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独者”刘若鹏和他的光启王国:

评论家批判家太多 我们更需要实干家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11日        版次:SA48    作者:熊晓艳 冯宙锋 王子荣

    刘若鹏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2015年2月3日,工作人员围在云端号附近,在做最后的升空准备工作。 南都记者 王子荣 摄

    宽额头、大脸庞,一双眼睛透着执着的光,说话大声而有力,爱穿略微宽松的西装。想做“颠覆者”的刘若鹏,是一名80后海归博士。在过去5年多的时间里,他从一个科学家转身为企业家,创立了一系列研究超材料、临空飞行等未来科技的公司和机构,其中光启科学于去年在香港借壳上市,随后又完成了几次大的并购和投资。

    光启设计了多少“黑科技产品”,有多少是自主研发的?在南山科技园带着神秘气息的办公室里,除了已开始推向市场的产品外,还有很多在秘密进行,只有核心人员才知晓。庞杂的光启系里,员工们都在努力适应老板快速调整的战略节奏。近日,他又开始提出了打造“全球创新共同体”的概念,希望联合全球创新者的力量一起“设计”和“交付”未来。

    在每一个公开的场合,刘若鹏不爱说个人的过去,三句话两句都不离光启以及最近所研发的各项新成果。为了让每个产品都能被外界所知晓,他频繁地参加各类论坛,并为此做了细心的练习和彩排。此外,他还要盯项目进展,指导公司技术和梳理业务框架等。“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感觉快挂了!”

    玩笑间,他坦承自己是个孤独的创新者,承受着外界的压力。不过,“现在的评论家、批判家、思想家太多了,我们更需要能一起真正推动这些创新的实践者、实干家。”

    萌芽:

    爱上超材料的“80后”

    1983年9月的西安,刘若鹏出生了。由于父母工作在深圳的关系,小学期间刘若鹏常年在两地奔跑,直到毕业后才定居深圳。

    从高中开始,刘若鹏对于物理和数学有着偏爱的执迷和天赋。毕业那年,在4所可以选择保送的大学里,他选择了浙江大学入读竺可桢混合班。刘若鹏最初对于超材料的研究,也开始于此。2006年大学毕业后,他获得了杜克大学全额奖学金攻读博士学位,导师正是痴迷于超材料研究的物理学家D avidSm ith。“我的导师因为早期超材料研究领域的争议离开了原来的学校,来到杜克大学重新开始研究。当时,我是他的第一批学生。”

    对于超材料的研究,也让刘若鹏认识了后来的张洋洋、赵治亚、季春霖和栾琳4人,并组成了研究团队。2009年,刘若鹏和季春霖作为第一作者,在权威杂志《科学》上发表了研制出“隐身衣”的论文,引起世界轰动。所谓隐身衣并非真的不存在,而是在指定的电磁波频段内,使电磁波转向,绕过被超材料覆盖的物体,造成“隐身”的效果。

    不难想象,这项对于军工和商业同样有着至高无比价值的研究成果,为这支团队抛来多少橄榄枝。但此时,他们却做了一个决定——— 回国。

    破土:

    体制外成立光启研究院

    “这么多年来,深圳沉淀下来的文化、理念及企业的创新氛围,会影响到整个城市的性格。无论是谁,都会被感染,这是我们当时看重的。”拿到博士学位后,刘若鹏带着团队正式回国创业。2010年7月,靠着自筹的20万元作为起步资金,光启研究院成立,由刘若鹏担任院长。

    从一开始,光启研究院就是一家独立于体制外的民办非企业新型科研机构。

    研发需要大量的投入,显然最初的20万元只是杯水车薪。刘若鹏回忆,当时因租不起房,曾在一辆“小破车”里办公;为寻找没有电磁波干扰的实验环境,钻进一栋尚未竣工的大楼的地下车库;买不起实验设备,就租用别人准备废弃的。“那几年我们非常拼,经常到了凌晨两三点还在地下车库里满头大汗地干活,我们的核心技术,也是这么一点点被研发出来的。”

    好在,当年光启成为广东首批引进的12个海外创新科研团队之一,开始得到资源支持。不久,刘若鹏认识了最初的投资人,拿到了3000万元起步资金。随后,光启又被深圳市政府选为2010年深圳十大自主创新工程,并列入深圳市“十二五”计划重点支持的科研平台机构。

    对于平均年龄仅约27岁的团队来说,与窘迫的创业条件相比,另一个更大的困难是不知该如何做研究。后来他索性放手一搏,没有制度、流程、职务之分,大家都坐下来头脑风暴,一门心思解决技术上的难题。

    发展到目前,光启已建立了严格的淘汰方式,并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在这里存活是很难的,我们承认很残酷,但是只有这种竞争才能在最尖端的领域做出事情来。”刘若鹏的坚持,让光启由最初的5人逐渐发展至2011年的50人,到目前达600人左右。

    起步:

    每周25件专利的速度聚焦

    光启的真正起步,开始于2011年。从那时起,很多成果开始显现出来,也有领导陆续到深圳考察这家生产“黑科技”的公司。

    从2011年开始,光启以平均每周25件发明专利的提交速度,其中超材料行业知识产权占比达85%。如今,总专利数已超过3000件。

    “高科技领域的发展是需要时间积累的,尤其是在我们刚成立的时候,技术氛围基本是空白。”刘若鹏认为,在当时做好基础研究和积累一定的专利池,显得非常必要。“我们心无旁骛地去探索应用的可能性,并验证这个基础的技术的能力。”

    这一基础研究,在后来的产业化道路探索上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超材料为例,其本身有很多非常好的性能,但在具体的生产制造中就极易出问题。当超材料跟其他材料混在一起时需要封装,但实际上这些材料本身相克,这个过程很有可能导致材料失效。

    “很多人说制造超材料简单,如果你只想造小指甲盖大小的材料可能的确不难,但如果要拿它去造飞机、汽车,那就需要精密的尺寸和加工。”

    另一个更为现实的,是居高不下的成本控制。刘若鹏介绍,在2011年,一块半平方米超材料的成本价大约需4万元。“你如何去产业化?”他说,要想降低成本,不是搞定供应链就可以了,而是要在科学技术和制造方式上去创新。

    在这一路的发展过程中,政府的支持也纷至沓来,光启驶入跨越式发展的轨道,陆续建立了科技部批准建设的超材料电磁调制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发起成立了全国电磁超材料技术及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立深圳企业博士后工作站分站等。

    拔节:

    扁平化为创新试错带来空间

    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光启都是第一个率先推进超材料产业化的公司。

    光启第一款的产品,是此前在杜克大学就完成的一项叫做“小天线”的相关实验,其解决的是大型场馆和人流量大的公共区域难实现高速上网的问题。这项技术不仅博得了一项大公司的商务合同,同时基于超材料的Wi- F i解决方案,也被试用在深圳地铁上。按照原有计划,该技术将在北京、上海等地也推开,但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技术在实际应用中非常复杂,至今只有上海有较大范围的尝试。

    从第一笔订单起,光启开始了大量在市场化产品上的尝试,为尽快找到科技与产业化的顺畅结合,内部也设立了独特的“规矩”。研究院里不树立个人权威和学术霸主,不设立个人奖项,往往以团队为单位进行表彰。扁平化的组织结构,也为创新试错带来空间。当一项新的开发技术在A市场走不通时,可以申请在B市场尝试。可是,打通科技与产业的概率仍然很低。刘若鹏称,即便是光启也仅10%左右,而“这已经是超世界级的水平了”。

    2013年之前,光启在产业化的方向和商业结构、商业模式,以及产品的选择开始出现了问题。刘若鹏意识到,无论是隐身衣的理论,还是超材料的技术方面,都需要更为实在的产业和商业模式来承接。在三周年会议上,光启决定以超材料技术为核心,将产学研资源聚焦于超材料、临近空间服务、光子支付三大领域。

    其中,超材料方面的产品除小天线外,还有小型滤波器、超级Wi- F i、平板卫星天线、隐形产品等,而唯一的民生领域应用是超级W i-Fi。在《中国好声音》第四季总决赛期间,W i-Fi接入量峰值达每分钟1000人次,平均每分钟上传8000张照片。而在深圳,包括深圳软件产业基地在内的不少办公楼宇和商圈也开始启用。

    临近空间平台,是光启至今为止重推的一个发展领域。光启在此的新型空间平台包括“云端号”、“旅行者号”、U FO悬浮站U -1等,后来为扩大空间服务领域的优势,光启并购了马丁喷射器、太阳方舟等低空飞行产品公司。

    此外,光启还有一个重要的业务,是智能光子平台。光启智能光子总裁黄薇子表示:“我们希望为每个人创造一束光,这束光可以取代你的身份证、钥匙、门卡和钱包。”在推出的这套业务中,不仅涵盖了传统一卡通所有的应用场景,还可为企业做门禁和安防设置和管理,及手机光钥匙等。过去一年多,深圳市民中心已在陆续安装光子门禁系统“光子通”,深圳部分银行也已经开始推出光子支付和取现。

    狂奔:

    寻求资本的支持

    整体来看,目前光启所投身的产品主要用于军事、航空航天、应急救援、公共事务和安全等领域发展,民用市场对其的接受有限。在其着力于探索市场化的同时,光启也在“秘密”谋划自己的上市之路。2014年9月,光启的一系列颠覆式空间技术产业借壳港股英发国际控股香港上市,并正式更名为“光启科学有限公司”。

    去年12月19日,光启科学与新西兰马丁喷射包公司订立投资协定,认购其扩大后已发行股票的52%。今年2月14日,马丁喷射包公司在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同时,去年12月光启科学还以约1亿元的价格认购加拿大太阳方舟公司已发行普通股的32.58%,并计划在后期继续投入约1.5亿元,持有其54.42%的股份。

    完成了对两家国外公司的参股投资后,今年春天,光启展开了更大幅度的动作。3月18日,鹏博士发布2015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公司拟以19 .95元/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9.875亿元,其中深圳光启合众科技拟认购15.96亿元,在8位拟认购方中金额最大。

    一个礼拜后,停牌了近3个月的龙生股份再放出消息。这家主营汽车座椅金属零部件的公司拟以每股7.15元对10个确定对象定向发行10 .07亿股,募集72亿元,全部用于投资超材料及装备产业化项目。此次,光启合众拟设立的全资子公司达孜映邦拟认购38.5亿元,光启科学的独资附属公司光启空间技术拟认购3亿元。至此,刘若鹏成为龙生股份实际控制人。

    光启频频的投资布局,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和质疑。因为在产业化的道路上,与光启相关的其他子公司短时间内也很难实现盈利。据光启科技2014年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7946.4万元,当年净亏损15353.5万元。

    对此,刘若鹏的回应称,不需要资本发展的科技创新都是骗人的,有付出才有收获,科技的创新需要资源去推动,“实际上看下硅谷就全明白了,这是套路。硅谷的模式也是通过资源、资本的注入和导入,有投入地去做一些改变世界的事情。”

    他还称,当初选择上市和光启成立的初衷有关,“我们是民办非企业,不是国家养着的。当然政府也给了一定的补贴,但和华为、中兴一样都是竞争性的支持,所以我们有很强的打粮食的动力”。同时,并购的公司只是整个光启很小的一部分,不是财务性的投资,而是技术性的互补,“两家公司也会扩大我们海外影响力,帮助光启全球化国际化走出去。”

    把未来带到现在

    未来将有三大发展趋势:深度空间、机器自觉和终极互联。

    创新是把“未来”带到现在的活动,它需要通过“设计未来、实现未来、分享未来”来实现。无论是创新的团队,“交付未来”的活动,还是“未来”的供给与需求,都是全球化的。

    创新者往往是孤独的,因此我们提出“全球创新共同体”的概念,联合全球的力量为人们设计和交付未来,一起共同去打造一个全球创新共同体。

    ——刘若鹏

    16-19版 采写:南都记者 熊晓艳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