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文化给香港成为理想城市创造了可能”

香港人的“理想之城”是什么样的?或许在建筑师的作品与思考中,可以窥得样貌与轮廓

作者:黄璐 胡可

字号:T T

    2013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的展期踏入最后一个月。在深圳,“城市边缘”是一个开放性的课题:城市的边缘长得什么模样?在城市的边缘会发生什么?边缘是萧条凋败,还是暗蕴生机?城市边缘的一切都是未知的、需要探索的。而在香港,在总策展人傅轲林的定义之下,“城市边缘”直接指向了“理想之城”。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香港)亦于本月最后一个周日(2月2 3日)在观塘渡轮码头及海滨长廊两个场馆举行闭幕礼、闭幕论坛及闭幕音乐会等一系列闭幕仪式。究竟香港是否是一座理想之城?香港人的“理想之城”是什么样的?或许在这些建筑师的作品与思考中,我们可以窥得“理想之城”的样貌轮廓,抑或可以反思香港距离理想之城的距离。

    1用展品描摹城市的美好样貌,勾勒理想城市的蓝图

    2月15日,一场名为“家居升级坊”的活动在观塘开源道渡轮码头的双城双年展(香港)主场馆举行。香港本地建筑设计师与低收入家庭一起互动,设计师们了解其家庭生活需要,一同升级改造旧物,设计出美观而实用的家具,改善生活环境,以旧物改造的角度探讨社会阶层差距。

    如果说,这个工作坊是由细微处创造一个家庭的理想状态的话,那么,在双年展上出现的诸多展品,则是从各个层面描述香港建筑师、艺术家有关这个城市的理想蓝图。

    在双城双年展(香港)的“起动九龙东”天桥展场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在空间逼仄的天桥下,一侧是旧工业区的街道,川流的是货柜车,在另外的一侧,是大海,但无敌海景却被栏板阻挡在视线之外。

    一场有关于城市理想的展览就在这么一个充满残酷现实感的场景中举行。在写满汉字“合”字的城市平面图上,“人”字形的高楼大厦耸起,白云轻轻地“飘”于城市之上;低头钻进木头制作的类似巢穴的狭长空间中,在拥挤压抑的空间里颇有乾坤,那是艺术家对自由表达的诉求;踏上泰国建筑师用木头、钢铁制作的高台,感受他们用当地最普通的物料寻求充满创意的表达……这些装置艺术品俨然就是一个有关于理想之城的微缩模型,从各个层面勾勒出城市理想的样貌———这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城市,这是自然美好的城市,这是一个文化蓬勃的城市,这是一个充满创意的城市,这是一个自由表达的城市……

    “我热爱汉字,自2012年起一直以家父陈伸的新颖‘汉字’图案进行创作。汉字本身为书写系统中所使用的符号,乃基于人类沟通的需要演化而成。而城市则为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容纳更大的人口集聚和更多的设备与机能而发展起来。这两者均是高效的人类运作和人民之间的联系表现。”香港艺术家伊藤彦子(陈彦)谈起自己所创作的作品《共存Coexistence》时如是说,“这让我很自然地选择了去以汉字———这一种深圳、香港两地日常广泛使用的语文沟通工具,把它从平面转化为三维的视觉载体,去展现我心目中的‘理想城市’。”

    在这个名为《共存Coexistence》的作品里,乍眼看宛如从高空角度俯视的一个城市模型,它以汉字的“合”字去传达出“理想城市”的基石。“‘合’适的生活环境,配‘合’居民所需的资源配置,以至任何人之间的融‘合’,联‘合’人才以有效持续发展等。”伊藤彦子(陈彦)说,“在作品中,‘人’字如摩天大楼般高耸而上,凸显理想城市应该以人为主体的同时,也教我们对于人无穷扩张的欲求作出反思。”

    2对现实问题的尖锐批判成为奔向理想城市的原动力

    “如果你问一个孩子,要他绘制一个理想的房子或一个理想的城市,他将不会犹豫地在几分钟内把这理想画出来,但是我们成年人却忘记了如何产生理想,而我们也更畏惧它。”此次双年展总策展人傅轲林说,“我希望这个双城双年展能让我们夺回理想的固有复杂性。”

    对于理想之城,傅轲林表示:“它会否是一个更好的城市,会否比我们了解的这个城市拥有更多的社会公平,会否更环保、更漂亮、更尊重自然、更民主……还是我们只是在做白日梦,永远无法达到理想的城市?”在他看来,一个理想城市最根本的命题是社会公平、公正和真实的民主,城市必须捍卫本身具有的特殊的竞技平台功能,好让市民可以表达分歧与意见。而此外,可持续的环境、经济和社会,文化上具有的强烈的身份自我,亦是理想城市中不可或缺的要点。

    在执行策展人、都市实践研究部总监林达看来,一个理想的城市最关键是多元化的,如果一个城市只是找到一个模式的话,那肯定是一个不可持续的模式。

    当然,理想描述的过程中,很容易触及到的就是理想的反面———对于现实不满。如控诉蜗居生活、反思填海问题、审视公共权力……正如2013年港深双城双年展执行策展人之一刘栢坚所说的:“在此次双年展的众多展品中,有些涉及到较为敏感的话题。例如,木板隔间房、笼屋、港深边境、海水污染、旧区士绅化、本地创作及文化空间萎缩等等。这些展品表达出很多香港人内心对于城市现状改善的诉求,大家都迫切希望能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也深刻意识到单纯追求经济效益是不可能达到理想城市的。但同时此次双年展的展馆内也有代表股票市场及消费主义的展品,它们也是达到理想城市其中的要素之一,但并不是全部。”

    这种尖锐的、批判的精神,让我们看到了香港城市之中奔向理想的动力所在。

    3香港成为理想城市最大的障碍来自于既得利益者与大财团

    城市漂亮、环保、尊重自然、社会公平、文化认同……似乎香港这座城市已经具有了这些理想城市的基本指标,香港是否已经是理想之城?

    但吊诡的是,正如艺术家们所反思的那样,木板隔间房、笼屋、港深边境、海水污染、旧区士绅化、本地创作及文化空间萎缩……香港亦有诸多问题,这是否意味着它无法成为一座理想之城?

    香港,究竟是朝着理想城市而去,还是在背离着理想城市远去?

    对此,伊藤彦子(陈彦)认为,香港未必是一个全面完美的城市,或者应说世上很难会有一个全面完美的城市。“但香港却绝对具备了很多我心目中‘理想城市’的条件,如安全、便捷、效率、与世界高度连接等。不仅如此,香港的东西文化荟萃、多元开放、汇聚国际人才等,更令它成为世上其中一个独一无二的理想城市。”

    事实上,很多香港建筑师、艺术家对于香港是否是理想之城的态度、看法与伊藤彦子(陈彦)很是类似,他们承认香港有着诸多的问题,但是它似乎又一直与理想之城有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它有着成为理想城市的可能,如林达,如刘栢坚。

    林达认为,香港的多元文化给香港成为理想城市创造了可能。

    刘栢坚认为,理想城市的状态是理性与感性平衡共存的物质空间。他承认,香港确实是一个以近乎完美的效率、动力和有秩序的系统而闻名的城市。

    “不过,香港目前面临的各种问题已经充分暴露了旧有经济及发展模式已走到了边缘。我一直认为,香港当然一定是某些人的理想都市,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城市有相当一部分的市民已厌倦地产霸权、贫富悬殊、经济单一化、大机构过多垄断、社会阶层固化、年轻一代向上发展的机会越来越少、中产阶级沦为夹心阶层等社会现实。”在他看来,香港城市越来越变得机器化,过分科学、过分理性、过分依赖数字,渐渐失去以往框架之外的人情味和非系统的美,失去香港一直以来充满本土特色的街道、民生甚至文化。

    “正因为如此,我认为理想都市不应该只是为了某一群人而存在,它应该也需要有感性的一面,让生活在其中的人能够用情感填补一个完美的数据系统。而理想城市的经济状态则应该是与艺术、创意及文化产业互相扶持发展的。这些产业除了带给城市生活缤纷的颜色,也赋予市民参与城市价值与定位的发展机会。”刘栢坚说。

    作为此次展览的执行策展人之一,刘栢坚在理想城市的话题上考虑得相当深刻。他不仅谈起自己对于理想城市的畅想,更是直接指出,香港与理想城市的距离。他尖锐地表示:“香港距离理想城市,最大的障碍来自既得利益者和大财团,同时在政府内部也存在着一种害怕任何结构性改变发生的力量,他们还无法接受社会不能再单靠金融业和地产业垄断人们生活意义的事实。”刘栢坚说:“这些的源头都是因为过分的消费主义扭曲了基本城市的价值,让人失去了文化本身能带给我们的安全感和存在感。”

    4将双年展的沟通方式扩展到规划系统中,接近理想之城

    如果说,此次双年展是香港理想之城的缩影的话,那么,我们也可以看得到,理想的阳光照进现实需要诸多棱镜的牵引。正如双年展的如期顺利举行,也是困难重重。

    相比深圳双年展的“土豪范”,香港特区政府的创意香港基金只提供了大约550万港元作为启动资金,发展局的九龙东办事处提供了约130万港元资助,开发商赞助了20万港元。此外,参展者和两家执行事务所更是额外赞助了700万港币的资源,才解决展览费用问题。即便是场馆的选择也是颇历周折。据刘栢坚透露,策展团队最初希望的主场馆是中环街市。“经过六个月艰辛的努力,即使我们整个团队列出了相当多的理据,解释以中环街市作为主场馆的可行性,但最后换来的还是始终相同,被拒绝的官方答复。”

    与双城双年展(深圳)展期过程中的一片点“赞”,香港双城双年展并没有因为解决了资金问题、地点问题就一切顺利。从展览开幕当天起,这个展览就充满着争议。因为这次双年展选择的场地———观塘,就颇有争议———政府的“起动”与“激活”对于已经在附近创业与工作的艺术家们而言,可能面临着的是房租的提高、生活压力的增加。在开幕当天,就有一些艺术家与居民一起上街,表达自己不同的意见。激活“城市边缘”有时候只是某一些人的一厢情愿,理想城市或是成为某些人的理想家园。正如傅轲林教授所说,城市边缘是理想城市的开始,但也是呈现矛盾的临界点。

    不过,必须一提的是,这些上街的艺术家中有些就是双年展的参展艺术家。他们在这样一个中立的平台中表达对现实的不满,亦是表达对理想的追逐。

    正如刘栢坚所说的:“在这个平台里,这些事件的发生才正好体现了追寻理想的可能性。因为大家都希望找到一个这样的中立平台,可以面对面地分享,展开平等的交流和沟通。这次双年展本身可以说就是理想城市的缩影。这种类型的平台就是实现理想城市的基础。而下一步,就是如何把类似方法扩展到城市规划的系统中。”

    出品:南都深圳杂志部

    监制:夏逸陶池少伟

    总策划:南岛

    策划统筹:马凌周吟 王相明

    采写:南都记者 黄璐

    摄影:南都记者 胡可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