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胜天:深圳有两个双年展给我深刻印象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21日        版次:SA07    作者:谢湘南

    郑胜天

    3月23日至25日,香港巴赛尔艺术展向公众开放。对于这个国际性的艺术盛会,业内的专业人士有何看法?

    第11届AAC艺术中国评选委员会轮值主席、当代著名艺术家、学者、国际资深策展人郑胜天是国内第一个艺术博览会的筹划人。3月19日,在深圳雅昌艺术中心,郑胜天为公众带来一场题为《我所经历的当代艺术三十年》的演讲,这也是他就任第11届AAC艺术中国评选委员会轮值主席后的首次公开活动。

    谈艺术博览会

    短短的几天时间内,艺博会会给人艺术盛宴的感觉

    郑胜天曾任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院)油画系主任,2011年因担任温哥华双年展亚洲资深策展人被颁发策展终身成就奖。2013年加拿大艾米莉·卡美术与设计大学授予他荣誉博士称号。

    郑胜天认为,艺术博览会是非常有意思的欣赏艺术的现场,认识艺术的方式。早在1991年,他就受文化部委托,参与国内第一个艺术博览会的筹划,1992年第一届中国艺术博览会在广州举行,这背后就有郑胜天的努力。

    郑胜天表示,最近五六年,中国的艺术博览会有了一些起色,北京、深圳、上海都有了自己的艺术博览会,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的艺博会一直没有做起来,处在比较低的层次与水准。“像农贸市场一样,看了让人失望,也就没有良性循环。”

    香港艺术博览会第一届也一般,但第二年被巴赛尔艺博会买下来后,力求站在制高点上,迅速就做起来了。

    郑胜天表示,他每年都会去看艺博会,因为看艺博会是最便捷了解世界艺术动态与潮流的途径,会让你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很多信息。参展的画廊也都在做功课,会把一些好的作品与艺术家,在短时间内压缩、整理,呈现在观众面前。艺博会上,还有很多讲座与讨论会,会设置一些前沿的讨论话题,重要的艺术家、策展人、美术史家、收藏家都会来到,所以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与交流平台。总之,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艺博会会给人一场艺术盛宴的感觉。

    当然,200多家画廊,对于普通观众在一天之内很难看完。郑胜天建议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制定不同的菜单,做一些观展的规划,在进展厅前拿一张地图,把自己要看的重点与线路标出来,这样会比较有效率。比如如果喜欢中国当代艺术,可以重点选择七八家国内的一线画廊;如果要了解西方的画廊,可以从顶尖的画廊看起。

    谈到AAC艺术中国,作为第11届AAC艺术中国评选委员会轮值主席的郑胜天透露,该奖将于今年的5月23日晚上在故宫办一场盛大的颁奖活动。

    谈策展

    策展是智力生产的过程

    “中国的当代艺术绝不仅仅只有30年。”郑胜天认为中国的当代艺术不是突然发生的,艺术的发展需要有一个堆积的过程。我们追溯中国当代艺术的这个“堆积”应该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当中国进入现代社会,中国开始引入西方的思想、艺术、文学,由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这样的一些先驱率先从欧洲引进现代艺术。这些西方艺术在中国的发展并没有因为中国社会的发展而中断,一直对中国的艺术发展产生着影响。

    这也是作为一名活跃在国际上的策展人,郑胜天将自己近年来的策展思路锁定在“历史性的展览”上的原因。

    对当下策展人泛滥现象,郑胜天表示,策展其实是智力生产的过程,是策展人观察与思考问题的方式,需要对一些艺术问题进行比较深刻的探讨,并不是做两个展览就是策展人了。

    艺术创作与策展也不应该受到艺术市场的影响,中国的当代艺术最近十年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发展得很快,这其实不是一件好事,市场在一定程度上绑架了当代艺术。把艺术当股票或地产一样来谈论,那是完全不同的价值判断,不在他的关注之内。

    谈深圳

    “深圳有两个双年展给我深刻印象”

    对于深圳,郑胜天说来的次数不多,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个双年展,一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来看过两次,感觉做得很好,与深圳这个快速发展的城市很匹配,探讨的问题都是当代的问题。另一个是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2003年,他应邀来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论坛作演讲,讲的题目恰好也是“双年展现象”,介绍世界各地这项艺术活动的来龙去脉。深圳也有很多做艺术的朋友,让他很喜欢,比如艺术家严善醇,郑胜天觉得他就是一位十分纯粹、优秀的艺术家、学者。

    对于有深圳观众表示,当代艺术有生疏、晦涩之感,不好理解。郑胜天表示当代艺术其实更好理解,因为更贴近当代人的生活,它所关注与表现的是与平常生活接近的事情,更容易被了解。比如艺术家宋冬的作品,把一些旧的老物件,甚至是垃圾放在一起就有一种美感。这样的作品跟生活、家庭、怀旧都有关,只要不带偏见去看,很好理解。

    郑胜天表示,艺术本来并不是投资商品,也不必当做太深奥的学问,艺术应当是一个让每人的想象力都能自由翱翔的天空。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谢湘南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