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市交警局局长徐炜:为了深圳的交通有改善,有争议我们也要做下去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03日        版次:SA01    作者:李亚坤 胡可

    高层会,有见地

    第6期

    我来问

    陈文定,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南都深圳平台CEO。兼任深圳市青联常委、深圳市青年新闻传播工作者联合会副主席。著写有《从底层滚出来》等书,主编有《记者不写新闻》、《并非官话》等书。

    座上宾

    徐炜,1968年11月出生,在职研究生,管理科学硕士。1991年7月入职深圳市公安交管局,迄今从警25年。2016年1月任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交通警察局)支队长(局长)。

    有温度的交警局长

    人生中没有白费的努力,也没有碰巧的成功。每个细节都无法忽视,每个努力的脚印都是相连,一步一步成就今天。工作也类似,努力了,成功就默默跟随。

    几年前,徐炜身兼深圳市交警局新闻发言人。

    深圳的新闻发言人制度虽然早就有了,但大多部门的新闻发言人很少露面,能躲则躲。而像徐炜这样敢于直面媒体,在重大新闻事件面前不卑不亢的人,很少见。也正因有徐炜这样的新闻发言人,深圳交警也逐渐名声在外。从初时舆论的风口浪尖、充满质疑,到后来征服媒体、被民众理解。

    现在,他是深圳市交警局的局长。

    深圳交警最近搞了很多创新措施,包括最近的对乱开远光灯者罚坐“绿椅子”看灯一分钟。大部分人认为非常解气,也有少部分人反对,争议总是存在。正如徐炜所言,这些措施都是为了深圳的整体交通状况得到改善而尝试的。

    也许数年之后,人们才会感受这种变化。

    在我和徐炜访谈的会客室里,放着一个小熊公仔,它穿着警服,还佩有警号,号码和徐炜的一样。我和徐炜打过多次交道,他像这个公仔一样极具亲和力。

    他在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微信群里,及时回复各方对交警工作的疑问和质疑。他的回复速度之快、态度之诚恳,已被代表委员们点赞不止,口碑爆棚。

    谈到执法,徐炜好几次谈起了幸福、温馨、人性化等词,这些词更多时候应该是谈人生的时候使用的。

    是的,他不是一个冰冷的执法者。

    他是一个有温度的交警局长。

    □陈文定

    谈治堵:要像治理边坡一样去治堵,一个月至少解决一个拥堵点

    陈文定:2015年以来,深圳交警动作频频,比如拉链式交替通行、潮汐车道,到今年的HOV车道、处罚车辆冲绿灯、交警铁骑等等,在市民看来是比较眼花缭乱的,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徐炜:总体来说,我们在交通管理上朝一个目标迈进,就是如何给全体市民提供更安全、更畅顺、更文明的交通环境。

    每年甚至每个月我们都推出一些新举措,让老百姓感觉城市交通在进步,对城市有信心,提起来有自豪感。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们查处后排不系安全带,带来了城市整体的安全、文明意识的提升。有朋友说去外地,司机一看系上安全带了,就问他是不是来自深圳。

    陈文定:大多数市民的理解中,交警的常规工作就是抄抄牌、处理交通事故,为什么要想这么多的办法治堵?

    徐炜:拥堵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大城市无一例外都是这样。许勤市长多次关注治堵工作。我们现在的治堵也是向着精细化在发展。对已有道路进行精细化管理,执法、改造,都要达到缓解拥堵的目的。

    我们现在还在做一个菜单式治堵的试点,接下来要在全市铺开。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让各大队、中队都要定出一个目标,一个月至少解决一个拥堵点,明年全年我们要解决两三百个拥堵点。这就像许勤市长说的,要像治理边坡一样去治堵。

    陈文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堵市”是全世界的难题,根本矛盾往往是城市快速发展与交通设施发展滞后所致。应该说深圳在交通上天然就有缺陷,尤其是原二线关口的设置,关口拥堵至今难解。这样的局面下,交警要去治堵,会不会有无力感?

    徐炜:从另一个层面来讲,深圳由于有了关口,原关外车辆没有那么快到市区,其实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市中心的拥堵。市中心早高峰没那么堵,这就是原因之一。

    另外市委市政府一直非常支持治堵,很多设备的投入,都是因为重视。以往治堵是交警和交委一起。接下来,我们把拥堵点分到每个大队、中队,各区、街道办也会加入进来,形成一个治堵的合力。

    陈文定:深圳的限牌与限外政策,在很大的争议声中出台。这也显示出市委市政府治堵的决心。但问题是,外地车进入深圳急剧增多,9月本地化使用的外地小车仍达到24.5万辆。这一数量继续增长,显然将无法达到2020年深圳汽车保有量增至在360万的预期目标。如果持续失控,限牌和限外政策还有没有必要?

    徐炜:限牌限外是治堵最有效的措施,一线城市无一例外都在使用。限牌限外政策限制了车辆无序的增长。当然限牌限外之后,外地车也在增长,对于外地车,我们每个月都在进行监测。

    外地车虽然是越来越多,应该说仍然处于可控状态。但是不排除在一定时候,我们会进一步采取措施,采取更严厉的限外措施,时间更长、范围更大。

    另外,最近7号线和9号线开通之后,中心区公共交通已经非常便利,明年还会加大倡导绿色出行的力度,对中心区的停车秩序进行治理,执法措施更为严厉,选择公交、地铁到市中心区来上班。

    谈民意:带有限制性政策的出台,要评估有无让更多人受益

    陈文定:深圳交警近两年推出的一些政策,引起了部分民意的反弹,就好像限电引起快递行业的大反弹,还有H O V车道的设置也有不少非议。民意对你们的决策会产生影响吗?

    徐炜:所有政策的出台,尤其是带有限制性的,都会影响一部分人的利益。我们会事先进行评估,看看会影响到多少人的利益,有无让更多人受益。

    应该说,民意在主导我们的警务,我们是以需求为导向的。利用互联网+,我们接下来会让民意来决定交警做什么、怎么做。

    简单来说,我们会在网站上设置民意窗口,还通过各种渠道搜集民意,我们叫做“民意雨”。这等于就是让市民反映哪里交通乱?为什么乱?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哪里乱交警就去哪里,哪里堵交警就去哪里。

    陈文定:禁摩限电引发的反弹非常大,很多车企也认为限电不符合时代发展。

    徐炜:我们搞禁摩限电,一大原因在于我们没有这样的道路资源,同时一些区域公共交通已经很发达。尤其是电动车,看似绿色环保,但是存在大面积的超标问题。我们查处的重点是非法营运、查处功率大超标的电动车。对市民自用的小功率电动车,并不在我们的查处之列。

    当然我们现在也在用互联网的方法管理电动车。每个电动车车主只要注册我们的星级用户,上传发票、身份证等信息到网络,我们会自动编一个号,等于电动车也有了个身份。

    陈文定:是不是赋予电动车一个编号之后,以后对于轻微的违法,就不需要再扣车?

    徐炜:是的,仅是进行罚款等处罚。电动车有了身份之后,我们还可能在深圳一些偏僻、公共交通不发达的区域,譬如大鹏新区等地,允许当地的电动车运行。这让我们的限电政策也更为灵活更有人性化。

    谈服务:夜间违停以及违停及时挪车或将不处罚

    陈文定:市民对停车的问题很关注。深圳这座城市停车位先天不足,这注定了车辆必须要违停,不是违停在这里就是违停在那里。交警的处罚可能合法,但好像并不合理。在解决违停问题上,你们做过一些什么服务措施?

    徐炜:违停罚款区间从200元到2000元,根据情节不同,处罚不同。罚款200元的属于较为轻微的。

    实际上我们对于违停的处理遵循三个标准,严格化、精细化、人性化。严格化就是严格执法。精细化就是限制交警、交通督导员的权力,一些路段晚上存在违停现象,不能去抄牌,即便抄了牌也没有办法录入。

    这其实也是我们人性化的一个体现。毕竟全市老百姓都有停车的需求。但是全市的停车位是不够的,使用道路停车已经变成了一个基本需求,特定时间段,路边停车实际上对交通秩序没有影响。

    现在虽然路边划定了一些宜停车车位,但是这需要投资,没有那么灵活。我们会在网上公示一个允许停车的地点和时间,市民按照这个去停,就不会去抄牌。

    对于轻微违停现象,以前我们也搞过敬告执法,10分钟之内开走就不处罚。但是执行起来非常难,这需要交警在旁边等10分钟,没有那么多的警力。

    接下来我们拓展星级用户平台。对于这种200元罚款的轻微违停,交警抄牌之后马上可以收到短信,在10分钟内返回车旁边,将车开走,拍一张照片上传到星级用户平台,我们就视同你已经挪车,不进行处罚。

    谈科技创新:和华为等高科技企业合作,用创新应对复杂的交通

    陈文定:车管所刚刚推出了“车驾宝”,这也是全国首台自助办理驾驶证的业务。车管所也为此在申请外观、实用专利,南山的排阵式交通也申请了专利。警队内部的这种创新氛围怎么样?

    徐炜:这两年深圳市公安局搞了“梦计划”,创新氛围很浓。深圳每天那么多的交通违法,依靠人力怎么可能管得过来?所以我们必须创新,在管理方法上要有创新。

    譬如说我们交警手中有那么多数据,但数据怎么挖掘使用,这就需要自己去动脑筋。我们要在这座城市找一辆车并不难,我们的数据能锁定他的大概位置,但还没有办法确定这辆车的精确地点。我们每一个交警都应该是数据分析员,利用数据,分析规律,最后找到车。我们就是在用全新的方法来管理交通中出现的问题。

    陈文定:按照普通市民的理解,搞技术创新好像是科技公司应该干的事。交警内部怎么激励创新?

    徐炜:按照市公安局的要求,我们也设立了改革办,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相关事务。我们还不断去强化创新,从民警、科长再到处长,传达这样的理念,传统的那一套已经不管用了。我们还和很多科技企业,B A T、华为等等,我们有这样的条件,有好的思路,就可以通过科技公司来实现。

    我们还有创新大赛,在立功授奖、提拔重用上,对科技创新的人给予倾斜。创新是我们荣誉体系中很重要的一环。

    我们还通过岗位的调整,包括机关与基层单位的交流、大队与大队之间的交流,变化岗位,让他们能从固定的思维模式中解脱出来。

    谈队伍管理:有管有放,才能铲除车管业务中的腐败问题

    陈文定:换驾驶证、车辆年检等等这些车管驾业务,以往门难进证难办,要找关系托门路,甚至还有了腐败空间。现在预约办理,公开透明,速度快效率高,市民的感受明显。但是我留意到车管所门口还是有一些中介。这些中介为什么还有生存的空间?

    徐炜:其实车管驾业务从全国来看都是滋生腐败的重灾区,深圳交警也不例外,已经查处了多名有关人员。

    客观来说,车管业务限制多、流程多,办起来很麻烦。譬如说车上贴一个玻璃纸,或者外观有轻微改动,严格按照规定,就是无法通过年检。但是问题很小,找找关系,说不定就过了。

    同时对车管所的监督很弱,都是车管所自己对自己监督。一方面车管所是非常独立的,它的业务是独立的一摊,局机关都不见得懂。另一方面省厅车管部门离得也远,难以监督得到。同时车管所也要使用大量的辅助人员,这也是腐败的高发因素。经过整治,一些交警还是会害怕,一旦有违法违纪付出的代价很惨重。但是辅助人员就不管那么多。

    陈文定:在我们看来核心还在于服务不够好,以至于一些人要花钱买服务。你们怎么来解决服务中出现的问题?

    徐炜:我们知道了车管所的问题所在,这也是我们重点的改革项目之一。在12月底我们可能就启动新一轮全新的改革。以前我们的改革只是措施上的创新,没有制度上的变化,这一次是制度上的大变化。

    一方面我们要“放”,往社会放,我们搞了驾驶证自助办理的一体机,这些机器我们可能会放到社区,市民自助就可以办理。年检标签也是一样,也可以实现自助打印,不用求人找人。

    再一个是往企业放,往4S店去放,我们已经启动试点,涉及到车辆的业务放在企业去办,由企业去负责。

    我们还往网上放。网上预约办理业务,将办理流程缩短。最后就是往大队放。车管所在每个区基本都有分所,预计明年下半年,各分所业务划归大队去管,不再归车管所管。以后车管所不再是一个办理业务的机构,而是一个监督机构,负责监督各大队的车管业务。

    当然我们敢放,原因在于我们有收。所有的数据要集中起来,我们要利用大数据来监督。不仅仅是对车管所,对于其他交警,我们现在也使用大数据来监督。

    车管所这块,我们希望利用半年时间,争创一等车管所,争创一流车管所,让深圳车管所成为一等中的一流。

    谈5·26事故:注意与民意互动、用最大的公开透明去回应质疑

    陈文定:2012年5月26日的滨海事故,深圳交警的处置让人印象深刻,你当时是副局长,也是新闻发言人,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披露情况。5·26对深圳交警意味着什么?

    徐炜:从5·26事件开始,深圳交警发布消息及时、注意与民意互动、用最大的公开透明去回应质疑。迈开了这一步,我们就知道我们不能再走回头路,也不用再走回头路。相反,这也倒逼交警必须要去规范执法。通过这件事,我们也和老百姓形成了互信。

    妙答

    陈文定:你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交警局新闻发言人,做局长和做新闻发言人有什么不同?

    徐炜:最大的不同是现在不用我去说了。

    心里话

    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有职业精神

    陈文定:老百姓对交警的要求很高,堵车了骂交警,牌被抄了也骂交警,你们会不会有委屈的时候?

    徐炜:警察当中,应该说交警是与市民面对面最多的,难免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让老百姓不满意或提出异议。其实有时候我们交警每天处理很多事情,尤其像节假日在东部,站岗半天一天,又热又累,100次劝导交通违法,难免感到烦躁,第101次可能会与人吵起来,有争执,会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这样确实会有委屈。

    陈文定:委屈时怎么排解?

    徐炜:我们教育交警要忍耐,虽然你100次劝导,但是对于每一个你劝导的人来说,他可能都是第一次交通违法,你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有职业精神。但反过来我们也要保护我们的交警,对于妨碍执法、暴力抗法的,一定要坚决予以拘留。

    如果不能保护交警执法,他被人打了骂了都得不到保护,那么他下一次可能就不会管了,是一个恶性循环。对交警的保护,某种程度上也是维护城市交通秩序非常重要的一环。

    只要为了让城市的交通得到改善,作秀也要做下去

    陈文定:交警一直以来是媒体比较喜欢的部门,因为宣传的内容多、花样多。不夸张地说,深圳交警就是“网红”。最近还尝试了直播的方式,直播全市千骑千警。有人会为你们的执法创新点赞,觉得这种做法很接地气,但也有网友认为,交警玩这么多花样是在作秀,你怎么看?

    徐炜:宣传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对交警来说,处罚并不是目的,宣传教育才是重点。我们非常乐意去用新方法去宣传。我经常说,只要为了让城市的交通得到改善,作秀也要做下去。

    我们现在经常搞直播,也有一些争议。但是我们的直播,既是对路面执法、整治行动,甚至驾驶员科目一的考试也都尝试直播。这是我们公开透明的表现,也是自信的表现。只要为了这个城市的交通有改善,为了多数司机的利益,有争议,我们也要做下去。

    明年开始,交通处罚要逐步下降、减少

    陈文定:深圳是全国交通罚款额度最高的城市。交警搞一些新举措的时候,网上就有声音质疑是不是又要搞创收了。作为交警局长,你怎么看待这些声音?

    徐炜:交警第一责任就是执法,这最重要。通过执法达到交通有序。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是必须严格查处,哪些是可以教育的。今年,我们从数据来看,处罚数量并没有上升。明年开始,我们的交通处罚要逐步下降、减少,要以宣传教育为目的。

    AⅡ04-05版

    整理:南都记者 李亚坤

    摄影:南都记者 胡可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