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曝光酒托骗局幕后的互联网黑灰产业链:

键盘手“吸粉”传号手“对接”酒托女“杀猪”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22日        版次:EA04    作者:陈杰生

扫码看视频

  幕后

近日,多名男性网友向南都爆料在广州遇上了“酒托”。他们多是在社交平台上结识头像长相不俗的“女性”,然后被约到线下的餐厅进行高额消费。南都记者对爆料人反映的场所进行了暗访,并对店铺进行了举报。其中,一家酒吧被派出所查封,一家店铺则因发生涉嫌酒托诈骗、强迫交易案件,已被警方封停。

很少人会想到,酒托的背后其实是一条环环相扣、有着起承转合的产业链。这条产业链分工明确:先是键盘手用虚假美女信息在社交网站上“吸粉”,然后集中打包输送,由传号手、“托头”做对接,最终酒托女与受害男子在店铺完成见面进行高额消费,完成线下一锤定音的部分——“杀猪”。

产业链分工明确

“机房”和“散件”很抢手

“新店开业,处女地,处女地。交通方便地铁旁边,豪华装修,300平,探路勿扰。招实力机房、散件,35-40点,招实力老女孩25点起,现有8个实力老女孩做单,你有稳号肯定给你做出来流水。支持看一切,可看店,看女孩,看刷卡机。一单一报,一天一打钱,晚上下结账,不拖欠工资。”

一个名为“酒拖交流群”的QQ群不时能见到这样弹出来的小广告。因使用了“行话”,外行人可能根本看不懂这条小广告在说什么。实则,这条小广告是店家或托头在招揽键盘手和酒托女。

QQ群名中的“酒拖”,实则“酒托”,是为了规避关键词被屏蔽而实施的小伎俩。

“实力机房”和“散件”指的都是键盘手。“机房”指的是结成团伙的键盘手,相比于“散键盘手”(即“散件”),他们有组织有预谋,效率比“散件”更高。这些键盘手,通过伪装成美女网上假聊“吸粉”,然后将猎取的目标(我们姑且称之为“猎物”)经“传号手”或直接输送给“托头”或店家。

“女孩”,就是酒托女了。酒托往上一级,是掌管她们的“托头”。键盘手将“猎物”指引到线下,而“托头”则安排酒托女与“猎物”对接,最后在合作的店家完成高得吓人的消费。

完成“做单”后,各方在其中分成。“招实力机房、散件,35-40点,招实力老女孩25点起”,也就是说,机房和散件可分得35%-40%,而女孩则可得25%,剩余的归店家和托头分享。

跟美女聊天?

是大汉用相亲网站“黑号”在聊

多名酒托受害者告诉南都记者,他们都是从社交网站开始,一步步走入酒托陷阱的。有受害者称,线下见面的女孩根本和社交网站上的头像不是同一个人。他们或许根本就不知道,跟他们聊天的,其实仅仅是“代聊”的键盘手。

一切指向的是“引流卖粉”的灰色交易。此前,南都就曾报道过,网上存在一批提供引流服务的键盘手,他们通过在网上发布虚假信息猎取潜在目标,然后再打包输送给骗局。

这种急于在社交平台或婚恋网站上寻找伴侣的男性被这些键盘手称为“色粉”。键盘手一般养有社交网站的账号,购买美女头像和套图,假扮女性,寻找男性聊天。

这些账号、美女头像和套图,通过网上均可买到。

“出售5-10天通讯录陌陌女号9.9元卖完为止,号自测过,高质量,秒站街,改资料,可以点点匹配,全部美女头像”,“出探探男号女号,要个老板来联系,教技术上活号苹果安卓都可以”。键盘手一般倾向于通过“陌陌”和“探探”这样的陌生人社交平台引流。因应这一需求,网上有大量出售陌陌号和探探号的小广告。

由于这些社交平台后台能监控到用户的异常行为,这些售号者采取各种手段来规避被封,比如“硬改”“软改”,即通过修改资料和养号的手段,来让号“活”下来。因此,这些售号者会自我吹嘘说,“十活九”,也就是售出10个号,有9个能逃过不被封号的命运。

键盘手密集之地

陌生人社交平台、婚恋网站是重灾区

“出售:各大应用宝上面的婚恋app认证账号,所有相亲网站资源2块一个。”这是一“键盘交流”的QQ群中的一则小广告。记者咨询发布者,对方称,自己出售的相亲平台的账号均“带会员带资料”,一个要160元。

网上甚至有人自称可售卖婚恋网站的“账号注册机”。在对方的演示中,注册机其实就是一款包含接收验证码服务的软件。这种“接码”服务在黑灰产业链中很常见。通常,一个集纳了虚拟运营商号的号码池会随机选取一个号码来接收手机验证码,用于需手机才能注册账号的平台。接一条验证码,市场价仅仅几毛钱。

南都记者发现,除了接码平台,网上还充斥着大量个人制作的粗制滥造的软件,如模拟手机的电脑软件,能任意定位、能根据话术自动回复、群发信息的“站街”“爆粉”“爆动态”插件。如果说接验证码平台相当于造就了一个账号的骨架,那么这些山寨软件则给予了账号“骨肉”,一个营销的“站街号”由此形成。

因为这种仿真“黑号”的存在,在整条酒托互联网产业链中,除了受害者,没有一个人的身份为真。在猎取到目标后,受害者被作为“资源”打包输送,圈内话称这一过程为“引流卖粉”。

此前,南都就曾曝光过这条“引流卖粉”黑灰产业链的存在。此前,南都记者进入的多个“卖粉群”,每个“粉”按照品种有不同的价格,不过基本上每个“粉”的价格在1.5元-2.5元之间,要求100个或150个以上起步才卖。

这些“粉”可能会进入各种陷阱之中,如“白酒、茶叶、博彩”,任人宰割。宰割成功了,骗子称之为“转化变现”。而“酒托”,就是这种陷阱中的一个。

“吃流水席”

“酒托”团伙转战多地

“广州海珠区地铁2号线江泰路2号线c出口出来走到万科里大门口,接号最佳地址如下:1:万科里广场门口;2:万科里广场对面上影影城;3:百家超级市场。”

这是一个上家给“机房”或“散件”传达的“指令”。“约号店就在地铁口出来100米,地铁口出来就可以看到万科里,走过来了就可以接号了。”“指令”还强调,“定位5公里外,稳定长久干的,附近号,报警号一律作废不要!”

事实上,根据南都记者暗访的情况,酒托不限于一地,分布于多地,而“约号地址”多是餐厅或酒吧。

到了线下门店,这时,酒托女就会被安排与目标见面,把约会地点选在了“约号店”。在“约号店”中,一切商品尤其是酒类,价格都是虚高的。在一“托头”的QQ空间展示出的菜单中,记者看到,一杯摩卡咖啡价格为188元,一支所谓“皇家礼炮”干红的价格是1888元。当然,酒是否为真,又另当别论了。

“我们现在在做福建区域,广州今年的店不好做。”一招“机房”和“散件”的上家向记者谈起他的“生意”。言外之意是,哪里生意好,没风险,他们就随时转战。在“酒托”群中,“新店开业”这个词出现得特别频繁。由此可见,这种依靠互联网的“酒托”生意简直就像“吃流水席”。

有时,“酒托”会变种为其他模式。“安徽新店开业,新模式,商场逛街买包包衣服化妆品”,这则在“酒拖交流群”中发布的小广告,意思是,合作的新店不是卖酒的,而是卖包包、衣服、化妆品的,女孩把目标约到店里购买价格虚高的服装饰品,最后再各自分成。

  案例 “键盘手”、“酒托”等角色按比例抽成

年轻女子充当“酒托”,另有专人充当“键盘手”网上聊天,还有人专门负责安保,酒托骗局近年来在全国各地都屡见不鲜,也曾多次被公安机关惩处。

2018年因“最美通缉照”引发网友关注的女犯罪嫌疑人卿晨某靓近日被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南都记者从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了解到,她涉及的就是“酒托”诈骗案。

据介绍,该诈骗团伙中“酒托女”田某(女,26岁,绵阳市涪城区人)、卿晨某靓(女,20岁,绵阳市涪城区人)等6名女性冒充“键盘”在网络上虚构的身份,诱骗被害人到短租的场所消费,“服务员”三人分工明确,一人店外望风,两人店内卖酒,采用以不合格酒或廉价酒冒充高档酒等方法,骗取被害人钱款。

公安机关查明,以卢某某为首的“酒托诈骗”犯罪集团共计涉案45起、被害人45人,冻结涉案资金25余万元,涉案金额高达140余万元。目前,该起“酒托”诈骗案涉嫌1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

南都记者获悉,在酒托团伙中,从酒托、键盘手到店家,各个不同角色都会瓜分从受害者身上诈骗到的钱财。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11月披露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各“托头”、“键盘手”、“酒托女孩”分别按其参与的诈骗所得的15%、35%、30%抽成。

  说法 司法实践中“酒托”团伙 一般以诈骗罪论

南都记者在网上检索到了多份以“酒托”的手段团伙实施诈骗案件的判决书。根据判决书,犯罪的过程大同小异,整个团伙对诈骗所得金额进行分赃。这些案件的判决书中,被告多被判诈骗罪,其中店老板和键盘手团伙头目大多判刑较他人为重。

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朱光辉认为,在司法实践中,一般以诈骗罪(涉嫌金额达到立案标准)追究“酒托”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对案件进行法律分析时,应对键盘手、传号手、酒托托头、酒托女、商店做一个整体性的评价,不能把各个环节的行为割裂开来,各个角色的行为形成一个诈骗锁链,一环扣一环。键盘手、传号手、酒托托头、酒托女、商店各个角色共同实施的一系列行为,其目的是骗取他人财物,实施的所有关联行为均是在此目的的指导下计划实施的。上述角色的欺骗行为使被害人产生了错误的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的认识处分了自己的财产。如诈骗数额达到刑事立案标准,键盘手、传号手、酒托托头、酒托女、商店各个角色一般按诈骗罪处理。

04-05版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陈杰生 李冠祺 詹晨枫

实习生 叶晓文 张驰 张春浦 王美苏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