键盘的手,实则就是不停下思考的步子,不停去探寻更好的育人之方,才能走上爱与智慧同行的幸福教育之路。

    “亮眼睛部落群”的读写趣事

    作为一名小学语文老师,朱晓玲认为自己“有使命培养孩子们捕捉幸福、发现美好的能力,阅读和写作无疑是最好的阶梯”。20年来,她坚持记录,同时,她也把这份自己的喜欢变成了孩子的喜欢。

    2014年,朱晓玲调往光明新区实验学校担任年级组长兼语文备课组长。校园里,她带领学生发掘身边的景,熟悉的人、生活中的事,并转化为教学资源,形成了名为“亮眼睛部落群”的“趣读、趣写”课程。在“亮眼睛部落群”里,读什么,写什么,同学们说了算。

    除了带领同学们观察生活,朱晓玲还定期为同学挑书,引导他们阅读。她打造“书香级组”,建立班级图书角,每班都有几百本藏书,每周开展“课外阅读课内读”的课程。朱晓玲和孩子们共读的第一本书是金波先生的《我们去看海》,这个书名也成了沿用至今的班级Q群名。

    一次,正在读《我们班的哈皮事儿》的俊扬对朱晓玲说,“老师,我也想写。”“好啊好啊,你写好给老师看。”就这样,这位四年级的小学生开始写起了小说。

    一天,俊扬拿着一个旧旧的本子来找朱晓玲,上面写着他的连载小说。看到后,朱晓玲送给俊扬一个新本子,本子写着“俊才扬天下”的题词,鼓励他继续写下去。通过这件事,朱晓玲意识到,“平时你读书,跟孩子沟通,是真的可以帮助到一个孩子的。”

    在读写方面,朱晓玲主持了《基于学生立场的习作拓展实践研究》《不同学段的整本书阅读指导研究》等相关课题,将自己在读写上的探索,凝结成经验推广。

    从教2 0年,拒绝陷入经验的“圈子”

    如今,朱晓玲即将进入教书育人的第二十一个年头。对朱晓玲来说,“20年意味着经验,也意味着职业倦怠、专业瓶颈。”如今,她正在努力避免“陷入经验的圈子”。

    “教学内容虽没变,但学生却是变化的,时代是前进的。”朱晓玲坚持“不重复”备课。在她看来,“孩子本身是丰富的,你喂单一的东西,他慢慢就变得单一了。”

    《纪昌学射》这篇课文朱晓玲上过四次了,却常上常新。2017年6月,刚休完二孩产假不到两个月的朱晓玲,在区级“新基础教育”视导课活动中再次执教《纪昌学射》,前后修改不下十次。最终此课例被评为光明新区2016- 2017年度优秀现场课例一等奖。

    参加比赛,成为老教师朱晓玲自我突破的途径之一。在准备比赛的过程中,她不断用最新的学科知识充实自己,并立足课堂,以理论指导实践,在实践中升华理论。

    同时,她还尝试自己所喜爱的古诗文融入日常教学中,主持开发了《小学中年段二十四节气诗文读写课例的开发与实践研究》课题,目前已经和团队成员黄自华、吴燕兰、刘辉、金枝鑫等老师实践了整整一学期。

    “其实小学老师呢,很多年后孩子们考上大学他不一定都记得,毕竟隔了那么多年。”朱晓玲告诉记者,但她相信,如果有一天她的孩子们长大后,“拿着书就想读的,那是童年埋下的种子”。

    本版采写/摄影:光明通见习记者 贺如妍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