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共享充电宝:赛事进入中场

多家深圳共享充电宝企业实现收支平衡,盈利可期;租借费用仍是这些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多元化收入还没开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07日        版次:SA06    作者:谢宇野 张兴旺

    开栏语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共享模式成为众多创业者的重要选择。从在线创意设计、营销策划到餐饮住宿、物流快递、资金借贷、交通出行、生活服务、医疗保健、知识技能、科研实验,共享经济已经渗透到几乎所有的领域。

    去年以来,南都深圳读本“新风口”版面关注了在深圳乃至在全国出现的一系列现象级的新经济形态和经济现象: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租房、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资本热捧的“共享 系”题材,并聚焦了迷你KTV、团购式健身房、无人超市等等风口级的新事物。一年过去,这些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不久的将来,“共享时代”是否像曾火爆一时的O2O,正成为“过去时”的风口?南都记者将就此话题展开系列调查,敬请关注。

    时间倒退回一年前,大多数人还不会想到,充电宝还能在大街小巷随时租到。仅仅一年过去,很多深圳人已经习惯了扫二维码借还充电宝。当前,“共享”概念已经过了启蒙阶段,共享充电宝的市场竞争此时已悄然进入了中场:从运营模式来看,租借费用仍旧是主要收入来源,多元化收入还没开启;对“场景”的争夺越发激烈;产品还停留在1.0时期,未出现革命性升级;资本第一轮投入后静观其变。就像一场酣战进入中场后战况胶着,进攻方有些焦灼疲惫,又却放松不得,只得倍加小心投入竞争之战。

    A

    变化

    共享充电宝领域

    第一梯队已经出现

    在坊间,“到底谁租出了第一台共享充电宝”有几个不同的版本,其中深圳来电科技和它的创始人袁炳松的版本流传最广。2014年,因为“11·11”期间囤货促销失败,袁炳松动了出租充电宝的心思,随后来电科技成立。随后同样来自深圳的“云充吧”迅速入局,全国其他城市也出现了街电、小电、怪兽等一批共享充电宝企业。

    随着当时“共享”概念的深入,资本市场对共享充电宝的反应异常活跃。2017年3月以来,共享充电宝企业频频获得融资,在一个多月时间里,行业共获得10多笔融资,有30多家融资机构入局,融资总金额超过了10亿元,投资机构中包括了顺为资本、高瓴资本、IDG、红点中国等知名的投资机构,是当之无愧的风口。

    鏖战一年后,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第一梯队出现了。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专题研究报告》,综合实力梯队排行方面,来电科技、小电科技、街电科技以及怪兽充电位列第一梯队。其中来电科技、小电科技、街电科技凭借布局城市广、资金实力强等优势,已在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而怪兽充电则凭借其自身强大的运营及团队实力,成为市场的重要力量。除此之外,市场上还有云充吧、充充、魔宝电源、云租电等厂商。共享充电宝市场发展至今,已有不少厂商通过自身的运营打造,在市场上建立了竞争优势。但目前各梯队实力差距仍然较小,未来随着市场竞争的进一步展开,各梯队厂商位置或将出现频繁互换,且共享充电宝市场不稳定,未来或洗牌。

    街电科技CEO原源认为,行业野蛮生长已经停止,第一梯队已经通过产品和网点密度建立了很深的“护城河”,新品牌进入的难度越来越大。竞争的焦点一是产品数据,二是盈利能力。

    “烧”钱布局过多无效场景,是一个危险信号

    如果说在2015年伊始,各个入局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对未来的规划是靠“想象力”,那如今情况已大为不同。

    “各个场景的数据每家都有,非常透明,各自心里有数,这是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到现在的一个新特点”,来电创始人袁炳松认为,目前行业局面的变化来自对共享充电宝“充电”节奏和方式的探索,正是因为对此深度研究,加之行业基础体量和规模也有巨大提升,因此得来的数据可以很好地反映行业状况,为企业未来的规划发展做参考。共享充电宝有不同的使用场景,包括火车站、机场这样的更开放的大型空间场所,也包括餐饮店、酒吧、K T V等商户的场景。最开始各家企业在布局充电宝的位置和数量时,只能根据生活经验或者其他行业的数据做预估和猜测,但在实际经营中,发现很多场景的利用情况和想象还真不一样。

    袁炳松解释,总结数据时会发现很多“无效场景”,机器放置在这些地方,并没有得到充分利用。无效场景的比重有多大呢?“30%-40%的机器可能只贡献1%的收入,也就是说可能高达1/3的机器投入没有达到预期。”袁炳松举例说,在开始探索时,共享充电宝企业会理所当然地以为,占领每个社区、便利店,总会有人用的。但实际上数据很难看,“更多时候这些机器的存在只是满足了规模,在整个行业花掉了上亿元后,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无论对于投资人和企业来说都要警醒,“烧”钱布局过多无效场景是共享充电宝的一个危险信号。

    另外如机场这样的场景,往往需要企业花高代价进入,目的更多处于树立品牌,提高曝光度。“实际上去机场的人群不少都自备充电宝,另外机场也会有很多免费充电设施,并不是提高订单最理想的场景。可是这里又是企业希望拿下的,因为曝光度十分珍贵。”可以看出,共享充电宝的场景也要服务于品牌的推进。

    不同的场景,使用的机器类型也不同。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桌面型和小机柜是共享充电宝用户当前偏好使用的设备类型,占比分别达到45.5%和44.6%,而偏好大机柜设备的用户占9.9%;用户选取设备类型的因素分布中,有60.4%的用户考虑押金因素,使用是否自由及是否可以异地归还也是用户考虑的重要因素。分析师认为,桌面型和小机柜共享充电宝成本较低,铺设密度大,产品曝光效应明显。押金方面,共享充电宝厂商可开展高信用免押金服务。

    大机柜在大场景中更引人注意,云充吧CEO侯天赐认为,除了品牌推广的考虑,大机柜可以提供更多数量的充电宝,也的确更适合大场景人流流动更大的特点。桌面柜机则可以深入商户,日常订单的增长缺它不可,“云充吧在这两种柜机方面的投入基本是5:5的比例。”

    虽然处于第一梯队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场景攻占相当全面,但在竞争越发激烈、产品特性差异等条件下,也慢慢出现了各家专攻不同场景的情况。街电在餐饮商超消费场所的占有率明显更高,云充吧则瞄准了酒吧、KTV、夜总会等夜生活消费场所,看重的是它们更长的消费时间。

    多家深圳共享充电宝企业

    实现盈亏平衡

    虽然热度略有下降,但是不可否认共享充电宝行业目前仍旧处于高成长阶段。侯天赐介绍,“2017年全年,充电宝零售市场总额大概是400亿元人民币,共享充电宝行业市场总额大概是10亿元,这里我们把目前行业前五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和一些场景自行提供的方便客户充电的数据线租借或免费使用也算进来了。共享充电宝行业已经具备清晰的盈利模式。”

    分时出租充电宝是一种刚需吗?此前这曾是各方热议的话题,如今这种讨论变少了。“无论是市场接受度还是用户的使用习惯、线下商家的意愿,以及我们对于共享充电宝本质的理解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来电CM O任牧如是说。一年前大家都在讨论共享充电宝是不是刚需,需求是否存在,以及对其盈利能力的质疑。但是,大量资本开始涌入共享充电宝领域,一年下来,随着几家共享充电宝企业不断成长、发展,“特别是在线下铺设上去开疆拓土,这些质疑的声音慢慢消失了。”

    在任牧看来,从用户的使用习惯上,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使用共享充电宝,不管是用来电,还是街电和小电;用户的频次也越来越高了,用户的复购率在大幅提升,老用户的订单比例在大幅增加。而在商家的态度上,随着这一年的“教育”,在很多场景中,共享充电宝渐渐成为标配。在火车站、机场,甚至政府办事大厅,来电都实现了数量的叠加,甚至包括场景的种类也在拓展。在一线城市的人气餐饮店内有共享充电宝,各种展览、展会、音乐节也有共享充电宝。他透露,去年10月份,来电实现了当月结构性盈亏平衡,去年12月份实现了当月整体盈亏平衡。不过,2017年度还未能实现盈利。他信心十足地表示,“在2018年来电实现盈利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云充吧CEO侯天赐则透露,根据各家数据来看,共享充电宝设备平均3到8个月的回本周期,具有非常高的投资价值。目前行业排名比较靠前的街电,估计2017年的总收入超过2亿元,“事实已经证明了商业模式的成功。”据悉,云冲吧也已连续两个月实现收支平衡。

    事实上,除了“共享经济”的标签外,共享充电宝市场投入成本低、回本速度快,得到资本的喜爱并不意外。仅就单个充电宝的回本周期来看,这也是门不错的生意。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单个充电宝成本在100元-200元,每天的使用频次约为1次,那么单个充电宝的回收周期大致在4- 5个月。这大概也是大部分共享充电宝企业,在2017年3- 5月份纷纷获得融资的原因。从融资金额看,小电科技率先完成B轮3 .5亿元融资,街电融资超过3亿元,来电和怪兽充电融资均达到亿元级别。

    B

    竞争

    越发惨烈的“烧钱”场景争夺战

    共享充电宝问世后,“跑马圈地”就冒了苗头,随着资本的加持,竞争的深入,共享充电宝的场景争夺战持续升温中。“我们的行业和单车相比区别是B2B再2C,也就是说需要通过商家接触到用户。”侯天赐解释。场景的争夺涉及到了企业与商户的关系。

    想要把充电宝放置在商家中,场地租金或者分成已经成为常态,袁炳松坦言,如今行业内存在着恶性竞争导致的一种情况:商家主动或者被动地收到更多租金和分成,企业为了扩大规模也回应了这样的要求。“有的企业给商家的分成可以高达50%以上,收入的一半以上给商家,就是为了保住对这一场景的占领。”

    对此,投资人王磊认为,企业牺牲自己的利益,“烧”投资人的钱去扩大规模,对于产业链上游的生产制造商来说可以“旱涝保收”,但是对于出租的共享企业来说就是巨大的负担,给资金链造成了很大压力。小的共享企业因此可能陷入绝境。而获得更多融资的大企业会熬下来。

    去年共享充电宝这个行业风口起来之后,有太多的人想跟风,但是他们并没有硬件研发的积累和专利技术,也没有线下实体运营的经验,这样的竞争状况使得收入雪上加霜,出现很多公司拿了一轮天使投资后无法为继的现象。

    除了“充电”收入,谁能实现多元化经营?

    尽管根据业界的数据、资本市场反应情况,基本已确认了共享充电宝目前的盈利能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共享充电宝企业盈利模式还相对单一。袁炳松透露,目前来电已经进驻了260个城市,单月营收可到2000多万元,每天的订单则在30万个左右。不过这样的收入依旧主要靠“充电”得来,“这说明如今共享充电宝还在1.0时代,充电收入外,谁能先突破多元化的营收很关键。”

    广告收入是很多充电宝企业首先能想到的模式。来电的大柜机具有天然优势,醒目、面积大、有屏幕。但袁炳松也透露在创业不久后就考虑尝试广告,到目前广告收入占总收入的5%左右,未能根本改变营收结构,新媒介的出现需要一定的接受程度。不过他透露,来电也开始研制带屏幕的充电宝,虽然成本会上升,但是作为媒介的作用会大幅提升。

    侯天赐也透露,云充吧也在努力发展广告业务,主要是通过充电宝的贴纸实现。目前通讯、互联网企业对充电宝的贴纸广告有兴趣,已经签订了几千万的结构年单。不过效果还要市场来检验。

    除了盈利模式单一外,共享充电宝行业未来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也是行业一大隐忧。目前全国的共享充电宝日订单量不到200万个,与共享单车单日订单6000万的总量比还很小。袁炳松坦言,“我们认为千万级别的订单量,应该就是共享充电宝日订单的天花板。毕竟共享充电宝不是人们外出充电唯一的解决方案,等到用户数量达到一定级别,50%的人都接受使用共享充电宝,那么充电作为收入也就到了最顶点,不再能够承载大家对这个行业的想象,那么收入方面的开拓就是必然的。”

    与共享单车相比,共享充电宝成本较低,回本周期远短于共享单车的回本周期,资金使用效率较高。但企业最终的盈利还与用户需求、运营成本、盈利模式等因素相关,共享充电宝厂商需着力提升后期运营能力,降低运营成本的同时激发用户需求,还应扩展盈利模式,提高企业盈利能力。

    延伸阅读

    共享充电宝专利之战或愈演愈烈

    去年王思聪与聚美CEO陈欧“隔空”喊话打赌后,操盘着“街电”的陈欧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专利将是街电的“核武器”,将会利用这个武器让后来者无法入场。果真,近一年来,关于共享充电宝的专利纠纷已经引发45次诉讼案件,关系还颇为错综复杂。

    从专利数量来看,来电科技获得发明专利32项,国际发明专利7项,其所持专利数是相当突出的,随后为街电科技和小电科技。从上游产品供应商来看,来电科技与国内电池行业领导品牌飞毛腿达成战略合作,而怪兽充电则依托小米充电宝生产商紫米科技提供供应链保障。

    2017年3月起,来电科技就有关6项专利技术对街电发起了累计24件诉讼,涉及赔偿金额6600万元。2017年5月,街电以1亿元的价格购买了有关共享充电宝的3项专利,并在当年7月对来电提起了知识产权诉讼,涉及赔偿金额300万元;云充吧和来电之间也有多次专利争夺的过往:2016年7月来电将云充吧告上法庭,共3起案件,其中两案胜诉。但另一案则在今年反转,法院判决来电的部分专利无效。

    侯天赐将当初云充吧败诉的一大原因归结为缺乏经验,“我们当时没有足够重视应诉,导致最初法院裁定云充吧败诉,后来高度重视,申请专利局复审委进行复核,最终判定来电专利无效。这个事情也给我们上了宝贵的一课,即使专利在自己手里,也要认真对待每一个案件。”但来电方面则表示,针对这次无效专利的案件还会继续上诉。

    “共享充电宝和一般的共享产业相比,硬件和软件同等重要,而这两方面都和专利有极大的关系”,投资人刘萧分析称,如今核心专利和技术是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核心竞争力。专利是前提,其后会牵扯到产品供应链、批量生产、用户体验等问题。

    不过,昂若资本管理合伙人王磊认为,共享充电宝的技术壁垒相比一些科技行业还是不够高,尤其是目前很多企业总是可以找到“曲线救国”的方法,绕过知识产权保护的壁垒,这也给获得专利的企业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共享充电宝势头预测

    鏖战一年,共享充电宝的“第一梯队”出现了。尽管“共享”概念热度略有下降,但是不可否认共享充电宝行业目前仍旧处于高成长阶段。一个证明是,来自深圳的街电、云充吧、来电等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已实现收支平衡,盈利在望。不过,单一的盈利模式、对场景的惨烈争夺、产品的更新迭代、专利之战愈演愈烈等等,仍是共享充电宝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尽管如此,该行业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前景维持看好。

    行业发展指数

    ★★★★

    统筹:南都记者 谢宇野 采写:南都记者 谢宇野 张兴旺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