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省育才幼儿园一院院长陈蕾28年前以研究生身份进入幼儿园工作

立足一线,潜心幼教 研究生大材有大用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04日        版次:GG04    作者:刘雪

    陈蕾。南都记者 马强 摄

    上世纪80年代末,研究生还是稀缺品,做保育员经常被问,“你一个研究生就来这里扫地吗?”

    在幼儿园,陈蕾没有丢掉学问,相反,她史无前例地带动了幼儿园的科研氛围。学校形成了成熟的教科研制度,教师们可以自选感兴趣的主题,组成科研小组,小组里老带新,由浅入深,借此带动大家成长。

    “幼儿园研究的问题,就是实践中的问题”,陈蕾认为。这些看似高屋建瓴的课题,最终都要回归指导孩子的发展,为了让工作做得更好。课题结束了,实践才是开始。

    从事幼教行业28年,陈蕾依旧是一副娃娃脸。上世纪80年代,她顶着研究生的头衔进入广东省育才幼儿园一院工作,周遭都是不理解的声音。她用自己的行动和研究成果证明了自身价值,在越是低龄的阶段,越需要研究性人才来引导孩子的发展,为他们的成长护航。如今,陈蕾已是中小学幼儿教育正高级教师,也是以她名字命名的广东省首批十个幼儿园园长工作室之一陈蕾工作室的第一责任人。

    给孩子叠衣服也要“有心机”

    研究生毕业的陈蕾,在幼儿园保育员的岗位上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她依然感觉到压力。一方面是语言障碍。彼时,改革开放初期的广州,还未普及普通话,师生对话需要通过粤语。一方面是气候的不适应。在新疆长大的她,面对南方湿热的气候,“感觉衣服都是黏在身上的”。

    更大的压力来自于各种不理解的声音。上世纪80年代末,研究生还是稀缺品,总有人不断发问。“你一个研究生来这里扫地吗?”“你给孩子擦屁股,擦着擦着学问可都丢掉了。”

    纷纷扰扰的说法,林林总总的难题,她未尝没有过动摇。遇到困难时,也问过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然而,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陈蕾买来录音带,拼命学粤语;从哆来咪开始,一个键一个键学弹钢琴;对许多幼教教师来说,唱歌跳舞弹琴都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但于她而言,都需要从头开始。她仔仔细细地给孩子们叠草纸、叠衣服、毛巾“这么有心机”,同事称赞她。

    渐渐地,这个没有架子的“高材生”跟幼儿园教师们熟络了,打成一片。

    幼儿园里研究“大学问”

    在省育才一幼,陈蕾没有丢掉学问,相反,她史无前例地带动了幼儿园的科研氛围。90年代,育才幼儿园引进一支科研队伍,研究生出身的她成为统领人。陈蕾从此与科研分不开了。

    工作的第6个年头,她被提拔为广东省育才幼儿园一院副院长,在幼教行业,少见如此年轻的副院长。此后,陈蕾成立起幼儿园教研组,带动起以研促教,科研兴教的科研氛围。

    省育才一幼作为多项专家主持课题的实验基地,参与过诸多科研课题,包括创新教育、科技教育体等,陈蕾均有参与其中。

    2007年,她带头主持广东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十一五”规划课题《幼儿园特殊儿童早期干预方法的研究》,这是省教育厅首次为幼教行业开辟课题。2011年结题之后,他们将研究成果推广至教育实践。

    科研正是省育才一幼团队建设的途径。幼儿园教师们逐渐意识到,不能仅凭经验来教育孩子,需要有理论的总结指导。学校形成了成熟的教科研制度,教师们可以自选感兴趣的主题,组成科研小组。一个小组成为一个团队,既有新人也有“老人”,老带新,由浅入深,借此带动大家成长。

    科研指导来当“孩子王”

    “幼儿园研究的问题,就是实践中的问题”,陈蕾认为。这些看似高屋建瓴的课题,最终都要回归指导孩子的发展,为了让工作做得更好。课题结束了,实践才是开始。

    《幼儿园特殊儿童早期干预方法的研究》课题进行时,幼儿园成立了一个心理基地,从事这方面的实践,尝试包括感觉统合、沙盘游戏、蒙氏法、美术治疗等手法,帮助这些特殊孩子渡过发展难关,融入集体当中。

    他们强调孩子自主性的发展。一个孩子绘制的多功能机器人图,引起了其他孩子的兴趣,于是,学校联系到机器人的制造企业,让整个班的孩子去参观。回来之后,学生们还动手自己制作机器人。对教师而言,他们的职责变成支持者和引导者。

    在此刻,陈蕾所强调的科研精神显得尤为重要。“一个有科研水平的教师,对幼儿园的发展有什么帮助?对孩子们来说,要读懂他们,知道他们的发展阶段和发展水平,从而指导他们。如果不懂孩子,就没有互动。没有专业知识专业素养,不懂得儿童心理和生理特点,那他很多时候只是想控制住孩子。有专业素养的教师,就知道怎样静待花开。他懂孩子,理解孩子,知道怎样去包容,怎样让他们进步。”南都记者刘雪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