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介入古村,古村活得越来越艺术

21位艺术家集聚深圳鳌湖美术馆,对古村落文化生态进行艺术探究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5月19日        版次:SA07    作者:谢湘南

    帐篷文化探索区域,一群孩子围着帐篷在信手绘画、涂鸦。

    这是一个艺术介入古村落文化生态的展览,还是一次行动,是对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古村落艺术蓝本化的一次实践。近日,深圳观澜鳌湖美术馆开展的“最近将来时———古村文化生态的艺术探究”由深圳市龙华区委宣传部(文化体育局)、观澜街道办事处、深圳市龙华区文化产业发展办公室主办,展览展出了21位艺术的近百件作品。展览不仅让古村呈现一种艺术生活的样式,也打开了一条艺术的通道,让当代与传统有机嫁接起来。

    以村民的方式融入艺术生活

    “我用最深的脚趾与牛湖的泥土告别/以最庄严的方式睡去/我所有的世界/因此安静”艺术家薛扬的一首诗《因此安静》放在她的两幅油画旁,一步入鳌湖美术馆一楼展厅就能看到。

    薛扬是此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之一,她的工作室就在村里。此次参展的艺术家很多都住在牛湖老村,如刘达、骆太生、方晖、何镒、李强、彭立彪等。叶文、李政德、沈周来3位艺术家则住在梧桐山艺术村,大渔等艺术家则分别从深圳的各区集聚而来。14日下午3点,“最近将来时———古村文化生态的艺术探究”展览开幕,人群中除了参与展览的艺术家,更多是住在村里的村民。他们对这里的展览,对正在发生的艺术表现出的不仅仅是好奇,而是热情的投入。

    南都记者在展览现场留意到,很多村民进入美术馆看展,而在广场上的众多互动与参与项目,更是引来村民带着孩子前来参与。在帐篷文化探索区域,一群孩子围着帐篷在信手绘画、涂鸦;也有孩子着迷于一旁的版画实验场,有成人则对木雕很感兴趣;瓶栽乐———环保种植体验、延时摄影工作坊、现场制陶体验等众多项目也吸引了众多参与者。

    展览是对整个艺术村文化艺术生态的一种培育。晚上,在村里的碉楼剧场,由住在村内的艺术团体爪马戏剧为村民们带来戏剧《末日》。21日、27日晚上还将由住在村内的艺术团体带来不一样的两场演出。

    展览呈现一种艺术生活的样式

    展览发起人之一邓春儒,是在鳌湖老村出生的一位70后。他表示,没有人能想到在今天,会有人思考鳌湖与艺术世界的关系。在重新回到鳌湖生活的5年间,他经历了最初的荒芜瘴气、儿时回忆交织着现实景观,在种种压力下,居然站在出生地却生发出了乡愁。

    邓春儒说,“今天在诸多努力下,鳌湖仍然回不到旧时光,乡愁仍在,但它却成为了我心中火热的现时。来自各地不同领域的艺术工作者们,共同参与守护它,保护着、拓展着鳌湖的生命力。我们在人类历史中存在最久远、最基本的单位———村庄中,用艺术实践修补各种断裂,携手创造有价值的生活,并期待影响更广泛的世界。”

    鳌湖艺术村与城际边缘村落“牛湖老村”在物理上重合、精神上交融。自2013年始成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工作者在此生活和创作,为边缘群落的文化再建树立实验场,不断衍发出艺术文化在乡村社区的各种生长可能。邓春儒试图用艺术来影响现在的古村,这也是他发起此次展览的初衷。

    专家观点

    鳌湖正在形成一种新的乡村文化生态

    张新英(关山月美术馆学术部主任,研究员)

    深圳鳌湖老村是清中期形成的历史古村,村里有距今400余年的客家围屋、碉楼、祠堂,也保存着传统的客家文化,原住民很少居住在村里。2012年,在鳌湖老村出生而后又外出求学成长的当代艺术家邓春儒回到村里,决心用艺术的方式介入鳌湖老村的现代化改造,形成一种基于本土“在地性”的新的乡村文化生态。5年时间过去,今天的鳌湖艺术村已经有70多个入驻艺术家,有了一个小型美术馆,有了每年定期举办的品牌艺术项目……

    艺术对于乡村转型的介入和影响,是中国农村城市化进程中一道独特又不乏复杂性的风景。不论是自发的还是自觉的,北京的宋庄、广州的小洲村、成都的蓝顶、重庆的黄桷坪、羊蹬,还包括深圳的观澜、鳌湖和大芬村,都在城市化进程中乡村的转型方面发挥了并继续发挥着作用。这就让它们无形中成为了研究中国现代化进程,尤其是农村城市化进程的一个个切片。然而近年来沸沸扬扬的北京宋庄艺术生态的窘困状况,以及近两年来798艺术区不断传出的新加坡季节画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等老牌画廊不断撤离、艺术区生态重新洗牌等消息,让人不由得对这些“新乡村”的未来产生了隐忧。对于这些“乡村”过去与未来的文化联系,以及艺术在其中所扮演的文化角色进行思考。

    社会的改变与进步归根到底是因为其受到了文明的冲击,正如“社会”的最初形成:社会叠加在自然之上,而艺术的价值正在于创造一种新的生态,叠加于社会之上。过去将来时,是我们对鳌湖艺术村自发形成发展5年以来所形成的艺术生态的一种探究,也是我们以艺术的方式对于某时某地文化生态的一种探究。对于后者,也许,鳌湖只是一个切片。也许,这个展览只是一个开始。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谢湘南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