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之城能否再一马当先

习近平视察广东三年以来,深圳确立“三化一平台”全面深化改革方向;官方提出要有“闯”的精神、“干”的劲头,民间呼吁深圳推出可被全国复制的改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07日        版次:SA32    作者:孙天明 庄树雄 王成波 张小玲



    航拍的深圳地王大厦。深圳因改革而生因改革而兴,改革和发展已成为其标签。南都记者 吴峻松 摄




    习近平视察广东3周年之综述篇

    南都策划

    历史长河奔腾不息,改革画卷徐徐展开。

    深圳,这座因改革而生因改革而兴的城市,改革是标签,是定义,更是旺盛的生命力,强大的发展力。

    20 12年12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后离京视察首站来到深圳,向世界宣示继续深化改革开放的决心,这也让这座“改革之城”回到了舞台中心。

    三年过去,深圳确立“三化一平台”的全面深化改革方向,重点领域的改革成果丰硕。深圳今日之改革,既是对总书记视察的铿锵回应,也是3 0多年来内在改革基因的血脉传承,更是当下深圳发展的内在之需。

    于新时期深圳改革而言,正如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马兴瑞所言,必须学习和传承老一辈特区建设者“闯”的精神、“干”的劲头,并要转化为勇当“四个全面”排头兵、加快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的新业绩。

    无论是国家需要、外界期待还是自身所迫,改革于深圳都已退无可退。

    蓬勃的社会组织

    深圳今日社会治理的局面,正是源于不断深化改革。

    每天早上8点,如果家里没有别的事,86岁的陈敏学老人就会赶往学校、机关、公司等地,去宣讲东江纵队,宣讲爱国教育,一讲就是15年。2005年,陈敏学老人被评为深圳五星级义工,这可是义工最高级别荣誉。

    陈老只是深圳117万名志愿者的普通一员。数百万的“红马甲”,点燃了深圳建设“志愿者之城”的雄心壮志,而除了义工,深圳正通过给社会组织松绑等多种形式,为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探路。

    2001年,一个自闭症孩子的母亲,为抱团取暖发起成立深圳孤独症家长志愿中心,她就是廖艳晖。2005年,她将志愿中心以“社会团体”的身份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深圳自闭症研究会。

    2009年,李世朋等三个80后年轻人辞职来深创办自闭症康复机构,这是深圳第一家没有自救色彩的自闭症康复机构,他们将机构以“民办非企业”的身份,登记注册深圳市宝安区心康乐儿童训练中心。

    2011年1月11日,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在深圳挂牌成立,成为全国首家民间公募基金会。“截至今年7月28日,深圳全市共有社会组织达9026家,而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有近2000家,它们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深圳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凌冲介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基金会,作为社会力量在自闭症领域的崛起是深圳公益类社会组织发展的缩影。

    大量社会公益组织的兴起,在社会领域发挥作用,成为社会治理的一支重要力量。“深圳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和创新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今年1月,‘深圳市民间组织管理局’更名为‘深圳市社会组织管理局’,从‘民间’到‘社会’,两字之差,反映出更注重‘社会’,这是顺应时代潮流的。”谈到深圳的社会组织改革,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综合支持中心总监唐艺蕾很是感慨。

    深圳的社会组织改革脉络异常清晰。从2004年深圳率先探索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起,到2014年颁布实施《深圳市社会组织抽查监督办法》,在全国率先推进社会组织抽查,再到2015年“深圳市民间组织管理局”更名为“深圳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对深圳来说,更为重要的是,经过多年社会组织登记管理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深圳不断引导社会组织参与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初步形成政社协同治理新格局。

    凌冲说,接下来将通过立规矩、改手段、齐参与等方法,明确各相关职能部门对社会组织监管的具体职责,运用互联网思维,完善社会组织信息平台。深圳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易松国认为,“随着改革,社会组织更多承接政府职能,可以削减权力,让政府腾出精力做好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既有利于社会组织的发展壮大,也有利于政府回归公共服务本质。”

    有专家大胆预测,35年以后,也就是到2049年新中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深圳拥有的社会组织总数将达30万家以上,总资产将达1 .5万亿元以上,每年接收的社会捐赠额将达当年G D P的2%……深圳今日社会治理的局面,正是源于不断深化改革。

    三化一平台

    深圳的改革经验得到在国家层面复制推广,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新时期深圳在全国改革中的样本价值。

    相比社会组织改革,商事登记制度改革更是卓有成效,成为深圳引以为傲的改革“代表作”。

    2013年3月1日,深圳正式在全国率先推行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其后两年内,先后推出全流程网上商事登记、后续监管措施、四证合一等系列后续改革措施。最新的数据显示,这项改革实施的两年多里,深圳商事主体数量由改革前的不足100万户,迅速翻番突破200万户,增量超过改革开放前30年总量,深圳商事主体总量也跃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

    数字的背后,改革所激发的市场活力不言而喻。如今在深圳,只要有一台电脑,在家即可完成企业注册登记、变更、备案等所有商事登记业务,经过1-3个工作日审核通过后,即可获得“多证合一、一照一码”营业执照。深圳创业热潮的涌动,与之不无关系。

    今年10月1日,“三证合一、一照一码”商事登记在全国铺开,深圳的改革经验得到在国家层面复制推广,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新时期深圳在全国改革中的样本价值。

    类似的样本还有不少,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十八大后离京视察的首站来到深圳,为深圳在新时期的改革注入了全新动力。之后,深圳出台实施了《深圳市全面深化改革总体方案(2013~2015年)》和年度改革计划,明确了改革的“项目库”、“路线图”、“时间表”。

    2013年12月26日,深圳市委五届十八次全会首次概括提出“三化一平台”的概念,即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和前海战略平台,提出要在“三化一平台”上实施重点攻坚,牵引和带动全局改革,这也被视为深圳当下改革的总纲领和主攻方向。

    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履新深圳后,也多次就改革发声,强调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心。“无论改革困难有多大,都要集中精力往前推。”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5周年座谈会上,他表示,要把深圳建设成为更具改革开放引领示范作用的经济特区。

    “深圳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全面深化改革事业,证明了这座城市仍然是中国改革的试验场。”深圳市改革办副主任杨立勋曾表示,改革创新是深圳最大的无形资源和最大的软实力,也只有改革试验不断,改革力度不减,才能增添大家对深圳特区的信心。

    三年过去,深圳改革交出了一份新答卷,据不完全统计,三年里深圳累计开展的改革项目总数达到116项。而这份答卷上,先后推出的商事制度改革、社会组织改革、土地制度改革、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等重大改革,均取得了阶段性突破。

    继续深化政府职能转变,是近三年深圳改革的主要突破口和着力方向,以这项改革为例,今年初,深圳32个市直部门晒出“权责清单”,共梳理出行政职权事项5326项。而经过多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截至目前,深圳市级行政审批事项347项,数量已较精简。向社会放权力度也不断加大,全面梳理涉及30个部门的994项行政服务事项,共取消、转移、下放189项。

    作为重要战略平台的前海,也在用改革为自身发展及深圳的未来提供支点。省自贸办近期梳理的《广东自贸试验区首批60条创新经验》中,有31项措施直接来自于前海蛇口自贸片区。改革画卷上,深圳成果累累。但这座与生俱来有危机意识的城市,在新时期改革中的发问振聋发聩:改革锐气在弱化,问题挑战仍很严峻。

    改革徘徊停滞?

    “如果跟不上全国深化改革的新步伐,只吃过去几十年改革发展的老本,在实现中国‘四个全面’目标过程中,深圳最终将可能沦为‘平庸的城市’。”

    2015年11月15日,高交会新闻发布会上,一个与高科技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被抛给深圳市长许勤:深圳疯狂上涨的房价,是否会影响创新创业?许勤接了这个问题,提及将加大保障房建设力度、实施人才安居房工程等应对措施。

    一问一答的背后,更值得关注的是这座快速奔跑的城市所面临的空间、资源、既得利益乃至体制机制等方方面面的制约。

    深圳,这座以改革而立的城市,常常会陷入“不改革即消亡”的周期性恐惧中。从草创时关于“特区不特”的争论,到2000年前后那场“深圳被谁抛弃”的大讨论,再到2010年深圳三十而立时的“特区三问”……危机意识与问题导向,某种程度上也成为城市发展的动力。

    2015年初,关于深圳各式赞誉汹涌而至。深圳的创新实力、经济发展、开放包容、慈善公益,乃至深圳的蓝天白云都在朋友圈被大书特书。而刚刚“接捧”的新一届深圳党政领导班子却毫不讳言这座城市存在的不足与挑战。

    第六次党代会上,马兴瑞直言深圳面临的突出问题和挑战。第一条就是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突破思想观念的禁锢和利益固化的藩篱难度加大。“面对新的改革任务,一些党员干部守成思想严重,被盛名所累,被赞歌所惑,被利益所困,改革攻坚锐气弱化,缺乏问题导向,还存在‘为官不为’的庸政懒政现象。”这是马兴瑞在报告中的直言。

    随后在深圳“两会”上,市长许勤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列举:深圳经济社会发展不够协调,教育、医疗资源总量不足、分布不均;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有待增强,破解深层次矛盾难度加大,改革攻坚锐气有所弱化;审批环节过多、效率不高、推诿扯皮等问题依然存在,一些工作人员依法行政意识和能力还不强,腐败问题时有发生,等等。

    不仅官方有反思,民间的提醒和批评也很犀利。

    6月,一份深圳改革建议的“万言书”送达深圳市委、市政府新一届领导班子手中。“万言书”痛陈深圳改革徘徊停滞,提出了11项改革建议。而领衔撰写这份“万言书”的,正是原深圳市委常委、现任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张思平。

    “万言书”指出,深圳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没有突破,缺少对深圳经济、社会发展有重大影响、在全国范围内可复制、可推广的重大改革创新,与中央的要求和全市人民的期待还有很大差距。“如果跟不上全国深化改革的新步伐,只吃过去几十年改革发展的老本,在实现中国‘四个全面’目标过程中,深圳最终将可能沦为‘平庸的城市’。”这样的措辞不可谓不尖锐。

    张思平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十八大后中央确实对改革有顶层设计,同时也鼓励创新。深圳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寻找自己的改革策略。虽然深圳现在也有一些自选动作,但感觉还上升不到重大的体制机制创新,“我们认为深圳要发挥地方的创造性,讲究改革的策略,除了要完成中央的规定动作,还要有一些重大的自选动作,推出一些能影响全局、在全国可以复制的改革。”

    不畏“拦路虎”

    深圳作为经济特区,必须勇担改革新使命,打破制约发展的“天花板”和“玻璃罩”。

    深圳,这座因改革而生的城市,一直在争议中前行,但是深圳犹如手掌指南针,总能拨开迷雾找到方向。自2012年习近平视察深圳后,深圳重新定义改革,背负新时期的改革使命。

    曾经的改革办主任,现任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执行副主任南岭认为,深圳的改革主要分为三个阶段。早期阶段,深圳主要是去突破计划经济的限制,去探索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第二个阶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框架基本形成后,深圳做的是不断完善,建立社会义市场经济的框架。

    正如2005年的深圳面临争议时期,特区优惠政策正在逐步取消,深圳作为特区,特在什么?为此,当时深圳提出“深圳作为特区,应该是特别能改革,特别能开放,特别能创新”的新的定位,对特区地位的特殊作用有了新的认识。

    “改革是深圳的根,是深圳的魂,也是那时提出的。”南岭回忆,那段时期其实是深圳改革非常重要的时期。“深圳优惠政策逐步消除后,深圳的发展靠什么?更进一步把改革明确为体制内的创新,为发展提供新的动力。”南岭说,深圳在遵循国家发展大方向前提下,在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下,做了相当多的“自选”动作。

    今年全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深圳前三季度经济稳中有升、稳中有质量,G D P累计增长8.7%.“深圳能有这样好的经济成绩,得益于多年来的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使G D P含金量提高,抗风险性强。”观察人士指出,从历年经济来看,从2011年开始,深圳经济增长质量正在提高,确定的高新技术、金融业、物流业三大支柱产业成绩突出。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体量和阶段时,利益格局也逐步形成固化,新时期的改革面临着思想观念的禁锢和利益固化的藩篱。正如深圳市市长许勤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所说,深圳作为经济特区,必须勇担改革新使命,打破制约发展的“天花板”和“玻璃罩”。

    南岭认为,深圳改革的第三个阶段是,十八大以后,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新的改革目标,要建立更加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深圳也要在这个阶段做探索,做改革的排头兵。“深圳改革的核心是经济体制改革,不断去破除生产力发展障碍。深圳的发展是不断朝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围绕大的方向,在不同时期进行新的突破。”

    经济特区建设是开创性的事业,当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深圳也不断暴露出了自身发展中长期积累的问题。特别是,经济发展的约束趋紧,空间、资源、环境、人口压力巨大;民生领域欠账突出,交通、医疗、教育、环保依然是短板和软肋;城市化遗留问题凸显,城市承载力面临严峻挑战、历史性违建量大面广、城市防洪排涝能力不足、城市安全和社会稳定隐患丛生……

    这些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前进的“拦路虎”。马兴瑞曾直言,深圳改革面临的问题突出表现在: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的锐气少了,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暮气多了;居安思危、艰苦创业的忧患意识少了,满足现状、过小日子的安逸思想多了;雷厉风行、一抓到底的实干精神少了,四平八稳、光说不练的飘浮作风多了。“这些问题如果不高度重视、切实解决,深圳就难以承担好特区的新使命。”

    再享改革红利

    “闯”的精神、“干”的劲头,正是新时期深圳新的改革使命。

    从党代会开始,到市“两会”结束,深圳新上任的市委书记马兴瑞展现出犀利直接的个性和“以问题为导向”、真抓实干的主政风格。这直接带来的不仅是会风的转变,更多的是在新一届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实际工作中:久拖未决的地铁8号线终于尘埃落定,断头路也在抓紧建设,城市内涝各区也在抓紧建设,深圳治污治水步伐加快。

    还有高校、医院等市政配套不断上马,补足历史民生欠账。比如新近动工的平湖人民医院新建项目,深圳、中山大学共建世界一流大学。11月11日,深圳机场口岸正式迈入24小时通关运作的新时代。

    对深圳来说,对新一届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来说,改革的价值和意义在于:如何突破重重约束,在经济发展上进一步“发力”;如何推出更多系统性、核心级的改革项目,拿出一些在全国“叫得响”的改革举措;如何补齐民生领域的短板欠账,让老百姓更多、更公平享受到改革发展的“红利”;如何在历史遗留问题上不回避、不拖延,多做一些打基础、利长远的工作,让历史问题不再“遗留”,让历史问题画上“句号”。

    新时期改革发问不仅要振聋发聩,更要落到实处。这些都需要靠改革去破除阻力,去改变官员的能力素质、工作作风。

    2014年参加全国“两会”广东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习近平总书记就说,深圳的发展是一个奇迹,从一个渔村变成一个了不起的城市。革命战争年代要冲锋陷阵、英勇献身,现在,就是要勇于改革、善于改革。今年初,习近平又对深圳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深圳牢记使命、勇于担当,在“四个全面”中创造新业绩,使经济特区建设不断增创新优势、迈上新台阶。

    2015年,深圳把改革新红利加速转化为发展新动能。

    布局未来五年发展,深圳再次明确要从改革大局出发,要不断推出一批具有全局带动作用的改革举措,争取更多国家改革试点,努力建成更具改革开放引领作用的经济特区。这里面包括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职能转变力度,进一步深化大部门制、行政审批制度、基层管理体制等。

    “国家把改革目标提出来,深圳要结合自身实际需要,大胆发挥自身主观能动性去积极探索。”南岭认为,习近平总书记来深圳视察时提出,深圳要在“四个全面”走在前列,也是深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一个最重要的任务。

    习近平总书记离京视察第一站就来到深圳,并对深圳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勉励深圳坚定不移地走改革开放的强国之路、富民之路,而且要有新开拓、要上新水平。复杂的形势和肩负的重任,容不得深圳有半点的自满、半点的停滞、半点的松懈。马兴瑞也要求,深圳要突出问题导向、需求导向,找准“软肋”、补齐短板,不断完善提升城市功能,特别是对老百姓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等,要以钉钉子的精神和啃“硬骨头”的干劲,紧抓不放、一抓到底。

    在纪念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5周年座谈会上,马兴瑞所言,新时期,深圳要学习和传承老一辈特区建设者“闯”的精神、“干”的劲头,并要转化为勇当“四个全面”排头兵、加快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的新业绩。

    “闯”的精神、“干”的劲头,正是新时期,深圳新的改革使命。

    主笔:南都记者张小玲

    采写:南都记者 孙天明 庄树雄 王成波 张小玲

    新时期,深圳要学习和传承老一辈特区建设者“闯”的精神、“干”的劲头,并要转化为勇当“四个全面”排头兵、加快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的新业绩。

    ———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此前在纪念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 5周年座谈会上说

    我们认为深圳要发挥地方的创造性,讲究改革的策略,除了要完成中央的规定动作,还要有一些重大的自选动作,推出一些能影响全局、在全国可以复制的改革。

    ———原深圳市委常委、现任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张思平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