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充值数千元后美发店停业”追踪

办美容美发会员卡套路深 消费者慎入

不少涉事顾客已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09日        版次:SA02    作者:邵枫

    昨日,南都报道了好小仔美发建安门店突然关停、会员预付款无从退还一事,后更了解到好小仔品牌在深圳绝大多数店面均停止营业,消费者纷纷担心陷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陷阱。目前,该品牌深圳公司人去楼空。

    据几名维权顾客向南都记者反馈的最新进展,他们曾向12315投诉这一情况,后得到宝安区消委会回复称,由于涉事门店负责人无法联系,且其深圳总公司亦不在注册地址运营,因此无法开展调解,建议走举报途径反映情况。昨日,不少顾客已开始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

    “收费后关门”案例频发

    昨日相关报道南都见报后,记者又陆续收到了其他几名好小仔顾客的投诉。一位女性顾客小欣(化名)称,她曾在龙岗碧湖花园的好小仔门店充值1500元,但这家门店今年春节放假后就一直没有营业。

    事实上,无论是真正有预谋的“卷款跑路”,还是经营不善导致店面不得不关闭,客观上都造成了消费者金钱的损失,并且也有损于消费者群体对整个行业的好感和信任度。即使仅针对深圳而言,这样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2016年7月,深圳一家“德琪美容美发”因亏损停业,有10多名会员担忧卡内共10多万元的预付款无法使用。而后,“接盘”的另一家美发机构虽然接受会员继续消费卡内余额,却设置了消费条件(每次消费须使用一半余额一半现金),并声称“德琪老板已携款潜逃”。不过,最终原德琪负责人现身,并承诺拿出资金供会员退款。

    “办卡来不及花”的情况在健身行业也时常上演。去年有深圳市民反映,福田车公庙一家“猿动力”健身房突然关门,涉及400多名会员,没用完的会员卡和私教课费用暂时无法退还。另外在去年2月,有人反映自己向深圳罗湖渔民村“乐动健身会所”支付了1 .35万元私教费,但3天后会所就关闭。据了解,该会所涉及大约300名会员的近50万元未消费金额。

    另据深圳市消委会发布的案例,2016年9月,深圳市消委会、福田区消委会陆续收到92名消费者投诉称,“芭比国际美容美发养生馆”关门停业,且关门前通过各种优惠活动,不停诱导消费者充值,给众多消费者带来损失;同年10月,市消委会还接到多宗关于深圳市福田区“尊尚健身会所”突然关门停业、预付卡余额无法退回的投诉,消费者称受侵害人数超过百人,而实际受侵害消费者人数或远高于此,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元。

    办卡容易退卡难

    据南都2017年3月报道,深圳市消委会2017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深圳市消委会共受理预付式消费投诉达8500多宗,占到了当年总投诉量的10%以上。并且,近年来有关占比还出现了逐年增长的趋势。

    结合以上案例可以看到,消费者在预付式消费模式下“被坑”,最常见的情况是商家直接关门停业,消费者无从追讨预付金额。另外,商家以“变更法人”、“地址搬迁”等理由,不承认消费者此前充值过的预付卡,或者附加再次充值的条件才能继续消费,又或者服务质量与宣传不符、顾客要求退款时遭拒,也是深圳市消委会指出的常见预付式消费“套路”。

    针对各常见行业预付式消费风险的高低,深圳市消委会也发布过一次调查评估,这一评估以2016年市消委会接获的消费投诉数据为基础,评估结果为,美容美发、教育培训、运动健身位居风险等级的前3位,美容美发行业广泛使用预付式消费,消费群体多,消费金额大,办卡容易退卡难、变更经营者、关门跑路等问题突出。这一结论,也与南都日常接获这一领域报料数量较多的事实相吻合。

    建议设置适度的发售门槛

    基于预付式消费存在的诸多问题,深圳市消委会曾提出建议:制定综合性的预付式消费法律法规,提高立法层级,扩大适用主体和行业范围,加大执法、处罚力度,明确相关部门权责,将监管落到实处。同时,也设立预付式消费卡经营者准入许可制度,设置适度的发售门槛,从源头上遏制侵权行为。

    说法

    涉嫌“非法吸储”还是诈骗?

    南都昨日报道提到,兰州好小仔公司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警方立案侦查。深圳部分好小仔的消费者就此对记者表示,他们认为好小仔深圳门店收取会费后关停也是同样的“非吸”套路。

    而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赖科铭律师表示,美发店在收取会员预付款后关门停业的行为,“是否涉嫌犯罪,应根据具体情况而定,无法一概而论”。他认为,目前舆论倾向于认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或者诈骗罪,但如果美发店发行单用途预付卡、收取顾客预付资金、正常提供服务,就并不符合相关法律文件规定的、可以认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条件及具体行为。

    不过,从诈骗罪角度看,赖律师表示:“如该美发店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收取顾客预付资金后,根本没有提供真实的服务,则涉嫌诈骗罪。”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诈骗公私财物2000元以上的,依照《刑法》关于诈骗罪的规定处罚。

    另外赖律师补充,《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对于企业发行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的行为,也有着企业条件、备案制度、单张预付卡限额、收取预付资金余额等方面的明确规定,如果企业违反规定发行单用途商业预付卡,情节严重的也会涉嫌非法经营罪。

    提醒

    A如何避免被无良商家“套路”

    赖科铭律师指出,预付卡消费中部分商家“强制消费”、“办卡易、退钱难”、“霸王条款”、“卷款跑路”等现象屡见不鲜,消费者维权也困难重重。赖律师建议,消费者不要盲目听信商家承诺,要注意考察商家的信用情况和履约能力,充值的金额也不宜太高。消费者在充值时,还要注意保存好相关证据,例如宣传广告、合同、银行付款凭证、盖公章的收据等。

    B微信转账能否作为定案证据?

    有消费者曾对记者反映,充值会员卡使用的是微信转账,不知道能否作为证据。赖律师表示,微信转账记录属于证据中的电子数据,也可以作为付款凭据。不过,根据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要求,微信转账记录在审判实践中作为定案证据应当满足以下条件:微信转账记录的来源必须符合法律规定;非实名制微信注册时,应当确定微信转账的收付款双方为本案当事人;确定微信付款的时间在涉案事实的时间段内;结合其他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确定微信付款的用途。

    南都记者 邵枫

手机看报
分享到: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