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名作家许知远现身广州,分享自己的新书《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

只要躲到写作的空间里就能给我很多慰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8月14日        版次:EA06    作者:许晓蕾

读者分享会现场。

许知远

作家,单向空间创始人。他出版的著作包括《祖国的陌生人》、《一个游荡者的世界》、《抗争者》等。他的部分作品被翻译成韩文、英语与法语。他创办的单向空间是中国著名的独立书店,他也是《东方历史评论》主编,同时是广受欢迎的谈话节目《十三邀》的主持人。

趿着人字拖,一头不规则的卷发,简单的黑框眼镜、黑色衬衣,他随意地倚在椅背上,笑道,“他们现在都说我是全世界写得最好的网红,也有很多年轻人特别意外地发现原来我是写书的……”日前,知名作家许知远现身广州,分享自己的新书《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

如果你看过直播访谈节目《十三邀》,就并不意外他的随意。面对镜头,他可以不化妆,可以哧溜哧溜地当着访谈者的面吸面条,嘴上挂面条接受访谈,还直言自己是一个享乐主义者。如果说梁启超是青年变革者,许知远在某种程度上,也颠覆了大家对知识分子的认知,文质彬彬?甘于清苦?NO!

  What? 一脚踩空掉进大众时代!

众所周知,这是一个低调作家的“逆袭记”:因一档《十三邀》节目爆红,受到年轻人喜爱,意外成为网红。所以,现场的粉丝,多次提及《十三邀》这个话题。

《十三邀》过往邀请的嘉宾有:姚晨、马东、贾樟柯、罗振宇、李安、李诞等,以文娱界大咖居多。但矛盾的是,因与文娱界交流走红的人,却并不欣赏文娱界。

许知远现场自白道,他是生活在大众文化的时代,不由自主一脚踩空掉进大众时代里面,但跟你内心没关系,而且外界的议论跟你,或者他们的关注跟你没关系,“我最终想的还是这个访谈文本本身的价值,其实我对娱乐化的系统并没有兴趣。”这一番话,无疑是自我的。《奇葩说》的主持人马东曾笑他自恋,《吐槽大会》的主持人李诞则评说他,“你在自我里陷得太深,对读者极其不友好。”

为此,谈到他的新书《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他说,如果能借助这些通俗的庸俗的,或者是大众的解读,让梁启超被更多人理解或者是感兴趣。即使不要求大家读完,你翻到某一页看到广州的夜市是什么样子,发现梁启超原来也吃艇仔粥;你看到当时年轻人怎么去北京参加考试,怎么坐船;你看到当时两个年轻人相遇的时候,怎样了解对方,“知道任何一点能丰富你此刻的感受,我觉得都是很好的”。

  WHY? 改变读者对梁启超的认知现状

提到为什么要写《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许知远说,“我写这个书的原因也是因为我们号称这么漫长的历史的国家,其实我们去历史化是非常严重的。我们日常生活中感受不到历史存在的魅力,我们每个人就像浮萍一样,活在此刻。你跟过去没有太多关联,不给你提供参照系统,不给你提供慰藉,这些人也不生活在你现实生活当中。”

他感慨,梁启超属于不断出现在课本里面,每个人都会说“少年强则中国强”这么一个人物,但基本上面目非常模糊,甚至一个新会人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

“我总希望把中国放在更大的语境来看待它的变化。”许知远解释道,当时不仅仅是中国面对一个国家崛起的问题,而是一个全球化的问题,面对整个西方产生焦虑的问题,“这样梁启超他们的行为也具有更强的普遍意义,写作这本书也是为了改变读者对梁启超的认知现状所做的努力。”

《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是许知远第一次写作历史人物传记,但这与其一贯的写作并不矛盾,他认为历史首先是文学的分支,“里面蕴含人的情感方式、人的思维、人的行动。”

  WHO? 我们同时生活在过去、现在和未来

知识分子似乎都离不开迷茫和焦虑这两个词。许知远也并不讳言,永远存在着自我认知的困惑。

“我在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多焦灼的事情,我是一个这么不靠谱地去创业的人。”现在的他除了是作家,是主持人,还是单向空间创始人。

那么,面对迷茫和焦虑的时候怎么突破呢?许知远说,“我日常也有很多这样的事情,书就变成了我躲避的东西。当我面对非常多让人无奈的事情,只要躲到写作的空间里面,就能给我很多慰藉。”

《十三邀》面对的是当代名人,新书写的是历史名人。对于如何自如换频,他说,“不管是谈话也好,还是写书也好,都在处理个人和时代的关系,也有很多相似的呼应。人在时代中的可能性和不可能性,还有无奈之处,你会有很多很细微的呼应关系。你会想梁启超如果活在这个时代会是什么样的人,会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创业家?一个新媒体很厉害的大亨?会做节目?发微博?都是有可能的。”

从写书到做节目到创业,许知远在不断地扩充自己的维度,他说,“我们学历史或者学建筑,都是在扩充我们对世界的维度,历史也是我们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维度。我始终觉得我们是同时生活在过去、现在和未来,意识到这些东西会使你对很多东西的看法发生变化,你会变得情感丰富、更有耐心,也可能会更容易跟自己相处。”

我写这个书的原因也是因为我们号称这么漫长的历史的国家,其实我们去历史化是非常严重的。我们日常生活中感受不到历史存在的魅力,我们每个人就像浮萍一样,活在此刻。

梁启超属于不断出现在课本里面,每个人都会说“少年强则中国强”这么一个人物,但基本上面目非常模糊,甚至一个新会人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

如果能借助这些通俗的庸俗的,或者是大众的解读,让梁启超被更多人理解或者是感兴趣。

——许知远谈新书《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许晓蕾 南都见习记者 王美苏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