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香港高校掀起内地招生热,港大等八所高校今年计划招生总数逾1400人

深圳考生赴港读大学过来人送你6点经验之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27日        版次:GG06    作者:

    赵晨:深圳中学2008届毕业生,2012年香港大学经济金融系毕业,赴普林斯顿经济系修读博士,2017年回到香港大学任教

    闫旭:深圳中学2012届毕业生,2017年香港浸会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毕业

    叶希韵:深圳实验学校高中部2014届毕业生,香港大学四年级学生

    E llen: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国际新闻四年级学生

    陈姗珊:深圳外国语学校高中部2011届毕业生,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专业硕士毕业

    陈镜鸿:深圳中学2017届毕业生,香港大学工程学专业一年级,并将通过“剑桥计划”在大二前往剑桥深造4年,攻读港大、剑桥双学士和剑桥硕士学位

    3月10日,香港浸会大学在深圳举行2018年内地学生招生说明会,吸引了240余位家长参加。自2002年起,浸大每年赴内地各省市举办招生说明会,深圳通常是浸大开启内地招生之旅的首站。在同一时间,香港科技大学2018年全国招生路演也拉开序幕,深圳站的时间为3月16日深圳中学。除此之外,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教育学院和香港岭南大学等6所香港高校也出炉了内地招生简章,上述香港特区政府资助的八大高校,今年计划在内地招生超过1400人。

    从政府层面,越来越多的香港高校得以进入内地招生。经教育部批准,恒生管理学院、东华学院以及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学院三所香港高等院校从2018年起招收内地学生。至2018年,已有15所香港高校在广东招生: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浸会大学、岭南大学、香港教育大学、香港公开大学、香港演艺学院、香港树仁大学、珠海学院、恒生管理学院、东华学院、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学院。

    由于地理位置接近,广东省一向是香港高校主要生源。深圳与香港一河之隔,每年均有不少学校安排来港参观,赴港升读的学生相对其他城市比例更高。来自香港大学、香港浸会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香港高校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有超过50%的广东录取学生来自深圳,主要来自深圳中学,深圳外国语学校,深圳实验学校,深圳高级中学、深圳红岭中学等。

    去香港读大学到底好不好?在香港高校掀起内地招生热的今天,针对这个问题,深圳学生或许最有发言权。在十五年间,已有近千名深圳学生走出香港高校,在这个群体当中,有人拿到香港居民身份“落地生根”,有人以香港为跳板走向更远的舞台,有人带着广阔的视野回到深圳,也有人因为学习、生活、观念等种种不适而遗憾地提前结束旅程。

    为什么选择来香港读大学?而学业完成后是选择留港发展还是回到深圳?6位来自深圳的香港高校学生的经历与经验或许能提供部分答案。

    1

    为什么选择香港高校?

    深港地缘关系、与高考衔接的招生方式、自我增值机会多、国际视野等是重要因素

    2008年,赵晨以高考675分的成绩从深圳中学考入香港大学,当年与他一起选择港大的五位同学,高考成绩都超过了清华和北大的录取分数线。2014年,深圳女孩Ellen在赴美读书与来港上大学之间,比较了报考方式、生活安全性等方面,作出了自己的选择。香港与深圳的地缘关系,与高考衔接的招生方式、全英文授课、自我增值机会多、国际视野,成为吸引深圳学子赴香港上大学的关键因素。

    游走在内地、香港、美国大学体系,感受各自文化差异带来的冲突与乐趣,赵晨丰富的求学经历让其在受访者之中成为履历最闪亮的一位。十年前,香港高校的学制还和英国一样,五年的中学两年的预科三年的大学。因此,赵晨入学第一年,先在浙江大学委培了一年,大二回到港大开始三年的学习。2012年,赵晨于港大经济金融系毕业,赴普林斯顿经济系修读博士,2017年回到香港大学任教。

    赵晨的观察是,相比内地学生,深圳的孩子喜欢去香港读高校,语言是优势之一,加上深港之间日益增加的官方与民间往来,为深圳学生开辟了入读香港高校的“绿色通道”。赵晨的学妹、1996年出生的“深二代”叶希韵,就是通过高考“校长推荐计划”,被香港大学有条件录取,如今已是港大化学系大四学生。

    叶希韵高中就读于深圳实验学校高中部,深圳实验学校是香港重点院校在内地的重要生源基地,学校与香港多所大学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往来,与香港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同时建立有高考“校长推荐计划”,每年推荐生名额可达50-60名,占毕业生总数的10%左右。

    2013-2016年,深圳实验学校高中部有23位同学考入香港大学,在2017年香港大学“校长推荐计划”中,高中部共有30位同学获得推荐资格。2014届毕业生叶希韵便是通过香港大学“校长推荐计划”,被香港大学有条件录取。

    此外,与欧美相比,香港的高校在招生体制上与内地的高考衔接,多数香港高校都以“高考成绩+面试”作为录取保准,让内地学生可以继续走高考路线。也就是说,在填报志愿时,除了选择内地高校,又增加了一个去香港读书的机会,这也是当年赵晨选择港大而非欧美高校的关键因素。

    香港也成为通往欧美名校的跳板。港大预计在2022年实现为每个本科生分别提供一次海外交流、一次内地交换的机会,与全球超过350所大学签订交换生计划成为香港高校的硬件之一,无疑为学生毕业后赴欧美大学继续深造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随着香港推行“三三四”教育改革,大学已由三年学制改为四年学制,不仅与内地学制衔接,方便学生就业与继续进修,也让内地学生从入学的第一天起,就与香港本地的学生共同学习、生活。当然,彼此融合也需要双方的努力。而随着双方了解加深,如今很多内地学生都已经像叶希韵一样拥有不少香港“死党”。

    内地学生在适应,香港社会也在适应。今年,赵晨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自己班上越来越多的香港本地学生,在拼写自己的名字时,用的是拼音而不是英文。这些孩子大多是97回归时内地移民的后代,他们的父辈说普通话,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接受过拼音与汉字的学习。二十年后,这些在香港本土长大的孩子,在与内地学生交流时,会自然而然地说着普通话,来自内地的学生,也会尝试着用粤语与本地同学交流。

    2

    来港后的困难与挑战?

    首先要过语言关,适应不同的文化和社会背景,自我管理等因素

    2012年以649分的高考成绩从深圳中学考入香港浸会大学,闫旭来港之后首先要克服的是孤独感。港校采用学分制,没有很强的班级概念,大家都按自己的时间表选课。如果在内地读书,会分到一个班,几十个同学一起生活和上课,一开始就会有一个稳定的朋友圈。闫旭根据自己的兴趣,加入了校内和校外一些社团,跟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交流玩耍,逐渐纾缓学习上的压力和生活上的孤独。

    “刚上大学那会儿,感觉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叶希韵这样形容初来乍到的感受。香港的大学生活简直“太自由”了,全校所有课程自由开放,课外活动异彩纷呈,学生可以非常自由地发展自己的兴趣和特长。叶希韵一句话概括说,“从高中到大学,不是一个暑期的距离,而是两种截然不同学习模式的区别。”

    她进一步解释说,香港高校的学习模式是“颠覆性”的,没有集体、没有班级、也没有辅导员,这是一个独立的、自主性很强的过程。没人上课点名,没人督促你自习,选的课不满意两周之内可以退掉。所以,看似轻松的节奏背后是隐形的压力。阅读、论文作业、小组活动、演讲……都需要花大量的功夫,而且香港高校的老师非常严谨,决不允许弄虚作假。

    香港的生活语言是粤语,学习语言是英语,到香港上大学必须面对“语言关”。能达到香港高校录取分数线的同学,英语水平都不错,但要完全适应英语授课的新情况,至少要有一两个月的适应期。来自深圳的学生在粤语方面相对比内地学生有优势,即便不会讲粤语,也能大概听懂。

    叶希韵是安徽人,虽然从小在深圳长大,但深圳是个移民城市,身边讲粤语的人不多。“我的粤语还是香港学的呢。”她笑着说,自己比较幸运,至少深港两地的气候是一样的,北方的同学到香港念书,不习惯南方的潮湿,光适应气候都花了不短时间。

    闫旭说,不会说广东话也没关系,不过想要多了解一点香港本土文化,粤语就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工具了。除了从粤语歌或者TVB的电视剧入手学习,学校也会开一些粤语学习的课程,用不了多久就能听个八九不离十,但真要张嘴说,还要下一番苦功夫。

    3

    住宿问题如何解决?

    只为大一新生提供宿舍,表现好才能“续住”,校外租房有补贴

    来香港读大学的学生,都要面临住宿问题,与内地大学截然不同的是,香港高校大多只在大一为新生提供宿舍。但第二年能不能“续住”,就要看“年审”了。“年审”审什么?过去一年对宿舍的贡献,舍友互评,社团活动等。

    浸大为第一年入校的新生安排两人或者三人间,每学期7000港币,一年校内住宿费1 .4万港币左右。从第二年开始,学校就不一定保证能有宿舍住,通常是根据上一年的住宿表现与学习成绩等来统筹安排住宿学生的名额。一般会几个同学出来合租,需要找房、租房、讨价还价,租金分摊下来,每个人每月4000港币左右,一学期就要2万元,是校内宿舍租金的2—3倍。

    闫旭比较幸运,住了两年学校的宿舍,大四一整年都在海外交流,只有大三一年在校外租房。“租房肯定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特别是很多同学如果第一次离家,会有一点挑战。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的锻炼,因为大部分同学都在外面租房子住,不是大家想的那么难。”他跟同学四人合租了一处距离学校步行仅五分钟路程的“豪宅区”,一室一厅隔成了两房,每月租金1.7万,分摊后4200港币的月租对他而言有些肉痛,可胜在小区环境和治安都非常好。

    2017年从深圳中学毕业考入港大的陈镜鸿目前对于在外租房并不担心,学校会对在外租房的同学给予一定的补贴,“几乎和在校住宿花费差不多”。

    作为“过来人”,陈镜鸿的学姐叶希韵安慰学弟学妹们,“也没那么可怕,比如我常年呆实验室,鲜少参加社团活动,也没有因为‘太过潜水’而从宿舍被赶走。”因香港高校宿舍有对内地生的保障,在选择宿舍的综合评分中,家庭住址一项远超社团活动积分,内地生离家远,只要不犯什么错误,“续住”的机会还是很高的。

    叶希韵住的是双人间,大约10平方米,一年的住宿费为1.2万港币(暑假期间需要搬出宿舍)。单人间则比较贵,5平方米的空间,一年的费用大约为1.7万-2万港币。当然,如果不住宿,到校外租房,学校也有补贴,和学校宿舍差不多规格的双人间,外面月租是6000港币/人,学校补贴后,学生自己承担2000港币就差不多了,一年下来和住宿差不多。因为长年呆实验室,每天三点一线,叶希韵生活开支不多,吃饭大约100元一天,一年10万港币就够生活各方面开销了。

    4

    香港高校如何分专业?

    本科入学新生第一年不分专业,不存在分数不够被调剂的情况

    香港高校不要求本科生在入学初就确定具体专业,第一年先选择学院,第二年中期再选择具体专业。Ellen2014年考入香港浸会大学,她在大二那年选择了主修新闻专业,包括了四个方向,国际新闻、中文新闻、财经新闻以及数码与媒体传播。副修专业则选择了30个学分的应用经济学。

    Ellen记得,浸大传理学院为新生们设置了基本的入门课程,包括新闻、公关、广告、电影等多个领域,这让学生在开始的一年半时间里有更多机会学习基础课,探索自己的兴趣,给了学生更大的空间。浸大采用学分制,Ellen又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副修了经济学,共30个学分。Ellen对传媒专业感兴趣,浸大是她特别喜欢的媒体人闾丘露薇的母校。报考之前,她详细对比了内地高校与香港高校在媒体传播专业各自的特点,前者以招收文科生为主,浸大则对于报考该专业的学生没有文理科限制。作为一名理科生,Ellen认为,做新闻需要一定的分析能力与逻辑能力来支撑,浸大的课程设置符合她的期待。

    传理学院拥有丰富的国际化教育资源,每周都会邀请国际大咖做主题分享,包括BBC的主编与知名记者、享誉国际的大导演、普利策奖得奖者们等等,与大家分享行业中真实发生的事情以及他们的心路历程。

    新闻专业实习也是每一个浸大传理学院毕业生必须经历的,Ellen去了一家英文报纸实习,每天跑各种记者招待会、采访突发事件、参加专业的讲座和论坛,每次采访都要独立完成新闻稿,她颇为自豪地说,有幸出了几篇头版头条,毕业之后做一名记者完全没问题。

    作为香港历史第二悠久的高等教育学府,浸大的通识教育体系在香港高校中颇具特色,浸大毕业生闫旭对此感受颇深。他曾选修了一门通识课程——— 哲学,这门课程课业压力非常大,每周交一篇对于哲学问题的思考,老师没有任何要求,只规定了字数。学业结束后也没有考试,只有两个答辩,一个是作文的,一个是口头的。

    跟不同专业的同学一起在课堂上研读从未读过的经典著作,撰写阅读原典的读书报告,闫旭逼着自己读了论语、孟子等原典,这种“杂交”的思想让他现在学习管理学的思路也更加全面。他说,记得当年在深圳中学读书时,化学老师邓星汉总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哲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直到选修了这门通识课程,他才明白了老师的意思。

    5

    学生们有哪些变化?

    丰富的海外交流机会,让学生们得以迅速积累国际化经验

    香港高校丰富的海外交流机会,让学生们得以迅速积累国际化经验,毕业后更容易获得国外工作机遇。Ellen说,在浸大读书四年,对她影响至深的当属海外交流的经历。

    大三那年,Ellen来到浸大的对口交流学校、位于丹麦的Danish School of Media and Journalism,学习新闻与企业传播。这是一个学院级别的高校,学生与老师之间的关系特别亲密融洽,辅导老师在整个学期引领你一步步地完成交流项目。Ellen所在的班级只有十几个学生。为期一年的交流中,学校为Ellen提供了到丹麦境外学习的机会。她去了比利时布鲁塞尔,参与欧盟食物浪费的调查,采访欧盟议会议员以及NGO组织;她去了芬兰,一个人呆了十几天,调查难民潮过去一整年之后,当地难民的处境如何,是否融入当地的社区。对她而言,这些极具挑战性的工作,逼着她学会如何与各个社会阶层的人打交道。

    浸大为学生们提供了丰富的课余活动与学习交流机会,但学校不会硬性要求学生参与。如果你习惯于依赖学校、老师、家长安排自己的生活,将无法避免面对自主性的严厉考验;如果你想要独立、主动把握人生,这里会有大把的机会让你开拓,世界就在你脚下。谈及在浸大四年的感受,Ellen说,“机会就在那里,看自己有没有付出足够,有没有用心把握。”

    工商管理学院的闫旭大四时去美国交流学习一年,闫旭的同学大多选择跟专业相关的企业,而且还会有一定的收入。闫旭却选择了在N G O组织中做志愿者,为未成年非法移民者提供人道援助。短短一年的海外经历让闫旭意识到,大学更应该是一个平台,为学生提供打开世界大门的机会,而不是仅仅传播知识。在他的人生中,被家人呵护长大,一路名校毕业,从未目睹过会有父母给尚未成年的孩子独自买张机票就扔到了美国,再不管孩子的死活。

    这份工作让闫旭见识了人性的复杂,也越发珍惜与家人之间的感情。如同绝大多数中国式的父子关系,闫旭和他的父亲也是有代沟的。大学四年之后,两个人都发生了改变,幼稚叛逆逐渐成熟稳重,从来以严厉教导鲜少表扬的父亲,也愿意表达出柔软温情的一面。

    在浸大深圳招生说明会上,闫父被作为家长代表邀请上台,分享孩子的成长与求学经历。闫父特别提及,浸大在“全面育人”办学理念上的努力,他特别希望孩子能成为一个大写的“人”,而不仅仅是个“学霸”。“孩子特别善良、有爱心,这一点我感觉是变化很大的。”

    闫旭从浸大本科毕业后,选择继续在香港读研究生,而不是去美国。在填报志愿时,闫父发现儿子写道:选择香港的高校,是因为他爱父母,爱这个家,希望在完成学业的同时,尽可能陪伴父母。闫父最近肩膀疼,闫旭从香港买了一瓶药油带回家。闫父感慨道,孩子很节省,在香港读书都是自己去超市买菜做饭吃,超市什么时间蔬菜蛋肉打折、能便宜几毛钱,闫旭都记得。而给老爸买的这瓶药油,闫旭没刷父亲给他的信用卡,用的是跟老师做科研赚的课时费。听完这番话,比父亲高出一头的闫旭泪如雨下。

    6

    就业前景如何?

    属“精英中的精英”,竞争力强。越早清楚自己将来要干什么,就可以越早开始做准备

    自2006年起,第一批留港内地毕业生根据香港有关法律,已经获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资格。在港求学、工作满7年的深圳学生,都依法获得了香港居民身份,他们不仅可以享受来往更多国家及地区的免签证待遇,也从法律上得到了与这座城市更稳固的关联。

    香港高校方面分析,来港内地生属“精英中的精英”,竞争力强,其中,深圳的学生视野开阔、综合能力强,绝非死读书型的,成为香港企业愿意聘用的首选。香港科技大学首次向内地毕业生进行就业调查,结果发现往届毕业的59名内地生当中,有43%留港工作,当中有85 %从事商界,平均月收入高达19629元。与整体本科生收入水平相比,内地生的薪金高逾44%。

    香港大学招生部门表示,由于内地生都是过关斩将才来到香港的高校,他们底子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入学之后,内地学生因为勤奋,所以成绩非常好。香港高校有纯熟的就业培训过程,例如教学生写求职信、模拟面试等,所有的辅助课程都是公开划一,不分彼此。让赵晨印象深刻的是,内地生通常都非常活跃,而且很主动地了解就业的事情,所以不需要为他们“度身订制”就业服务。

    赵晨建议考生们,越早清楚自己将来要干什么,就可以越早开始做准备。比如毕业之后,是工作还是继续攻读,这两种不同的道路,准备方式也完全不一样。他说,大一、大二的时候不妨多尝试,利用海外或者国内交流实习的机会多比较,了解公司的运行机制与在实验室做研究,到底自己更喜欢哪一条路。

    以叶希韵为例,在中学时期,叶希韵就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标:读博士,从事学术研究。所以,大学期间她早早就进了实验室,大三向学校递交海外交流申请,赴美国芝加哥大学学习一年。“这可能是香港高校的优势,国际交流项目很多,超过一半的同学能得到一年或者半年的交换机会,去牛津、去剑桥,全世界的知名学校都能申请,满足条件就能申请。”叶希韵说,在香港大学的实验室经历和芝加哥交换的经历,让她得到了知名教授的推荐,目前已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直接攻读博士学位。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专业硕士毕业后,珊珊曾在凤凰卫视实习过一年,去年她回到出生地深圳继续从事传媒行业。这种两地之间的来回切换,正是“深二代”珊珊一开始选择去香港读研的原因:一方面,港深在文化、地理上都近;另一方面,就新闻专业而言,香港的传媒圈和内地更加接近。“不管是在香港工作,还是回内地工作,其实你最起码都有两手准备咯”。

    统筹:南都记者朱倩

    采写:南都记者 朱倩 陈荣梅 见习记者 贺如妍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