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召开,全球生物产业进入“广州时间”,生物大咖建言:

大湾区需要有更多政策助推生物产业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12日        版次:GA05    作者:

    李青

    Thomas R.Gingeras

    钟南山

    董增军

    随着第十二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拉开帷幕,全球生物产业进入“广州时间”。这是一场碰撞智慧、凝聚共识的国际对话,上百位来自全球的知名专家学者和产业精英,结合国际国内生物产业发展现状及广东省、广州市生物产业特色,把脉产业发展方向。专家表示,精准医学在全球和中国都属于起步阶段,但广州精准医学扶持力度“吓人”,大湾区的精准医疗产业应利用好港澳的特殊政策以深化合作。同时,有关专家呼吁湾区出台更多的优惠政策,推动体制内医务人员进企业参与产业链。

    国家卫健委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青:

    干细胞治疗监管面临

    “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矛盾

    干细胞治疗的监管,一直处在比较复杂的局面,“一直解决不了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矛盾。”6月10日,第十二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在广州召开,在高层论坛的沙龙座谈上,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青如是说。他表示,干细胞治疗受到资本青睐,但它也给政府部门监管带来了压力,“要想得到大家都满意的结果,还要进行一系列非常艰难的探索,现在没有明确答案。”
    干细胞具有自我复制、更新和多向分化潜能等特性,给免疫性疾病等人类重大疾病的治疗,提供了新的希望。但这一领域也曾出现乱象,一些机构无视规定宣传干细胞治疗疾病的“神奇疗效”,一度被滥用于整形美容和临床医疗,不少患者还把不合规的干细胞治疗错误地当成“最后一根稻草”。
    李青说,干细胞治疗目前受到资本青睐,但它也给政府部门监管带来了压力。“它是很特殊的一个行业,不能完全靠市场机制来调节。”
    李青说,干细胞治疗的监管,一直处在比较复杂的局面,“一直解决不了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矛盾。面临这么热的投资,一管可能就死了,一放可能就出了魏则西事件,怎么放是个挑战。”
    此外,干细胞治疗由卫生健康委及药监局共同负责监管,两个部门监管的角度并不一样,“药监部门是从产品的角度来监管的,卫健委是从应用和技术的角度来监管的。”
    “我个人判断,干细胞治疗的监管要想得到大家都满意的结果,还需要政府的智慧,还要进行一系列非常艰难的探索,现在没有明确答案。”李青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

    呼吁大湾区出台更多政策,

    让体制内医务人员进企业参与产业链

    在6月10日第十二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开幕当天,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粤港澳大湾区要形成产业集聚效应,医药公司要进一步发展,“必须要有更多更优惠的政策支持,而不单纯是引进人才的待遇问题”。

    长期关注生物医药的产学研发展,钟南山提出,广东乃至大湾区的生物医药产业正面临三大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发展步伐太慢,未形成区域系统效应;二是生物医药产品的生态链正初步形成,但体制内人员转化困难;三是产业扶持政策的潜在局限性。

    他提到,过去大学、研究院所都比较重视基础研究,而基础研究又重视“原创性”。但对于生物产业而言,更在于基础研究如何转化成真正的产业,并产生社会效应。“不管是政府部门、企业科研部门,还是高校科研部门,都要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变成产品、商品,能够销售和使用,才能产生经济效应和社会效应”。他发现,“近两年来,广州的生物医药产业在产学研转化方面走的是比较实在的路子”。

    去年10月,投资超过10亿元的“粤港澳大湾区疫苗产业基地”项目在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举行签约仪式,成为钟南山主导建立的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产学研转化项目之一。在10日的采访中,钟南山透露,目前所带团队的产学研转化工作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与药企合作开展最新型抗流感原研药的研发,二是与中国科学院健康研究院共同研制疫苗,三是针对药物器械的研发。

    尽管如此,钟南山仍旧感受到,体制内的医务人员要想进入企业参与转化并非易事。他记得,去年夏天参加过一个关于生物医药成果转化的会议,“当时我第一次正式提出,体制内的人员应该可以参加转化,但实际上进行得非常困难”。直到后来,广州市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医务人员才可以较好地去操作。

    在钟南山看来,与京津冀、长三角地区不同,粤港澳大湾区具有国际接轨的地域优势,“这里是境内外交流最好的地方”。但亟须解决区域协同发展的问题,“生物产业的研究与成果如何转化,能够使用并变成商品,这个链条我们是薄弱的”。他认为,如果能将产业链打造好,就能吸引更多的研发者到大湾区来。

    当然,这些离不开大湾区更多的优惠政策扶持。“这个优惠政策不是单纯对引才的待遇问题,而是政策能帮助他们更好地开展工作,研究成果出来后能够更快地进入临床”。

    冷泉港实验室功能基因组学主任Thomas R. Gingeras:

    冷泉港将与广州合作建立DNA学习中心

    6月10日上午,美国冷泉港实验室功能基因组学主任Thomas R. Gingeras出席第十二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并接受记者采访。他表示,得益于广州丰富的生物科技专家和研究院,与广州合作实属必然。未来结合双方合作经验,共同建立DNA学习中心、科技成果转化中心等科研平台。 
    2017年12月,继与苏州开展战略合作之后,美国冷泉港实验室又与广州携手发展。12月7日,总规模约100亿元的冷泉港广州生物医药产业基金在广州高新区、广州开发区、黄埔区签约落户,基金公司同步揭牌,并签订进一步全面合作备忘录,设立冷泉港价值创新园。 
    在Thomas R. Gingeras看来,中国拥有许多著名的生物科学家和研究院,广州也如此,“与广州合作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他提到,此前,冷泉港实验室的首席执行官Bruce Stillman与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学术院长裴端卿已有长期合作,“他们前期的合作,也成为我们和广州合作的催化剂”。 
    据了解,冷泉港实验室与广州高新区、广州开发区、黄埔区的合作涉及5个方面,包括成立冷泉港广州生物医药产业基金公司,联合打造冷泉港(广州)研究院、科技成果转化中心,共同设立DNA学习中心、冷泉港会议中心等。 
    Thomas R. Gingeras表示,一方面,冷泉港实验室一直都在为广大学生和成年人提供关于DNA和生物方面的基础知识学习机会。“我们在这里提供这样的DNA学习中心,也可以为一些有兴趣了解基因组学、了解基因学作用以及意义的人提供更多的知识,这样的合作是非常有经验的”。 
    另一方面,对于正在筹建的科技成果转化中心,“这也是我们和裴院士合作项目基础之下所建立的研究,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已经建立了相关的基础设施,而且在研究院也有很好的科学家”,Thomas R. Gingeras说。

    美国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公司全球副总裁董增军:

    广州精准医学扶持力度“吓人”

    美国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公司全球副总裁董增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精准医学在全球和中国都属于起步阶段,中国有机会在世界舞台上参与竞争。董增军说:“精准医学就是最近几年提出,无论从概念上、实践上都是属于一个起步阶段,在叫法上也不统一,叫精准医学、个性化医疗、靶向治疗的都有。所以,目前不能说中国与世界的差距有多少。”

    董增军认为,中国具有人群优势,临床标本、病人群体具有广泛性。同时,人口的老龄化加剧会带来各种疾病,这既是中国面临的挑战,同时也是生物医学科学家、企业家很好的机遇。

    具体到广州,广州已经把精准医学作为优势产业来着力培养,董增军甚至觉得广州的政策扶持力度“吓人”,“这体现了广州的决心,而且从人文环境来看广州做事情比较实在、接地气。接下来要加深国际化程度,把国际人才吸引过来”。

    在分析精准医学所能创造的经济效益时,董增军表示这其中本来就存在矛盾,想精准,受众人群就明显减少,药物用量也随之大幅下降,所创造的经济效益自然减小。但精准医学专注在特定人群后,可以使得科研人员专注在特定领域,避免研究资源的浪费,而新药所能产生的经济效益往往也高于其他药物。

    上个月,恒瑞医药(600276 .SH )PD-1单抗获批上市,用于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这也成为国内第5个获批上市的PD-(L)1抗体。与传统的化疗和靶向治疗不同,PD-1单抗通过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对抗肿瘤细胞———阻断肿瘤细胞诱导人体免疫细胞T细胞“休眠”的通路,从而部分恢复T细胞杀伤肿瘤细胞的功能,达到长期控制或消除肿瘤的效果,是一种全新的抗肿瘤治疗理念,也是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的研究热点。

    “从目前多家药企PD-1单抗上市后的整体情况分析,回报率约在20%,还是要有合理的计划并遵循商业规律,否则明天就没有人去研发新药了。”董增军说道。

    统筹:南都记者 阳广霞 江英

    采写:南都记者 冯芸清 莫郅骅 阳广霞 实习生 余雨菲 刘士超

    摄影:南都记者 冯宙锋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