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带着父亲踏上理想之路

“广西孝女”陈春林赴武汉上大学,梦想当老师教书育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07日        版次:SA08    作者:苏海伦

    南都人物给你好看

    在华中师范大学的新家,陈春林为父亲按摩手臂。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供图

    9月4日上午,华中师范大学2017级新生开学典礼上,陈春林作为本科新生代表发言。

    9月5日下午6点,20岁的广西农村女孩陈春林还有半个小时的空闲时间。

    半个小时后,她马上又要开始华中师范大学的新生入学军训。但这会儿,她还要给自己患脑梗的父亲做饭。为了方便照顾,她带着父亲上学,从初中开始算起,如今已经坚持了5年。

    休学照顾中风父亲

    8月31日晚,陈春林推着父亲的轮椅,终于从老家来到她梦想的大学之城———武汉。瘦小的她只比轮椅高半个身子。今年,陈春林以超过一本线60多分的成绩被华中师范大学录取。陈春林向南都记者回忆,拿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她特别高兴。

    而这一路,却不容易。2006年,母亲突发脑溢血离世,2012年,在广东打工的父亲突发脑梗瘫痪,当时陈春林只有15岁,还在读初中。

    陈春林想起那最难熬的时刻。当时家里只有800块钱,只够把父亲带回来,“除了医院的押金,一分钱都没有了,我爸又很痛苦,我们在旁边干着急,没有办法让他好起来”,她回忆。陈春林姐弟俩选择了休学,弟弟去广东当流水线工人养家,月薪1500元,姐姐则留在家里照顾父亲。“举步维艰,哪一步都行不通”,陈春林说。

    打零工、学种菜,从零开始适应,一直怀着“一定要上大学”信念的陈春林难受于无书可读,“从一个从来不管事的人,突然变成了掌管家里事务那种人”。艰难的日子里,她每天抽出两个小时自学初三课程。2014年,她以七科全A +的优异成绩考入贺州高级中学,向学校申请提供住宿和父亲同住。

    那时,她每天5点半就起床,照顾父亲起床洗漱,还要喂饭喂水,端屎端尿,搓背按摩。安顿好父亲后,自己要赶上6点半的早自习。中午、晚上也是如此。

    考上大学获各界帮助

    三年高中,每天都是紧张的。满满的一天里,她把身心分成两份,一份给父亲,一份给学习。学习时,在各个学科的课本和辅导书里面,她写下密密麻麻的解题笔记。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考上了喜欢的华中师范大学。

    一路以来她都得到了初高中母校的资助,解决了很多问题,目前父女俩的住宿也是大学安排好的。华中师范大学学工部副部长、学生资助中心主任王东爽向南都记者介绍,这是华中师大第一次遇到带家属上学的学生。此前陈春林向学校求助,希望校方能够提供住宿。

    “对她的个人情况进行了充分了解,也跟她的中学的相关老师进行了充分沟通。”王东爽说,资助中心通过校内签报的方式,落实了关于给予陈春林同学特殊资助的报告。学校不仅减免了她28000元的学费,还腾出教师家属区的一个50多平米的房子供他们居住。“由于她父亲情况不太好,不可能跟同学住在一块,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从我们青年教工宿舍拿一间。”王东爽说,这还是华中师大第一次这样子提供住所。

    学校希望陈春林通过大家的帮助,能够自食其力,学校会通过奖助学金来帮助她解决经济上的困难,也会给她提供一些勤工助学岗位。“用自己的劳动来创造价值,通过劳动来获得经济上的自给。从他助变为自助。”王东爽说。

    “我会继续陪着他”

    在春林的悉心照料下,这些年来父亲的身体状况好转了许多。南都记者联系上春林爸爸时,他一字一句地告诉记者,“一开始春林扶着我去锻炼,一步一步,开始没下来床,后来下床了,就走出了院的大门。”由于脑梗的后遗症,他说话不利索。陈春林回忆,脑梗发病那次出院之后,父亲还进过三四次医院,“好像每一次都会头晕,一旦头晕,就极其担心他二次脑梗”。

    “春林的妈妈死得早,就慢慢锻炼了她,她是个很孝顺的孩子。”今年已经63岁的陈爸爸说,“她读大学,我不给她添那么多麻烦,尽量锻炼,自己能做的就自己做。”陈春林则说自己已经想好了,“无论我读大学还是工作都会照顾他,会倾尽全力去给他创造条件度过晚年,走过人生的最后阶段。”

    王东爽想起这位来自广西的小姑娘,“瘦小”,但是“很有理想、很有抱负”。眼神交流的时候能感到一股“韧劲”———她想成为一名老师回馈帮助过她的人。9月4日上午,华中师范大学2017级新生开学典礼上,陈春林作为本科新生代表发言,她引用了海子的诗句,“要有最朴实的生活和最崇高的理想,即使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她梦想成为一名教师,这也是她考师范大学的原因,她对南都记者说,“教书育人的这个过程,是传递知识和为人处世的道理以及爱的过程”。

    对话

    “对自己的处境没哭过,

    倒是考试压力大哭过”

    南都:2012年父亲发病需要照顾,你退学了,会不会很难受?觉得苦吗?

    陈春林:休学是挺难受的,一直以来信念都在那儿,要上大学,中途退学就挺伤心的,我爸还生病,当时状况是举步维艰,所有问题集中在一起,你必须去解决。我爸出院以后,稍微好转了,心都放下一半了,之后虽然不能回去读书,打零工、学种菜,从零开始适应,从一个从来不管事的人,突然变成了掌管家里事务那种人。生活还是挺困难、清贫,但是不会觉得苦,遇到事情就去解决就好。

    南都: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怎么解决?

    陈春林:学费是华中师大减免的,但我过一段时间会办助学贷款。生活费来源,主要是一家公司资助,每个月500块钱,爸爸的低保也有200块钱。我打算军训完以后,勤工俭学。以前的时候,爸爸换药的钱,是靠弟弟打工来的,他月薪1500元,一般会寄1200元回来。今年9月8日,他准备去部队参军了。

    南都:爸爸在你眼里是怎样的一个父亲?

    陈春林:爸爸在我小时候他很注重言传身教,做什么事情都会在我们面前树立榜样,只要别人有困难就上前帮忙,最后以此教育我们一些做人的道理。隔壁村有个老奶奶,90多岁了只有一个人在家,有一天大晚上了,还挑了一担柴,爸爸就帮她挑回去了。一直记得那件事,忘不了,爸爸说,老人家一个人挺不容易的,能帮就帮。小时候都听爸爸的话,他说的话也很深刻,所以一辈子都记得。

    南都:作为一个女生,会不会柔弱一些,因此而哭过?

    陈春林:在我眼里,女生有不同的样子,有的是比较柔弱让人想去呵护的,也会有的比如像我这样,我比较偏男孩子气,做事情比较大大咧咧,不太注重细节,我也很会丢三落四。我不会化妆,穿衣服都没有刻意注意过,堂姐经常提醒说我不注重打扮。我觉得长大了,不管男孩女孩都应该独立。对自己的处境没有哭过,倒是考试压力大也哭过,即使家里困难爸爸生病了,也没有哭过。

    南都:你是想当一名教师,为什么?有什么偶像吗?

    陈春林:我觉得老师有一个核心和本质,老师教书育人的过程,是传递知识和为人处世的道理以及爱的过程,反正有这样的交流的,就是最合格的老师,最和谐的师生关系。这样的生活和工作,是我所向往的。

    偶像的话,我的高中数学老师,很喜欢他,很尊敬他,他传递一种态度———名利不是太重要。他就很热爱他的教书事业,每一堂课都是精心设计的,但从来不在我们面前说。他身上传递出认真对待生活对待学生的态度。我幻想过当一个老师,以后至少要达到他的标准。哈哈。

    南都:如果妈妈还活着,你会对她说些什么?

    陈春林:让她放心好了,我现在已经长大了,肯定能照顾好我爸爸。我已经想好了,无论我读大学还是工作,都会照顾他,尽我所能、倾尽全力去给他创造一个条件度过晚年,走过人生的最后阶段。

    南都:在学业方面,有什么期待吗?

    陈春林:对于专业学习,对自己本专业学习会全力以赴,有机会也会去选修其他领域的课程。至于学历,我可能还是会想要考研和读博,不是说因为学历高就好找工作,我的性格偏学术型的,会往这方面去追求。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苏海伦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