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晓卉:不用再穿连体工装裤了

广州“车间一枝花”折戟《脱口秀大会》半决赛,“不找意义,就找快乐,该咋过就咋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0月09日        版次:EA06    作者:董晓妍

  光影流动 书写新时代人物

南都讯 记者董晓妍 赵晓卉不出意外地被淘汰了。她发了条微博,“我挺开心的。一是不用憋稿子了,二是不用再穿连体裤了。”

“我就是个素人,再素不过的素人了。”

赵晓卉白天在广州的一个车间上班,晚上就去脱口秀表演场,台上四五身连体工装裤从来不重样,三句话不离车间、家庭、追星的日常。

她以普通人的身份站上舞台,一举拿下《脱口秀大会》第二期的“爆梗王”头衔,一路披荆斩棘,又意外击败不少“老演员”。但她最终止步半决赛,又回到了广州,重新做起“车间一枝花”,回归普通人的生活轨迹。

脱口秀新人赵晓卉

“车间一枝花”勇夺“爆梗王”

“作为一个比赛节目,赛制还那么苛刻,一个女生,懒洋洋慢吞吞,在表演时能没有攻击性真的很难得。”

“她的段子,是最少价值观输出的。这点可能跟她本身野心不大有关,却反而让人舒服。”

以上这些,都是网友对赵晓卉的评论。第二季《脱口秀大会》开播之前,谁也没听说过赵晓卉这个名字。国内脱口秀演员数量不算多,一来二去大家都是老面孔,赵晓卉的出现让台上台下都感到意外。

李诞在最新的一期节目中调侃说:“我们在第一期的时候就夸下海口,要在第二季推出新人,推出的硕果仅存的一个,非常新。”

一身工装,赵晓卉以“车间女工”的身份站上舞台。第一次登台,她就用一个“妈妈说男明星没编制”的梗引起了李诞和于谦的注意。“我妈就说,再火的男明星,只要没有编制,就配不上我这种‘车间一枝花’。”

对此,于谦点评:“她的作品里融入了很多自己的东西,有生活,有体会,有感觉,所以她就能感染观众。”一位脱口秀译者评价赵晓卉时说:“维持自我是最不简单的事。”大家都认为作为一个新人,赵晓卉很有天赋。

站在脱口秀舞台上,她没有过多的肢体动作,对于模仿夸张动作的表演也感到很困难。但就是这一身“没什么表演”的表演功夫,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好评。“感觉很可爱,段子也好笑。就很慵懒的,没什么杀伤力的感觉。”第二期一上台,赵晓卉便带着自己的“家常段子”,顺利拿下当期的“爆梗王”称号。

在互联网综艺里掀起的波澜,开始逐渐蔓延扩散。她个人的微博一下涨粉到13万;B站关于赵晓卉的脱口秀剪辑,最高播放量达到25万;知乎上关于“如何评价脱口秀大会第二季赵晓卉?”的回答也引来百人赞同——“她的段子很多都是出自于普通生活中的闪光点。我觉得这种爱做梦的邻家少女的段子,真的又亲切又有趣。”。

关于她的话题讨论逐渐升温,直到她以第七名的成绩进了半决赛,成为当中唯一一个全新人、一个兼任车间女工的脱口秀演员、一个聊起追星就一脸甜蜜状的典型“90后”,赵晓卉火了。

汽车女工赵晓卉

白天进车间焊装,晚上舞台讲段子

但她不觉得自己火了。在广州的一场线下脱口秀表演场上,赵晓卉穿着一身黄色卡通图案的外套,人很瘦很高,俨然一副大学生的模样,淹没在无数年轻脱口秀粉丝的面孔间。“能给我带点化妆品吗?还要给我拍照吗?我素颜真的太素了。”赵晓卉半玩笑半认真地说,抬头又来几个观众,她马上起身去门口招呼着。

直到站上舞台,你才会判断出她和其他年轻人的不一样。几十个粉丝观众簇拥着,她拿起麦克风,讲起“晓卉那些事儿”,人群开始骚动,一阵一阵的掌声冒了出来。上了台的表演者们,大都风格迥异。晓卉是沉默安静的那种,即便上了舞台,也没那么跳脱,倒是观众都熟知这个把段子讲上了《脱口秀大会》的“车间公主”,对她的欢呼和喜爱也不溢于言表。

5分钟左右,她结束了当天的表演,走下舞台,又成了一群年轻人中并不突出的那一个普通女孩。“我的生活就是这样,没什么好奇的。”

赵晓卉眼里的自己,一直就是个普通人。“本科毕业,就留在广州工作了。对,我还复读了一年,那我就能少工作一年,早退休一年。”她出生于山西朔州的一个工人家庭,大学时进入吉林大学的工业工程系。毕业以后,顺利进入广州一家汽车制造厂工作。“一上大学,我就知道要去(工厂)这个方向,我有心理准备。我姥爷、我爸他们也都是这种环境(工作),觉得还好。”

“汽车有四大工艺,冲焊涂总,我是第二大工艺,焊装。”晓卉介绍,自己的工作,就是“实现图纸”,协助实现设计内容量产。作为组里唯一一个女员工,朝九晚五按时上下班,几年干下来,晓卉也渐渐适应了。

“平时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看一些国内外的脱口秀、单口喜剧的节目。《今晚80脱口秀》,我妈看,我就跟她看。后来就是《吐槽大会》。”和无数年轻女孩一样,赵晓卉也关注到了近些年热门的几档脱口秀综艺节目。去年3月,偶然一次机会,赵晓卉看到笑果公司的线下新人选拔。“也没啥想法,闲呗,加上当时工作生活有点苦闷。就试试玩呗,把我的苦闷给别人讲讲。”

她投了一个自己讲段子的视频过去,6月份,赵晓卉接到了上海二次选拔的通知。“当时就见到了现在比较火的几个脱口秀评委。我讲了个车间的故事,结果大家评价还不错。”

紧接而来的就是训练营的脱口秀训练。白天上课,晚上演出。虽然只有三四天,但是强度奇大。“我那时候没有(现成的)稿子,每天晚上跟室友两个人写,写到凌晨四五点钟,第二天早上七八点起床。因为大家都是新人,手里有存货的也不是特别多,基本都是现写现讲。”

直到今年夏天,赵晓卉出现在了第二季《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

很素的赵晓卉

“不找意义,就找快乐,该咋过就咋过”

有人欢喜,也有人忧虑。“淡淡的、淳朴的。感觉很可爱,段子也很好笑。希望你多说,又害怕娱乐圈把你的锋芒抹掉。”

“没什么需要担心的,我暂时不会全职去做脱口秀。”说到这个话题,晓卉答得很明确。“因为我最初讲脱口秀的理由很简单——讲段子,就是很多事憋在自己心里说不出来,我得找个渠道去倾诉。也觉得大家生活都挺不容易的,就想让大家也宣泄一下。但是纯诉苦,真的,没有人愿意听。我就把它加工成段子,让别人开心一下,自己心里也舒服一点。很难的事,好像也就没有那么难了。”

止步《脱口秀大会》的半决赛,也是赵晓卉早有准备的事。“选手都很强。没进总决赛,大家没准儿觉得你还可以;万一我进了总决赛,大家肯定说,我这种水平都能进?”结束比赛,她回到广州,继续着朝九晚五的工作。偶尔把自己的段子转给家人和朋友,大家笑一笑闹一闹,生活也没太大波澜——她还是那个“车间一枝花”。

“我不觉得自己火了。如果说真的有点火了,那就趁凉了之前赶紧挣钱吧。”她习惯叫自己是个“素人”,“我就是个很素的素人”,上上班,追追星,讲讲段子,一天天的生活就过去了。“我没有多高的生活需求,业余爱好、人生追求都没有。我不找意义,就找快乐。”

“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特别肤浅?”晓卉淡淡一笑,又恢复了沉默。这个佛系女孩,口头禅就是几句“还行吧、都可以、差不多”,随意间似乎又有超出同龄人的清醒。“我知道,舞台上的就是舞台上的,我就是我。原来觉得分不开,现在能分开了。”

结束了这个夏天的脱口秀之旅,以后的生活会不会有一点不同?“该咋过就咋过,想也白想,就走一步看一步,开心就好。”晓卉耸耸肩,狡黠地笑了一下,便结束了对话,转身,藏进往来人流里,头也没回,一会就不见了。

摄影:南都记者 谭庆驹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