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岭南武术的“江湖”传承

岭南武术“非遗”工作站揭牌以及央视春晚集体南拳节目再次引热岭南武术传承话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09日        版次:GA02    作者:许晓蕾

    邹强在岭南武术“非遗”工作站展示太虚拳。

    央视春晚集体南拳节目参演人员合影。 广州体育学院供图

    今年央视春晚上,岭南武术让人惊艳了一把。当《男儿当自强》旋律响起,42名来自广州体育学院的学子以集体南拳震撼开场,接着香港歌星张卫健从天而降,浑厚大气地演唱《男儿当自强》,再由集体南拳者边武边唱……

    何止上春晚。今年1月16日,广州市首个“非遗”工作站岭南武术“非遗”工作站也在广州体育学院武术学院揭牌。该工作站将搭建立体平台,多方位、多视角推动岭南武术“非遗”项目传播与发展。今年,岭南武术风头一时无两,武术传承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此次上春晚,武术“非遗”传承人是幕后功臣。广州体育学院特地邀请了广东省北胜蔡李佛拳房胜棠师傅、揭阳南枝拳黄烈楷师傅、广东武术历史见证人董德强老师等广东南派武术“非遗”省级传承人前来指导。参演学生与教练坚持高强度训练,从拳种学习到节目创编,经历了无数次训练,最终排练出一套集体南拳表演套路,并将它搬上央视春晚舞台。

    广州体育学院武术学院院长、“非遗”工作站岭南武术非遗工作站站长李朝旭表示,现代武术“非遗”要分清楚传承与传播,更要做好传承工作,技艺是需要传承的,而且是系统传承。各门派应该摒弃门户之见,共同协作。工作站将吸纳各门派传人,把各个流派的共性技法特点整合,寻找规律。广州体育学院也会开“非遗”传承班,请岭南武术传承人过来教学,把武术“非遗”课程列入正常教学,在教学中实现传承。

    广州是岭南武术的聚集地,有6项传统体育的“非遗”代表性项目,分别是米几王咏春拳、太虚拳、洪拳、莫家拳、黄啸侠拳法和螳螂拳等,拥有武术大家陈昌棉等多名代表性传承人。

    岭南武术的江湖,几百年来一直秉承着兼容并蓄的包容精神。2015年,三个岭南武术项目入选广州市级“非遗”项目,包括广东“五拳十三家”之首的铁汉功夫——— 洪拳,武当派的内家功夫——— 太虚拳,还有融合南北中西的新创功夫——— 黄啸侠拳。

    说起岭南武术,大多数人只知道黄飞鸿、方世玉、叶问、李小龙等。那么,真实的岭南武术到底是怎么样的,又是如何传承下来的,对普通大众来说可能一直都是个传说。

    ◎发展

    洪拳、咏春拳、蔡李佛拳最知名

    对于南拳的起源,李朝旭说,武学界形成了两种观点:其一,始于晋唐,盛于两宋、明清时期大放异彩的南少林拳,待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南少林拳派风格后,也套用了“南拳”这一词汇作为拳种名称,并一直流传下来;其二,因南少林武术在传播中的广泛性和影响力,从名称到内容和形式都替代了《江南经略》中提及的“南拳”,南少林寺被认为是南拳的发祥地。

    南拳发展到今天的现状如何呢?李朝旭说,广东地区流传的主要拳种,按其传播的源头、地域及其所属文化特征来分,大体可分为三大类,即广东原生态拳系、广东再生态拳系和流传广东的北方原生态拳系。

    广东原生态拳系有广义和缺义之分:广义概念,就是指古越族人民在生产生活中创造的,在民间广泛流传的“原汁原味”的传统武术形式,它们是中华民族“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狭义的是指以广府文化为主线,以广州、佛山、深圳、珠海、中山等为中心,主要流传于珠江三角洲一带的岭南地域性传统南拳。如洪家拳、刘家拳、蔡家拳、李家拳、莫家拳、蔡李佛拳、龙形拳、咏春拳、白眉拳、侠家拳等。

    南拳发展到今天,至少有数十种流派,洪拳、咏春拳、蔡李佛拳比较知名,在海外传播得比较久远。在影视作品的带动下,洪拳和咏春拳很有名,特别是李小龙拜叶问为师,把学咏春拳的热潮带上高峰。

    ◎传承

    跆拳道规范化推广模式值得借鉴

    对于南拳的传承,李朝旭认为,现在南拳的传承不存在困境,爱好拳术的人不少。为此,要从体育上升到文化,让武术进校园,让练武教武的人明白武术的内容、拳派的历史和现在、拳派特点和风格。

    他认为,跆拳道的推广模式值得借鉴,就是拳派的传播要规范化,不规范就没持续力度。有些拳种流派有生存危机,就是因为门派里面的人互相拆台。要传承发展,就得互相补台,而不是都强调自己的不同。众人拾柴火焰高,流派首先做共性,再做个性。

    而对于“非遗”工作站接下来的工作,李朝旭表示,将开展广州武术项目资源调查,挖掘现存需要保护与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将非遗与漫画、动画、影视、舞台剧等结合进行推广展示。今年计划重点打造舞台剧《咏春故事》,通过参加各种比赛、巡演、展演等扩大社会影响。

    ◎释疑

    福建武术对岭南武术有直接影响

    传说中的南少林是否存在?李朝旭表示,对于“南少林”或“南少林寺”的探究,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武术界,至今依然难以形成统一的结论,可谓观点分歧杂存,但综述所有,至少有三方面共识。其一,南少林是少林寺(嵩山少林寺即北少林)的最重要的分院,它的确存在过,只是在清朝时因参与反清复明活动被清朝政府镇压了,到底是彻底焚毁还是改名换姓,至今难有定论。其二,南少林肯定在福建境内,也许是泉州少林寺、莆田少林寺和福清少林寺三者之一。其三,又由于福清少林寺的所在地东张镇,在历史上曾经被称为清源里,三座寺院的所在地都曾经被称为“清源”,所以也许又是多座寺院的统称。

    李朝旭说,福建武术对岭南武术的传播和影响,作用直接,效果明显。从地理走势、行为习惯和语言交流上,为南少林武术传入岭南地区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福建地处我国东南部,其西南和西北大部与岭南地区相连,境内的泉州、莆田、福清三地的西南更与广东省东部大面积相依,为习武之人之间的交流提供了可能。

    黄飞鸿、方世玉是否真实存在?

    在影视剧作品中经常看到的岭南武林高手方世玉、黄飞鸿、洪熙官、叶问、蔡九仪真实存在吗?是否真有那么传奇?对此,李朝旭说,《少林拳术秘诀》记载,“粤中之少林拳术,传之于蔡九仪”。按理说,这本应属岭南武术形成的核心根据之一,可在此书的字里行间中,透露出强烈的会党文化色彩。另外,《广东武术史》的编者曾查过《蔡氏族谱》等资料,均没有查到有关蔡九仪的任何资料。

    对于黄飞鸿本人,李朝旭说,许多文史工作者都曾查阅过《广 州 市 志》、《佛 山 地 方志》,包括民国时代有名的《南海县志》、《佛山忠义乡志》,以及新中国成立初至20世纪80年代近百辑的内部印行本《文史知识》,得出过一致的结论:都见不到有关这位草根阶层武功大侠的记载。只有南海《育苗报》主编冯植编写的《南海旧事》里收录了20世纪40年代流传于广州西关的民间诗歌:前清十虎说太公,麒英衣钵传飞鸿;西樵山下显三杰,绿舟一村现虎龙。

    李朝旭认为,岭南民间的 习 惯 , 历 来 是 重 口 头 表达,轻文字记载。习武之人中,更是少有可依据史实来整理成稿的文化人,武林人士便无能为力了。那个时代的江湖武艺,被人认为是卖艺为生,属于“下三流”阶层,文化人自然不会花心思对其舞文弄墨,更加不可能歌功颂德而名留青史。由此,难以找到更有说服力的文字记载的史料,尚在情理之中。

    李朝旭表示,岭南武术中各拳种的源流,大多见于传说和武侠小说的记载,如《乾隆皇帝下江南》《万年清》《洪熙官》《方世玉》等。不可否认,武侠小说也可能有所依据,但其作为文学作品,总体上不乏虚构创作,作为科学的史学研究,不能把它作为真实无误的史料来支撑我们的观点。

    李朝旭认为,中国武术的形成、传承与发展,历来是身教重于言教,技术先于理论,即使是发展和传播已成体系,哪怕是已经很成熟的拳种,也是少有文字记载,有的最多只是一代代流传下来的传说和故事。自然,岭南武术也难以例外。

    特写

    太虚拳传承人邹强:

    唔好叫我师傅,打拳只是为健身

    在不少人的观念中,拳术传承人可能大都是像李小龙一样,一声呐喊霸气十足,一出场就气势逼人。不过太虚拳省级“非遗”传承人、广州武术协会太虚拳会会长邹强恰恰相反,73岁的他穿着一身蓝色运动服,打起拳来就像在公园里普通的大伯大妈练太极一样。

    邹强解释,太虚拳与太极拳同源异流,其理均一,拳法可刚可柔,是很好的养生之术。别人可能会说“我这个拳法好打得”,但邹强却说“我这个拳法很养身,我的身体这么健康,就是长期打拳打出来的”。与很多拳派的大师不同,邹强让学徒叫他强哥,而不是师傅,“不想摆师傅的老资格。”

    据介绍,在广州,太虚拳的名声虽然不如洪拳、咏春拳大,但太虚拳作为广东再生态拳系,以广州为传承中心,现已发展到广东的佛山、深圳、东莞、韶关,以及北京、大连、天津、四川、广西、香港、澳门等地,甚至在德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家也广泛传播。

    初学:以为武术就是花拳绣腿的表演

    太虚拳(南派太极)为武当内家拳种,由广东新会南山乡伍德文(雪波)先生相传于世,属于广东再生态拳系。

    邹强介绍,太虚拳相传由武当道士张三丰所创,后传于张松溪、邱元靖(清),于清之雍正年间传入皇宫,以后在皇宫内秘传,经历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年代,再由咸丰之皇叔传给当时在京的伍德文先生之祖伍荣羽翁。因太虚拳为清皇室拳种,伍氏秘不外传,曾在香港及南山乡隔邻外海传授同乡数人。此后,伍德文宗师移居广州,并以广州为传承中心。

    说起拜伍德文为师,又颇有几分影视剧桥段。在周星弛的《功夫》中有一句台词“少年,我看你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没错,一般师傅看到可造之材都是这样说的。伍德文看到邹强时也有同样的感觉。邹强回忆,当时师傅说,“你这么大个,是学武的好料子。”

    “伍德文是姐夫的爸爸,提出教我武术,想让太虚拳传承下来。我刚开始是不相信武术的,觉得就是花拳绣腿的表演。”邹强说,当时十多岁的他抱着“随便学一下”的心态,开始跟着伍德文学太虚拳。当然,为了不寂寞,他还找了两个朋友一起陪学。

    实践:“使得,三两下抓住小偷”

    学了几年后,邹强发现其实太虚拳是很实用的,改变了之前花拳绣腿的观念。“三两下就抓住小偷,后见小偷可怜,又放了他。”他说。

    邹强说,学拳要有武德,不能虾虾霸霸。他对于自己如何与人比武、怎么取胜总是轻描淡写,“都是切磋和竞技,太虚拳以强身健体为基本,但也包含防身自卫的内容。”

    邹强边说边示范,太虚拳有两个套路,一套养生,一套搏击,后者打斗起来运用“六肘”贴身肉搏,非常凶狠,在外有“烂命拳”之称。本拳动作以体松柔和为主,每一动作均以圆圈动转,连环不断;本拳发动时可分柔劲与刚劲,柔劲为单劲,刚劲为六劲,发六劲时需运气用截劲。

    邹强说,其实学拳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业余爱好,在广州体育学校毕业后,他一直在音响电器厂搞机械技术,直到退休。

    其实,他也多次参加省市武术比赛,已经是中国武术七段(七段属于武术高段位)。邹强说,太虚拳是一种文化,一种技艺追求,蕴含了易学、阴阳、医学、道家自然法等中华传统文化内涵。

    授徒:“唔好叫我师傅,叫强哥”

    虽然只是业余爱好,慕名而来学拳的弟子可并不少。“教了几百个徒弟了。那时候不想摆师傅的老资格,想跟我学拳的人,都让他们叫我强哥。”邹强说。

    在东濠涌边,你经常可以看到20多个人在打拳,那都是跟着邹强学打拳的徒弟。邹强笑道,“从1971年开始就在涌边教学了,每周固定两晚,从晚上8点多到11点多。”

    如今,邹强已经是师公了,但这个学武的阵地保留了下来,“儿子现在在教,我偶尔打下手。儿子以前天天看我打拳,耳濡目染之下也跟我学了太虚拳。”邹强说,自己练拳心态一直是一个“玩”字,“在涌边喝喝茶,教几下。有的人玩到一两点,都不愿意走。”

    对于为什么从来没想过开武馆,邹强说,自己像师傅伍德文一样并不想把武术当成职业,而是把它当成爱好,让其更纯粹。所以很少宣传,谁有兴趣就来学。

    1989年,邹强成立广州市武术协会太虚拳会,如今其分会遍及广东花都、横沥、佛山、番禺和江门。除广东省外,亦有学员来自大连、香港、澳门以及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等地。

    习武之人要有好的道德品质

    什么样的徒弟,邹强才会收呢?“学拳的人要有好的道德品质。我师傅伍德文很清高,不开武馆,教徒弟也是要选择品德良好的人,跟他学武术,要两个人担保才教。”邹强笑着说,当时所谓的开班,师徒之间其实更像朋友。

    太虚拳易学难精。“学拳并不只是学简单的套路,要真正领会其中的内涵才算是学会。但太虚拳里包含了医学、武学、易学的知识,我学得越深入越觉得自己懂得少。”邹强说,太虚拳里最基础的一项———扎马,就吓退了很多人。因为该拳种的扎马并非四平八稳的弓步,而是“乃”字形的座山马,重心只在一条腿上,做起来较为辛苦。

    对于太虚拳的传承,邹强表示很乐观。“现在全省有1万多人在练太虚拳。“他认为,要把太虚拳当成一种文化,而不仅仅是一种拳术传承下去。

    02-03版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许晓蕾(除署名外)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